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小说  »  【宁缺与莫山山】(续:飞鸟知鱼)(11)【作者:huihui1983】
【宁缺与莫山山】(续:飞鸟知鱼)(11)【作者:huihui1983】
字数:897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1 挂科的学霸

  凌晨,莫山山酣睡中被叶红鱼推醒,有些不满:「干嘛弄醒我。」

  叶红鱼笑着说:「听你咯咯咯笑的那么开心,知道你在做美梦,所以赶快把你叫醒,要不明天你起来就不会记得了。」

  「嗯。」莫山山闷哼了一声,拉过被子却没有盖在身上,而是紧紧抱在怀里,脸上满是小女人的幸福。叶红鱼看在眼里,戏虐心起,突然俯下身,捧过莫山山的脸,狠狠的在唇上亲了一口。

  莫山山非常不满:「都有男朋友了,老毛病还不改,想亲找徐羿去。」说着,睁眼看了下表,皱了皱眉头:「小鱼,都半夜两点了,怎么还不睡。」

  叶红鱼笑嘻嘻的说:「这个代码写的真美,看得根本睡不着,相比起来,我们公司的代码,就是垃圾,宁缺的那些朋友还真是厉害,这东西都能弄到。」
  莫山山皱着眉头:「看看学习下就好了,别拿去直接用,毕竟是偷来的东西。」
  叶红鱼笑嘻嘻的说知道,然后又有些不满:「宁缺这个小气鬼,这方面总藏着掖着,暗网怎么进也不告诉我,小密圈也不让我加,这次去上海参加KEEN的地下沙龙也不肯带我去,难道觉得我会给他丢脸么?」

  莫山山切了一声:「哪是怕你给他丢脸,明明是怕你给他惹祸,他的那些朋友,都很严格的遵守不碰军事,不碰金融,不碰国密,放你进去的话,你学东西那么快,再花言巧语要到工具,搞不好会把所有人都送进去,宁缺虽然没参与过攻击,但是毕竟帮他们写过些脚本,你不能坑他。」

  叶红鱼撅着嘴哦了一声,莫山山说的她没法反驳,但还是有些不甘心:「明明都已经拖了163 的库,找他要徐羿的邮箱密码,都不肯给我。」

  莫山山好气又好笑:「还说只是当普通朋友,普通朋友你要看他邮箱做什么?」
  叶红鱼笑着说:「想看些他的秘密,然后吓唬他。」

  莫山山摇头:「你少来,你拿了他邮箱密码的话,肯定要干别的坏事,宁缺自己说了好几次绝对不能给你。还有,你找宁缺查徐羿在草榴的所有私信和回帖记录干什么,想干什么坏事?」

  叶红鱼有些羞恼:「还不是因为上次登山回来,我说我还是黄花闺女,你们三个就非说徐羿是gay ,所以查一下。」

  莫山山彻底没了睡意:「当然了,就算你说的,住帐篷的时候海拔太高,他没体力,但是你们从山上下来时,那晚在酒店也住在一起,为什么他还是没动手,所以他很可能是gay ,对你只有感情没性欲。」

  叶红鱼愈加的羞恼:「说了好几次了,在酒店住的双床房!而且,徐羿不动手,是因为他是个老古板,非要我答应做他女朋友才会上床。查的结果不也都证明了么,徐羿没有看男男的东西,他是正常的!」

  莫山山笑着继续逗她:「对啊对啊,而且他不喜欢绿的,不喜欢虐的,不喜欢幼的,不喜欢同性的,你是不是准备行动了。」

  叶红鱼立刻摇头:「针还没打完呢。」

  莫山山笑着捏了捏叶红鱼的脸:「前天打第二针的时候不是查了么,HPV 预防针两针已经达到效果了,第三针只是巩固,你现在其实想干什么都可以了。」
  叶红鱼咬了咬嘴唇:「不要,还不到时候。」说完合上笔记本,钻进被子里,刚想动手动脚,就被莫山山强硬的揽进怀里,又把她扳过身去背朝自己不许乱动。
  叶红鱼似乎有些惊讶:「山山,你是不是胸又变大了,感觉背上好软的一团呢。」

