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熟女小说  »  女人的肠液
女人的肠液

女人的肠液

小月屈膝跪在浴室冰冷的地板上,健美的身体在浴室的灯光下透着光泽。她身边是透着乳白色的浴缸,里面热气腾腾的温水,何青慵懒的躺在里面,揉捏着自己硕大的胸部,而小月却跪着承受着便意的侵袭,性感的菊蕾里塞着冰冷的金属肛栓,上面的宝石装饰在反射着闪烁的光泽,听着旁性吧首发边何青放肆而又慵懒的呻吟声,小月只觉得自己度日如年,每一分钟都是一种煎熬。何青给她规定的时间是半小时,可是,小月足足被灌了将近一升的水。平坦的小腹微微鼓胀,哪像以前自己只要忍不住便可以畅快的排泄。何青说了,觉得实在忍不了的话就说,只不过那根橡胶板就在那里放着。忍不住的话就要打屁股。打完屁股之后才能拿下肛栓,不过排泄完了之后还要继续浣肠。小月只能努力的忍着。还好有肛栓的帮助,令排泄不至于那么容易,但是小月依旧感觉自己的神经受到极大的挑战。健美的娇躯颤抖着。小月自己也不知道忍了多久。不知怎的,脑海中蹦出一个想法,打屁股就打屁股吧,只要能把屁眼里的水给排出去。被打几下屁股也没事。

  “姐姐。”小月的声音颤抖道:“好姐姐,我实在忍不住了。您打我的屁股吧。”

  何青听了之后抬起手腕,看看时间。

  “才十五分钟你就忍不住了?十五下板子,打一下数一下,记得的再加上骚逼谢谢姐姐。不然不算。”

  小月听了后将脸伏在地板上,这种姿势使自己的臀部高高翘起,更是诱人。何青满意的看着眼前的美景,拿起橡胶板,不由恶趣味的想到,看来她是不知道这个板子用力抽下去到底多疼。

  想着,手上的动作可不慢,坚韧而有弹性的板子带着风声便重重的落在小月雪白的屁股上。

  整个浴室里回荡着响亮的“啪”的一声。此刻跪在地上的小月只感觉屁股上火辣辣的剧痛,原本忍耐不住的便意瞬间清空,只剩下屁股上的剧痛,一时之间竟然忘记说话。

  何青看着小月雪白的肥臀上面浮现出一道红印。冷笑道:“玥玥,刚刚可没按要求说感谢我给你的这一下呢。所以这一下作废,还要再打你十五下。”

  “姐姐,我……继续忍着行吗,您别再打我屁股了好吗。”对着小月的哀求,何青视而不见。又一次扬起手中的橡胶板。

  第二下小月才醒悟过来。忍着剧痛喊道:“一!骚逼……谢谢姐姐。”

  小月的喊声不是很自然,很显然,她从没受过这般的侮辱性极强的惩罚,只不过当抽打声再响起的时候,小月的声音越来越顺畅了,只不过声音听起来都在发抖。“二,骚逼谢谢姐姐。”

  ……

  十五下的抽打带给小月强烈的痛楚,但这些痛楚比不过以前从未体会过的屈辱感,小月跪在地上,轻轻的哭泣着。原本雪白丰润的屁股此刻又红又肿。何青看的也有点心疼,但却无动于衷。俯下身子。手指触到肛栓的那一刻她顿了一下。想了想,还是决定跪在小月臀后。张大嘴巴,两排贝齿轻轻的咬住肛栓漏在外面的那一个如同扣子一样的底座。两瓣红唇覆盖小月的股沟深处。然后,就那么用嘴巴帮小月取下肛栓。

  带着小月体温和粪便的水柱喷涌而出,而首当其冲的何青被喷的满脸都是恶臭的粪便。小月还在哭泣,根本没有想过控制自己。何青跪在小月身后,娇美的肉体上面是尽是粪水。一对柔软的爆乳在小月肿起的屁股上轻轻摩擦。

