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妈妈原来是足交技师
妈妈原来是足交技师
 
  【妈妈原来是丝袜足交技师】【完】 第一章

  房间里,男孩站在床尾的地板上,浑身赤裸,腰部一前一后用力抽插着,大汗淋漓,嘴里止不住的呻吟。「啊,快了,真的好爽,啊!就是这样,脚不要再动了,就这么夹住我的肉棒,让我来。噢,天,这双丝袜蹭起来真的好爽。」只见一位中年熟妇正躺在床上,身着黑白相间的连衣裙,身材丰满,身体随着男孩的动作也前后抖动着。熟妇身上的连衣裙被拉到了腰上,下体完全展现了出来。

  肉感十足的下体蹦着深肉色的超薄裤袜,薄薄的丝袜裹在熟妇的肉腿上看得男孩血脉膨胀,肉色丝袜之下一条紧绷绷的白色蕾丝丁字裤吊在熟妇的屁股上,除了内裤前方那一小块近乎透明的蕾丝,系带往后都深深的没入熟妇的臀缝里。熟妇的阴毛透过透明的的蕾丝和肉色裤袜被男孩死死的盯住。熟妇似乎已经习惯了少年的目光,此刻她擡着自己的丝袜肉腿,双脚足弓并拢,男孩抓着熟妇的脚背,怒涨的肉棒从熟妇的丝袜脚尖开始向脚后跟抽刺,龟头尽情的摩擦着熟妇柔软而肉感的丝袜足底,伴随着男孩的呻吟,熟妇的丝袜脚底渐渐被马眼分泌的汁液浸湿,深肉色的丝袜仿佛透明了,这加大了男孩的快感。

  男孩盯着熟妇性感的丝袜下体,淫荡的熟肉透过丝袜展现着只有这个年龄才有的丰韵与诱惑。熟妇的丝足就是男孩那致命快感的源泉。啊,受不了了,怎么会这么爽,是因为丝袜的缘故吗,快忍不住了要射了。男孩的身体在轻微抖动了,双手死死的抓着熟妇的丝足,加快动作「唰唰唰」肉棒依旧在熟妇的丝足底间抽插。熟妇也感到了男孩的反应,知道男孩快射了,笑道:「呵呵,这次怎么这么激动,丝袜都快被你磨破了,知道你喜欢这双丝袜,要不要停一下,再换双其它的丝袜?」此刻男孩感到精液都要到马眼了,哪里还顾得上停下来换丝袜,最后在熟妇的丝袜足底间抽插一次后,飞快的拔出肉棒,右手握住棒身,马眼抵在熟妇丝足右脚的足底上,精门大开,「啊,射了」猛烈的精液直冲熟妇的丝足,一下,两下,浓稠的精液太多了,顺着熟妇的丝袜足底向下流,熟妇感觉到了连忙用左脚伸到右脚的脚跟下,精液就顺着右脚流到了熟妇左脚丝袜脚背上,这一下右脚底,左脚背都粘慢了男孩滚烫的精液。白色的精液布满熟妇的肉色丝足,在丝袜上慢慢流淌,场面淫靡万分。

  男孩因强烈快感带来的射精而气踹嘘嘘。熟妇两脚相互揉搓,将丝足上的精液顺着脚底和脚背抹匀,直到精液显不出白色,而脚步的丝袜因被精液浸湿,变得更加透明。熟妇做完这一切,放下双脚似乎很满意,登上一双棕色高跟鞋,走出了房间。这位男孩就是我,长辈们叫我小文,我的家本是一个传统家庭,但也许是命中注定也或许是阴差阳错,我和妈妈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转变,究竟是怎么回事,一切要从2年前说起,那一年我11岁,妈妈43岁。

  第二章

  说实话我的妈妈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年熟妇名字叫做陈萍,不像很多小说里写的母亲,虽然人到中年确还依然保持着二十几岁的紧致身材,也没有丝毫不受岁月控制的容颜,她看起来只是一个长相普通的中年妇女,1米65的身高。

