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禁恋】作者:月夜
【禁恋】作者:月夜
                禁恋


字数:41249字
下载次数: 260




  姓名:张小茹;林惠美;王珊珊;方玉梅;

  关系:妹妹;母亲;同学;高中导师;

  年龄:16;37;17;25;

  生日:2-25;8-28;6-30;7-27

  星座:双鱼;处女巨;蟹狮子;

  血型:A;A;B;O;O;

  身高:160;162;155;165

  体重:45;50;40;51;

  叁围:

  33B,23,34;

  35C,25,36;

  32A,23,33;

  33C,23,35;

  手科目国文。历史。体育最爱妈妈。哥哥。史奴比死去的先生。儿子。女儿无父母。学生专长作家事。唱歌。排球作家事。写散文很多教数学。绘画兴趣唱歌。看电影。逛街。跟哥哥SEX「新的兴趣」听音乐。逛街。写作听音乐。看小说。思考听音乐。唱歌。教书喜爱颜色粉红。白。浅绿罗兰紫。玫瑰红黑色。
  白色紫色。草绿色主要性感带乳头。阴蒂。脖子未发觉

                1、

  清晨阳光从窗外进来,我在鸟叫声中醒来,又是一天的开始,不知为何,身体有些酸痛,发现身边躺着小茹,想起昨天和她搞到一点,我共射了三次,难怪感觉这么累,看着她清秀的脸庞,仍有着少女的稚气,谁能想像她昨晚那淫荡的表现呢?

  虽然身上盖着被子,但小茹丰满的胴体仍大半暴露在外边,雪白的肌肤,没有任何的疤痕,及肩的长发,掩不住那粉白的颈子,我认为这是她最性感的地方,她也很喜欢我吮着他的脖子,或许脖子也是她的性感带之一吧!

  对我来说,小茹每寸肌肤都是如此令人着迷,我总爱在前戏时吻遍她全身,你或许不知道,她身上那种淡淡的少女幽香,比任何香水能刺激人的性欲,我轻轻掀开被子,仔仔细细欣赏小茹的每一部份,不大不小的乳房,没记错的话应该是33B吧!她一直不肯告诉我,是我自己偷看她内衣上的标示,但最近好像又变大了,大概是还在发育吧!也或许是我经常搓揉的关系吧!接着,映入眼的,是那神的溪谷,男人心中的最后乐土,稀疏的阴毛,粉红色的小肉缝,我怎么都看不腻,只见小肉缝有些湿润,我心中不禁一汤,这小妮子在梦中竟也这么色
  此情此景,我的小弟赫然已经昂然而立,登时变成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我吻着她的脸庞,双手在她乳房上徘徊,时而搓揉,时而画圈,更不时刺激那山丘上的小樱桃,慢慢的,我嘴唇移往她的雪颈,我肆无忌惮的吸吮,有时会怀疑我前世可能是吸血鬼,不然怎会这般锺情於少女的粉颈呢?当然,这只是说傻话。
  「嗯……嗯……」

  小茹或许感受到我的刺激,口中发出哼声,这无疑是给我最大的鼓励,接着,我开始吮着她的乳头,不时用舌头刺激尖端,手也移往她的小肉缝,先是轻轻抚摸摩擦,之后便用手指开始挖弄,搓揉她的阴蒂。当然,我手已沾满了她的爱液
  「嗯……啊……嗯……啊……好啊……」

  「啊……爽啊……啊……嗯……啊……哥……好爽啊……」

  是的,小茹是我的妹妹,但同时也是我的情人,我爱她,她也爱我,就是这么简单

  「小茹,你醒了啊?」

  「是啊!被你这样弄,谁还能睡的安稳,啊!哥,你别停呀!人家才正舒服呢!」她用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我。

  「你醒来正好,也来为我服务吧!」

  她点点头,我们之间已经相当有默契了,她转个身,把脸向着我的下体,而她湿润的花蕊则完全呈现在我面前,形成69的姿势,我彷佛觉得小弟更硬了。
  「哇啊!哥,我们昨天做了三次,怎么现在你还这么硬,而且好像比做昨天更硬呢!」她惊呼道

  「还不都怪你的身体太美了,不管搞几次都不觉得累」

  「哼!贫嘴」她嫣然一笑,用那青葱手指抚着我硬挺的肉棒,不时上下套弄,感觉真是舒爽,接着,她樱桃小口开始吮着我的肉棒,或吸,或含,或舔,或吮,弄的我飘飘然,不行!我不能就这么射了,赶紧加强对小茹的攻势来转移注意,她粉红的花蕊早已经湿透了,我伸出两只手指挖弄,一边用舌头舔着充血的阴蒂,便听见她的呻吟声。

