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美艳教师的性福生活】(12-13)【作者:a649652350(奇思妙想/煞费苦心)】
【美艳教师的性福生活】(12-13)【作者:a649652350(奇思妙想/煞费苦心)】
字数:1037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二章陈天华

  周末,张玉萍想好好的睡个懒觉。  这些天发生的事带给张玉萍太多的刺激与不安,她真的是急迫需要一个周末小假期来缓解这几天的压力。

  儿子陈阳一早就去学校补习,家里一如既往的剩下她一人。

  关掉每天喧闹的闹钟本以为能睡的好些,但那该死的手机铃声在这个时候突然响了起来。

  张玉萍顶着睡意,手在枕头旁边摸索着吵闹的手机,毫不犹豫按下了拒接键。  不一会儿,手机铃声却又一次响了起来。  张玉萍彻底烦了,她决定要好好骂下这个时候打电话来的人,拒绝一次就说明自己忙嘛,还打?

  当她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老公』两个字的时候,睡意一下子被惊醒了,心里的怒火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终于按下接听键,张玉萍打开温柔细腻的声音:「老公……」

  「你在干嘛?刚刚为什么挂掉我的电话?」陈天华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生气。
  「我,今天不是周末吗,难得能睡个好觉,对不起嘛,老公,我没有看到是你打来电话嘛……」张玉萍发着嗲声的歉道着说。

  「你每天就那么累吗?都几点了还在睡觉?」陈天华突然大声的吼了起来。
  听到老公陈天华如此反常的声音,张玉萍心里觉得有些怕怕的,就急忙问:「老公,你怎么了,心情不好吗?」

  「我已经回国了,现在在机场,半个小时左右到家,就这样。」陈天华说完也不等张玉萍表态就挂掉了电话。

  面对老公陈天华匆匆回国,张玉萍心里竟有一种小兴奋,也有一种不安。
  兴奋的是好久没有见到老公,心里满是想念,不安的是,这几天发生的一系列的偷情淫乱事件,而且自己的阴道里还有胡长青和胡强勇父子射的精液,如果被老公陈天华发现,后果不敢设想。

  想到这里,张玉萍赶紧起床,先是将家里打扫收拾一番,接着又洗了一个澡,特地将小穴深处洗了下。

  猜想到老公这个时候回家,肯定没有吃饭,便又开始张罗着亲自下厨做了点简易的早餐。

  果然半个小时左右,门被打开了,进来的却是两人,一个是张玉萍的老公陈天华没错,另一个却是高挑性感的年轻女郎。

  张玉萍愣了一下,心里一股浓浓的醋意升起,不过脸上没有表现出来,相反还是笑脸相迎:「老公,你回来了,累了吧,我给你做了早餐。」

  陈天华一身西装革履,脸上看起来慢慢的倦意,他脱下西装外套,没有递给张玉萍,相反是给了身边这位高挑的性感女郎。  这一切都被张玉萍看在了眼里。

  「老公,这位是?」张玉萍好奇的问道。

  「哦,你好,我是陈总的秘书,我叫杨乐,嫂子叫我乐乐就好了。」性感女郎微笑道。

  「你好,乐乐。」张玉萍也笑着点了点头。

  陈天华笔直走进客厅,看着桌子上的早餐,就关心的杨乐说道:「你也坐下来一起吃吧。」

  杨乐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张玉萍,见张玉萍脸上始终是挂着微笑,没有赞同的意思,更没有拒绝的意思。