  过了一会小月才停止哭泣。只感觉到还残留粪便的肛门被一根舌头轻轻舔着。顿时回头一看,满身粪水的何青正在用舌头来打扫着她刚刚排泄的的肛门。小月纵然舔过自己的粪便也知道,这种的羞辱比被打屁股要更加强力。看着何青的样子,小月也不顾何青浑身粪便,抱住她。再次哭了出来,姐妹二人相互拥入浴缸,将身体洗净之后。小月再次跪在地上。迎接又一次的浣肠。

  温热的水流从粗大的注射器针头流出,向着小月肠道深处涌去。这一次的小月跪在地上的姿态好似在迎接着水流冲洗着自己的肠道。温热的水流在小月的肛道内流动,小月强行的忍着,红肿的臀部高高翘起。没有一丝的反抗之意。二百五十毫升的玻璃注射器,整整灌进去了五管。小月努力的收缩肛门,夹得紧紧的。她还在等着那个肛栓塞进自己的菊门。

  何青满意的看着地上的小月。纤巧的玉指捏着那枚金属肛栓。将小月的头抬起,盯着她的眼睛说:“自己选,加上肛栓的话还是三十分钟,不加肛栓的话是二十分钟。当然,时间如果不到的话,还是打屁股。行不行?”

  小月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不加肛栓。紧致的肛门因为紧张感而收的更紧。腹中的水流在与肠道发生化学反应,软化粪便,但是将便意无数倍的增强。刚刚被抽打的屁股依旧红肿,而且还残留着火辣辣的痛感。强烈的便意和屁股上的疼痛在拷问着小月的神经。何青此刻将那根长达二十厘米的假阳具放在地上,底座上的吸盘很容易的吸附在光滑的地面上。何青就是把假阳具放在小月的面前。小月此刻脸贴在地上,从下往上看去,那根阳具那般粗壮雄伟,好像要刺破苍穹。何青又取出那根拉珠,拉珠由小到大,在末端最大的那个直径有三点五厘米,何况,小月为了增强快感,特意买的那些表面凹凸不平的东西。何青蹲在小月面前,将那根拉珠塞在小月的小嘴里面。小月配合的在那些珠子上面舔舐。这时何青说话了。

  “一会把它放进我的屁眼里。”

  小月含着拉珠,点点头。想了一下,把柔软的拉珠折了又折,折成一大团用力的堵在自己嘴里,她那小小的口腔被拉珠占满,不留缝隙。这种玩法又刺激着口水的分泌,很快,小月便表示好了。

  何青听了之后跪在小月面前,雪白圆润的臀部。此刻映入小月眼帘。美丽,丰腴,肉感十足。再配合上那样销魂的姿势,一股熟女的风情展示出来,小月忍着肠道内的水流,将头埋在何青的股沟里,舔舐着何青的小菊花。舌尖在何青菊门褶皱上撩动。另外两只手则捏着拉珠。小月将紫色半透明的拉珠对准何青的菊蕾。轻轻的刺入,动作温柔,好像害怕弄疼何青一样。

  “啊,玥玥,把这根拉珠全塞进来。”何青难得再次体会菊门中的异物感带来的酸胀,于是让小月将自己的肛门全部占有。小月也是很听话。一颗颗珠子刺激着何青的菊蕾。封闭了一段时间的关口再一次通商。对于何青来说这种久违的刺激令她很是享受。跪着体会了一会之后。何青又命令小月舔舐地上的假阳具。

  舌尖体会着假阳具上的脉络,小月时而舔舐,时而亲吻。再把假阳具伸进自己的喉咙。舔了一会之后,小月继续跪回地板上。何青看着那硕大的龟头,轻轻的分开早已遍是淫汁的骚逼。坐了下去。

  硕大的龟头进入体内的时候,何青便感觉久旷的阴道微微胀痛,难得的满足感再次浮现出来。硕大的龟头一层层的顶开阴道里的褶皱。待插到最深处的时候,何青发出一声畅快的淫叫。然后不停的上下耸动,并将假阳具的开关打开,一直调到最大频率。强劲的震感令假阳具似乎要脱离何青的阴道,伴着震感,在小月极度渴望的目光中,何青上下摆动,并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浪叫。