  我记得看妈妈年轻时候的照片,身材可以算是凹凸有致,可是我出生后加上步入中年身材越发丰韵起来,纤细的腰身没有了,前挺后翘只是从前,拥有的只是一身诱惑的熟肉。(各位可能要说这样的女人作为本文主角有什么看头,不要忘了本文的主题就是丝袜与熟妇,本文就是写给熟妇丝袜的爱好者们,其他人也许早早关上了网页,可众多同好们也许才刚刚挺起呢)是的,我的妈妈和其它众多同好的妈妈一样,只是一位普通的中年妇女,她的胸器是否还依然挺拔而富有弹性,当时我不知道,但有一样我看得到,是我勃起的动力,那就是妈妈性感的丝袜肉腿。妈妈的腿本来就不短而且直,按照现在的审美来看绝对算是美腿,可妈妈中年发体后,腿部的肉也多了起来,特别是大腿肉感十足,浑圆丰满但不臃肿,长长的肉感万分的大腿加上同样不短而丰满的小腿在我看来是极品性感美腿。很多人喜欢年轻女孩的修长腿型但我看来妈妈的肉腿才是最性感的,这是上了年龄的中年熟妇才独有的性感。

  虽然上了年纪,但妈妈依然爱美,年轻的时候就爱穿裙子,她知道自己腿肉多起来了,而且皮肤也比不上年轻小姑娘,于是她特别爱搭配两样致命性感装备:

  丝袜和高跟鞋。妈妈登上高跟鞋可以让本来就不短的小腿拉长,使肉腿拥有了完美的线条,纤细的高跟往上是紧致丰满的小腿再向上就是妈妈肉感十足浑圆的大腿,一句好形容妈妈的腿就是长而富有肉感。妈妈再将她的肉腿裹进丝袜,熟肉透过那薄薄的丝袜仿佛要喷薄而出,特别是妈妈的大腿根部由于太丰满,丝袜被绷得紧紧的显得越发透明,丝袜包裹的熟脚,完美的遮住了脚上的瑕疵,透明而光滑的丝足更显熟妇诱惑。妈妈也知道自己再不是穿什么都好看的年纪了,所以年纪越大越喜欢穿丝袜高跟,过了四十岁几乎是有机会就会穿。

  由于大腿丰满,长筒袜穿上后很容易滑落,所以妈妈的丝袜都是裤袜,各种厚度都有,超薄的、薄的、天鹅绒的。因为黑丝显得过于显眼,所以妈妈的丝袜主要是深浅不一的肉色、咖啡色和灰色,但它们共同的特点是穿在妈妈的腿上都显得很透明。年幼的我也有幸目睹到妈妈穿丝袜的过程,看着薄薄的丝袜慢慢包住妈妈的小腿、大腿、肉臀,妈妈的丝袜下体一览无余,熟肉透过丝袜就是蒙上了淫靡的光芒。我从小就对妈妈的丝袜有异样的感觉,看见妈妈穿丝袜就会隐隐的兴奋,但并不过激,那时的我不知道这就是原始的性冲动,以为只是单纯的觉得妈妈漂亮,所以妈妈也把我当小鬼头,绝不会往那方面想。如果现在再看到同样的场景,呵呵,我非扑上去拿肉棒在妈妈的丝袜肉腿上蹭个够,直到射得妈妈满腿都是我的精液。当然这是后话了,但当时的我就是这样的单纯。

  妈妈18岁就参加工作在某国营机械厂做一般行政工作,爸爸原来也在厂里上班后来跟着几个朋友,自己出去发展了。考虑到照顾家庭的原因,妈妈就一直在厂里不求多高的收入但求稳定吧。爸爸的事业算不上多大但也能保证我们家过得比较充裕,可一切在我13岁那年变了。那时我们家搬了家没几年,突然有一天一个女人来到我们家对妈妈说道:我怀了你家男人的孩子,你们离婚吧。这对妈妈简直是晴天霹雳,我还记得妈妈哭着拉着爸爸问:「你为什么这么做,我什么地方让你难受。」爸爸沉默了,半天回答道:「她比你年轻。」妈妈被彻底击倒了。离婚后我跟着妈妈一起生活,爸爸留下了一些钱和没还完贷款的房子。那段时间妈妈真是一蹶不振,可日

 

子还得过,她还有我需要抚养,所以也慢慢恢复了平静,可也只是短暂的平静。

  由于机械行业发展过甚加上大量民营资本参与竞争,使得这个原来的香饽饽变得每日

 

愈下,机械厂的效益大不如前,开始减员增效,领导考虑到妈妈一个人加上我而且又是老职工才没有让妈妈下岗,但收入也大不如前,我和妈妈的日

 

子开始拮据起来。虽然妈妈每天仍旧上班但回到家一个人会偷偷的叹气,这些我都看在眼里。

  一天妈妈下班回家给我讲:现在的年轻人的想法真的是很奇怪啊!我连忙问:

  妈妈,怎么了?「刚才下班我就一直觉得有人好像在跟着我,在楼道里一个年轻人突然走到我身边问我:大姐,能不能麻烦你个事儿?妈妈问:」什么事儿?

