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红绿江湖】(05集01回) 作者:潜龙
【红绿江湖】(05集01回) 作者:潜龙
 字数:6116


  第05集:金剑山庄

   05集01回:夜月佳人

   柳天石凝视着丁如嫣,见她那张娇娇啻啻的模样,不禁想起元好问的「梨花 海棠诗」中一句:「妍花红粉妆,意态工媚妩。」心想:「这一句放在嫣儿身上, 着实贴切不过!」

   丁如嫣脸带微酡,正自满眼柔情的和家翁对望着,手里仍是撸着男人的阴茎, 轻声道:「爹,嫣儿感觉它……愈来愈硬了,惹得人家好生难过!」

   柳天石抬起右手,亲昵地轻抚她俏脸,微微一笑道:「那你想我怎样做?」 说话间,手掌慢慢往下移,掠过修长雪滑的粉颈,最终落在高高耸起的胸部上, 隔着柔软轻薄的衣衫,五指不松不紧的把玩起来。

   只见丁如嫣身子一颤:「人家……人家不知道,爹想要嫣儿怎样,媳妇儿便 怎样……」接着缓缓闭上眼睛,全情投入男人的爱抚中。

   柳天石拿着一只硕大的玉乳,温柔地细细搓弄,指掌上那股柔软和饱满,触 感依然是这般美好,仍是那么丰满迷人!柳天石着实抵挡不了丁如嫣的诱惑,他 自从妻子去世后,也曾有过几个女子,但在这些女子中,却没一人能与丁如嫣相 媲美,更无人能令他如此动情迷醉!

   「爹,嫣儿已经有……有些受不住,好想……想要爹……」

   柳天石亦有点忍耐不住,瞧着她微笑点头,说道:「爹现在就给你。」正要 动手解她罗带,竟被丁如嫣摇头阻止住。

   「今天人家想自己脱,嫣儿要……要给爹一个惊喜!」话后,脸上忽然泛起 一抹羞红。柳天石看见她这个样子,心下微感奇怪,暗想:「只是脱衣服而已, 何来惊喜可言?」

   丁如嫣轻轻挣开他的怀抱,回身向冉冉道:「冉儿,你过来服侍老爹宽衣。」 话后款款走向床榻,放下了床帐,瞬间己将自己藏在帐子后。

   冉冉来到柳天石跟前,向他道:「冉冉为老爹宽衣!」接着动起手来。
   柳天石乐得轻松自在,站在床榻前,任由冉冉褪去身上的衣服,直脱得精光 溜溜,身无寸物。柳天石毕竟是练武之人,虽年已中旬,依然体格强壮,精力充 沛,全身上下,浑无半点衰颓之象。

   冉冉看见眼前这根挺直的怒龙,心头不禁劈劈跳个不住,她往日与柳天石脱 衣,从没见过它如此金刚怒目,今天竟然硬挺挺的竖起七八寸长,筋盘张目,甚 是吓人。

   冉冉凝望半晌,忍不住伸出纤纤玉手,握紧龙杆,发觉手上之物硬烫非常, 不禁想起前时被它肏弄的情景,无怪自己每次和柳天石交欢,都是如此舒服受用。 心里暗想:「瞧来少夫人对它这般耽湎着迷,确实是大有道理!」

   柳天石见她怔怔盯住自己的肉棒,心下暗地里一笑,说道:「给我舔吃一会, 弄硬一些好办事。」

   「是,老爷!」冉冉早就被它惹得情欲横生,牝内淫汁大冒,巴不得将它全 塞入口中,大肆品味一番,现听见柳天石的说话,如何再忍得住,立即手口并用, 先用手心裹住子孙袋,再用右手把住阳具,凑头便吃 .柳天石顿时遍身爽利,低 头看着冉冉那张俏丽的脸蛋,心想:「这个丫头确实让人喜爱,若论到身才美貌, 实在不亚于嫣儿,但说到淫情浪态,我家嫣儿就无法和她相比了!」