  「啊……啊……是啊……那儿……啊……就是那儿……」

  她一兴奋,似乎忘了吸吮我的肉棒,我也得以抑住射精的冲动,然后,我将两根手指插进她的阴道,当作阴茎一样抽插起来。

  「啊……嗯……好啊……哥哥……啊……爽啊……」

  她的爱液如洪般的分泌,似乎相当陶醉其中,我就更加快手指抽插的速度,
  「啊……哥哥……快……快将你的……啊……大肉棒……喔……插进来……啊……我要真实的大肉棒呀!」

  我赶忙抽出手指,翻个身,握住我坚挺的大肉棒,望小茹的小穴插了进去,因为已经充分的湿润,插入相当顺利,我们采取正常姿势干了起来。

  「啊……哥哥……用力……啊……喔……用力干你的小妹妹……啊。……」
  「啊……小茹,你小穴好湿,好热,好紧……啊……小茹」

  我卖力扭动屁股,在她小穴里进进出出,时深时浅,时快时慢,经过许多练习我已经能控制射精的时间,我手也没闲着,在她乳房游荡,有时粗暴捏抓,有时温柔搓揉,可以想见,小茹如痴如狂的神情,更勾走我的心魂。

  「喔……啊……爽啊……好哥哥……啊……我爱你啊……还要……啊……喔……」

  「啊……好啊……我好爽啊……哥哥……用力啊……嗯……喔……」

  「啊——不要……不要拔出来啊!我还要呀!」

  在我抽出肉棒的时候,小茹轻叫道。

  「我们换个姿势,从后面搞」

  她略为安心的点点头,便翻身伏在床上,将丰满诱人的臀部翘的高高的,这姿势我们也常玩,我赶忙将沾满小茹淫液的肉棒再插入她的小穴,她登时发出满足的呼声。

  「啊……再……再用力些……哥哥……啊……喔……」

  我运用腰力,使劲的抽插,而身子趴在小茹的背上,感受她光滑的肌肤与微热的体温。

  「啊……哥哥……喔……啊……喔……」

  小茹的手紧紧抓着床单,不断的呻吟,发出美妙的娇喘声。

  「啊……小茹……爽吧!……」

  「啊……哥哥……我要丢了……喔……啊……」

  「小茹……你出来吧!……我……我也要射了……」

  「啊……喔……哥哥……射在里面……射在妹妹的小穴里……啊……我不行了……啊……」

  我知道今天是安全期,所以连保险套都没带,我加快抽插的速度,感觉已经到了射精的临界点了。

  「嗯……啊……啊……喔……」

  「啊……啊……」

  我射出浓浓的精液,在我亲妹妹的小穴里,之后像了气一样趴在小茹身上,我们都感到彼此甜蜜的喘息声,甚至我能感到她的心跳,淋漓的汗水滴在床单上,我们就这样依偎了一世纪吧!其实只有十分钟,但我真的希望能永远停留在这时刻。

  「小杰!小茹!快下来吃早餐,上学要迟到了!」

  妈妈的叫声,将我俩拉回现实,是啊!上学要迟到了!

  「喔!待会儿就下来!」我回答妈妈。

  将变软的阴茎抽出小茹的身体,我抱起全身无力的她进入浴室,在浴室里,我让她坐在浴缸的边缘,打开莲蓬头,开始清洗身上汗水和刚刚爱的痕迹,这时小茹也恢复一些气力,她大腿微张,可以明显看见精液从她些微红肿的阴唇流出来,她眯着眼看着我清洗身子,脸上现出满足的微笑。

  她看我洗的差不多了,便起身过来也要清洗,我忙将莲蓬头冲向她的小穴,用手指将精液挖弄出来,却觉得手一直滑溜溜的

  「哥,我自己洗好了,你这样帮我洗,越洗我淫水越多,什么时候才能洗乾净呀!」

  小茹笑着说。

  我也笑了笑,在她唇上轻轻一吻,把莲蓬头交给她出了浴室。

  回到房间,我将散落一地的衣裤拾起,穿上内衣裤,再从衣柜中取出校服穿上,这时小茹也出来了,全身湿漉漉的,我扔了条浴巾给她,看着她擦拭着大腿,乳房,阴部……之后穿上淡粉红色的内裤,是一般女高中生穿的样式,但穿在她身上却显得魅力十足,喂!我在想什么?难道想再搞一次,我可不想榨成人乾啊!
  敲敲自己的头,背了书包往楼下走去。