  「那个年轻人支支吾吾脸通红的说到:」大姐,我觉得你的丝袜很好看,你看我给你100块钱,你能不能,能不能脱下来卖给我?「妈妈一听觉得特别奇怪:」你要买我的丝袜?超市到处都有卖得,你直接去买就是了,我这双都已经穿脏了,你拿去干什么,再说我也不会脱给你的。「年轻人还不放弃又说:」真的大姐我就是觉得你这双挺好看的,就想要你这双,脏了没关系,可以洗嘛。「可妈妈还是觉得这个年轻人的要求非常奇怪,仍然没有答应,那年轻人见妈妈是铁心不会卖给他只得怏怏的走了。我看着妈妈腿上的浅咖啡色的丝袜,虽然的确很诱惑也觉得奇怪,因为不知道穿过的丝袜有什么用处。

  那时的我们哪里知道这世上还有原味丝袜这一说,后来想起众多男孩一手捧着妈妈的原味丝袜,贪婪的吮吸着妈妈丝袜上浓烈的足味,这双丝袜是从妈妈的肉腿上脱下来的,这股味道就是中年熟妇散发的熟味。同时一边将袜尖套上怒涨的肉棒,再深吸一口熟妇妈妈的原味丝袜,这味道是世上最好的伟哥,开始来回撸动,幻想着妈妈的丝足正夹着自己的肉棒来回摩擦,从丝袜足尖经过多肉柔软的足底一直到脚跟,一路上马眼分泌的汁液流在了妈妈丝袜足底上,透过丝袜粘上了妈妈的熟脚。仿佛妈妈真的在用她丰满的丝袜熟脚满足饥渴的男孩!啊,阿姨你的丝袜好滑,阿姨不要停,用你的脚继续搓我的肉棒,我的小兄弟好喜欢阿姨的丝足,又软又硬的,对,我快受不了了,阿姨我要把精液全部射在你的丝袜肉足上。不一会儿男孩在抖动中射精了,炙热的精液射透了妈妈薄薄的原味丝袜,幻想着自己的精液流淌在妈妈的丝足上。后来每当我想起这个场面,妈妈的原味丝袜能带给那些同龄的男孩无比的满足时我的下体同样的挺立起来。

  第三章

  妈妈每天还是穿着丝袜上班,回到家也不着急脱,我的眼睛就跟着妈妈的丝袜肉腿来回转,对正在做饭的妈妈称赞到:「妈妈,你的腿好漂亮哦,妈妈穿得那个薄袜子真的好透明哦!」妈妈听到笑到:「傻孩子,这个是丝袜,是专门给妇女穿的。」「哦,那我看到街上其它的阿姨也有穿丝袜的,但她们都没有妈妈穿着好看。」「妈妈都人老珠黄了还有什么看头,爸爸就是因为妈妈老了才不要妈妈了,等你长大了有了女朋友,到时候看都不会看妈妈一眼了。」「怎么可能,妈妈才不老,妈妈好漂亮的,我不要女朋友只要妈妈。」「哈哈,小鬼头,现在嘴巴说得好听,说了这话以后看你怎么耍赖。」妈妈嘴上这么说可心里暖暖的,想到这世上还是有男人欣赏我的,离婚给儿子的巨大伤害也只有自己弥补了,看来儿子最喜欢自己穿丝袜了,以后就尽量满足儿子的这一小小愿望吧,至少自己的丝袜能是儿子美好的童年回忆,妈妈这样想着。于是妈妈每天都尽量让自己的丝袜肉腿暴露在我的目光之下,尽可能的展现自己的美丽,而这时的我每天看到如此香艳的场景对妈妈的回报就是衷心的称赞。可一个人的到来,从此让我和妈妈都有了转变。

  眼见日

 