   吃了半盏茶功夫,冉冉才吐出龟头,抬起螓首,痴痴的瞧着男人道:「老爷, 冉冉真的吃不下了,人家已经颚酸口软,不能再舔了,况且少夫人还等着老爷呢。」
   柳天石听见,看一看床榻,点头道:「嗯!冉儿你去把帐子掀起来,老爷倒 要看看她弄什么玄虚。」

   便当帐子掀起那一刹间,二人蓦地呆住了,只见丁如嫣全身一丝不挂,暖玉 横陈的仰卧在床榻上,一对修长优美的大腿,正往两旁大大的架开,把整个丘壑 怡人的宝屄搁在床边,兀自润光闪闪的向住二人,摆出一副等着男人插进来的姿 态。

   柳天石和她交合亲热,至今已数不清有多少次,却不曾看过丁如嫣这般放浪 形骸,竟会主动做出这样淫荡大胆的姿势,不由睁大眼睛,呆瞪观觑,一时看得 唇乾舌燥,欲焰飞腾,真想立即走上前去,将她就地正法。

   「爹,喜欢嫣儿这……这样诱惑你吗?」说话之时,丁如嫣已羞得满脸通红, 便连话声都显得极不自然 .柳天石一笑:「爹又怎会不喜欢,只是还不够十全十 美,要是能张开牝户给我瞧清楚,那就更好了!」

   「是……是这样么?」丁如嫣的双手徐徐往下移,手指慢腾腾的扯开两片花 瓣,露出一团红殷殷的蛤肉,煞是淫艳诱人!

   「好一个粉嫩冶丽的小屄儿,漂亮极了!」接着与冉冉道:「你去为少夫人 舔一会,老爷倒要慢慢欣赏一番。」

   「是!」冉冉微微一笑,应了一声,人已跪到床边,埋首到丁如嫣胯间。
   「不……人家只想让爹弄、让爹舔,不要冉儿……啊!坏冉儿……人家不要……」一话未毕,阴户已被冉冉的小嘴噙住,还不时使出手段,挑逗那枚娇柔的 蓓蕾。丁如嫣给她连番播弄,霎时按忍不住,大股玉液倏地从深处涌出,尽数给 冉冉吃去。

   「老爷,少夫人好厉害呀,里面竟然不停喷水呢……」冉冉说话一完,又再 埋头苦干。

   丁如嫣那能抵挡得住,只觉浑身皆酥,腿心不停抽搐颤动,狂打摆子:「不 行了,冉儿快停一停,人家……实在挨不过……啊!这……这回嫣儿真要仙去了, 确实受……受不住了……」

   柳天石在旁瞧得兴动莫名,向冉冉道:「冉儿,暂且起来,你先脱去身上的 衣衫,再过来服待。」冉冉应声站起,让过一旁。但见柳天石手持巨龙,着紧撸 动几下,说道:「嫣儿,想要爹进去吗?」

   「嫣儿想要……求求爹快插进来,用力干你的媳妇儿……」一话甫落,忽觉 阳具撑开了阴户,猛地顺水而入,一下子已抵到最深处!丁如嫣美快难当,不禁 叫出声来:「啊!好胀,给爹……撑满了……」

   柳天石站在床边,双手扳开丁如嫣双腿,下身大肆抽戳:「舒服吗?」
   「舒服!」丁如嫣眼含泪光,香肌乱战,早已美得眼饧魂荡:「爹,嫣儿… …好,好难受……」咬着一只小手,口里不住呜呜娇啼!

   「哪里难受?」柳天石如饥似渴,运起肉棒不停抽送,下下尽根,只寻着美 人的花心。

   丁如嫣只觉牝内酥麻异样,着实好不难过:「爹那根东西实在太粗……也太 长了,胀得里面好……好难受!嫣儿是你亲……亲的媳妇儿,若给爹捣碎了,看 你……看你怎和儿子交代……」说话甫落,又挨了几下重戳,娇嫩的花心登时大 开,淫水止不住的往外狂涌!

