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理力者THE MINDER
理力者THE MINDER
 变我的名字是驹场守人,平凡的高二学生,运动普通、功课普通、才艺普通;就如同大多数的一般学生一样。可是当我今早醒来时,一切都已经不再相同。


一样的阳光、一样的床铺、一样的闹钟,可是在我体内的却多了某种不一样的东西。那是我目前未知的、却即将使我横行世界无阻的奇异力量。
昨天是我过往数不清悲惨记忆的其中一个;我的告白再度失败,那有着飘逸长发、清秀脸庞的美丽女孩、用与外表完全不相配的恶毒语气拒绝了我。放学回家的途中,我只能以惨淡的苦笑来自我解嘲;反正本来就只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像我这样平凡的男孩,如何敌的过高大英俊、运动万能的多金小开?

如同往常一般,在回家前我到後山的丘陵上稍作歇息,希望自己的眼睛不要是在肿红难看的情况下回去,也希望身上被小开手下殴打的伤痕能够不再隐隐作痛。我知道那是不太可能的事,但仍然抱着一丝丝的期望至少我还可以让心情平静点吧。

然後我看到了那点光;从天上慢慢扩大的绿色细芒、在我仍忙於观察之时,它已经用快的无与伦比的速度来到了我的面前、不,我的里面。我该怎麽说呢?

我被一颗陨石击中了脑袋?!这是我所能记得的最後一个印象;夕阳西下的赭红、好美……冷风让我惊醒,那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的事了,要不是父母正好因结婚纪念日

 

到外地渡假,我这下真的是非死不可了。摸黑延着山路奔回家中的我,累的甚至来不及梳洗,就已经倒进床铺陷入梦乡。

当我睁开眼睛时;也就是现在,我知道我的身上产生了某种不一样的变化。

到底是怎麽回事,我不知道,也许只是睡过头的关系也不一定,但,我仍然觉得有某种改变在我身上发生。这让我想起昨天那个穿入我头部的陨石!老天!我原本就不太帅,要是脸上还挂了彩,这下真的是永远不可能交上桃花运了(即使我已经累积了无数次惨遭拒绝的经验)!

对着浴室的镜子左照右照……没有伤痕、没有变丑、也没有变帅;果然没有那种漫画中才可能发生的事,我大概真的是遭到太大的刺激了,还是出去散散心吧,或许可以改变一下心情也不一定,总比闷在家中一整天、感叹自己既不潇也不有钱来的好。

今天是个美好的晴天,碧蓝的天上有几朵白云缓缓随风而送、初春的风卷过脸颊还有叁分的寒意,以逛街来说,虽然不是个完美的天气,但反正身边无女为伴,也就不必计较那麽多了。

接下来就是我发现改变的刹那了;那令我至今仍然欣喜不已的时刻。

走过了两条街,我看到对面走来了一个穿着淡蓝色春装的美丽少女,那是隔壁班的玉川美幸;排名全校前五名的美女、功课好、性情温顺,是许多男孩子梦寐以求的情人当然我也是其中之一,只是竞争者实在太多,我自知希望微薄,最後只有说几句大话自我勉励、摸摸鼻子闪边站的份。总而言之,在美幸的印象里,我只是个隔壁班见过几次面、连名字都不太需要记得的「同学」罢了。

「嗨,玉川同学。」即使对方不太记得你,能跟美女打声招呼总比没有好吧?如果美幸还能礼貌性的跟我点个头、甚至回声「嗨。」,那就够我高兴的了。

岂料美幸却突然在我面前停下了脚步,略略抬头用那突然变的略为空洞些了的美丽眼眸望向了我,认真的回答道:「早安,驹场同学。」然後就维持原样,如同发呆般的继续看着我。

「玉川同学?」我楞了一下,重新呼唤了美幸一次。

「是的,驹场同学。」美幸温驯的回答着,这不但让我受宠若惊(天呀!她记得我的名字!),同时也让我把昨天的不快回忆给完全抛到了九霄云外。

鼓起勇气,我大着胆子开口邀请:「玉川同学,你有空吗?不知道可不可以请你喝杯咖啡聊聊天?」我真不敢相信我竟然说的出口,这真的是一个昨天才被拒绝、刚刚自伤心回忆中重建自信的平凡高中生应该说的话吗?

