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我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孩】(06)【作者:siondou】
【我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孩】(06)【作者:siondou】
字数:1541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6)美好周末之意外连连(上)

  一个美好的周末开始啦!经过了一周学业与课业的忙碌之后,我和源回到了我们温馨的小窝,两人甜甜蜜蜜的准备了一个下午,然后一起美美地吃了一顿晚饭,在学校里压制了一个星期后,在我们的大床上我们尽情的释放着自己内心最原始的欲望,疯狂放纵了一整夜。

  「啊……源……我不行了……啊……放过我把……浑身都没力气了……」
  「老公……不要……不要摆那么……嗯……那么羞人的姿势……」

  「臭家夥……为什么要用这种东西绑住我……小清什么都看不见了……这样子……啊……好像……好像被强暴呀……唔……」

  「才……才没有呢……喔喔……才不喜欢呢……下面……才没有反应呢……」
  「小清错了……小清错了……嗯……小清不该撒谎……啊……老公……只要是老公的……嗯嗯……小清都喜欢……老公想怎么弄小清……都行……」

  房间里的燕语莺啼一直持续到大半夜,才渐渐风平浪静。

  「叽——叽——」

  清晨,窗外的小鸟开始叽叽喳喳地争吵,一抹朦胧的亮色也穿过窗帘之间的缝隙,照射在床边被脱下后,随手丢弃的衣服上。

  「咦——唔——」

  一个美丽的女孩慵懒地伸展着腰肢,用手揉着惺忪的睡眼,脸上的高潮过后的潮红还没有完全褪尽,无限美好的上身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挺拔的峰峦上那两抹粉红在微微颤动着,让男人们都不能控制的想征服它,占有它,含住它,先使劲玩弄,但又不敢多施加力气,唯恐这洁白的娇乳和粉嫩的蓓蕾有所损伤。
  「源~大懒虫——该起床啦~」

  我使劲摇了摇还在呼呼大睡的源。

  「唔……才7点,难得的周末,让我多睡一会……」

  源翻了个身,又想继续睡过去。

  「让你昨晚……那么……那么坏……哼……那样来来回回的捉弄我,我求饶了好多次,你都没有饶过我……现在起不来了吧?哼!活该!」

  我得意地捏着他的鼻子,感觉找回了一些主动权。

  源都没有睁开眼,「对自己老婆,怎么能算是欺负……让我再睡一会,待会轮到你你欺负我,嘿嘿。」

  我也爱怜看着眼前的男友,就让他再睡一会吧。

  我起身,寻找着自己的内衣内裤,想去厨房为我心爱的男友做一顿丰盛的早餐。

  「老婆,别找啦,昨晚你已经答应我了,今天在家不能穿衣服的……」
  源突然睁开了睡眼,懒懒地对我说到。

  「这,这怎么能算呢……你这个臭家夥……爱爱的时候竟然威胁我……我说过什么了?答应过什么了?不记得了耶——」

  我故技重施,眨着自己无辜的大眼睛,可怜楚楚的看着他。

  「哦——不记得了呀?那好吧,我来提醒我那健忘的小清吧,昨晚有个女孩子说:」老公……老公……快进来……就差一点……啊……就差一点点了……老公,别再折磨小清了好吗……好的……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你快进来,我要……『唔……「

  我瞬间羞红了双颊,急忙用手捂住源的嘴,不敢让他再说下去。

  「好啦好啦,我答应你啦,可是你可不许再说了哦……不然我可要生气了。我去厨房做早餐啦。」

  咦?厨房?我瞬间想到了解决的办法,嘿嘿,你这个臭家夥,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哈哈哈。

  想到这,我心里有些许得意,全然不顾自己浑身一丝不挂,哼着小曲,蹦蹦跳跳的一路小跑,先到客厅把落地窗的窗帘拉上,以防远处有有人看到,虽然我们对面的楼离我们的距离较远,肉眼应该看不到什么,但是小心一些总是好的嘛,然后我就进入了厨房。

  「嗯,不错,虽然还是很害羞,但也总比什么都不穿的好。」

  我照着镜子,身上穿上了我做饭时专用的挂在脖子上粉色底的白色斑点围裙。
  但围裙是上小下大的,围裙的上部刚刚好可以盖住我粉色的蓓蕾、遮住的的一半娇乳,左右娇乳靠近两只手臂的那一半,只能漏在外边。

  在系上了腰上的带子后,下身的前部直至膝盖,后部也可以刚刚好包住外侧的屁屁,那山峰之间的深沟也只能暴露在空气中。

  「这也是没用办法的办法,好歹该遮住了那几个羞人的地方了,围裙也不算衣服吧,哈哈,我真是太聪明啦——」

  我就开始哼着小曲,开开心心地做着三明治。

  早餐完成后,我端进卧室中,源看到我那一副女仆的打扮,眼睛差点都直了。
  「啧啧,你这个小妖精,还真会鉆空子呀,好吧,看在你辛苦做早餐的份上,就原谅你了吧」

  「哈哈,什么叫做转空子,那我刚刚要是被热油溅到皮肤,你不心疼呀?」
  我就这么可怜巴巴地望着源。

  「心疼心疼,我的老婆做的对,都怪我~ 」

  源一把抱住了我,大脸隔着围裙薄薄的布料蹭着我的胸,让我有些吃不消,还好,他昨晚实在是太累了,和我打闹了一会,三口两口的吃完了早餐,又开始睡眼朦胧了。

  「老婆,我还想再睡一会儿——」

  源躺下后,轻轻抚摸着我漏在外面的屁屁。

  「好吧,你这懒虫,让你昨晚太兴奋」

  我低下头轻吻了他的额头,收拾好餐具,也将满地的东西收拾起来,整理好,走出了卧室,顺手关上了卧室的门……刚刚把碗洗完,我看到室外刮风有些大,就赶紧跑到阳台去,想把昨天刚洗的得一件裙子收进来,那是源送给我的第一个礼物。

  我风风火火地跑到了阳台,看到那见裙子已经摇摇欲坠了,我连忙伸手一抓,没想到还是扑了个空,只见那件裙子从防盗网之前的空隙掉了出去,万幸的是没有卡在楼下的树上,而是掉入了楼之后的绿化带的角落草地!