  下了楼,妈妈正在厨房看着报纸,身上穿着她最喜欢的丝质睡衣,桌上摆了三份她亲手做的火腿蛋土司和鲜奶。妈妈看见我,用愉快的笑容对我说:

  「快来吃早餐吧!」

  先来说说我的家庭吧!我的名字叫张小杰,是个高三学生,有个小一岁的妹妹,叫张小茹,父亲是个知名的工程师,但在我七岁时因车祸而去世,留下这栋房子和不算少的遗产,妈妈叫林惠美,今年37岁,因为爸爸早逝,她便独立承担抚养我们的责任,靠着用父亲遗产做投资,生活到还算小康,妈妈除了做全职家庭主妇外,偶而还会写些散文投稿。

  我在我的位子坐下吃早餐,妈妈煎的蛋相当鲜嫩,我从小就相当喜欢吃,看着妈妈温暖而美丽的脸庞,她为了照顾我兄妹俩,放弃自己的幸福不肯再嫁,真是难为她了。

  「小茹,你也快来吃早餐吧!」当小茹走下楼梯时,妈妈说道。

  小茹在我旁边坐下,拿起那杯鲜奶一口喝光。

  「我吃饱了」

  「小茹你怎么不吃土司,光喝牛奶怎么可以呢?」

  「妈——人家吃不下嘛!」

  这时妈妈看着我又看看小茹,说道:

  「老实说,你们昨天又作到几点了?怎么有黑眼圈呢?」

  「我……也没多晚啦!」我自知理屈,不敢据实以对。

  「我知道你们俩是真心相爱的,所以,我也只好任由你们……但,别忘了,你们还是学生,还是要注重课业和自己的身体,别因肉欲而……」妈妈虽用严肃的语气说教,却也有些脸红。

  「是,是,是,我的好妈妈」

  「我可要跟你们做个约定,如果你们成绩变差,我不只要禁你们禁足一个月,也得给我禁欲一个月」

  「好,好,好,我们一定拿个好成绩给你看」若是说体育,音乐我可没辄,但一般学科倒还游刃有馀。

  「还有,你们最近有没有作预防措施?」

  「现在……这几天是安全期,也就没戴,但平常哥哥一定会戴套子的」
  「不是我罗唆,不过,避孕措施一定要做好,如果……」

  「好——妈,你在说下去,我们上课可真要迟到了喔!」我赶忙说道。
  「真拿你们没办法,好了,快上学去吧!」妈妈用无可奈何的表情白了我一眼。

  「我们走了唷!妈」

  在玄关穿完鞋子之后,我搂着小茹深深的一吻,因为我知道出了家门,我和她又将变成一般的兄妹了。

                2、

  跟小茹发生性关系,已经有半年了,现在想想,还真不敢相信,我们竟会从普通兄妹变成亲密的爱人,彷佛还是昨天才发生的。

  记得半年前我高二,就像一般平常的高中生一样,对性充满了好奇,会偷偷买黄色漫画、写真集来看,当然,自慰也是在所难免的。我的性幻想对象都是一些私下爱慕的女同学或是偶像明星,常梦想着将我炽热坚硬的肉棒插入她们淫荡的小嘴、小穴甚至屁眼里。说真的,那时对小茹,我还没啥特殊的感觉,甚至没意识到她已经是个成熟的「女人」,只是我们母子三人相依为命,兄妹感情相当好,如此而已。

  某次,看到安达充的「美雪美雪」,深深为他的故事所吸引,相依为命的妹妹最后竟变成心爱的妻子,对我有相当大的冲击。这时我才发现,这剧情竟和我的状况有些相似,我的妹妹,小茹也是个完美的女孩,漂亮、体贴、善解人意、功课好、体育也好,又会做家事,真的是无从挑惕的好女孩,相较之下,我到有些不长进,除了成绩还好之外,其他可说是一无是处。现在想想,那个小时候天天缠着要我陪她玩的小妹妹,现在也已长大了,还是个十足的美人胚子,完全来自妈妈的遗传。而那些我当作性幻想对象的女同学比起小茹,似乎又差了一大截。
  说真的,如果她不是我妹妹的话,我一定会泡她的。