「好呀,要去哪里呢?」美幸刚刚略成空洞的眼神再度回复成水汪汪充满灵气的大眼睛,用那种我一辈子也不敢奢望的眼神看着我。

「那、那就去邮局对面的dibice好了。」略成结巴的声音从我的嘴巴吐出,今天的进步足以让我在回忆录上记下成功的一笔。

「嗯,那我们走吧。」美幸说着,然後很自然的挽起了我的手臂……我的心房在乱跳!我的脑袋像通了高压电!这是真的吗?!这怎麽可能?!
可是从手臂上却千真万确的感觉到美幸的体温传了过来、还外加上胸部柔软的触感和美幸发际间飘散出来的柠檬香气。

此时的我心中想着:「我此生已了无憾恨,爸!妈!感谢你们把我生到这个世界上!」茫然的我,就这样被校园五大美少女之一给搂着手臂,走进了邮局前的dibice咖啡厅,接下来的两个小时,是我有生以来最幸福的时刻,我跟美幸像是相交多年的青梅竹马般天南地北的聊着,彼此之间的称呼也由「驹场同学」、「玉川同学」变成了「守人」跟「美幸」,这种进展速度简直够格让我盖纪念碑以留念了。

很快的,中午已近,因为我们聊的实在太投机了,所以决定转战速食店继续聊天、顺便填饱肚子。

「如果能吃到美幸亲手作的料理那就更棒了!」无意间从我嘴巴吐出来的这句话一半是试探、一半也是期望。

「好呀,那我们就不要去速食店了,去超级市场买点菜吧。」美幸很理所当然的展露出温和羞涩的微笑,拉着我的手走向了另一边的市场,此刻我真是由衷的感谢上帝呀!!天下真的有这麽好的事?昨天以前还跟你连点头之交都算不上的女孩,今天已经肯为你亲手下厨?

对呀!这件事仔细一想,真的是怎麽想怎麽不对劲。难道美幸暗恋我已久?

……我还有自知之明,打死我也不相信。又或者美幸被我的魅力所吸引?我呸!

我哪来的魅力……然後我想起了那绿色的陨石,我的人生从那时候开始就改变了。

买完菜,跟美幸很自然的走回家中,让她下厨煮了一顿好菜……真的,娶到美幸的男人实在太幸福了,这是我由衷的感想。

趁着餐後美幸洗碗时,我大胆的(反正今天已经大胆很多次了)从後头摸上了美幸的双肩。

「美幸……」「嗯?」美幸的回答稳定自然,她的双肩毫不紧绷,手中洗碗的动作没有半点迟缓。

「今天……为什麽对我这麽好……?」我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彷佛做错事的小孩一般,我知道美幸的回答将是解答我心中所有疑惑的钥匙;我渴求多年的情景今天都已经得到,如果是梦,我也已经做的足够了。

「因为是你要我这麽做呀,守人。」美幸把洗好的碗盘叠了起来,擦拭双手後转过身来微笑的回答着我愚笨的问题:「只要你想要,什麽我都会去做。」「为什麽?」我相信我可能是史上最笨的男人:「昨天以前,我确定我们连点头之交可能都称不上!可是今天……」美幸的眼神再度出现了那种空洞感……好像一瞬间生命被抽走、成了只会说话的洋娃娃般:「因为是守人要我做的,所以我就这麽做。」然後又回复为了平常的美幸:「只要是守人希望的,我都会做到……」美幸缓缓的走到我的面前跪了下来:「主人,我的一切都是你的……」眼中充满着温柔的微笑;以及永不变质的忠诚。

如果要拿什麽感觉来比喻,我会说我的脑袋好像刚刚被铁敲了一记。

是那颗陨石吗?还是这只是某个恶作剧?要我相信突然间身边凭空多了一个忠心的美女?我想我最好是再测验看看……「你说,你的一切都是我的?」「是的,主人。」「不要叫我主人,就像以前一样,叫我的名字。」「是的,守人。」「所谓的一切……甚至包括你的身体?」「是的,守人。我知道男孩子们都向往我的身体,但我的一切都是为你而存在的。」「证明……证明给我看。」我不敢相信这种话我都说的出口,但更不敢相信美幸的回答如此直接坦白。

美幸的眼神在温柔、忠诚之外又带上了一抹羞涩。她缓缓站了起身向後退了两步,以确保她的一举一动都能尽入我眼中。美幸纤巧的脱下了淡蓝色的绵质洋装和身上的薄毛衣,现在我可以看到美幸雪白的侗体上只剩下可爱的白色内衣和包裹着下半身的白色丝袜。美幸毫不吝啬的展现着她美丽的肢体,继续缓缓褪下丝袜、胸罩和内裤。

我只能发呆的看着全部过程;美幸的身材是浓合度的、细细的柳腰、丰满翘挺的粉红色双乳、润滑的肌肤和最神秘的那块叁角地带……我感觉两股热血不听话的流窜着,一股流向下半身,一股则直冲鼻头。我花了好一阵功夫接受眼前的美景、外加压下差点喷出来的鼻血,不过我非常确信我的下半身已经脱离我的人格管辖了。