   柳天石看见她那妩媚的样子,心中火烧火燎,笑道:「这个你倒放心,爹自 有分寸!」腰肢正想发力,忽觉身子已被一团娇嫩包裹住,正是那个俏丫头冉冉, 从后将他拥抱住。

   「老爷,你就怜惜一下少夫人吧,这般粗长肥硕的大肉棒,又有多少个女人 承受得起呢……」只见冉冉一对小手绕到前面来,握住男人的棒根,随听得「波」 的一声轻响,竟然将阳具拔了出来。

   柳天石被一对乳房牢牢挤在背上,确是受用非常,但他却没料到,冉冉竟会 如此大胆,一声不响拔出自己的肉棒,忍不住问道:「你是否在旁瞧得眼热,想 要代替我家媳妇儿?」

   冉冉握紧手中的阳具,着力往来撸动,轻声道:「冉冉可不敢,人家见着少 夫人实在挨不过,有点儿心痛罢了。」边说,边将个龟头抵住丁如嫣的阴户,不 停挤擦磨蹭,凑头到柳天石耳边道:「冉儿包管少夫人会来恳求老爷,又要老爷 好好疼爱她呢。」

   莫看冉冉年纪不大,今年才满十七岁,但人儿却精灵得紧。柳袁庄内,冉冉 对上对下无不安老怀少,甚是得人欢心。便是柳天石父子,对她也是另眼相待。 只因她长得绮年玉貌,天生一副美人胎子,少不得招蜂引蝶,做出不少风流事! 两年之前,冉冉给柳青破了身子,接着又与柳天石时常淫戏,她在不知不觉间, 骨子里就种下一股淫媚之气,从此再也少不了男人!

   丁如嫣如何受得这样的折磨,膣内那股强烈的空虚,便已令她憋得死去活来, 此刻再被龟头连番播弄,简直痒到骨髓去,岂能再忍耐得住,只好哀声求道: 「爹,不要……不要这般折磨嫣儿好吗,求你行行好,快些给嫣儿吧……」
   冉冉笑道:「少夫人不妨说些好听的话儿,只要让老爷听得开怀动兴,自会 满足少夫人的愿望!老爷,冉儿说得可对吗?」

   柳天石却不言语,只是点头一笑,大有嘉奖冉冉之意。

   丁如嫣当然明白冉冉的意思,嗔道:「你这个丫头合爹一起欺负人家,小心 我撕了你这张嘴皮子!」

   冉冉听见,伸一伸舌头。她和丁如嫣平素亲如姐妹,彼此都是耍惯的,冉冉 又怎会去怕她,当下与柳天石道:「老爷,少夫人向来脸嫩,这等淫言浪语,我 瞧她是不肯说的了!」一话刚讫,只见冉冉握紧手上的阳具,将个龟头往丁如嫣 的阴户塞进去,只是点到即止,旋即又拔了出来,如此来回十多次,已弄得丁如 嫣连声叫苦,膣里犹如群蚁奔窜,痒不可当。

   「啊!嫣儿快要……要给你二人弄死了!爹,媳妇儿实在挨不住了,想要你……要你下面这根大屌,求爹狠狠插嫣儿吧……」

   柳天石一笑:「冉儿,到现在你仍不想放过少夫人吗?」

   冉冉摇了摇头,「吱」的一声细响,仍是只弄进一个龟头,依然不肯再进一 分,在柳天石耳边道:「冉儿想看着老爷射精,看着老爷把精液射进少夫人牝户 里,给老爷添多个孩子,你说可好?」说着握紧肉棒,着力撸动起来。

   柳天石自从和她们好上后,确保万全,便为二人开了一服避孕之方,更知二 人都有定期服药的习惯,只要她们不愿意,谁也无法令她们怀孕,便是一个不好, 真的坏上了孩子,以柳天石目前的功力,想要拿掉胎儿,对他来说,简直是易如 反掌。但话虽如此,刻下耳里听着这等逆道乱常的言语,确也教人感到兴奋!
   「你这个丫头,竟敢在老爷面前瞎七瞎八,混嚼舌根!」柳天石一把将冉冉 拖到身旁,伸手搂住她纤腰:「好个没上没下的丫头,看来若不对你略施薄惩, 你是不会害怕的了!」柳天石嘴里说着,腰板突然用力一送,整根巨龙直闯入丁 如嫣屄中。