  「完了完了,我得赶紧下去,不然这么大的风,一会都不知道被刮到哪去了,这是源送给我的第一件礼物,我可不想弄丢!」

  我的心里万分焦急,立刻跑到客厅,打开家门,就要沖到楼下去。

  但我的身子已经完全踏出门外,刚刚准备把门关上时,突然想到自己是真么一身打扮,而且又没有拿钥匙,就这么冒冒失失的出门,被人看见恐怕也没脸在这里住了。

  「呼,还好本小姐反应快——」

  想到这,我抓着门把手的那只小手手心瞬间都是汗,我把手手了回来,在围裙上擦了擦,长籲一口气。

  「真是万幸——」

  「砰」

  一声响声之后,门被风给关上了!呃……我瞬间石化,这……还可以更倒黴吗?还好,有门铃,门铃的喇叭我们安在了客厅和卧室,因为这个房子隔音设计很好,平时我们在卧室的时候,一关上门,屋外的吵闹被会完全被完全隔离,所以为了防止我们在卧室时听不到有人敲门,我们特地布置了门铃的两处响声的。
  我稍稍平复了心情,按了门铃。

  「咦,没反应?」

  我手里加大了力气,但门铃还是丝毫没有反应。

  「好像……源昨天才说过,门铃的电池没有电了,今天要去买的……」
  果然……人,真的可以更倒黴……

  「源!源!开门!开门呀!」

  我开始感觉到惊慌了,用力地拍着门,大声的喊着。

  「源!快醒醒!开门呀!」

  我拍得手都痛了,但屋子里没有任何的响动。

  「完了,难道要在这等源睡醒?但是我们住的可是4楼,又是在楼梯口附近,从昨天起整栋楼的电梯都在因为使用年限到期了正在更换,楼上的人们上下只能走楼梯,被人看到的话……」

  没办法了,事到如今只能自己想办法了,我想起一楼的楼梯口每家都有一个带着密码锁的收件箱,因为我平时比较马虎,常常会忘了带钥匙出门,而源又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在我身边,於是我们把一把备用的钥匙贴在了箱子内部的顶端,这个事情只有我和源知道,这把钥匙已经帮了我很多次的忙了。

  「嗯,早去早回,现在还挺早的,应该不会有什么人的。」

  我小心翼翼地开始下楼,在每一个楼层的楼梯口处都要探头探脑的观察好一会,确定没人之后才敢下楼。

  下楼梯时,没有依靠的娇乳就这上下摆动,敏感的乳尖与围裙的布料在不断摩擦着,在配合我因为围裙下一丝不挂,一半的屁屁和乳房都漏在外面,生怕被别人碰到的不安与害羞,我乳尖慢慢充血变硬了,如果现在有人与我正面相对,一定可以看到我胸前的激凸的。

  时间不等人,我不敢再这么慢慢地下楼了,一手捂住胸前,飞快地向一楼跑去……可能是因为早上的缘故,一路上都没有碰到什么人,我红着脸,颤抖的小手扭开了密码锁,摸到了钥匙,终於拿到钥匙了,我关好箱子,转身就想往家里跑。

  「最多,最多再有1分钟,这个羞人的暴露就要结束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我听到楼道了传来了脚步声和说笑声,应该是楼里的那些老人出来晨练了,而且听这个响动,人还不少,我就这么跑上去的话,不仅会迎面撞上,大家都是邻居,擡头不见低头见的,这……真的被一群邻居看见,还不如死了算了……

  「怎么办……怎么办……」随着脚步声的临近,我已经急的开始跺脚了
  慌乱之中,我瞟了一眼楼外,一辆小型的货车正停在楼下大门前,但是司机不知道去哪儿了。

  我认出来了,那个货车是我们这栋楼一楼李叔的,他是一个比较矮小憨厚老实的汉子,平时邻里之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时候,他总会义务的帮忙,李叔靠跑运输谋生,但是他的妻女都在外地,一年到头也团聚不了几次,所以他这几天正在用自己的货车搬家,想搬到妻女所在的城市,一家人团圆。

  「嗯,李叔的货车在这,楼后面裙子掉落的草地的正对着李叔阳台的,李叔搬家应该不会去阳台那边,而楼上的住户,有树的遮挡,能看到草地的楼层也不多,这么大早上,估计也没谁在阳台上吧,只能试一试了,我去找到我的连衣裙,穿上它,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回家了。」

  越来越迫近的老人们在再容不得我犹豫,只能这样子了,我一咬牙,我扫了一眼,楼道外没人,就立刻沖出了楼道……「在哪儿呢?在哪儿呢?刚刚我明明看见掉到这里啦,怎么才一会就找不到了呢?」