  莫山山轻声笑了下:「没有,还是C ,你自己的太小了,才觉得我的大。」
  叶红鱼哦了一声,装的有些伤心的样子:「山山,你又触到我的痛处了,你要赔我,让我摸一下。」

  莫山山啐了叶红鱼一声,说:「睡觉!」然后把叶红鱼揽的更紧了些。
  叶红鱼笑着说:「反正我半夜会悄悄摸,你睡那么死,什么都不知道。」
  莫山山用力打了叶红鱼两下,突然想起件事,叮嘱叶红鱼:「查徐羿资料的事不能让别人知道,要不糖糖又该说我们两个是女流氓会武术了。」

  叶红鱼轻轻嗯了一声,不知想到了什么,微微笑着,依在莫山山的怀里静静睡去。

  徐羿并不知道有人在背后算计他的事情,也并不知道,两个智力超群节操却没有下限的女生,在背后更强大的互联网工具支撑下,自己翻墙看小黄书的隐私被扒的一干二净,他只是很开心,叶红鱼和他的关系越发亲密,虽然今天的表白又失败了。

  此时距雪山回来已经将近一个月,这些天和叶红鱼经常见面,一起聊天吃饭,去图书馆,去健身游泳。叶红鱼在游泳学习上足够努力,现在蛙泳和自由泳已经学的很好,但是天赋实在太差,蝶泳尝试几次已经正式放弃,目前正在挑战仰泳。
  在刚刚能够仰面漂浮起来,开始学习手臂打水时,叶红鱼便结结实实呛了一大口水,而且紧张之中,有些岔气,又被从鼻腔里灌了好大一股水,似乎整个脸都酸痛起来。叶红鱼像溺水的人努力要抓住唯一生的还希望一样,紧紧的抱着徐羿,四肢牢牢的缠住徐羿的身体,头埋在徐羿的肩上,咳的涕泪交流。

  从没有过的如此贴身的亲密接触,徐羿心旌摇动,反手把叶红鱼也紧拥着,看着她呼吸已经缓缓平复,却并没有要松开的意思,禁不住又问:「小鱼,做我女朋友吧。」

  叶红鱼条件反射似的摇头:「不要,现在这样就挺好。」

  徐羿有些无语,现在这样?现在这个样子怎么看也是男女朋友的样子吧。叶红鱼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嘻嘻一笑,却抱的更紧。

  游完泳就在酒店的西餐厅吃饭,毕竟刚刚拒绝了徐羿的表白,叶红鱼还是有一点点尴尬的,徐羿也只是沉默的进攻面前的牛排。

  「徐羿?」叶红鱼轻轻的说,徐羿抬头,有些奇怪,整个餐厅完全没人,叶红鱼这么小声干什么?

  「我想跟你说件事。」叶红鱼似乎下了很大决心的样子,脸上有些晕红。
  「嗯?什么事?」徐羿很是好奇。

  「你想不想和我上床?」叶红鱼的话有点石破天惊,虽然明知旁边没人,徐羿还是条件反射似的左右看了一下。

  徐羿的答案却让叶红鱼喷饭:「暂时不想,你说过,如果和你上床,那以后就再不相见,如同陌路。如果那样,我宁可永远不和你上床。」

  看着叶红鱼噗哧的笑出声来,徐羿有些摸不到头脑,叶红鱼无奈的解释:「你难道真的不知道么,女生天生是说话不算数的,我自己都把那句话忘了,你居然还这么认真的记得。」

  徐羿有些欣喜:「小鱼,你还是答应了?」

  叶红鱼郁闷的摇头,这个家伙真的是一根筋啊,做女朋友和上床明明是两件事,他怎么非要弄成充要条件似的:「我意思是,我不会做你的女朋友,但是我可以和你上床,只不过暂时不行。」叶红鱼努力的用着平淡的语气说出这句话,但脸上的晕红早已暴露了一切。