  “啊啊,好棒,好厉害,插死我淫贱的骚逼了!”何青满头秀发飞舞,一对硕大的爆乳在上下大幅度的摇晃着。好像两个跳动的大白兔。骚逼里的鸡巴每一次抽插都带着噗呲的水声,强力的震动,抽插时所带出的鲜红色嫩肉。而在她旁边的小月俏脸上满是痛苦之色。她紧紧的夹住屁眼,耳边听着这么一出淫贱的大戏。明明不想去看,眼睛却挪不开何青那淫艳的肉体。

  整个浴室里面被何青的浪叫声填满,而小月也不争气的流出淫靡的汁水。但是肛门中的液体还是需要小月强行的忍住,她此时后悔怎么不加个肛栓呢?小月在屈辱的忍着便意的同事,何青到达了高潮。那一声高亢的叫声之后便沉寂下来,任由那根硕大的阳具在自己淫靡的阴道内震动。

  “玥玥,拉出来吧。”何青的声音好似天籁一样。“看你忍得也怪累的。”性吧首发

  何青从假阳具上下来。怜爱的摸摸小月柔顺的秀发。声音轻柔的呢喃“我不打你屁股了,到马桶上蹲着,拉给我看。”

  小月的声音带着哭腔道:“姐姐,我不敢动。”小月此刻真的不敢再动了,自己紧绷的肛门此刻动一下就可能松开。何青爬到她的后面,看着她那紧闭着而又不停颤抖的菊门。伸出温软的手指碰了一下。紧致的触感,微微颤抖的时候还在保持紧绷。何青不由感叹小月的肛门的弹性,如果男人的鸡巴插进去该是多么爽的感觉。那种快要夹断的力道。真是好棒的屁眼。

  小月只感觉一条滑腻的舌头用力的顶在她紧绷的菊门上,何青将舌头顶在她的屁眼上。在小月的臀后稍微用力的推一些。前面那个健美的身躯立刻会意的向前爬去。等爬道抽水马桶上,在何青的帮助下,小月双脚分开落在马桶边沿上,呈M形分开的双腿,粉红色的裂谷微微张合翕动着,诱人无比。那粉嫩的裂缝此刻一丝丝淫液流了下来。何青一只手按揉着她的小腹,让她放松下来。

  小月的屁眼微微张开,一股夹杂着污秽之物的水柱喷出,只不过这一次比上一次排泄出来的要清澈多了。小月感受到浑身上下的紧张感都随着排泄消失一空,那种畅快感觉比起以往自己体会过的要强烈许多倍,在那种快感之下,一道清澈的水流从尿道喷出,直直的落在何青的脸上。

  何青:“……”

  “这小妮子……”何青哑然失笑。摸着自己脸上清澈的液体。居然被这丫头尿了一身。等会该好好的让她明白自己的威严。

  反反复复的又灌了五六次肠,知道小月的排出的水流清澈见底之后。何青让小月继续跪着,粗大的假阳具塞进她饥渴已久的肉穴之中,强劲的震感还未缓过神来,接着细嫩的菊门迎来那根转珠棒的攻城。

  痛,小月只感觉肛门的疼痛感,但是疼痛感之中又是一种爽快,何青让小月手按住在自己阴道中逞威的阳具,自己则拿着那根转珠棒在小月的菊穴中捣弄着。小月的淫叫声整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当中高潮多少次她自己都记不清楚了,只知道自己嗓子都喊哑了,而肛门不光是被转珠棒刺激,而且那根巨大的假阳具也在自己的肛门中进进出出。

  小月被何青费力的扶到床上。就那么趴在床上,她已经累得不行了,何青掰开小月两瓣娇臀,看着那个还在蠕动收缩的屁眼。笑的是那么坏。两个女人躺在床上。而何青面色纠结的将菊门内的拉珠抽了出来。看着上面沾染的黄色秽物。不由苦笑。光顾着给小月灌肠,结果自己还没有清理好。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