   「啊!爹……」丁如嫣美得几乎要泄出来,连忙掩住小嘴,一任抽提。
   柳天石下身肏着美媳妇,手里握住冉冉一只乳房,问道:「你想老爷怎样惩 罚你?自己说来看看。」

   冉冉偎在柳天石怀里,轻声撒娇道:「冉儿是下人,人家不敢说。」

   「我叫你说就说。」柳天石捻着一颗粉嫩的乳头,细细搓弄。冉冉给他拿着 敏感的要害,立时身酥骨软,几几站脚不住,若非柳天石搂住她腰肢,恐怕真会 软倒下来。

   「冉儿想……」冉冉颤着声音,徐徐道:「想和少夫人一样,卧在床榻上让……让老爷惩罚。」

   柳天石一笑:「你这个丫头年纪轻轻,竟如此渴望男人的肉屌,再过多几个 年头,那还了得!」

   冉冉红着脸儿,脆声道:「老爷不要取笑人家嘛,只是……只是老爷的东西 实在粗大,又长得这般硬硕,每每弄得冉儿好生舒服……」

   柳天石盯着她漂亮的脸孔,说道:「把舌头伸出来。」

   冉冉心中一喜,闭上眼睛吐出丁香。柳天石低头封住她小嘴,大肆汲取她腔 内约甜蜜。冉冉双手抱紧男人的身子,只将个雪躯往他身上挤,整个饱满的乳房, 全然压在男人的胸膛里。

   柳天石右手搂住冉冉,左手不停在她身上游走,下身依旧抽送如飞,着力狂 捣,直弄得美人魂不附体,浑身颠播不住,口里连连娇吟。

   过得片霎功夫,柳天石放开怀中的冉冉,着她躺在丁如嫣身旁,吩咐她摆出 和丁如嫣一样的姿势。

   冉冉自当明白他的意思,立即爬上床榻,匆匆倒卧在丁如嫣身旁,张腿展蕊, 单等男人来肏弄。

   柳天石奋力深插几下,弯下身躯,趴在媳妇儿身上。

   丁如嫣早已满脸痴迷,美目含光,止不住心中欲念,乍见柳天石就在眼前, 双手连忙圈上他脖子,喘声道:「爹,你的……棒儿好厉害,嫣儿快要美……美 死了……」

   柳天石瞧着身下的媳妇,见她眉梢含春,双瞳翦水,说不尽的风流媚致,不 由看得心头发热,埋头到她胸口,含住一颗娇嫩的乳头,腰下再加几分力,直捣 得「啪啪」见声,淫水乱飞。

   「啊!爹弄得……好深,嫣儿要不行了,想丢……丢给爹……」丁如嫣用力 按紧柳天石的脑袋,拱起上身,巴不得将整个乳房全塞入他口中。

   柳天石口里品尝着美乳,下身奋力抽戳,一口气便来了过百抽,丁如嫣终于 熬不过,见她连番几个痉挛,才喊得一声,已大泄而出,直丢得花容失色。柳天 石缓过一阵,慢慢抽出阳具,轻声道:「嫣儿你先歇息一会,爹回头再来疼你。」 说罢,一个挪移,已来到冉冉身前。

   冉冉看见柳天石站在床边,不住手撸着自己的肉棒,连忙伸手到腿心,扯开 湿淋淋的牝户:「老爷,冉儿快要煎不住了,好想要老爷的大棒……」

   柳天石笑道:「你这个小淫娃,今晚老爷就喂饱你!」话落,手持巨棒,先 将个龟头在门前蹭了片刻,才一棒入洞,直没至底。

   一股强烈的美意,直向冉冉扑来:「嗯!它……它好粗呢……里面都被撑满 了……」

   柳天石正要发动攻势,忽地耳朵里传来一个女声:「好一个乱穿靴子的大侠……」来声未歇,柳天石已抽出阳具,随手捡起一件衣服裹住下身,接着右手一 挥,「噗」一声,窗户已被掌风震开,身形一晃,柳天石已跃窗而去。

   冉冉呆登登的卧在床上,只觉膣腔猛然一空,还不知是什么一回事,待得她 回过神来,柳天石已经不知所踪。

   柳天石果然是顶尖高手,晃眼间已在数丈之外。刚才那个声音,显然是传音 入秘的上乘功夫,若非身具深厚功力,决计难以施展出来。柳天石并非害怕那人 的武功,而是给那人知道自己和媳妇的丑事,这才是他最担心的事!一但给此人 向外宣扬出去,自己如何再在江湖上走动!