  「谢谢陈总。」杨乐也不客气的坐了下来。

  张玉萍也一同坐上了餐桌,刚到家的陈天华没有向张玉萍说一句嘘寒问暖的话,而是一坐上餐桌,便和旁边的杨乐谈起了工作上的事。

  「唉……福美的这个单子没有签下来,咱们这一个月算是白忙活了。」陈天华喝了一杯牛奶,然后叹了口气说。

  「陈总放心吧,福美那边还有林总他们在那边继续盯着在,也不能算是白忙活的,至少他们没有完全否定咱们的方案。」杨乐急忙安慰着他说。

  「不管怎么说,这些天你做的事我全看在眼里,虽然这个单子没有谈成,但是之前允诺的加薪是不会少的,先在这里休息两天,等回公司去我会安排的。」陈天华对杨乐说。

  「在这里休息两天?」张玉萍听到这句刺耳的话,满脑子都是疑惑。

  果然,不等她开口去问,老公陈天华又向她说:「玉萍,你等下去把客房收拾一下,杨秘书会在我们家待上几天,这些天咱们公司遇到了经济上的大难题可都亏了她,明白吗?」

  杨天华对张玉萍的说话态度犹如是长官给小兵下命令般。

  张玉萍在这个家基本上都是听从老公陈天华的吩咐,毕竟家里的一切都是陈天华赚来的,她能做的就是在家做好饭菜等老公回来吃,在家暖好床上的被子,等老公回来睡。  如今,陈天华又要将他身边如此美丽性感的秘书安排在家中待上几天,任谁都不能接受,尽管张玉萍心里千万个不愿意,但是又能有任何异议?

  「老公,杨秘书刚跟着你从国外回来,会不会思念家里的人呢?你把她留在咱们家里工作,人家还不知道愿意不愿意呢?」张玉萍特地说留杨乐在家里工作,不然显得自己是那么的不大气。

  「没事的,嫂子,我家在四川呢,我来这里上班就是为陈总打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能够为陈总分担工作压力,我也感到挺荣幸的呢。」杨乐此话一说,张玉萍再也找不到任何理由去组织她的入住。

  张玉萍上下打量了一番杨乐,凭她女人的天生敏感直觉,杨乐这个女人很不简单,而且和老公陈天华觉得不是一般的上下级关系。

  「你现在就去收拾一下吧,我们刚下飞机,都有些累,需要休息。」陈天华向张玉萍说道。

  「哦。」张玉萍应了一声,默默的退下餐桌,乖乖的到客房去。

  张玉萍家是两个主卧,两个次卧还有两个客房,属于那种大套房,张玉萍本来对这些物质是没有多大的感觉,当初嫁给陈天华唯一的原因就是觉得这个男人是世界上最疼爱她的。

  但是结婚后,特别是陈天华创立公司后,完全就变样了,不但天天忙的不可开交,甚至有时候在公司里面遇到的不开心都会带到家里来充张玉萍撒气。
  因为儿子陈阳的原因,张玉萍默默忍受着这个她依然相信会变成原来那个好老公的陈天华。

  张玉萍收拾着被褥,忽然听到有人走了进来,回头一看,是杨乐,杨乐一脸礼貌的笑容接过张玉萍手中的被褥说道:「嫂子,让我自己来吧。」

  张玉萍也不客气,就将被褥让杨乐自己来弄。

  「乐乐,我问你一件事哈,你什么时候到天华的公司的?」张玉萍问道。
  「哦,也没多久,去年年底,也就半年多的时间,怎么了,嫂子。」杨乐回答道。

  「没,没什么,我就随便问问。」张玉萍心虚的赶紧停止了发问,然后又对她说:「我给你去拿新的床单和毛巾。」

  「谢谢嫂子。」杨乐礼貌的说道。

  「不客气。」

  张玉萍出了房间,回到她自己的房间,只见老公陈天华此时已经躺在自己的床上休息了。

  张玉萍轻轻走了过去,坐在了床沿上,边伸出两只葱嫩般的手解开了陈天华的衬衣,忍娇声对他说道:「老公,要不你先去洗个澡再睡吧。」

  「等会再洗吧,坐了好几个小时的飞机,都累死了!」陈天华发出疲倦的声音说道。

  「别啊,先洗澡再睡舒服些。」张玉萍是个挻爱干净的人,见老公刚才机场回来,要外表的他太热天的还穿着西服,里面的汗水都把衬衫弄得有的湿了,我催着他先去洗澡。

  「都累死了,还是等我先躺会吧。」

  见熬不过老公陈天华,张玉萍也没再多说,就上了床,静静的躺在陈天华的旁边,好久没有与老公在一起了,她想陪着老公躺会,心里也蛮想他的,所以就趴在他的身边对他娇声的说:「老公,你这么长时间没有回家了,我好想你。」
  「……」