子越来越紧迫,妈妈心里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但她竭力不在我面前表现出来。那是初夏的一天,我和妈妈正准备吃晚饭,这时门铃响了,妈妈打开门一看是厂里原来的同事田莉。田莉比妈妈大几岁在之前的减员增效中下岗了就自己出去做买卖了,具体做什么买卖就不得而知了。妈妈见后忙说:「王姐,好久不见了,快进来,小文快叫田阿姨。」我一听忙说到:「田阿姨好。」田莉一笑听后走进屋对我说「小文真乖,才一段时间不见都长高了。」我嘴里应付着回应,眼睛却忍不住向田阿姨下半身看去。原来田莉身材比妈妈矮,又有点胖腿也是肉腿,不过还不算是上下一般粗的象腿还是比较匀称有粗有细,不过比起妈妈的性感肉腿还是有不小差距。可就算如此田阿姨居然穿的是超薄的黑丝,蹦在田阿姨的肉腿上透出了肉色,远看如同深咖啡色的丝袜,而脚上蹬的是浅口黑色高跟鞋,这两样性感杀器穿在田阿姨丰满的下体上我想不看是不可能的,我心想田阿姨都四十好几的人了怎么还穿得这么诱惑呢。

  田阿姨随即在在沙发上坐下来,这一坐乖乖,原本就不长的短裙一下子往上滑了好大一截,黑丝大腿全露出来了,整条大腿和肉臀都根沙发贴在了一起,这一下大腿的丝袜绷得更紧了,黑丝快变成肉丝了。除了妈妈的丝袜下体其它女人的丝袜肉体我还没见过呢,我当时不知道这就是性冲动只知道死死的盯着田阿姨黑丝下体看。好在田阿姨不知道我正盯着她的黑丝肉腿,也许把我当小孩子看也没当回事儿所以毫无防备,又微微岔开了双腿。这一下我直接看到田阿姨阴部了,田阿姨黑丝包住的下体穿的是黑色的内裤,好像内裤很小紧紧的勒住了田阿姨的阴部,拉成了一条线深深埋入了她的肉缝。当然当时的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对女性生理构造一窍不通,完全是原始的本能让我忍不住悄悄窥视田阿姨的下体。

  不过我还发现田阿姨的这条丝袜跟妈妈平时穿的不太一样,因为没有那种较厚的袜裆只是顺着袜腿中间有一道颜色更深的黑色竖条,看起来有说不出来的兴奋,后来才知道这就是超薄T裆裤袜,也成为了我的最爱。看到后心里在想要是妈妈穿这种丝袜会是什么样子呢?是不是更漂亮呢?

  田阿姨坐好后寒暄了几句就对我说道:「小文,我和你妈妈说会儿话,你要乖乖的,回你的房间做作业啊,待会儿田阿姨检查,要是不听话我就告诉你老师。」妈妈听了笑道:「小文你进去做作业吧,待会儿吃饭叫你。」我心思当时全在田阿姨的黑丝下体上,只想好好看个够,但妈妈和田阿姨这么一说也不好意思了只得说:「好,那我进去了。」回到房间我偷偷的把门揭开一条缝,眼睛正对田阿姨的腿间,田阿姨见我进去了更是放松,索性把腿完全张开放松下来,这一下田阿姨的包裹在超薄T裆黑丝里的阴部更是一览无余,我死死的盯着心里有说不出异样的冲动。

  这时田阿姨说话了:「小陈,最近跟儿子过得怎么样?」妈妈回到:「还行,日

 

子还得过嘛。」「你呀,真不容易,四十多岁离了婚一个人拉个孩子,我们这些当姐姐的想到都不好受啊!」田阿姨一声叹息,妈妈连忙回应道:「田姐,你想到哪儿去了,你看我这不挺好的嘛,小文挺懂事的,我这个当妈妈的少抄不少心,真没你想得这么难。」「你不用说这些,我知道厂里现在效益不好吧,工资比不上从前了吧?」妈妈听到不说话了,田阿姨见妈妈不说话说道:「你看,我就知道吧,还说挺好的。」妈妈叹了口气,才说:「是啊,田姐可有什么办法呢?