  看着徐羿摸不到头脑的样子,叶红鱼又笑出声来:「一会到车上跟你说,不在这说。」

  徐羿立刻把盘里的一大块牛肉直接塞到嘴里,叶红鱼哈哈大笑。

  地下停车场里,徐羿没有发动汽车,只是静静的听叶红鱼讲她的大学20项计划,听到只有挂科和性爱没有完成的时候,匪夷所思的睁大了眼睛,怎么这种事也要写到计划里去完成?这似乎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对老古板已经见怪不怪的叶红鱼,最后很一本正经的说:「所以我想来想去,最后决定,第一次就便宜你了。」

  徐羿瞠目结舌,看着副驾上叶红鱼明显强自镇定的红着脸,有些好笑,这算是好事么?徐羿苦着脸点点头:「我倒宁可你做我的女朋友但不跟我上床。」
  叶红鱼很不满的问:「我们现在成天搂搂抱抱的,这个样子和男女朋友有什么区别,你干什么总执着那个称呼呢?」

  徐羿一脸严肃的看着叶红鱼:「因为男女朋友代表着对对方的接纳,代表着可以进一步的互相了解和适应之后,可以进入婚姻殿堂,做一辈子的承诺。」
  叶红鱼头摇得像个拨浪鼓:「被你说的好吓人,做了你女朋友,在一起没矛盾的话,又得嫁给你,才不干这种傻事。」嘴上说的蛮不讲理,心里却有些歉意,对不起啊徐羿,我是喜欢和你在一起,但我却没有那么那么的喜欢你啊。

  徐羿无奈的笑笑,一脸酸涩的不再说话,然后开始发动汽车。叶红鱼实在受不了徐羿的严肃,开始岔开话题:「你知道为什么我说现在还不能和你上床么?」
  徐羿摇摇头,叶红鱼开始洋洋得意的给徐羿普及HPV 疫苗的基础知识,说徐羿这样和很多女人上过床的花花公子,会是各种高危HPV 病毒的携带者,对男生没事,但是传给女生,年龄大了很容易得宫颈癌,而且HPV 病毒很小,小到可以穿透避孕套,所以戴套也是没用的。

  徐羿第一次听到这个知识,知道女性宫颈癌的的隐患在普通的性爱时就已埋下,听的有些瞠目结舌。

  叶红鱼一副赴汤蹈火的样子说出结论:「徐羿,你看我对你多好,冒了这么大风险,付出那么大代价,都要和你上床,我很对得起你吧。」

  徐羿却脸色苍白一言不发。叶红鱼问他怎么了,徐羿也只是摇头不说话。
  转眼就到了莫山山家小区门口,徐羿停下车,看着前方眼神有些呆滞:「媛媛跟我在一起将近三年,很少戴套。」

  叶红鱼啊了一声,不知道说什么好,徐羿又缓缓地说:「她跟我将近三年,我一共给过她70万,原以为算是对得起她,没想到还会给她留了这么大一个后患。」

  叶红鱼拍拍徐羿的手,看得出来他很是愧疚,有点心疼他,却不知如何安慰。徐羿说没关系,我来处理,就让叶红鱼先回去,然后自己开车绝尘而去。

  叶红鱼看着轿车的背影,想着徐羿应该是去找媛媛了吧,对徐羿又增了一份好感,越强大的男人越该有恻隐之心,挺有情有义的男人,叶红鱼点头很是满意。突然转念想起徐羿和媛媛今晚在一起说这个事,最后是不是会上床呢,那个女孩那么喜欢他,应该会吧。

  叶红鱼突然有种酸溜溜的感觉,立刻警觉开始责怪自己:你又不是他的女朋友,他和别人上床,关你什么事。不行啊,还是吃醋,算了算了,女生天生就要吃醋的,该吃醋时候就吃醋,该不做女朋友还不做女朋友就是。

  徐羿并没有如叶红鱼所猜想的去找媛媛,叶红鱼并不知道媛媛已经离开广州。徐羿径直回家,打开笔记本,查了一些资料,平复了一下心情,拿起了手机。
  徐羿看着手机上的联系方式,想起前几天回家的时候,老妈不满的追问他到底什么时候再找对象,之前那个文文静静还挺漂亮的大学生多好,怎么说分就分了。现在回想起来,媛媛还真是不错的女孩,自己亲手撕碎她的美梦,终究还是难安,希望她以后过得会好吧。