  「老公」

  「怎么了?」陈天华可能太累了,见张玉萍还缠着他说话,就不耐烦的问了一句。

  「没什么,只是觉得老公回来了我好开心呀。」张玉萍像一个少女般贴在陈天华的身上,看着陈天华的脸,情不自禁的亲了一口。

  陈天华没有任何反应,这让张玉萍很是不爽,莫名的就想起了他带回家的女秘书杨乐。

  但是张玉萍却不甘心的又将嘴唇贴在陈天华的嘴上,企图将舌头钻进陈天华的嘴巴里面去。

  慢慢的,陈天华可能被张玉萍挑逗的也有些反应了,就主动的抱住了张玉萍的身体,也张开了嘴巴,将张玉萍的舌头囊入自己的嘴巴里,两条舌头缠绵在了一起。

  「唔……唔……」张玉萍从喉咙里发出一阵唔唔的气声。

  陈天华此时的倦意已被张玉萍的挑逗给击得粉碎,突然翻个身子,将张玉萍压在了身下。

  好久没有与老公在一起这样了,张玉萍显得特别的热情主动,只见她两条手臂紧紧的抱住陈天华的身体,两人又把嘴唇贴在了一起热吻了起来……

  几分钟后,只见夫妻俩已经都赤裸裸了,身上的衣服都不知道是怎么脱光的。
  「老公,人家难受死了,想要……」此时的张玉萍已浑身难受,感到阴户中的鲜红嫩像被无数只蚂蚁撕咬着似的,这种被撕咬着的难受滋味是无法用语音能形容的。

  陈天华感觉胯间的肉棒也已经翘起来了,他暗暗高兴,因为这段时间他天天与女秘书杨乐在一起,杨乐又年轻,那方面的需求是非常强烈的,陈天华对她都已经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刚才张玉萍粘在身边,他心里有点担心胯间的那玩意思会翘不来,所以一直推说很累了。但是令他想不到的是胯间的玩意儿居然被她挑逗的翘了起来,这令他感到很惊喜,好久没有回家与老婆亲热了,都说分别三日胜过新婚,但他自己都记不清楚与老婆到底分别了多少日,这又带回家女秘书杨乐,如果不满足老婆一番,她一定会有想法的。

  此时的陈天华心中暗暗欣喜,趁着胯间玩意儿翘起来的机会,给张玉萍一个交代,就急忙分开她的大腿,把胯间免强翘起来的肉棒插入了张玉萍的阴户中。
  「啊……哦……轻点……老公……疼……」肉棒刚入张玉萍的阴户里面,她就娇嗔着边呻吟边说。其实陈天华的肉棒插入她的阴户里面,对她来说根本没什么知觉,她之所以这么娇嗔着说,完全是故意装出来,其目的就是想故意刺激陈天华。对老公胯下那不算特别粗长的肉棒一种安慰吧!