  如果她不是我妹妹的话……如果……当然许多事是没有如果的。

  之后,我便开始注意小茹,她的一频一笑,她日渐丰满的身体,她水灵灵的大眼睛,啊!我满脑子都是她的一切。我也开始偏好一些兄妹乱伦的成漫、小说,或许是现实生活无法如愿,只好寄情这些色情刊物,而无疑小茹当然登上我性幻想排行版第一位罗!每当我望着她稚嫩的脸颊,心里想的却是一些下流的低级勾当,啊!我真的厌恶我自己。

  「哥!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小茹似乎察觉了一些异样,也或许我看着他的神情真的太奇怪了吧!

  「啊!没什么啦!小茹,你好像越变越漂亮了唷!」我忙解释道。

  「哎呀!哥,你别开玩笑啦!」小茹登时双颊飞红,双手轻我的胸膛。
  我该如何说出口呢?说我爱她,说我热切渴望要拥着她、吻着她,说我想跟她做爱想的快发狂了,不!我不知道说出口之后会有什么后果,难道要我用强的吗?我又怎能这样对待我心爱的妹妹呢?那些报纸上报导强暴亲生妹妹、亲生女儿的人,在我看来,简直跟禽兽无异,我虽性欲难耐,但我至少还是一个好人。
  其后,我觉得自己像个变态似的,常在洗澡时拿起小茹换洗的胸罩与内裤,嗅着上边残留的少女幽香,想像着她穿上这些内衣裤的美丽模样,甚至会去舔舐内裤底部少女甜蜜的分泌,当然,疯狂假面也常是我在浴室中的扮相。

  有时,只有我一个在家的时候,我会偷偷进入小茹的房间,翻出她所有的内衣裤,在手中把玩,当然最后总是在幻想中射出浓浓的精液。我偷偷摸摸的干这些勾当,很快的过了一个月。

  「妈!你就放心去玩吧!我们会照顾自己的啦!」

  「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们可要小心门窗喔!也不要乱跑,要注意安全,还有……」

  「妈!你都已经讲了n次了,再不走的话,可是会赶不上飞机喔!」

  「是啊!惠美,再不走啊!我们的要赶不上飞机了」

  「好了!小杰!小茹!总之你们一切都要小心!我走罗!」

  「是!妈」

  妈妈的几个老同学找她一块去欧洲旅行,但因为要一个多礼拜,她怕我们生活没人照顾,想要拒绝,但我跟小茹知道妈妈平时操持家计,难得有轻松的时刻,便鼓励她参加,她被我们劝得半推半就便高高兴兴答应参加,其实我们都知道妈妈很早就想去欧洲旅行,我们做儿女的,自然希望她完成心愿。

  在门口目送妈妈搭上徐阿姨的车前往机场,我心想,接下来一个多礼拜,就只有我跟小茹单独生活,有些期待,有些不知所措,究竟会发生什么事呢?
  连续几天,家事都由小茹一手包办,以前都不知道,小茹作的菜竟不比妈妈逊色,真的是女大十八变啊!

  在周末晚上,我在客厅看着电视,小茹从楼上走下来,大概是刚洗完澡吧,头发有些湿湿的,最令我惊讶的是她只罩了一件宽松的休闲T恤,我想她一定没穿短裤吧!白晰的大腿露在我眼前,不禁为之一炫,小茹的皮肤真的相当细致,虽然我是她哥,但这也未免太刺激了吧!

  「演些什么?」

  她在离我不远的位置坐下,问道

  「嗯……我不知道片名,只知是部恐怖片。」

  她似乎相当有兴趣,眼睛直盯着萤幕,而我呢,却正相反,从她坐下开始,我就盯着她大腿直瞧,希望看到些什么,天啊!她真的没穿裤子,我看见了她大腿根只有内裤,那件我相当熟悉有蕾丝边的淡粉红内裤,我快要受不了!天啊!
  难道你要这样考验我的定力吗?

  「哥——-」

  小茹突然叫我吓了一跳,难道她发现了吗?