  电话通了,对面的媛媛几乎立刻就接了起来,笑着对徐羿说:「我还以为你永远都不会跟我联系了呢?」

  徐羿反而有些拘谨,问道:「你还好么?」

  媛媛说:「很好啊,公司管吃管住,一个月还给3000块钱,很少见到对实习生这么好的地方,真是感谢你给我找的这个制药公司,我自己找的话好难。」
  徐羿嗯了一声:「实习时认真一点,只要这三个月不惹祸,应该就能给你转正。」

  媛媛很认真的说:「放心,我几乎每天都是部门里最后走的,领导对我很满意。」

  徐羿又叮嘱:「平时能多学点东西,就多学点,深圳的生物制药行业非常活跃,很适合你的发展。」

  媛媛笑着说:「知道啦,放心吧,不在你旁边我也能过得很好。还有,你这么语气深沉的给我打电话,不会就只是问我过得怎么样吧,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徐羿叹了口气,开始讲HPV 疫苗的事,非常忧心当初的那些无保护性爱,会不会给她带来很大隐患。徐羿讲的时候,媛媛却不停的在笑,终于讲完了,媛媛笑个不停,从电话里都能听出她的开心。

  媛媛确实很开心,开心徐羿仍然这么关心他,只是在医学这方面,徐羿还真是班门弄斧了,媛媛有些戏虐的问徐羿:「你是从哪查的资料?」

  徐羿回答:「百度上。」

  媛媛叹了口气:「以后所有医学方面的,去丁香医生查,百度是出了名的草菅人命。放心吧,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很小心的,不会有事。」

  徐羿表示不懂,媛媛解释:「你曾经跟我说过,和不少色情场所的女人发生过关系,我当时不是问过你,是不是和她们做都戴套的,你说是,那就没什么问题了。后来我又拉着你去体检,体检没问题我才让你不要戴套,我好歹也是学医的人,学习成绩又不差,不至于犯这种低级错误的。」

  徐羿仍然很担心:「体检只是看是不是性病吧,又不会检查HPV.」
  媛媛很无奈:「检查了的,那么多项,你看不懂而已。放心吧,你当时很干净的。」

  徐羿这才放下心来,又奇怪的问:「不是说HPV 病毒会穿透避孕套么,为什么我会没事?」

  媛媛又叹了口气:「徐羿,HPV 病毒是不可能穿透避孕套的,是的,你说的对,病毒直径50纳米,避孕套乳胶缝隙上千纳米,但是,你想过没有,水分子直径都不到1 纳米,避孕套接水却都不会漏,更小的水分子为什么无法穿透避孕套?」

  徐羿懵了,老老实实的说不知道,媛媛解释:「我没有学过更细的原理,反正大意就是必须很多水分子形成液体才能穿透物体,但是水分子相互间的作用力保证他们无法穿过很小的缝隙,具体多小我不知道,但是起码是穿不透避孕套的。你说的HPV 病毒,必须借助液体流动才能穿透避孕套,水都过不去,病毒怎么可能过得去呢?」

  「哦,是这样。」徐羿恍然大悟。媛媛继续:「网上有很多是做疫苗的公司写的软文,很夸大其词,我现在就在给我们公司的心血管病新药写软文,所以知道的比较清楚。HPV 没有那么高危,HPV 非常多种,目前绝大多数感染之后都能
自愈,少数会造成癌变,但是潜伏期都要2 年以上,只要坚持每年体检做相关的筛查,打不打疫苗都行,而且,就算打了疫苗,35岁之后,也要每年做筛查,不一定到时会有什么新病毒出来,每年的筛查是最放心的。」

  徐羿这才一块石头真正落了地,诚恳的向媛媛说谢谢。媛媛又问道:「你怎么会突然问这个,是不是那个叫叶红鱼的女孩开始打这个针了?」

  徐羿说是,媛媛声音有些低:「你终于还是搞定了她,恭喜你。」徐羿没有解释,媛媛有些幽怨:「看来我终究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你帮我在深圳找工作,是不是想让我避开她,就不会尴尬了。」