  陈天华有些搞不明白,两人老夫老妻这么多年,做爱都不下五百次了,每次开始进入张玉萍体内,她都喊疼,不论前面前戏多充分,下面有多少水。而他阴茎的尺度在中国男人里面只能算中等水平,每次挤进张玉萍紧致的阴道,让张玉萍每次都喊疼,这很满足陈天华男人的自尊。

  陈天华用力搂着张玉萍,胯间的肉棒熟练而温柔地抽插着她那越来越湿润的阴户,看着她那曼妙的雪白身体,看着她胸部那对随着抽插而上下摇摆着的乳房,陈天华也是越来越兴奋了起来。只见他不停的摇摆着屁股抽插着,时深时浅,时快时慢,时重时轻。比起之前做爱的时候,陈天华现在懂得爱护了,也许是他从女秘书杨乐柔顺的美丽肉体上慢慢锻练出来的。

  陈天华边努力的挺动着屁股抽插着。边把两只手伸到张玉萍胸部两只随着抽插而摇摆着的乳房上面去,双手分别捏住张玉萍两个褐红色硬挺的小乳头,不停的拧着,捏着,带动张玉萍全身的动作。

  张玉萍的身体情不自禁的震颤着,喉咙内发出低低地唔唔呻吟声,兴奋的她也开始配合着陈天华,拼命摇动着丰满的臀部挺送着,翘起嘴巴发出了销魂般的呻吟声……

  可能真是应征了「分别三日胜似新婚」这句话,陈天华好久没有与张玉萍在一起亲热了,现在突然在一起,见她被自己抽插的显露出娇媚动人的模样儿,发出销魂般的呻吟声,使他越来越感到兴奋,抽插的迅速也不知不觉的加快了起来……

  只见他那算中等的肉棒在张玉萍的阴户中飞快的进进去去,时不时的把阴户中的淫水给引带了出来。

  「嗯……嗯……老公……你太棒了……老婆被你搞的舒爽死……嗯……」陈天华的肉棒虽然没有胡长青与胡强勇俩父子的那么粗壮,但是为了鼓励他,张玉萍还是故意装出被他搞得很舒爽的模样,只见她两条白嫩圆滑的玉臂抬起来紧紧的搭在陈天华的肩膀上,两条小腿也翘起来搭在陈天华的屁股上,嘴里发出美妙动人的呻吟声。

  突然,陈天华把她的上身抱起坐在他的两条大腿上,胯间的肉棒还插入张玉萍的阴户中,两个就着抽插了起来……

  只见张玉萍坐在陈天华的大腿上,两条白嫩浑圆的手臂紧紧的缠在他的脖子上,不停的摇摆着腰身与屁股,使肉棒在阴户里面不停的摩擦着,给她带来快感。
  而陈天华坐在床上,两只手掌分别捧住张玉萍两片白嫩的屁股配合着她的摇摆。

  只见张玉萍胸部两只白嫩浑圆的乳房紧紧的挤压在陈天华的胸脯上,随着她摇摆着的动作,也随着在陈天华的胸脯上摩擦着……

  突然,只见陈天华浑身颤抖了几下:「我不行了,被你摩擦出了……」
  张玉萍一听,倒吸了一口冷气,知道自己刚才为了舒爽,就使劲的摇晃着屁股摩擦着,居然把老公的肉棒给摩擦的射了出来。

  她虽然没有得到极大的满足,但是陈天华今天的表现已经让她很满足了……
  「老公,现在总要去洗下身体了吧?」张玉萍边从他的两条大腿上跨下来,边娇嗔着对他说。

  「你瞧你,浑身都是汗水了……」张玉萍怕他还不想去洗,就又加了一句。
  「嗯,我去洗一下再睡吧!」

  张玉萍一听,高兴的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说:「老公,你洗完澡,人家陪你睡……」因为家里多了个秘书杨乐,所以张玉萍要对陈天华黏贴一些,要不老公就是人家的了。

  陈天华没有说话,下了床就去房间里的卫生间里洗澡去了……

  张玉萍也从床头柜上抽出来一些纸巾放在她两腿之间黏黏糊糊的阴部擦干净。
  只一会儿,陈天华洗完澡就从卫生间出来,俩夫妻又躺在床上互相搂抱着睡觉了……第十三章发酒疯