  我又没多少文凭,18岁进厂干到现在,出去了真的什么也不会,只有走一步算一步吧。」田阿姨听到说:「你啊,从进厂以后我一直把你当妹妹看,当时就觉得你人老实、本分,现在几十年了还是这样,这么好的女人不知道你家男人怎么想的。」「田姐,以前的事情就不要提了,我这辈子就这样了,我想通了我认了,只要小文过得好其它的我都不在乎。」「可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让小文过得好?」田阿姨反问道,妈妈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田阿姨看妈妈窘迫的样子说:「小陈,我今天来就是想拉妹妹一把,当姐姐的怎么能看你这样下去呢?你想不想几乎不用费力轻轻松松每个月多两千块收入?」

  田阿姨说完妈妈吃了一惊忙问:「田姐,什么事儿不费力就能挣钱,啊,田姐你不会让我去干那个吧!」田阿姨立马打断妈妈:「你想哪儿去了,我能让妹妹去当小姐吗,再说了当小姐怎么会才这么点儿钱。」妈妈听到这才松了一口气:

  「那就好,你说说什么办法。」我心想也许妈妈是看到田阿姨穿得如此性感才往那方面想的吧,刚才我听到都以为是想让妈妈当小姐。田阿姨顿了顿:「小陈,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原味丝袜?」「原味丝袜?是什么?」「哎,说白了就是穿过没洗的丝袜。」「哦,这样啊,可这跟挣钱有什么关系?」「说你老实就不知道吧,这段时间我从厂里出去后发现了一条财路,现在社会上很多男人喜欢女人穿过的丝袜而且是没洗的,还出钱来买呢。」田阿姨一说妈妈顿时顿悟了:「难怪,前段时间我下班回家的时候一个小夥子跑过来跟我说想买我腿上穿的丝袜,我觉得奇怪就没买给他,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你看,你都遇到过吧,所以说现在这个事情一点都不奇怪。」「可丝袜是穿过的啊,多脏啊,他们拿来能干什么?

  送给女朋友?怎么可能呢?」妈妈问道,田阿姨压低了声音回答道:「你真不知道拿来干嘛?还能干什么,拿来闻、舔、自慰啊!」「呀!」妈妈惊呼道:「真恶心,多脏啊!你是让我把我穿过的丝袜卖给这些人,让他们拿去自慰,想一想都觉得恶心,这我可不同意。」我听到这儿不仅迷糊了,丝袜还可以拿来闻?自慰是个什么意思?这时田阿姨着急说道:「说你老实还真是,所以自己男人在外面有人了都不知道,你管这么多干嘛,又没让你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女人穿丝袜天经地义,那些男人拿你丝袜去做这些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又看不见听不着,你哪里犯法啦?」「可是,我觉得心里别扭。」「这有什么好别扭的,等于是别人给你花钱买丝袜穿,你不是挺喜欢穿丝袜嘛?

  这下连洗丝袜的事儿都省啦,两全其美嘛,我是看着妹妹的情分上才来找你的,有钱赚又不费事儿这样的事哪里找嘛。」妈妈有一丝犹豫了:「这能挣多少?」「也不是很多,一般说来腿越漂亮,丝袜味道越大卖的钱越多,一般穿一两天的丝袜卖六七十块吧,如果有买家特别喜欢你的丝袜味道钱还会高些。也就是说穿的时间越久,味道越大的丝袜越值钱。」「啊,这样啊,现在的人居然喜欢臭袜子,可田姐,我我还是有些接受不了。」「哎,实话跟你说吧,你已经不是我第一个找的人了,原来我们科里的那几个李娟、王芳还有沈丽现在都在给我做这个呢,每天把穿过的丝袜给我,我其实也就是个中间商负责收购,然后再供给客户。」妈妈不说话了,我知道她在犹豫。

  「小陈真没什么,这才多大个事儿,你就是把每天穿的丝袜卖给我就这么简单,姐姐不会害你的,你看我现在穿的这双黑色裤袜就是一个买家定得,要我穿两天给我一百五十块收购,我这么大把年纪了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就是穿个丝袜而已嘛,这么老了还有男人惦记着是好事儿啊。」「那除了穿丝袜还需要做什么吗?」「哎,简单我告诉你,回头我给你建个QQ,你家有照相机吧,你就把你穿的每双丝袜的照片拍下来放在网上,那些买家看到会根据自己的喜好找我买的,或者有买家需要你穿什么丝袜你觉得可以就穿,不行就不答应,另外买家买的丝袜你要穿在身上照几张相,表明是真正的原味丝袜不是假的,这样别人相信了生意才会好。」妈妈听完不说话了沉默了一阵说:「田姐,你说的是真的吧。」「小陈,你再这么说姐姐不高兴了啊!」「好吧,那我先试试吧。」「呵呵,小陈别有思想包袱,多挣钱又不犯法有什么关系嘛,那你现在先把你身上这双脱下来吧。」「现在这双吗?这双穿了两天今天准备洗呢!」「不是说了不用洗了嘛?脱下来我就带走了。」妈妈听后站起来,把裙子提到腰间,双手拉住袜口向下拉去,渐渐把这双超薄咖啡色裤袜脱了下来,显出白花花的熟肉,果真妈妈没有丝袜的衬托似乎只是一个普通的熟妇了。