  徐羿认真的解释:「不是,去深圳是为你好,我们的事毕竟还是有些人知道,你留在广州万一被人撞见流传出去,对你以后很不好。另外,深圳的制药水平和广州天壤之别,你在那里更有发展前途。」

  媛媛嗯了一声,觉得心里很暖,小声说:「徐羿,谢谢你。」徐羿嗯了一声,让她保重,然后准备挂电话,媛媛突然又说:「等等!」

  徐羿奇怪的问为什么,媛媛笑着问:「HPV 疫苗处女接入才最有效,三针要半年,那么说我走后,你一直都没有那什么过?」

  徐羿有点窘迫的说是,媛媛低声说:「我也没有。你要是想要了,可以来深圳找我。」顿了一下:「也可以我周末回广州找你。」

  徐羿笑了,说:「不用,你好好保重就行。」

  媛媛低声哦了一下,然后习惯性的温顺的说了拜拜,挂了电话。徐羿长出了一口气,太好了,媛媛不会有事,而且,看起来已经入了正轨,不用自己再担心了。

  半小时后,徐羿的微信弹出一条信息,是媛媛的:「徐羿,我刚才小心眼了,没告诉你,HPV 疫苗第二针其实已经是全效针,第一针过后两个月就可以打,你们那时候就可以嘿嘿了,不用非等到第三针,第三针要第一针之后半年呢。」
  然后,一个祝福的表情发过来,徐羿笑着摇摇头,关掉了微信。第二针达到全效的事,还是不告诉叶红鱼吧,总归很心虚。而且,如果两针就全效,那还要第三针干什么呢,等等吧,最多半年的事,反正自己在那方面也没有多饥渴。
  还有,叶红鱼的心愿单里,不是有两项没完成么,她那么聪明又好学,挂科应该很难吧,没有挂科,她未必真有动力去完成那个列表,剩两项和剩一项的诱惑力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时不论是叶红鱼徐羿,还是莫山山等人,谁都想象不到,仅仅一周之后,便有戏剧性的事情发生。

  「今天小鱼又要请客了!」莫山山在寝室群里很开心的样子。

  「小鱼?怎么回事?徐羿要娶你了么?」天猫女还是什么事都能想到这个方面。

  「小鱼今天的数值分析挂了。」莫山山发了个大笑的表情:「为了庆祝全寝室大学第一门挂科,今晚小鱼请客。」

  看到群里唐晓棠和天猫女群里欢呼雀跃的样子,莫山山笑着对旁边的叶红鱼说:「这下你的20个大学愿望,只剩下一条了。」

  叶红鱼一脸紧张:「吃饭时不许说这件事!」

  莫山山大笑:「放心,不说,不说。不过,你究竟打不打算完成你最后一个大学愿望呢?」

  叶红鱼笑嘻嘻的样子:「过完暑假就可以打最后一针HPV 疫苗了。」
  莫山山忍不住又笑,然后去掐叶红鱼的脸:「小妮子也思春了。」叶红鱼笑着转身就跑。

  吃饭的时候,几个人对叶红鱼挂科的事,谁都不以为意,叶红鱼有个怪异癖好,每学期开学时选一大堆课程,连着一两周埋头苦读,然后整学期旷课,然后期末时每门课都中等成绩通过,把其他三个认真学习的好孩子虐的不行。现在,叶红鱼修的学分,已经足够她毕业了,挂了一门专业课,完全没什么影响。
  莫山山很理解她的这种做法,叶红鱼对每个门类的知识,都有着一般人所不具备的探索欲,就像有强迫症一样,她不学完全院所有的专业课,会难受死的。
  唐晓棠则很好奇叶红鱼为什么会挂数值分析,按她的看法,叶红鱼大一时就自学了这门课,而且学以致用,对这门课的理解程度,恐怕连上台讲课都没问题了,挂离散数学也不该挂数值分析。