美幸摇曳着曼妙的身姿靠了过来,轻轻坐到了我的身侧,用柔软的胸部挤压着我的手臂,用如兰的吐息和迷蒙美丽的眼神靠向了我的脸……我付出了我的初吻,看来可能连处男也要一并在今天离我而去了。

先是轻点双唇的吻,然後动作缓缓的加大、加深,我跟美幸自然的拥在了一起,热烈的回应彼此的深吻,而美幸的右手则缓缓的按上了我剑拔弩张的那个地方。我惊了一下,但美幸的吻并没放过我,我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她松开我的牛仔裤和内裤,用温暖柔润的小手掏出了我坚挺的兄弟,那种感觉真是舒服,有如触电般贯通我的全身。

我们分开了双唇,美幸羞涩的笑了一笑,弯下了身体跪坐到地毯上,用双手和红润的朱唇、柔软滑腻的香舌开始侍奉我的胯下之物。这是我生平第一次享受到女孩子的美妙,美幸灼热的嘴唇不断吸吮着我的分身,舌头毫不间歇的卷过我最敏感的地带,滑嫩的小手也轻柔的按摩着我兄弟的两个小跟班,我很快的无法忍耐即将到来的高潮。

「美幸,我、我要射了……!!」听到我的呻吟,美幸动作的更加卖力,就好像她生来就是为了这麽侍奉男人似的。在我射出的一瞬间,美幸的嘴开始对准我分身的中心卖力吸吮,让我尽情的放射到了她的口中;在这段历时十馀秒的喷射之後,美幸的嘴终於离开了我的分身,用最幸福的表情吞下了我射出的东西。

整个房间除了空调的声音,就只馀下了我的喘息。当我慢慢平复,美幸体贴的再次用那纤柔的小手和口舌侍奉我,让我很快的回复了雄姿。
「美幸……」如果说人类的眼神可以散发兽性,我相信一定是指现在。

「嗯……」美幸璎咛了一声,柔顺的任我压倒沙发上,用那带着一抹嫣红的妩媚微笑示意我的进攻。

我轻轻的吻着她诱人的乳房,吸吮她高耸的豆蔻,在她的婉转之中渐渐游移而下,挑逗湿润密唇上那红到发亮的小肉豆。美幸的腿斜张大开、脚尖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挺直发颤,在阵阵绵密的呻吟声中承受着我的攻势;从色情影片中学来的技巧竟然在这里派上用场,倒是我始料未及的。

最後的时刻来临了,我看着美幸幸福的眼神,用手调整自己的尖端对上了她鲜嫩欲滴、湿润滑暖的股间秘地,然後慢慢的、确实的进入了她的里面。好暖、好紧、好滑,我感到自己被多层盘旋的肉壁抚慰着,第一次试到这种滋味的感觉真的是至高无上。

美幸低声的喘息呻吟着,我的分身也缓缓深入、直到我碰上了一层阻隔物。

我知道这就是美幸最宝贵的处女了,低下头看着她,美幸略略汗湿的脸庞给了我一个鼓励的微笑,於是我挺进了她。

「呜……!!」美幸痛苦的压抑自己,让我看了都感到心疼;我真的有资格这样得到一个女孩子最宝贵的东西?

我吻遍美幸的全身、直到她的痛苦似乎已经渐渐转化而为愉悦。

「守人……拜托……我、我好痒……」美幸羞涩的吐出了这串足以令每个男人热血沸腾的软语温存。我相信不管是我或她,都可以感觉到我的分身猛的涨了一下!我开始了真正的行动,快速而有力的在她美艳的密壶中不断进出、享受着美幸又紧又暖的肉洞所带来的每一点欢愉,从美幸紧紧搂着我的模样,我确定她也是非常享受的。

最终的高潮来临,在我的低喊、美幸的娇啼中,我感到美幸的身体一僵、肉壶快速蠕动摩擦着我的分身,在一阵颤抖中,美幸放射出一股热潮覆盖了我的尖端,我也在这刺激之下再度射出,我们两人静静拥抱着,享受这一刻高潮後的宁静。

我的脑袋有点空;即使刚刚享受到人生第一次无上的喜悦(手指运动就不要提了)、即使怀中仍蜷曲着一个温婉柔顺的美少女,可是我似乎还一时回不过神来。脑袋深处有种声音在叫着:「看!你刚刚做了什麽?」我下了一个最大的赌注。