  田阿姨拿到丝袜闻了闻:「味道不算很重,以后尽量把脚的味道弄重一点这样丝袜味道才重会有好价钱,其实啊你这双丝袜昨天就被我一个客户盯上了,说是看到一个腿型丰满的中年妇女穿了一双肉色丝袜结果仔细一看其实是咖啡色的,由于腿丰满把丝袜蹦得颜色发浅了性感得要死,而且照了相问我能不能收到我一看久发现是你所以就上门来找你收了,来这是一百块钱你拿着,是这双丝袜的钱,以后多买些丝袜啊,回头我再跟你联系,走了啊!」说完田阿姨站起身向妈妈告别,妈妈连忙喊我:「小文田阿姨走了,出来送送阿姨。」我一听连忙装作才从屋里出来的样子对田阿姨说:「田阿姨您慢走,下次再来。」说完不忘再盯盯田阿姨的黑丝肉腿,田阿姨满脸堆笑:「小文真乖,下次田阿姨好好奖励你,小陈别送了走了啊。」「诶,田姐你慢走。」关上门,妈妈长出了一口气对我说道:

  「来准备吃饭吧。」妈妈没有意识到她们刚才的对话我都听见了,而且我也注意到她腿上的超薄咖啡丝袜已经脱下来了,光着脚板在家里走来走去,但妈妈没有发现我盯着她光腿异样的眼光。吃饭的时候我问:「刚才田阿姨跟妈妈说了什么?」「哦,没什么就是聊了聊家常问下近况,原来共事过这么多年比较亲嘛。」「哦」看来妈妈并不想把她跟田阿姨的交易告诉我,这也很正常,她怕告诉我后以后我会怎么看她,妈妈不敢冒这个险。可不久后我就发现了妈妈原味丝袜的吸引力,可以说让我无法自拔。

  第四章

  妈妈开始卖原味丝袜后这下天天都会穿丝袜了,家里买了好多不同颜色的丝袜放在卧室,大部分都是超薄的裤袜。就算是不穿裙子,妈妈也会在裤子里穿上丝袜再出门上班。我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所以也没有问妈妈为什么这么奇怪,这就成了我们两的秘密。可我仍旧会夸穿着丝袜的妈妈漂亮,妈妈听后也很高兴。

  为了丝袜的味道重一些,妈妈尽可能的穿着丝袜,从早上起床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穿丝袜,出门上班直到回家,晚上要到睡觉洗澡前才脱下来,拿塑料袋密封好,睡觉前准备好第二天穿的丝袜。如果有客户提出想让妈妈穿的丝袜味道再大一些,妈妈会将同一双丝袜穿两天。妈妈已经习惯了将穿过的原味丝袜源源不断的提供给众多饥渴的男孩。妈妈一般都是在网上与客户联系,客户会提出喜欢什么样的丝袜,穿多久等等要求,只要不是太变态的要求妈妈都会答应。我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因为我在妈妈不在的时候会偷偷浏览她的聊天记录。

  妈妈的网名是田阿姨取的,诱惑味道十足名叫:熟妇萍姨的原味丝袜。我翻看了一下,找妈妈买丝袜的人络绎不绝,而且看样子绝大部分是年轻人,那时我不懂什么是熟女诱惑,只是傻傻的认为是因为妈妈腿漂亮吧。而且至于他们买去干什么我更是抓破脑袋也想不出。现在想起妈妈这种熟女肯定是年轻人喜欢。

  比如有网友问:萍姨,你有没有短丝袜卖?妈妈回答:没有,由于大部分客户都喜欢裤袜所以我现在天天都穿裤袜了,没穿短丝袜。

  a网友:萍姨,你有多大年纪了,四十吗?