  我焦急地四下寻找,我擡头看了看楼上的阳台,还好,这个点没人在,但是,再这么拖下去,谁知道什么时候那一层高楼的住户会在什么地方看到我看到我呢。
  「老天保佑,周末大家都在睡懒觉……保佑大家没事不要看着这片草地……保佑我快点找到我的裙子……」

  天!怎么会在那!我的纯白的连衣裙掉到草地后又被风吹到了墙角的小水沟里,只能希望它还不是很脏,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多耗一秒钟,我就多一分被暴露的风险。

  水沟较深,我只能双膝跪地,手拼命的往下伸,胸部已经贴近草地了,才堪堪抓住衣服。

  但令我心灰意冷的是,那白色的连衣裙绝大部分早已汙浊不堪,不经过仔仔细细地清是很脏了,没有认真的清洗根本不能在穿了。

  「小清,你在干嘛呢?」

  熟悉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

  我根本没有想到身后竟然会有人,我刚刚的姿势,从身后看,屁屁和小穴肯定被暴露得一览无余了!被吓得差点要跳了起来,一只手下意识地挡在了胸前,猛地回头一看,原来是李叔,他手里还有一小节烟头。

  「没,没干什么呀……我的裙子从阳台掉了下来,我下来捡……呃,李叔,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呀,你还没有搬完家呀?」

  我想起来刚刚我翘着屁屁捡裙子时,如果那个时候李叔在的话……我的小穴他不是可以从背后看得一清二楚吗……我,我还有什么脸见人……於是我只好试探着扯开话题。

  「还有一点私人物品,刚刚全都搬完了,但是毕竟在这住了好些年,这么搬走有些舍不得,就在家里抽支烟,最后再好好看看这栋老楼……」

  因为我的小区的楼是较早的时候建的,所以一楼的住户都会在楼后阳台的栏桿上再开一个门,方面平时出入。

  「李叔一直在家里,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来的,那刚刚我岂不是……」
  李叔一大口吸完了最后一截香烟,白色的烟气在口鼻萦绕,然后把烟头丢在了地上,用脚踩了踩。

  「你这个丫头,真是粗心,先跟我进来家里吧。」

  李叔蹬蹬两步进入了家中。

  我没有敢立刻跟着李叔,而是先偷偷溜到楼角边,伸头看了看外头的场地一眼,心瞬间就往下沈了,刚刚我只顾着找裙子和捞裙子了,就这么几分钟的功夫,晨练的老人在楼外边的空地集中着,看来要统一去哪里活动,一些去超市与市场买菜与归来的人,也开始在小区里进进出出……

  没办法,我回过身,把乌黑的裙子放在了防盗网上,赶紧硬着头皮跟着李叔「蹬蹬蹬」 地进入了李他的家里。

  李叔的家里已经基本搬空了,整个家里空荡荡的,他把我领进了房间里,房间里也几乎被搬空了,只有一个老式的的藤椅,上面放着一个小袋子,看起来是装衣服之类的小东西。

  我不知道李叔想要干嘛,我与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警惕地看着他,没有敢和他说活。

  李叔突然转过身,脱下他自己黑色的T恤,我吓了一跳,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有点恐惧地看着他:「李叔……你这是干嘛呀……」

  李叔回过身,看到我那副惧怕的样子,也被我吓了一跳,楞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哎,你这丫头,把我吓了一跳,你和我的女儿差不多的年纪,怕我干啥,我脱下衣服给你穿上呀,不然你这样子,怎么上楼回家呀。」

  「哦……哦……谢谢李叔……我……对不起……我误会你了……对不起对不起……」想不到是我误会李叔了,我有些不好意思了。

  「哈哈,你这丫头神经大条起来那么粗心,现在却知道害怕了。」

  李叔看到我的囧样调笑了一句,然后把衣服递了过来,「给,不嫌弃就好,以后可别那么粗心了。」

  哇!李叔真是雪中送炭呀!我高兴跳了起来。

  「谢谢李叔,谢谢李叔,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这可爱的丫头,好啦,我出去看看还有什么东西要收拾,你赶紧穿上吧。」
  李叔找了个借口,出了房间,好让我换上衣服。

  「李叔真是的好人……看来我误会他了」

  我把围裙先脱掉,然后穿上李叔的T恤,虽然有点淡淡的汗味,但是这是我穿过的最救命的衣服了,对我来说,说是救命之恩也不为过。

  「这……这……好像有点短……」

  穿上衣服,我把围裙重新系上,但是却发现因为李叔的身材比较矮小,比我还矮上一点点,所以他的衣服虽然很宽松,但是却是比较短,还不怎么能盖到我的屁屁。

  「李叔……你还有什么衣服或者裤子吗?」

  李叔重新进来房间里,看到我的样子,看了看自己下身的短裤,无奈地叹了口气,「没有了,东西都搬完了,等会可能会有人来找我,我光着上衣还没问题,但是裤子……」

  「我,我知道……我已经很感激李叔了……可是李叔……你真的也没办法了吗……」

  我都快要急哭了,好不容易抓到了救命的稻草,刚刚燃起的希望有变为了失望。

  「唉……那个椅子上的袋子了有一条丝袜,是新的,没人穿过,不是舍不得给你,而是……也罢,那你就自己看看穿不穿吧……」

  李叔指了指藤椅上的那个袋子,眼神有些奇怪。

  「谢谢李叔!谢谢!有丝袜那也很棒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
  我高兴地去翻着袋子,李叔则转过身去,等我换上。