  「哥人家可不可以坐你旁边?我有点怕」

  原来她是因电影太恐怖了,想做到我旁边来。也难怪她害怕,这部片中的恐怖杀人魔下手残酷,分支解比比皆是,导演运镜又爱将杀手扭曲的脸庞特写,是我都有些怕怕的,更别说是小茹了。

  「可以呀!你坐过来吧!」

  我当然求之不得罗!她赶紧坐到我身边来,我似乎能闻到她身上沐浴乳的香味,像是玫瑰香又像是茉莉香味,

  「哎呀!」

  突然,冷不防的她一把抱住我,原来那杀人魔又出现了,这时我能感受到她的胸脯紧紧贴着我,天啊!这小妮子竟没戴胸罩,我向她T恤宽松的领口里瞄,真的没穿内衣,少女酥胸因紧张而起伏,粉红色的乳头像钻石般吸引我的视线,我,我,我快变成超级赛亚人了,不,我不能失去理性啊!还是专心看电视吧!
  但这种情形谁能定下心来呢?我的左手不由自主的放在她大腿上,她光滑的肌肤真的令人舒服,我瞄了她一眼,她仍直盯着电视,我的手慢慢向上移,顺着她优雅的曲线到了臀部,能清楚感受到T恤下的内裤痕迹,喔!老天,我的肉棒早已翘得直挺挺的,在我短裤下搭起帐棚,如果小茹抱紧我的手再往下移一些,她大概就会察觉了吧!

  我再瞄了小茹一眼,她仍看着电视那边,我的手继续往上移,开始搂着她的腰,小茹有相当纤细的腰身,大概是23吧!接着,我微微颤抖的手,慢慢上移,我碰到了她乳房的下缘,我能感受这柔软的嫩肉给人的兴奋,我好想一把抓住她好好搓揉,但当然这是不可能,我只能轻轻的托着她,感受这种禁忌的快感。
  「哥——」

  小茹的唤声吓我一大跳,她抱紧我的手已经放开,她那双大眼睛直瞧着我,她的脸好红,我不知如何是好,因为她已经注意到我下半身的变化,而我的左手正放在她乳房下边。

  「我……小茹……」

  她站起来就往楼上跑,我看着电视上出现一连串的人员名单,原来电影在我没注意时已经结束了,我的心好乱,她发现了,她会怎样看待我?

  我呆在客厅半个多小时,思绪依然复杂,最后不顾一切上了楼,小茹的房间没有灯光,我想找她说清楚却又提不起勇气,回到房间,我躺在床上怎样都睡不着,我想,今天又是一个失眠夜了

                3、

  星期天,醒来已经是十一点了,想想今天一直到清晨五点入睡,我静静的躺在床上,对於出了房门要面对的一切,我真的不敢去想,我就呆呆望着天花板好久好久,大概有半世纪吧!

  算了!该来的还是要来,我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起了身,伸个懒腰出了房门,先去小茹的房间看看吧!她的房门开着,床上的被子床单摺的整整齐齐的,她应该早就起来了,我壮着胆子走下楼,客厅见不到她人,而厨房也是,我眼睛尖,瞧见餐桌上好像有张纸条,不会吧!难道小茹离家出走了,这种电视剧上的剧情,真的会发生在我家吗?若是真的,我该如何向妈妈交代?我真是该死,为何对自己亲生妹妹有非份之想呢?

  我有些害怕,脚步慢慢的移往餐桌,用微微颤抖的手将那张字条拿来看
  哥:我今天跟同学约好了要去逛街,下午回来

  冰箱里有鲜奶,微波炉里有昨天吃剩的匹萨

  午餐你就自己解决罗!

  小茹9:25

  我登时松了一口气,原来只是去逛街啊,但——她下午回来之后,我又该用怎样的心情去面对她呢?从她写的字条来看,她似乎将昨天的事避而不谈,难道真的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吗?我又陷入沈思之中,算了,别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嘛!我真的是个「逃避主义」者。

  明天还有数学小考等着我,赶紧填饱肚子读书要紧,我将微波炉里的披萨热了,配着牛奶就解决了我的早午餐,之后就上楼回到房间开始k书了。

  下午三点,外边天色似乎一下子阴暗了许多,如就同我的心情一般。将课本的例题,以及参考书的试题通通做过一遍,心想大概没问题了吧!放下书本,起身走下楼走去,小茹似乎还没回来,便在客厅看着报纸,报上尽是些社会案件,现在治安这么差,小茹一个女孩子在外边,会不会有啥危险?唉!我怎么又想到小茹了。

  突然间,「轰」的一声,打雷了,紧跟着窗外已下着大雨,是啊!最近是午后雷阵雨的季节呀!那小茹呢?她有带雨伞出门吗?我发现那柄她常用的洋伞吊在玄关那儿。那她一定没带伞罗!要是着凉该怎么办?