  妈妈:43了,觉得阿姨太老了吗,其它有年轻女孩的丝袜卖。

  a网友:不不,我就是觉得阿姨年纪正好,最喜欢熟女的丝袜了,闻着阿姨丝袜的味道就像妈妈的脚的味道。

  妈妈:呵呵,谢谢支持,这次喜欢什么样的丝袜,阿姨给你穿。

  b网友:阿姨,你的内裤能卖给我吗?

  妈妈:内裤不卖,只卖原味丝袜。

  ……

  每天妈妈都会被问到诸如此类的问题,妈妈也渐渐觉得似乎卖原味丝袜给那些男孩其实没有什么关系。想起那些男孩年纪应该比小文大不了多少,确在饱受青春期思春之苦,心中的浴火无处发泄,而自己的丝袜确是他们用以自慰最好的工具。想到那一双双丝袜从自己的下体上脱下来后被他们套在年轻而坚挺的肉棒上,直到火热的精液射出浸满那薄薄的丝袜,自己的脚与那些男孩的肉棒间只隔了一层丝袜,妈妈顿时脸红了。妈妈想到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丝足,心说:

  「陈萍啊陈萍,原来你还是有很大魅力的,除了小文,那么多的男孩脑里都想着你的肉体,享受着你的丝袜,证明你可以带给男人们巨大的满足。」这想法一出现,妈妈内心突地一哆嗦,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但表明妈妈的思想开始转变了,原来是为了赚钱从事原味丝袜的行当现在妈妈开始有一点享受了。

  妈妈做了一个决定,她卖的每双原味丝袜都会配上自己穿着这双丝袜的照片。

  我偷偷的看过这些照片。每张照片妈妈都只照了她的下半身,开始的照片妈妈还比较保守,穿着短裙以坐姿、站姿、翘腿、蹲下各照几张,后来妈妈尺度越来越大了,裙子越来越短,甚至最性感的照片索性不穿裙子了,下半身只着蕾丝内裤裹上超薄裤袜有黑色、肉色、咖啡色、灰色等,再蹬上黑色浅口细高跟鞋,竭力展现着自己丰满无比的肉腿。妈妈躺在床上,腿弯曲着让大腿和小腿叠在一起,从侧面看这让本来就很丰满的肉腿更显诱惑,仿佛那一片熟肉被丝袜紧紧勒住,有的照片妈妈脚尖勾住高跟鞋,腿微曲把丝袜足底暴露出来,妈妈毕竟上了年纪足底不再是年轻女孩那种嫩足光滑红润,相反由于常年与高跟鞋底的摩擦,妈妈的足底皮肤比较老,脚一弯曲脚皮就呈现出淡淡的波浪起伏,这种脚就叫熟脚,光脚的确是无法与小姑娘比,但套上丝袜,丝袜紧紧贴在脚底,诱惑至极。

  妈妈现在的丝袜不仅超薄而且大部分是T裆的。为什么要穿T裆丝袜,因为袜裆是透明的,所以妈妈同样丰满的肉臀也包在了薄薄的丝袜里不仅是腿臀部也展现出来了,妈妈背对着镜头,丰满的大腿上是同样肉感的双臀,薄薄的裤袜包住肉感的下体尽显淫靡。没人能抵挡住如此肉欲的妈妈。年轻的女孩不可能拥有如此丰韵的躯体,这就是熟女诱惑。无数的男孩盯着妈妈的丝袜下体,手中的这双丝袜正是照片中那位熟妇腿上的那双,想着这双丝袜才刚刚从如此丰韵的躯体上脱下,男孩光是想着都受不了,肉棒套上丝袜仿佛自己的肉棒正在与妈妈的丝袜下体亲密摩擦,从丝足到小腿再到大腿然后来到了肉臀,哦,阿姨的下体好柔软,小兄弟好舒服,我要在阿姨丝袜上面蹭个够,不一会儿男孩盯着妈妈的照片射得一塌糊涂。

  可以肯定的是每位买过妈妈原味丝袜的人都做过同样的事,就是看着妈妈的丝袜图片,一边闻着原味丝袜一边疯狂的撸管,最后射到丝袜里。妈妈也知道那些买她丝袜的人会这样干,她觉得很满足,她竭尽所能的展现自己丰韵的肉体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满足众人的欲望。这让她觉得自己很有魅力也很有成就感。于是妈妈的生意越来越好,很快原味丝袜出现了供不应求的情况,而妈妈是个老实人不会用没穿过的丝袜冒充原味,所以在网上的口碑也不错。