  我掏出丝袜,的确是全新的黑丝,咦,这个丝袜的牌子是一个奢侈品的牌子,好贵的,之前我在网上买衣服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过,估计要2000到3000人民币左右,这个丝袜的质量和做工却是是不错,据说非常透气,不会被勾坏,也可以随心剪,剪出自己喜欢的图案而不影响丝袜整体的质量。

  但对於丝袜来说,还是贵到可怕,当时我就和源开玩笑说,这个丝袜估计使用金丝和银丝来做成的,不然怎么可能卖那么贵。

  为什么李叔会有这个牌子的丝袜,李叔的妻女在外地,也是常年一个人住的呀,而且丝袜的商标什么的都还在,不像是被穿过的样子。

  算了不管那么多了,既然那么贵重,那我就先暂时穿上,等会到家里换好衣服了再拿来还给李叔吧,现在先别想那么多了。

  看到李叔转过身去,我赶紧穿上丝袜,就在我已经穿了一条腿之后,我突然明白刚刚李叔为什么会犹豫和有那么奇怪的眼神了,因为丝袜的裆部,已经被人为的剪出来了,应该是李叔自己剪得开裆丝袜!虽然剪得很好,但是仔细看还是看得出人为痕迹的。

  「这……这我还是要不要穿呢……好像穿和不穿差别也不大……」

  我就这么擡着一条腿,在那里楞楞地想着。

  「李叔!你在家吗?」

  客厅外的大门口突然穿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唔」

  我的心已经,本来就是靠一条腿支撑的身体不稳,瞬间就是一个踉跄,脚踝一崴,眼看就要摔倒在地上。

  脚上的一阵剧痛就让原本做贼心虚的我疼得就要叫出声来。

  李叔听到门外的这个声音,也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转过身来,看到我崴脚要摔的样子,赶紧过来,一手扶住了我,一手捂住了我的小嘴,制止住了我的声音。
  低声对我说到:「你不要动,不要出声,我出去看看。」

  我乖巧的点了点头,这个时候,也只能希望自己的运气不要真的那么差了。
  不然,自己的这个样子,要怎么解释才清楚……李叔深吸了一口气,把门房间门掩上,光着上身快速走了出去。

  「哦,是小源呀,叔叔刚刚在房间里差点就要睡着啦,怎么,来找李叔有什么事吗?」

  「哈哈,李叔,我刚刚看到你的车停在外面,你家的大门又没关上,就过来看看你搬家搬得怎么样了,要不要我过来帮忙。」

  「谢谢你的关心啦,你看,房子里没什么东西啦,我过一会可能就要走了,怎么,这么好的周末,一大早不睡懒觉你这身衣服要去打篮球?」

  「唉,本来是想要睡觉的,但是几个朋友打比赛,缺人,就打电话过了让我去凑人数了,对了,刚刚李叔有看到小清吗?一大早的,不知道她跑哪里去了。」
  听到源提起我,我的心里一紧,上天保佑呀,千万别让源看到我现在的样子……

  「年轻人嘛,就要多运动才对。刚刚我有看到小清出去了,好像是我们小区要弄什么民意调查,刚刚好拉她过去了。应该很快就会回来。」

  「这样呀,那如果你看到她,就说我出去打球啦,估计得几个小时,打电话也可能不能及时接。好啦,那我走啦,李叔一路顺风呀。」

  「嗯嗯,好的,谢谢你啦,小源,快去吧。」

  呼——感觉到源走了,我长出了一口气,好险……安心下来之后,我赶紧把丝袜穿好,有得穿总比光着好吧……我才开始隐隐感觉到左脚脚踝开始疼痛,估计是刚刚惊慌之中扭到了。

  李叔进来,看到我捂着脚踝,眉头紧锁的模样,问我:「怎么了刚刚扭到脚了?」

  「嗯……李叔,那……那这样我上楼肯定很慢,那还这么回家呀……」
  我泪眼汪汪地看着李叔。

  「那我背你,呃不行,那我抱你上去吧,快一些。」

  李叔想到我以我现在的服饰,加上开了裆的丝袜,如果我是被背着的话肯定春光大泄的,赶紧改了口。

  「嗯,谢谢李叔了……真的麻烦你了……我……我……」

  「好啦,先安全回到家再说吧。」

  「等等,还得麻烦李叔记得带上刚刚我放在阳台的裙子……」

  「嗯,好的,你等会。」

  李叔走到了阳台,用袋子装上了脏兮兮的裙子,然后到楼梯口处,观察了一会,确定这个时间段基本安全之后,赶紧回到房间,一把把我抱起。

  李叔虽然身材不高大,但是浑身还是结实有力气,抱起我后,他整理了一下我的围裙,最大限度地遮住了我漏出的部分,看好的时机,一路小跑,把我送上了楼。

  万幸,一路上来没有再碰到什么人。

  「哢嚓」

  我把门打开,李叔把我抱进了家里,顺手把门轻轻地关上,然后把我放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谑……今天的危机总算度过了。

  「谢谢李叔,今天要是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这小丫头,那我问你,你为什么没有穿衣服就出来了?」

  我楞了一下,红着脸地下了头,不敢看着李叔:「我……我出门太急了……忘了……」

  「那你平时在家都是不穿衣服的吗?」

  什么呀!为什么李叔要问这种羞人的隐私呀,但是我知道现在能决定自己的命运的衣服就掌握在李叔的手里,只得老老实实地回答他:「平时……平时都是有穿的……就是今天,今天源不让我……穿……」