  莫山山大笑着讲了今天考试的故事。

  班里那个叫余帘的女生,考数值分析之前,请叶红鱼考试时帮她,叶红鱼也答应了。于是,余帘提前在考试教室占了倒数第二排的两个座位。

  叶红鱼和莫山山去考场的时候,发现余帘的座位上有个男生正在低头看书,叶红鱼就拍了拍他,指着桌上余帘的课本:「同学,不好意思,这个是我同学占的座位,一会我们要考试。」

  男生抬起头,很奇怪的看了叶红鱼一眼,后面的莫山山知道出状况了,立刻跳出来:「郑老师,是你啊,理了发我们都认不出来了。」

  郑老师微微一笑,没理莫山山,看着叶红鱼:「这位同学,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你是没有上过课,还是来替考的?」

  叶红鱼立刻醒悟过来,自己面前这位,就是数值分析的任课教师,真是撞到枪口上了,犹豫了一下,只好如实交代:「对不起,我没有上过课……」

  郑老师摇了摇头:「所以你就占了座位,找别人考试时来给你传条。」
  叶红鱼有些郁闷,但也不能否认,总不能把余帘给卖了,只好低着头装可怜。郑老师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走到讲台上去。

  莫山山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气:「早就跟你说,让你多少要上一两节课,现在好了,不认识任课老师,还被抓了个现行。」

  叶红鱼无奈的摊了摊手:「谁能想到院里会有这么年轻的老师,而且,谁让他从不点名的。」

  开始考试之后,郑老师直接走到叶红鱼的旁边,看着她做题,叶红鱼一脸苦相的奋笔疾书。十几分钟之后,郑老师有些奇怪,他看得出叶红鱼对这门课的掌握程度,疑惑的看了看自己之前所在座位上的余帘,看着她眉头深锁的样子,心里立刻有了答案。

  这种情况下,叶红鱼自然不敢再给余帘传条,只好迅速的答完题,全场第一个交了试卷。叶红鱼低着头不敢看郑老师的表情,交完卷就想往外走,却被老师叫住了。

  郑老师低着头看了看最后的几道大题,点点头,小声说:「思路非常好,看来你确实是个天才。」然后,又摇了摇头,继续小声说:「可惜,我不能给你及格,知道原因么?」

  叶红鱼低着头,楚楚可怜的样子:「因为旷课……」

  郑老师点头:「是的,也许你是天才,可以自学。但是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这门课很难,不在课上经过大量的用例分析和实践,很难学好。你这样会给其他人带来很不好的影响,我不能让其他人效仿你,所以我不能给你通过。」

  叶红鱼看了看郑老师一脸严肃的表情,点了点头,很认真的说:「老师,对不起。」

  郑老师点了点头,给叶红鱼的卷子上批了一个59分。

  听完莫山山的描述,唐晓棠收起了笑容,摇了摇头:「上学期我选了这门课,郑老师平时看起来随和,什么玩笑都开得,但治学上极为严谨,甚至古板。小鱼这次真是撞枪口上了。」

  天猫女也附和:「就是就是,郑老师是中科大少年班出来的天才,现在不到27岁,已经是副教授了,长的又好看,是好多女生的梦中情人呢,小鱼你不去上课真好可惜。对了,按郑老师的风格,估计余帘也要跟着挂了。」

  莫山山笑道:「是啊,我们本来想安慰下余帘,让她一起来吃饭的,她说根本没心情,吃不下。说连累了小鱼过意不去,等回头心情好了,再请小鱼吃饭。」
  吃饭过程中,莫山山非常敏锐的观察到,叶红鱼一直有种似笑非笑的感觉,她是真的开心了吧,莫山山微笑着。

  晚上,躺在床上睡不着觉的叶红鱼,把手机拿了出来,点开手机的加密分身,开始看任务管理器里面的20条大学心愿,现在只有sex 那一项前面的框框里还没
有标记打勾了。

  叶红鱼拨通了徐羿的电话,徐羿在那边看不到这边小女孩脸红的样子,只是奇怪叶红鱼为什么这么晚给他打电话,问有什么事。

  叶红鱼声音很小:「没什么事,只是想跟你说说话。」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