  这天妈妈接到了田阿姨的电话,「小陈啊,最近看到你在网上很火嘛,买你的丝袜还送照片,你把那些小年轻可害惨了哦,亏得你身材这么好,哪个不把精华贡献给你?」妈妈听后忙说:「陈姐怎么这么说啊,我只是穿上丝袜比较好看而已嘛,再说我只是觉得用这种方式满足一下那些小孩子没有关系,我四十几岁了还能这么吸引年轻人的目光我觉得挺有成就感的,再说了又不是真的去做什么。」「难得你这么想,那就对了。好了其它的不说了,我问你有一个大单想不想做?」「大单什么意思?」妈妈问。「是这样的,我有个客户看到你的照片喜欢得不得了,想要你的原味丝袜。」妈妈听后回答道:「这没什么啊,我卖给他就是,他要很多双吗?」「不,他只要一双。」「一双怎么叫大单?给多少钱?」田阿姨顿了顿:「一千!」,「一千!」妈妈吃了一惊「花这么多钱才买一双,太夸张了吧。」「别急我话还没说完呢,当然没有这么简单,人家有要求的。」「什么要求?」妈妈问,田阿姨又缓了缓然后说道:「客户要求是T裆肉色超薄丝袜,但是你要连续穿一周。」「连续穿一周?现在这么热,那丝袜不知道会被穿成什么味儿」,「不是给你说过吗,丝袜味道越重越好,人家就喜欢这口。」妈妈听后说「连续穿一周我觉得还行吧,我觉得可以做,」「人家还有个要求呢,关键是这一周你不能洗脚,可以洗澡但洗澡时不能把脚弄湿了,客户担心你一洗,脚就没有味儿了!」「啊!」妈妈长长的惊叹一声,虽然妈妈不是汗脚但夏天连续一周不洗脚,那脚不都臭死了。「这,这有点过份了吧!」妈妈回答道,「哎,我也这么觉得,可客户坚持要这样,说是最喜欢熟女的脚味儿了,还说到时候满意还可以另外加钱,最好睡觉的时候都不要脱。」妈妈听后虽然心里有点排斥,但毕竟价钱诱人不免动摇了,于是说道:「田姐,我答应了,可说好最多一周不洗脚啊,再长就不行啦。」「对,最长就一周不会再为难你的,那就从今天开始啊,一周后交货。」挂了电话妈妈来到卧室,选了一双咖啡色的T裆裤袜,虽然客户要求是肉色的,但妈妈担心肉色的丝袜穿到后面几天因为颜色浅会显得很脏,所以选了咖啡色,再说咖啡色穿在自己腿上看起来和深肉色差不多。妈妈脱下身上的这双浅灰色丝袜换上了这双咖啡色丝袜。

  第一天妈妈就遇到了难题,洗澡怎么能不湿脚。妈妈想了半天只有拿了两根小板凳进到浴室然后坐在其中一根上面,脱下丝袜,把脚擡到另一根板凳上,手拿着喷头洗澡,保证水不淋到脚。洗好后擦干身体再把丝袜穿上,走出浴室。我看到妈妈洗完澡还穿着丝袜很奇怪的问:「妈妈怎么还穿着丝袜啊?」妈妈紧张的笑笑说:「小文不是最喜欢妈妈这双丝袜了吗,妈妈穿给你看啊!」「是这样啊,那谢谢妈妈。」我虽然嘴里这样说但觉得肯定不是妈妈说得那样。由于这双丝袜是田阿姨电话预定的,所以我偷偷查看妈妈的聊天记录也没有发现,心里隐隐不安。一连5天妈妈都穿着这双丝袜,我看到丝袜足底已经变色了,丝袜前端明显的被穿成了足型,脚底微微发黑,脚尖5个黑色的脚趾印清晰可见,妈妈似乎也知道这双丝袜很脏了,所以她尽可能不让我看她的丝袜脚,可我的眼睛本来就整天盯着妈妈的丝袜腿看怎么会没发现呢?心想:奇怪,这双丝袜都这么脏了,妈妈为什么不换呢?我又偷偷的浏览了妈妈的聊天记录终于有了点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