  讲到最后,我自己都快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了。

  「小清呀,你们小两个可能比较开放一些,可是李叔也知道,你是脸皮比较薄的,你还是要註意点呀,像今天这样,如果被别人的看见了,都不知道你们该怎么收场了。」

  「好的……李叔……今天真的只是一个意外,我的裙子突然掉下去了,我太着急了才会这样的……谢谢李叔的救命之恩……」

  「好啦,没事就好了,你的脚没事吧?」

  「应该……应该没什么事吧……」

  我试着扭了扭脚,我的身体韧性是很好的,今天脚踝只是刚刚开始时有一些疼痛,现在已经没什么事了,应该不是真的扭到了。

  「来,我看看」

  李叔不由分说,跪在了地上,就捧起我的小脚,细细的看了起来。

  李叔轻轻地捧起我的左脚,一只手托着我的小腿中部,细细的端详着我的脚踝,另一只大手则是温柔地帮我按摩着脚踝。

  「看着好像没有什么大问题,还疼吗?」

  「现在,感觉不疼了。」

  我身体的韧性还是很好的,平时双脚也极少会被扭到,在经过了刚刚的疼痛之后,感觉已经和平时差不多了,没什么大问题。

  「你的小脚……好漂亮啊……啊,不是,我再帮你揉一会吧。」

  李叔的手握着我的脚踝,左右轻轻地扭着。

  「不,不用了,李叔……」

  我有些害羞,身体也有些异样,尝试着把脚给收回来,但是感觉到李叔手上的力气很足,并不想放开。

  「算啦。今天李叔也帮了我那么大的一个忙,我可能只是误会他啦。」
  我只好放弃了放弃了收回脚的想法,拉过在沙发上的一张小毯子,遮住自己的丝袜包不住的下身。

  「李叔应该只是想帮我看看脚而已,我不能再误会他了……」

  被男友以外的男人这样把玩着,抚摸着我的脚,感觉很是奇怪,有些羞耻,但李叔按摩得有是非常的舒服。

  我只好靠在沙发上,闭上眼,不敢看眼前的场景。

  李叔的左手已经不再单纯地托着我的小腿,而是轻轻地在我的小腿下部滑动着,从膝盖的腿弯处到脚踝,还不是得轻轻揉捏。

  他的右手已经从我的脚踝处更往下挪,大拇指捏着我脚底的足弓,另外四只手指放在我的脚背上,时轻时重地加着力气。

  「嗯……李叔按摩得手法……感觉好熟练呀……」

  那只手在脚背上停留了许久之后,来到了我的脚尖处,然后盈盈一握,捏住了我娇小玲珑的脚趾。

  「小清,你的脚好漂亮,大小也刚好合适,是有36码吧?平时小源应该很喜欢吧?」

  「是……是的……35码……李叔怎么一看就知道……源他……好像很喜欢……哦……李叔,不要……」

  李叔突然低下头,把我5根晶莹小巧的脚趾头隔着丝袜含进了嘴里。

  有一种突然的温热感和舒适感从我的脚尖传来,我睁开眼,低下头,看到李叔就这么玩弄着我的小脚,另一只脚也没能逃开他的大手,被他握在手里,反复地拿捏着,左脚的脚尖被他含进嘴里,有一种湿润的温热感,有些痒痒的,也有些麻麻的,我想把脚收回,想把身子挪开,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提不起一丝力气。

  我,我这是怎么了……

  「李叔……哦……不要了……快停下……好羞人……」

  李叔没有理我,仍在自顾自地玩弄着我的脚,嘴也轮流舔弄着我的脚尖,手在我黑丝包裹的小腿上温柔爱抚。

  嘴里不时地还在喃喃自语:「果然,这条丝袜是最配小清美腿的了,好柔滑,把小清完美的腿型勾勒得很清楚……」

  迷迷糊糊中我也没能完全听清李叔说得话,趁李叔把我的脚捧起,手上的劲不是那么足的时候,终於把腿收了回来,盘坐在沙发上,脸颊通红,双眸圆瞪地看着李叔,有些微恼,有些害羞。

  「呃……」

  李叔反应了过了,就这么跪在地上,有些惊慌失措,他的目光慌乱的闪着,有些心虚,不敢直视着我。

  「小清……刚刚李叔……我……」

  「好了,李叔,你该回去准备搬家了……今天谢谢你,你等我一会。」
  我起身,先是把弄脏了的裙子拿到卫生间去泡水然后回到客厅,看到李叔扔呆呆地跪在那里,心里突然有些於心不忍,因为今天他可以算是救了我,而且我们搬来的这两年以来他对我和源都是很关照的。

  我走到李叔的跟前,想把他拉起来。

  「李叔,你在这里等会,我去卧室把我的围裙还有你的衣服和……和丝袜换下,你就回家吧……」

  李叔突然一擡头,把我吓了一跳。

  「小清,这两年过来李叔对你和源怎么样?」

  「呃,很帮助,很照顾我们,刚刚我们搬过来的时候人生地不熟的,大部分的事都是李叔帮忙操持的……」

  「那,那今天李叔对你怎么样?」

  想到今天发生的情况,我的脸「蹭」

  的一下又红了,「今天,今天要是没有李叔的帮忙……我……我可能就要身败名裂,没脸见人了……」

  「好的,那李叔可以提一个回报吗?」

  「李叔……你……」

  「那我就敞开了说吧,李叔有点恋足癖,喜欢欣赏女人的脚,一直以来都在收藏着一些女性的丝袜,从你们搬进来的第一天起我就註意到你了,那时候起我才知道,之前我老婆,和我所看过的那些女人根本就不值一提,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特意为你买了这个黑丝,」