  晚上,陈天华提议大家到外面去吃饭,好久没有回家的他想看看儿子最近的学习成绩和即将到来的高考的复习进度怎么样。

  张玉萍已经特地给儿子陈阳打了个电话,让他下午放学后早点回家。

  陈阳得知老爸陈天华回来了,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兴奋,仿佛这对于陈阳来说根本就不是多么大的一件事。

  但他还是按照张玉萍的吩咐,一放学就赶紧回到了家里。

  但是一到家,得知坐在客厅里的那个娇美的女人是爸爸带回来的女秘书,陈阳瞬时就不开了起来,心里为妈妈感到了不平,因为他从老爸与那个叫杨乐的女秘书的说话聊天中,显得很亲密,就知道他们俩有一腿的。

  陈天华特地在星级酒店定了一个大的包间,包间里面一共四人,分别是陈天华、张玉萍、陈阳,还有杨乐。

  「阳阳,最近复习的怎么样?」陈天华向坐在他左边的儿子陈阳问道。
  「还行吧。」陈阳淡淡的说了一句,他本来就对陈天华有偏见的,自己从小到大都是妈妈张玉萍关心他,爱护他,而他的老爸从来不管他的。现在对带来了一个女秘书,这使陈阳对他更加有偏见了,但是他毕竟是他的亲爸,只好忍气吞声了。

  「什么叫还行?」陈天华听了竟然有点不高兴了。

  坐在陈阳右身边的张玉萍听了见陈天华有点不高兴了,就急忙偷偷扯了扯陈阳的衣服。

  「可以。」陈阳见妈妈偷偷扯他衣服暗示他,就又对陈天华说了两个字。
  「才可以?那有把握考上清华吗?」

  「不知道。」

  「怎么这么没有自信,老爸告诉你,不管做什么事,男人一定要有自信,知道吗?」陈天华振振有词的说道。

  「恩。」陈阳点了点头。

  「我跟你说,你要是考上清华了,老爸就送你一辆车,怎么样?有动力了吧。」
  本来陈阳对车是没有多大兴趣,甚至和妈妈张玉萍一样,对物质要求没多大的感觉,但是看到老爸陈天华的激情,他还是不忍心打断,便默默点了点头说:「恩,我会努力的。」

  陈天华骄傲的拍了拍陈阳的脑袋。  餐桌上上满了各种山珍海味,全都是有钱人的那一套,酒也是上等的佳酿,张玉萍能喝酒,这跟她先天对酒精有一种适应感,因此,她也总被老公陈天华邀到他自己的生意酒桌上帮忙谈些生意。
  倒是陈天华的秘书杨乐的酒量不怎么行,陈天华与张玉萍两人喝的都是白酒,她很陈阳两人是红酒,杨乐刚刚一杯红酒入肚,脸色就微微涨红,先天性对酒精过敏就这样。

  陈天华这次生意上的失败全都寄托在酒杯里的白酒,他一连喝下了整整一瓶,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今天咱们一家人全在这里,嗝……我也有些话想跟你们说下,我陈天华一个人扛起这个家,顶起这么大的公司,在安阳市绝对算得上这个。」有些迷糊的陈天华对自己举起了大拇指说道。

  「对,陈总绝对算这个,来,我敬陈总一杯,咱们不醉不归。」杨乐举起酒杯,站了起来,身子摇晃着踉跄了一下,差点没倒下去。

  张玉萍虽然能喝,但她并没有喝多,看老公与他的秘书杨乐二人喝的面红耳赤的,她心里不免有些担心起来。

  陈阳看着喝多酒的老爸陈天华尽出洋相,一直在张玉萍的身边轻轻的摇着她的胳膊,「我先回去了。」

  张玉萍了解陈天华的脾气,按住陈阳的手向他微微摇了摇头。

  「什么?你要回去?」陈阳的话显然落入了陈天华的耳朵里,已经醉了的他显得颇为生气:「今天老爸请客吃饭,你一个人居然想先走?来,陪老爸喝了这瓶酒。」说着,陈天华拿起桌上的一瓶白酒,摇摇晃晃的走到陈阳的旁边,将酒打开递到他的手上。