   此时夜深入静,四下渺无声息,一路只有蟋蟀虫叫声,眼里月明如水,照得 地上清亮一片。柳天石翻过庄前的高墙,隐隐看见十丈之外白影一晃,当下也不 思索,使开向以为傲的独门轻功,直追了过去。

   柳天石边追边想:「这个人好生自负,三更半夜,仍敢身穿白衣夤夜闯庄! 听她刚才那句说话,明着是一个女子,况且声如银铃,年纪似乎并不大,在当今 武林上,有这样功力的年轻女子,相信不会超过十人。」

   二人一前一后,但始终保持着十丈距离。柳天石越是追赶,心下越发惊讶, 暗忖:「以我现在这身功力,竟然无法追近她,难道她是鬼魅妖精不成!若然不 是,江湖上何时出了一个如此厉害的女子?」

   片刻功夫,柳天石已追到江边,而那个白影同时消失无踪。

   柳天石站在一块大岩石上,皱起双眉,凝眼看着江中一艘高大楼船,只见船 长十丈,吃水极深,船头雕有一只凤凰,凤尾沿着船边向后展延,一直伸延到楼 船中间。再看前桅的船帆上,同样绣了一个凤凰图腾,银光闪闪,异常夺目。
   在这月白清风的晚上,船上却是灯火通明,亮丽的灯光从窗户透射而出,映 得江面闪然生辉。

   柳天石知道,那个白衣人必定在这艘大船上,沉吟半晌,心知那人引诱自己 来到这里,内里肯定有什么目的,纵使自己不上船,这个人亦不会就此罢手!一 念至此,柳天石自知已再无选择,当下运起上乘轻功,迳往江心飞去,双足在水 面连环点了两下,人已落在楼船的甲板上。

   但见船上空无一人,除了江水的拍打声,再没有任何声息。柳天石环眼四周, 看见甲板擦得油光亮滑,显然屡经磨拭所致。

   柳天石刚刚踏出一步,正想四处打探之际,忽听得「吱」一声细响,船楼的 木门突然打开,亮堂堂的灯光从门口射将出来,接着两名少女徐步走出,都是身 穿水色短襦长裙。柳天石抬眼看看二人的样貌,微微吃了一惊,亦不由暗赞一声: 「好一对标致的人儿!」

   见二人年龄不大,只有十八九岁年纪,却长得眉横丹凤,脸似樱桃!看那胸 衣外面,只披了一件薄如蝉翼的幂蓠,隐约可见两条雪白的粉臂。而胸前一对丰 满的乳房,被衣服束起一道深深的乳沟,露出好大一片滑腻的乳球,当真是「粉 胸半掩凝睛雪,醉眼斜回小样刀。」

   便在柳天石一怔间,两名少女同时向他裣衽一礼,其中一人道:「柳庄主大 驾光临,请内进用茶。」

   柳天石见她们恭俭有礼,也不好贸然发作,便向二女点了点头,随着她们走 进船舱。

   两名少女招呼柳天石就坐,并送上香茗。

   柳天石手捧茶盅,打量着四周陈设,看见都是高贵之物,俨如官家女眷的画 舫。坐不多久,隐隐传来细碎的脚步声,骤见四名身穿水色衣衫的少女鱼贯而入, 只见个个年轻貌美,华容婀娜,都是仙女般的人物。

   看见四名少女分别站在两旁,垂手而立,紧接而来,却是一名白衣女子,见 她袅袅娜娜徐步走了进来,柳天石抬首凝眼一看,登时被她惊为天人的美貌吸引 住,再也无法移开自己的眼睛!

[ 本帖最后由 菊花好养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fangganongss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