  不久后,听见有人开门,该是小茹回来了。我跑到玄关,看见她全身湿淋淋的,手上提着的购物袋也都湿透了,米白色的胸罩因淋湿而浮现她浅色T恤之下,我彷佛能看见胸罩下诱人的小樱桃。只见她身子微微颤抖,

  「小茹,快去洗个热水澡,别感冒了」

  她点点头跑上二楼去,我赶紧拿条毛巾,将地板上她身上滴下的雨水擦乾,听见她进到浴室里。

  约四十分钟后,奇怪,小茹怎么进去那么久来没出来,不大对劲,我走到浴室门前。

  「小茹,小茹」我轻轻叫着

  「哥」

  「你怎么在里面洗这么久,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

  「哥,你……你……你可不可以帮人家……帮人家拿条浴巾来」

  是啊!她刚刚急急忙忙跑进浴室,连换洗的衣物或浴巾都没拿,若是平时,她应该会大喊:哥帮我拿条浴巾来。该不会是昨天的事使她……难道她洗完澡之后,在里面撑那么久,不敢叫我帮她拿衣服。

  「喏!浴巾来了」

  我拿了条乾净的浴巾,站在浴室门外

  「谢谢!」

  她微开门,露出半个头,将我手上浴巾抓了去,又马上关上门。不一会儿,她包着浴巾,打开门,看都不看我就望房间跑去,我望着她的背影,白晰的大腿完全显露在外,我又是一炫。进到浴室,看见洗衣篮里她刚脱下的衣服,连内裤都湿透了,这场雷阵雨真是不小,我惯性的拿起这小巧的玩意,嗅着上边独特的香味,我……我又要变成疯狂假面了吗?不……我不能这样下去,丢下内裤,我出了浴室望了望她的房门,便下了楼冷静一下。

  咦!我怎么睡着了,晚上六点多了,小茹呢?怎么还不下来做饭呢?难道……

  她不理我了,想将我饿死?哇!我真是自作自受,不行!我要跟她清楚,我鼓起勇气上了楼,在她门前轻轻喊

  「小茹」

  「我知道你听得见我,我很抱歉昨天对你做的事,对自己妹妹做这种事,我真的是个混帐!但……真的,你变得好多,变得这么漂亮,这么亮眼,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就发现,对你的爱已经不仅止於兄妹了!我曾经热切渴望拥着你,抱着你……我知道这是不对的,我保证,我保证从今之后不会再这样了!」

  「我……」

  将心里话全盘说出之后,似乎轻松多了,不管小茹做何反应,我都不管了!
  回到房里,听着喜爱的西洋老歌,有着少年烦恼的我静静的趟在床上。时间分秒过去,都八点了小茹怎么还没有动静?

  「小茹,小茹」我在她门前轻喊

  「小茹,你怎么了?」

  「小茹,我要进来了喔!」

  我轻轻打开她的房门,房间没有开灯,相当的阴暗,我将灯打开,发现她瑟缩在床上,我过去摸摸她的额头,天啊!好烫,真的感冒了,我赶紧打电话给我们的何医师,我们的家庭医师。

  「我帮她打过退烧针了,好好休息就可以了!」

  「谢谢你,何医师」

  我在门口走送了何医师,真得感谢他,难得礼拜天晚上还愿意出诊来看小茹。
  「喂麻烦请找张老师……老师你好,我是你班上张小茹的哥哥,小茹她今晚得了重感冒,需要休息,恐怕明天没法上课,想向您请假一天」

  小茹一生病,我就有得忙了,向她导师请假之后,我还得去煮稀饭,小茹每次感冒都没胃口,只爱吃肉骨稀饭,这我常看妈煮,应该难不倒我。

  「小茹,你要不要起来吃稀饭?」

  「哥,我想休息一下,晚点再吃」

  「你书桌上有热开水,你口渴的话自己倒,我在我房间里,有啥需要就叫我」
  都十二点了,赶紧去冲个澡,回到房间,将房门打开以便听见她的呼喊,也该睡了,明天还有小考等着我。

  清晨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小茹,她昨晚都没喊我,到她房间,发现她还没醒来,雪白的肩膀露在外面,半边的胸罩及肩带也显现在我面前,小茹真的「长大」了,我敲敲头别乱想,帮她将被子盖好,摸摸她的额头,已经退烧了,看着她稚嫩的脸庞,气色好多了,我忍不住亲了她的面颊,她身上的香味刺激着我的嗅觉。

  在她书桌上留张纸条,我就赶忙去上课了。

  小茹:我帮你向学校请了一天假,好好休息!