  陈阳一个读书的学生,哪里会喝白酒,见老爸递给他白酒,瞬就不知所措了起来。

  张玉萍见状,连忙起身一把夺过白酒,说道:「你疯了,阳阳哪里会喝白酒,他还在读书,等下回去他还要复习功课的。」

  「滚开。」陈天华一个大耳光甩在张玉萍的脸上,然后非常生说:「多事,做为我陈天华的儿子居然不会喝酒,说出去让人笑话,来,喝。」

  从结婚至今,老公陈天华从来没有打过张玉萍的,这时居然当着儿子的与他女秘书杨乐的面打她,瞬时整个人都愣住了,泪水从眼眶里就滚了出来。

  这时陈天华强捏住陈阳的手,将开好的白酒生硬的塞到陈阳的嘴边。

  陈阳哪里有拒绝的力气,此时已经大醉的老爸陈天华力气大的惊人,被强灌了一口白酒后,陈阳显得有些受不了,咳嗽个不停。

  「就是这样喝,再来,你自己来喝。」陈天华说道。

  张玉萍一见,再次抢过陈阳手上的酒,抡起酒瓶,向自己嘴里灌去。然后异常伤心的对陈天华说:「你要喝是吧,我陪你,别再逼儿子了。」

  「跟你喝没趣,来,乐乐,咱们喝一杯。」陈天华很识趣的不去跟张玉萍拼酒,而是再次从酒桌上拿起一瓶白酒走向杨乐的身边。

  「好,陈总,我陪你。」杨乐急忙露出迷人的笑脸对陈天华说。

  「看看,这才我陈天华身边的女人,来,喝。」陈天华丢掉手中的被子,开始抡起酒瓶直接灌。

  杨乐的酒量本来就不行,再加上高度数的白酒刺激,已经完成失去了意识般的捏着酒瓶不停的摇晃着。

  「乐乐,你……你今天看起来……看起来……好美。」陈天华哽咽的声音说道。

  「谢……谢陈总,嗝。」杨乐显然也喝多了,说话都打嗝了。

  陈天华看着高挑性感的杨乐喝酒的姿势,心中颇为兴奋,特别是她那娇艳的红唇在酒杯口上一张一合,很是迷人。

  突然,陈天华一手抱住了杨乐性感的腰,一把将她拥入了怀中,推开她手上的酒瓶,就向杨乐的嘴巴亲去。

  陈天华的这一举动震惊了张玉萍和儿子陈阳,二人怎么也想不到陈天华居然当着他们母子的面去亲吻另外的女人。

  杨乐不但没有半点挣扎拒绝的意思,反而双手紧抱着陈天华的脖子,迎合着陈天华的吻,两人的舌头开始缠绵在了一起。

  张玉萍看呆了,眼泪一下子从眼眶中夺眶而出,她没有马上逃离包间,更没有去阻止陈天华和秘书杨乐二人的热吻。

  陈阳生硬的咽了咽口水,再看看一旁无动于衷的妈妈张玉萍,他的举动很是奇怪,拿起刚刚张玉萍还没有喝完的白酒猛灌了一口。

  「妈,我喜欢你。」陈阳向张玉萍突然说道。

  但是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陈天华与杨乐

  抱在一在热吻,他们根本听不到陈阳说得的话。

  面对儿子的突然告白,张玉萍显得异常的惊讶,心里却有些小小的激动,虽然她早就知道儿子对自己时刻存在着幻想,自己内裤经常不见了就是儿子陈阳偷去自慰然后在上面射精的,但是陈阳毕竟是她的亲生儿子,瞬时就愣住了,双目惊讶的盯着陈阳看……

  「妈,你瞧爸他们,你忍受的住,可我快要发疯……」陈阳此刻喝了白酒,脸上也是面红耳赤,显然是刚刚酒精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张玉萍抹去了眼角的眼泪,在心里挣扎了很长时间,然后看了一眼老公陈天华与秘书杨乐二人的激烈拥吻,但还是对陈阳说了三个字:「你醉了!」