  李叔指了指我脚上的丝袜,「我曾经无数次的想象过你穿着双丝袜的场景,以为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但是今天可能是老天给我的机会,我也不敢把小清你怎么样,因为我也有家庭,我害怕坐牢。但是,小清,你,你可以穿上这双黑丝为我……为我……足交一次吗」

  李叔磕磕绊绊地讲完了话。

  我楞在了当初场,没想到李叔竟然会跟我提这个要求。

  「李叔,这……恐怕……我……」

  「你自己拿主意,过一会我就要走了,我们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在见面了……
  你不同意,我也不会强迫小清的。「

  看到李叔可怜巴巴的样子,我确实有点心软,可是他的要求,好像又有点过分……但是今天没有他,我估计很难收场,他算是我的救命恩人了……这,这该怎么办才好……

  「小清,李叔从来没向你提过什么要求,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你……你就当是可怜可怜李叔吧……今天没有李叔帮忙,现在你肯定更难过吧?」
  看到李叔泪眼汪汪的样子,我的心一软,今天没有李叔的帮忙,也真的不行,反正他就要走了,以后也不会有见面的尴尬了,只是用脚,应该也没有什么吧,罢了,就算是报答他了,因为今天如果碰到了别的男人遇到这种事,我的后果肯定会更严重的,在李叔家里时真么好的机会,他都没有任何过分的举动,现在看他的这个样子,让我觉得很亏欠他……

  「李叔,你……你真的不会进一步吗……」

  「当然了,当然了,我也不敢侵犯你的,不然你一旦报警,我肯定会家破人亡的」

  李叔看到我有答应的迹象,不由得大喜,「放心,李叔向你保证,最多碰你的腿,不会在碰你其他的部位。」

  说完,李叔环顾了四周,看到桌子上的水果篮中有一把水果刀,站起身来,走过去把它拿了过来,放到沙发上。

  「李叔,你……你这是干嘛?」

  「如果我有什么过分的行为,你随时可以正当防卫!」

  李叔日常的为人很好的,应该会信守承诺吧。

  看到李叔信誓旦旦的样子和举动,我最终还是妥协了。

  只是用脚而已,应该算不上出轨吧,对我也没有什么大的损失吧,反正他就要搬走了,就当报答他今天的救命之恩吧。

  「李叔,你……你保证不会说出去吗?」

  「当然了,哪怕我说了,以我这样的人,这种事又有谁会相信啊。」

  我闭上双眸,重新坐到了沙发上,用毯子挡住了自己的私处,以几乎微不可闻答应:「好吧,李叔,但是要快点……」

  「好,好,好,小清,你,你把腿伸过来!给我好好看看!」

  李叔激动得话都说不好了,整个脸因为兴奋而通红,嗓门也不自觉地大了几分。

  曲线婀娜的双腿,被合身黑色的丝袜完美地包裹着,明媚的阳光从落地窗照了进来,在明亮的房间里,柔和的光线洒在一双光滑柔嫩的长腿上,洁匀称光洁的双腿在黑丝的衬托下得更是精致无瑕!「这,这真是件完美的工艺品呀……」
  李叔的粗糙的手突然摸了过来,颤抖的手沿着我小腿的曲线,不敢用力,好像生怕把她打破一样。

  「大腿也是,没有多余的赘肉,配上专门给小清的丝袜,这个曲线,太棒了……小清,放心,李叔不会再往上移的。」

  他的手摸到了我的大腿上,我本能地想夹紧腿,李叔感觉到了我的抵抗,宽慰我。

  那……那就相信李叔吧……我整理了一下毯子,确定它把我的私处完全盖好后,微微把腿分开了些。

  李叔的手在我大腿上摸着,轻轻揉捏着,不时地往大腿内侧划去。

  「嗯……」

  我敏感的身体开始发生了变化,好像下身开始有了反应,当李叔碰到我大腿内侧的时候,我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抖了起来,有种想要叫出来的沖动,我只能咬紧牙,双手紧捏着毯子,看克制住这种感觉。

  「这……这种感觉有来了……我……我……我的身体为什么这么敏感……好讨厌……」

  万幸李叔完全沈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没有空擡头看着我的表现。

  双手颤抖着抚摩我纤细的小腿,隔着那薄而透明的丝袜,感到是那样的细腻光滑。

  李叔低下头,将嘴唇贴在我的了膝盖上,然后一路往下亲吻,一直吻到脚背上。

  薄薄的布料在我的腿上划出美丽的曲线,曲线的尽头是一双精致的美脚,白嫩小巧的脚趾头、纤细的脚掌,高高隆起的脚弓和脚踝形成了一个优美的弧线。
  那双脚上穿着趾尖透明的黑色丝袜,轻薄无比,透过丝袜看起来越发迷人。
  「哦……」

  李叔再度把我的脚尖含入看口中,这种被人欣赏和呵护的湿润感让我有些神魂颠倒……李叔手上的动作也没有丝毫的停滞,这双脚曾经让他神魂颠倒,如今就在自己口里,在自己的手中,而且还穿上了自己特地为她准备的丝袜,隔着丝袜滑顺的质感,感觉就像梦一般。

  舌头非常灵活的,在我的脚尖跳跃着。

  我的脚被舌头所刺激,感到有也痒,但又有些舒服,不知道是因为痒还是什么的,我口中不自觉地竟然有些微微的呻吟声。

  丝袜紧紧包住圆翘的臀部和修长细致的玉腿,比起全裸,还要跟摄人心魄,看我没有激烈地反抗,李叔的手继续大胆到在我的大腿内侧爱抚着,大腿内侧敏感的神经传来阵阵酥麻,养我有些难以克制,只能主动地摩擦着大腿,夹着那只大手,用来寻找丝丝的慰藉。