  电锅里有稀饭,多喝开水哥。

  早上三四节,上完数学之后,我向老师请了半天假,赶回家看看小茹的状况,反正下午的音乐跟物理我都没啥兴趣。

  到了家,小茹正在客厅里看电视,吃着我昨天为她煮的稀饭

  「哥,你怎么回来了」

  「我担心你嘛!……喂!你病才刚好,怎么穿这么少?」

  她的身上就只套了一件T恤,就跟周六晚上我对她……时穿的差不多,只是这件T恤更短,腰际以下白晰的大腿之上是那件有史奴比的白色内裤

  「人家刚洗完澡嘛!而且如果又感冒了,还有你照顾我啊!……再说,我一个人在家穿的少,又怎么会知道有个大色狼回来看我呢?」

  这摆明是在骂我,我在她旁边坐下,终於要向她说清楚了

  「你……小茹,关於礼拜六晚上的事……」

  「别再说了……哥……你今天早上是不是偷亲了我?」

  「我……我……」

  「我要处罚你,我也要亲回来」

  这……她到底在想什么?我将脸恻过去,等着她来亲,没想到她却亲了我的嘴唇,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她明亮的大眼睛,这就是我的初吻吗?是甚么味道呢?
  好像是柠檬夹杂着肉骨稀饭的味道。

  「哈……哈……哈……」

  她或许是因我的错愕,感到好笑,捧着肚子躺在沙发上大笑,好啊!你这小妮子这样玩我,要玩大家来,我立刻将身子压在她身上,这下她总该怕了吧!果然,她不再笑了,却也任由我压在她身上不挣脱,我们就这样躺在长沙发上,我的呼吸变得急促,我想她也是,我们就这样僵在那好久好久,我能感受到胸膛下她柔软的乳房,尽管隔着T恤与胸罩,仍是那样的柔软,我感觉我小弟已经相当硬了,她发现了吗?

  「哥」小茹的声音打破寂静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你看我的感觉不像以前那样,我也知道,你常进来我的房间,用……用我的内衣裤,做……做那种事」

  「你……你早就知道了?」我吞了口水

  「哥我知道……我知道你喜欢我,其实,我的心……我的心早就属於那个在我七岁时,为了我打架的那个小男孩了」她的红着脸说道

  那个小男孩,那个小男孩不就是我吗?那年我八岁,她被邻居几个小孩欺负,我看不过去,就跟他们打起来了,结果我被打的很惨,还挨了妈妈的骂。这件事我当然记得,难道小茹……小茹她对我也……

  这时,我早已忘了我们是兄妹了,我们只是一对彼此相爱男女,我吻着她的额头,她的身子有些僵硬,慢慢的我吻着她的眼睛、脸颊

  「烧好像真的退了」我说道

  「笨蛋!」她被我的话逗得露出笑容

  「可以吗?」我轻轻的问道。

  她涨红了脸点点头,我便开始吻着她的唇,我学着书上教的,将舌头深入她的嘴里,挑逗她的舌头,吮着彼此口中的津液,另一边,我右手已经悄悄的伸到她T恤下面,顺着她平坦的腹部移向那柔软的山峰,将T恤拉到她胸部上边,看见她那件淡蓝色的胸罩,我粗鲁的抓着她的乳房搓揉,隔着胸罩我能感受到她逐渐硬起来的乳头,这时。我也开始吮着她的脖子,她身子突然颤了一下

  「啊……别亲那儿……好痒啊!」

  原来她的脖子这么敏感,该不会是书上说的性感带吧!我继续吮着,只见她开始发出嗯哼的声音,无疑是给我莫大的鼓励。小茹穿的是前扣式的胸罩,我将扣子解开,抱起她的上身,将T恤及胸罩脱下,这时,我亲爱的妹妹就只穿着一件内裤躺在我面前,我也起身,将身上的制服褪下,也只剩下一件内裤,我的小弟早已经搭起高高的帐蓬,像是要冲破内裤出来撒野一般,谁会想到原本要回家照顾妹妹的我,竟变成这种「照顾」,我仔仔细细瞧着小茹诱人的胴体,雪白的肌肤,少女的椒乳有着粉红色的乳头,纤细的腰身,良好的身材比例使得双腿格外修长,在史奴比内裤下,有着引人遐思的溪壑,我最终的温柔乡,我大概瞧得呆了,只听见她娇声道:

  「哥你……你别这样看人家嘛!」她害羞的把手遮住脸

  我又趴在她身上轻声道:

  「小茹,你好漂亮,我不论怎么看都不会腻的」

  「人家会不好意思嘛!」她捂着脸说

  「我们继续吧!」我又说傻话了

  不等她回答,我的右手已经不安份的登上了她的山峰,而且开始吮着另一边的乳房,我用舌头刺激着她的乳头,或吮,或咬,或吸

  「啊……嗯……哼……啊……」

  小茹开始发出微弱的哼声,可以感觉到,她似乎有些快感了,这是我跟她的第一次,我当然希望有好的回忆,接着,我开始吮着刚刚用手爱抚的这个乳房,而手顺着曲线来到她的内裤外,我摸着她花蕊的地方,好湿啊!

  「小茹,你这里好湿啊!」

  「啊……哥你别说了……啊!」

  隔着内裤,我开始刺激她湿润的花蕊,她分泌出来的爱液滑滑黏黏的,隔着内裤我用两根手指搓揉她的阴唇和略为充血的阴蒂。

  「啊……喔……嗯……啊……好……啊……」

  小茹美妙的叫声比那些AV女优的喊声更能刺激我的感官,我那直挺挺的肉棒已经快等不及了,我轻轻的褪下她的内裤,看着那我朝思暮想的禁地,她有着稀疏而整齐的阴毛,下边的小缝隙已经湿淋淋的,我觉得真的像一些黄色小说描述的,像一朵粉红色的花苞,而我即将我为她开苞了

  我将我的内裤脱下,坚挺的肉棒终於呼吸到新鲜空气了,她瞪大着眼睛看着我那儿,这可能是她第一次看见男人勃起的肉棒吧!我提起肉棒在她门户前耀武扬威,磨磨蹭蹭,只见似乎爱液仍不断流出,我想应该够湿润了吧!

  「小茹,我要进去了喔!」

  「哥你轻点……这是我的第一次」

  我笑了笑的点点头,我又何尝不是第一次呢?我虽没有经验,倒还能分出阴道与尿道,我将肉棒慢慢望阴道里送,好紧啊!这就是女人阴户的感觉吗?
  「啊……啊……轻点……啊……轻点……」

  或许是没有经验吧!我用力一顶,肉棒已经大半没入她的小穴,只听见她惨叫一声。

  「啊————好痛啊!哥停!别顶了啊!」

  但我却被欲望冲昏头了,只知一昧的狂插,完全不顾小茹了

  「啊……痛啊……啊……停……停啊……」

  「啊……小茹……啊……」

  「啊……不要……好痛啊……啊……」

  在我欲的同时,我发现小茹哭了,她的眼睛泪汪汪的,我才发现自己的自私,我停了下来,在她耳边说道:

  「小茹,对不起,我太自私了,你如果很痛的话,我们就停下来,等你不痛了再继续,好吗?」

  我开始舔着她眼角的泪水,而肉棒就驻留在她的小穴里,让这么美的女孩哭,我真有些不忍,何况她还是我的妹妹,就这样过了几分钟

  「哥你可以动动看,要轻轻的唷!」她在我耳边轻声道

  「如果还动的话,要跟我说喔!」

  我慢慢的开始恢复抽插,可以听见她仍发出些感觉疼痛的声音,但她没叫我停下来,或许她也知道这是女人必经之路吧!我刚刚没将肉棒拔出,放在她小穴里,就是为了让她习惯我肉棒的充实感,我这时边抽送边吻着她的唇,试图分担她的疼痛。

  「小茹,你可以大声的叫出来,不管是痛苦或快乐」我发现她似乎在压抑自己的声音。

  「啊……嗯……喔……啊……」

  「啊……啊……嗯……」

  「啊……喔……好啊……嗯……」

  小茹似乎慢慢习惯疼痛,且有些快感了!我开始加点力道,渐渐的,我又犯了新手的毛病,只知猛插狂送,那些九浅一深,六浅一深的法则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

  「啊……哥……啊……喔……」

  「啊……小茹……啊……」

  「嗯……啊……好美啊……啊……」

  「啊……小茹……我要射了……啊……」

  我只觉背脊一酸,尽管不想这么快,但……我射出了我的处男第一发,在我妹妹湿润的小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