  「妈,我没醉!」陈阳还想对张玉萍表白。

  张玉萍一见,急忙把陈阳拉出了包厢。

  在张玉萍家里的大客厅里,陈阳躺在客厅里的沙发上,额头上放着一条湿毛巾,他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

  张玉萍坐在他的身边,双目发呆的注视着陈阳,刚才从酒店把他弄回家里的时候,他口中一直在叨念着「妈,我喜欢你」这句话。

  此时的张玉萍心里真的很矛盾,也是非常的紧张与不安,老公当着儿子与他女秘书杨乐的面打了她一巴掌,使她感到很伤心,又想起现在的老公与他的女秘书杨乐还在酒店缠绵在一起,使她感到了痛心,老公竟然会变得这个样子了。
  儿子酒后向她表白,使她感到了震惊,所以此时的张玉萍芳心寸乱,晚上一下子出了这么多的事,使她都不知所措了。

  老公现在不是所牵挂的人了,让他在包厢里与他的女秘书杨乐鬼混算了,最后一辈子也不要回家。

  现在唯一让她担心牵挂的人就是躺在沙发上的陈阳了。所以她一直从在他的身边守护着他,还不时的给他换额头上湿毛巾。

  到了晚上十一点多,才见陈天华与杨乐回来,两人可能经过一番激战,酒也醒了好多。

  「陈阳怎么了?」陈天华可能酒醒了,见儿子躺在沙发上,额头上还放着一条湿毛巾,又见张玉萍静静的坐在他的身边守护着,就急忙快步来到他们的身边,紧张的问张玉萍。

  张玉萍心里当然还有气了,但是她也想了很多,这家里的一切,都是老公所赐,要是没有老公的辛苦拼搏,她与儿子也过不了这种上等社会人的生活,再说他这么大的一公司,难免会出现这事的,又想起自己的身体也不干净,被教导主任夏立和侮辱过,做家访被胡强勇强暴过,让学生胡强勇敲诈过。还让内衣店的那个帅气男人摸过,让算命师黄威也摸过……

  张玉萍想到这一切,慢慢的对老公陈天华也不那么记狠了,晚上也是他喝多了酒,才当着她的面做出了这般让人难以容忍的事。这时见他酒醒回来了,而且还这么关心儿子,所以心也软了,但是表面对他还是没有好脸色,根本没有搭理他。

  陈天华一见,知道晚上是他的错,就转身对正在发愣看着他的杨乐说:「你先回房睡觉吧!」

  杨乐正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听了陈天华的话,就像兔子似的跑到了房间里睡觉去了。

  「玉萍,晚上是我喝多了酒,对不起,我向你道歉……」陈天华见杨乐回房间了,就对张玉萍说。

  「你还呆在这里干嘛?还不跟着你的女秘书去陪她睡觉?」

  「玉萍,你就原谅我吧!这次生意谈不下来,我……我心情不好才喝了猛酒,下次不会再出现这种事了……」

  「你把儿子抱到他房间去吧!」张玉萍好像根本没听到他说的话,就淡淡的对他说了一句。

  「哦……」陈天华见那张玉萍终于开口了,边应了一声,边急忙抱起陈阳的身体往他的房间走去……

  张玉萍也紧跟了过去,她关心的是陈阳。

  陈阳的身体被陈天华放在床上,他就站在了一边。

  张玉萍拉过被子盖在了陈阳的身上,又整理好了,见没什么地方不妥,就放心的直起身体,理都不理一下站在她身边的陈天华,只管走出了房间。

  回到她自己的房间,换上一件吊带睡裙就躺在了床上。

  陈天华进入房间,也脱衣上床躺在了她的身边。

  张玉萍一见,就一下子把身体侧了过去,后背朝着陈天华,很显然,她心里面还是非常生气的。

  陈天华见她还在气头上,也不敢再打扰他,喝了那么多的酒,酒后又与杨乐在酒店的色厢里激战了一番,所以感到很疲惫,合上双眼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张玉萍醒来时见昨晚睡在她床上的老公陈天华已经不在床上了,想起昨晚发生的一系列的事件。就赶紧穿上衣服,跑到儿子陈阳的房间推开门,见陈阳已经不在房间里了,想着一定是去学校了。