  看到我的反应似乎也在享受,李叔才放心地来回不停享受丝袜的质感。
  他的动作开始越来越大,他的手也开始有些不自觉地往我的小穴处移动过来。
  李叔的身体突然扑向前,一只手伸进我穿着的上衣里,将上衣完全掀起。
  另一只将我胸前的围裙往中间一扯。

  「噗」

  「噗」

  两个早已不安分的玉兔迫不及待地蹦了出来,有於惯性还有上下摆动。
  「啊……李叔你……别……哦……」

  感觉到粗糙的大手覆盖住了我的玉乳,不断在迫使它改变着最初的形状,在贪婪享受着它的滑嫩与弹力。

  「乳头已经这么硬了……小清,刚刚我从背后看到你那基本蜜桃的小穴,真的好漂亮……完美的奶子,乳头居然还是粉色的,唔……」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我根本就就没有反应的时间,身体本能微微向后躲了一下,但是这样却像是主动躺在了沙发上,更加方便李叔的动作了。

  在经过了一阵欣赏和揉捏之后,李叔再也忍不住,一口含住了我的一只娇乳,拼命往往嘴里吸着,仿佛要把整只都有塞进嘴里一样。

  「李叔……你……啊……嗯……」

  突然而来的快感让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小嘴,失声叫出声来。

  李叔没有管我,仍在自顾自的玩弄着我那高耸的双峰,把两个山峰聚拢到了一起,两粒坚硬的,充血的蓓蕾被湿热的大嘴同时含住。

  「嗯……李叔……不要……别弄了……你答应过我的……」

  我的身体顿时一阵酥麻,整个身子软软的,好像是骨头被抽掉了一样。
  「嗯……李叔……别弄了……赶快吧……不然不知道待会源什么时候就回来了……」

  感觉到我的身体开始有了一些异样的反应,我心里很是抗拒,可是身体却不是这样表现的,而且李叔的反应也开始有些疯狂,趁着大家都还有一丝理智,必须要赶紧结束这一切了,否则待会事情会一发不可收拾的。

  於是我掐了李叔一下,想制止他。

  「好讨厌自己呀……为什么……这么敏感……」

  「啊?嗯,嗯,好的,好的。」

  李叔好像如梦初醒一般,停下了嘴,擡起头,双手把我的双乳放开。

  从刚刚那个有些疯狂的状态中被拉了出来,他站了起来,后退了几步,的脸上有些慌张,有些害羞,也有些后怕,估计是他刚刚差点就真的失去理智了吧。
  「那……那李叔你赶紧把……把裤子脱了吧……我们开始吧……」

  把脚收回,盘坐在沙发上,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脸,支支吾吾的说到。

  「谢谢你呀……小清……你是一个善良的孩子……李叔不应该……我……」
  李叔想起自己刚刚的举动,有些后悔了。

  他突然有所动作了,拿起我身旁的水果刀,就往在自己的手上划去。

  「李叔不是想这样的,小清,我……」

  我一惊,急忙伸手拉住他的手,但他的手力气很足,我都差点要被扯飞出去,才堪堪止住了他的动作。

  看到李叔犹如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我的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被触动到一般,整理好的自己的上身,叹了口气:「好了。刚刚的事就过去了,开始吧,我答应李叔的,会做到,但这之后咱们两清了,谁也不欠谁的。」

  「好……好的……」

  李叔不敢看着我,站起身,把他的短裤和内裤一起脱掉,现在的他已经全身赤裸了。浓密的阴毛上,一根粗大的肉棒愤怒地挺立在空气中。

  哇……好粗……李叔的肉棒长度和我男友差不多,但是直径却大了好多,龟头也是大了一圈……真的好粗……李叔这么小的个子,怎么会……真不知道他的妻子怎么受得了的……我,我在想什么呀……为什么第一反应会是这个……李叔把裤子放到了一旁,全身就这么裸着,他用手挡住自己的裆部,有点尴尬,也有点害羞,就那么傻傻的站着。

  「李叔,你,你就躺在地上吧,我坐着,赶快开始吧……」

  两个人都有些害羞,我只能红着脸,打破眼前的局面,好让一切快点结束。
  「好的,好的。」

  得到了我的同意,李叔按照我的话与沙发平行,躺在了地上。

  我再次整理了自己的上身和盖住私处的毯子,确定一切没有问题之后,把心一横,并拢着脚开始伸出去。

  「李叔……我……我不太会……弄疼你你要说哦……」

  「没事的,我皮糙肉厚,小清只管按自己的来就好了。」

  我坐到沙发的外部,一双丝袜脚掌怯生生的伸出去,找到他的下体,轻轻地夹他的阳具。

  「嗯」

  多年的夙愿终於达成,李叔爽得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轻哼。

  好烫呀,真的好粗壮,跟李叔的身材完全不一样嘛……我开始笨拙地搓揉。
  一双纤嫩的美腿上下地晃动,黑丝半透明的丝袜显得异常耀眼,幼细嫩滑的质感触碰自己最敏感的性器官,多少次在梦中和想象中才能发生的画面,今天终於……李叔的情欲瞬间就提到最高点。

  那个时常相见的女孩在认真地为自己服务者,两个脚掌分别从左右裹住了自己的肉棒,脚弓处的弧线更是妙不可言。

  那层薄薄的细致光滑的黑色丝袜,把原本白皙丰满的玉腿,衬托得更性感更迷人,虽然动作略显笨拙和生疏,但是也足以让男人最敏感的性器有着顶级的触感!李叔的全身开始发红,感觉他已经处於一种极度亢奋的状态当中,本来就粗壮得可怕的肉棒此刻显得愈发的狰狞。

  「好可怕的东西……被它进来……肯定会坏掉的……蛋蛋也这么大……不合理呀……」

  就这么用双脚夹着肉棒上下地套弄着,但过了一会,我发现脚下和肉棒之间有些干涩,男人的包皮那么包,这样久了会不会不舒服,很久都不会结束的呀…
  …我开始改变了方式,把右脚鉆进他的两脚之间,并提起到碰到他的睾丸,不时地还用脚尖磨擦他的大腿内侧。

  左脚用足弓轻轻在巨大的龟头上滑动。

  「哦……小清……好厉害……好舒服……」

  我的左脚从龟头滑到根部,还不时地用指尖刮弄着敏感的龟头。

  我虽然很少脚交,但平时源也教过一些,待到李叔的龟头分泌出了不少透明的液体后,就用两只脚的姆趾趾夹着他的龟头前后搓弄,脚下的肉棒显然很享受这种刺激,强烈的抖动,我的脚上,磨擦得越来越快,龟头所分泌出来的粘液就越来越多,丝袜的头部也被精水弄得都黏糊糊的。

  这个时候,李叔坐了起来,用一只手托起了我的左脚,而另外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我左脚的脚底,软软的、滑滑的。

  我的右脚也没有停止动作,就这么轻轻地研磨着脚下的肉棒。

  空气中的气氛突然有些异样,我的身体也渐渐开始有些不对劲。

  「嗯……嗯……」

  李叔的手和肉棒碰到我的脚心的时侯,我忽然全身像触电似的抖动了几下,嘴里不禁发出了微微的呻吟,身体也不自觉得在沙发上慢慢的扭动着。

  只是碰到我的脚而已……还隔着丝袜呢……为什么……会那么敏感……我的脸开始有些潮红,皮肤也有些白里透红,身上也开始出汗了,这可是我在动情时才会有表现呀。

  我们两人都开始有些气喘籲籲的,空气中有种荷尔蒙的味道弥漫在客厅当中。
  「小清……我……我可以在你的大腿上摩一会吗?」

  「嗯……你……你快点……」

  不知怎么的,我迷迷糊糊中竟然答应了。

  李叔马上站了起来,让我平躺在沙发上,看着我那修长的大腿上半透明的精致的黑色丝袜,那柔纤合度的美腿衬着黑色丝袜,显得妖艳无比。

  被李叔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我整理了下身的毯子,确定我的下体没有漏出来。
  李叔扑了上来,双手撑起身体,把肉棒伸进我的大腿之间。

  被除了男友之外的人这样压着,感觉非常怪异。

  我配合地用大腿夹住他粗大的肉棒,李叔迫不及待地在我的腿间开始抽送着。
  「嗯……小清……你的腿好嫩,好滑……」

  「嗯……李叔……你快点……快点结束……」

  我不敢与李叔面对面,只得侧过头,闭上眼。

  我的私处有些难受,大腿内侧的摩擦让我有些舒服,而被一个男人以这样的姿势压着,又使我的小穴分外敏感,开始吐出丝丝的爱液。

  大腿不禁地主动夹着肉棒,主动的开始摩擦起来,以缓解下身的空虚感。两双美腿不停磨蹭来享受丝袜的质感。最让我感到害羞与刺激的是,我的两条没有缝隙的大腿之间,被一跟粗大无比的肉棒分隔开来。肉棒顺着丝袜丝滑的质地,快速地磨擦我的大腿内侧。

  李叔的动作也越来越快,我感觉到他快要射精了,双腿夹得更紧,摩擦的幅度也变得更大。

  屋内的空气中开始弥漫着淫秽气味。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两人身体的动作越来越剧烈,我的围裙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解开,上身的衣服也被拉到了胸前,没有了丝毫束缚的柔软乳房在随着我的动作晃动着,两粒尖挺诱人的粉红色乳头因为兴奋而充血,更显得鲜活。下身遮着我下体的毯子也被扯到了一边,下半身还穿着黑色的开裆丝袜,浑圆臀丘和很深的股沟幽深美丽,细长的美腿之间,有青筋密布的巨物在进进出出,令人产生无限的遐想。那粉红的阴部,稀疏的阴毛不知道被汗水还是被什么东西打湿,泥泞不堪……

  「哦……小清……」

  我两腿之间的肉棒剧烈地跳动着,李叔抽出了自己的巨物,滚烫的精液就不断地倾泻在我的大腿上,好多的量!整只黑色丝袜布满了白色的黏稠秽物,隔着丝袜,非但没有减少我对精液的触感,反而能更体会到它的热度与粘稠,我的腿上黑白分明得特别耀眼。

  李叔还特意把一部分射到了我的脚上,脚背和脚心,感觉自己的脚上暖暖的、痒痒的,竟然还有些舒服。

  「嗯……这么羞人的画面……为什么,我还会感觉到舒服……」

  很快的,有些浓精渗透了丝袜,暖意透过丝袜传到我腿上的嫩白肌肤上,有些已经开始凝固。

  我无力地躺在沙发上,努力地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李叔也是瘫坐在地上,不住地喘着粗气。

  「喂,对,对,我到家了。」

  走廊外突然传来了源的声音。

  什么?源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说去打球的吗?怎么会回来这么快!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