  从陈阳的房间里出来经过昨天收拾出来让杨乐住的房间时,见房门大开,就本能的进入房间一看,也是不见她的人影。

  张玉萍又到客厅去,在茶几上发现了陈天华给她留下的,一张纸条。

  张玉萍拿起起一看:老婆,对不起,昨晚的事是我错了,我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我,这次回来与你闹出了这么不愉快事情,我真深表遗憾,再次向你道歉。我已经带秘书回公司了,这一段时间我暂住公司里,你有什么事可以给我打电话或者去公司找我。陈天华!

  张玉萍看了纸条后,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想着老公陈天华回公司去住也好,免得在家里看着心情不好。

  张玉萍走进浴室,打开冷水,站在下面冲击着她现在都很纠结混乱的大脑,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儿子酒后向她表白爱慕之意,老公当着她的面和别的女人搂抱着热吻,此时的脑子太乱了,她有些不能接受这一切!

  张玉萍现在很怕面对老公陈天华与杨乐两人,虽然是老公陈天华有错在先,但她也实实在在与几个男人发生过关系,就冲这一点,她都不好意思了。

  老公与其他的女人当着她的面搂抱着热吻,要说一点不介意,那昨天也不会看到他们两个人接吻的时候张玉萍掉下了眼泪。

  张玉萍之所以选择默默忍受还是因为自己出轨在先,对陈天华又太多的愧疚,反正大家都是为了性爱,这个美妙却又兴奋的动作,只要感情在就没事。

  洗完澡出来后,张玉萍感觉轻轻多了,老公已带着杨乐去公司了。这一段时间应该不会见到他们了。就去厨房做了早餐填饱肚子,想起今天上午没有她的课。就回房间换上衣服挎起包包出门了。

  出了门,张玉萍显得有些不知所去,林瑶还没有回来,小姨子陈佳与儿子乱伦,她也不好意思去看到她,免得心里那浓浓的醋意又升了起来。

  张玉萍走出小区好一段距离,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张玉萍掏出手机一看,是林瑶打来的,她二话没说按下了接听键。

  「瑶瑶?」

  「玉萍,我生病了。」林瑶低沉且带着沮丧的声音从电话里面传了出来。
  「啊?怎么回事?你现在在哪里呢?」张玉萍着急的问道。

  「还在海南岛,下午的飞机,晚上应该就能到。」

  「你是什么情况?生了什么病了?」

  「不知道,就是今天早上起来感觉肚子不舒服,而且老是想吐却吐不出来,整个人都没力气了,下午张大国送我去机场,你晚上记得来机场接我啊。」
  「好吧,你等下把班次已经到达时间发给我吧。」

  「行,那就这样,晚上见。」

  「拜拜,路上注意安全。」

  挂掉电话后,张玉萍突然有一种揪心的感觉,听到林瑶生病了,张玉萍心里升起的第一反应就是不洁的性生活造成的梅毒什么的,林瑶就是一浪妇,就乱交,染上什么病也说不定。

  想到乱交,张玉萍的心砰砰直跳,因为她最近这段时间以来,也乱交了不少,从学校教导处主任夏立和到胡强勇的老爸胡长青,再到让黄威差点得手,然后是胡强勇。  张玉萍决定哪天有空上一趟医院好好的检查一番。

  不知不觉,张玉萍走到了市中心的世贸广场,因为是周末的原因,广场挤满了人,无比热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