几分钟之後,我们两人的呼吸都已平顺,我从美幸的身上离开,享受她乖巧的服侍、替我清洁了分身上的液体。我们双双走进浴室,在嬉笑中洗完了澡,穿上了自己的衣服。

我们沉默的对望彼此,结果是美幸先羞涩的低下了头……真的是好可爱。

几分钟後我们走出了公寓大门,周围没有人,只有早春的风卷过四周。

「美幸……」我的声音有点乾涩;因为如果不是为了真相,我绝对不愿意这麽做。

「是的,守人。」美幸用右手轻轻的拨弄着发稍。

「美幸,忘掉今天我和你相遇所发生的一切事情。」我的声音平静自然,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是的,守人。」美幸回答完了这句话之後,那种空洞的眼神再度出现,并且持续了数秒之久。

「咦……?这是哪里?」当美幸再度回复,她看着四周理所当然的说出了这句话,然後转到了我身上:「啊!驹场同学!」「午安,玉川同学。」我的微笑和自然的回答似乎是理所当然;因为直到此刻,我终於明白了;那颗陨石般的东西赋予了我操纵他人记忆与感情的力量。

在我命令之下遗忘今天记忆的美幸似乎一时反应不过来,於是我为她修改了新的记忆;我让她仍然记得今天早上所发生的事情、见面、喝咖啡,然後接着的是去速食店午餐,她边送我回来边与我聊天。真是完美的记忆不是?完美到让我心中有着一丝丝的罪恶感。

「那麽、驹场同学,明天学校见了!」美幸给了我一个灿烂的微笑,转身离开了我的视线。现在的美幸已经不是下午与我缠绵的女孩了,在她的记忆里,我只是个街上偶然遇见的隔壁班男孩罢了虽然我略略修改了她的感情,使她对我的好感比以前多了许多;如同今早聊天时的投机模样。

老实说,这对我而言,其实是个伤心的回忆,毕竟我对美幸也曾有过些许单恋,而今天虽然并非出自她的本意,却仍然带给我永难忘怀的一天。
我知道我有了新的力量,我也知道从此之後我可以为所欲为;如果我迷失了本性,甚至可能让人类自这宇宙灭亡。这到底是让人期待的?还是让人恐惧的?

我不知道。

chap2.

欲望星期一,上学的日

 

子。我、驹场守人面对的却不只是新的一天,而是新的人生。昨天送走美幸之後,我理所当然的作了一些小小的坏事,实验一下新的力量。

例如楼下讨厌的胖太太,我让她上上下下的把整栋公寓爬了十趟,一方面报复她的罗嗦,二方面也让她运动一下、稍稍减个小肥。对面整天骂人的高血压老伯,我让他站到大街上拿着附有麦克风的手提卡拉ok高歌了半个小时。

这类型的恶作剧总算稍减我多年来的怨气,以前被这些「好邻居」可真是欺负的够惨了。

像我这种年轻男孩的精力是很旺盛的,晚上睡觉前总让我想到白天的事,最後实在受不了了,请住在隔壁栋公寓的美丽空姐来抚慰了我一个晚上;不愧是成熟的美人,丰富的床第经验和口交技巧让我舒服的几乎升天。当然早上临走前,她已经把这件事彻底忘了;甚至在我出大门时正好碰上她,向她道声早安,她还不知道我是谁勒,昨晚的激情自然更是忘的一乾二净,而我却记得她的大腿边有颗动人的黑痣。

今天的我要实行一个报复计划(其实不过是满足性欲的藉口罢了),在周六狠狠拒绝了我的那个女孩名叫岸本稚子;她成了我今天的私人娼妇。在她刚要开口阴损我的一刹那我已经支配了她,现在的稚子和我正利用午休时间躲在体育仓库里,稚子忙着吸吮我的分身,恨不得让我更加快乐。

「稚子,你的动作不够下流,声音也不能让我愉快,特别是口交的功夫,我怎麽感觉不到你的半点诚意呢?」「主、主人,请原谅稚子,稚子会用更淫荡的动作来满足您的!!」惶恐的岸本稚子已经不再是那高傲的模样了,我甚至不许她称呼我的名字,稚子现在只是我忠诚的爱奴而已。

好像努力证明自己一般,稚子捧起足足有d罩杯的那双豪乳开始为我乳交,当然嘴巴也没闲着,拼了小命使用自己的身体让我快乐。

其实稚子真的是很卖力,而且我也快乐的几乎要射了出来,所以我命令她停止了。

「主人,请不要让稚子停下,让稚子满足您吧。」她哀求我的模样真的是相当惹人怜爱。

「稚子。」我一呼唤她的名字,她就出现了那种空洞的眼神。

「稚子,你现在身体非常的饥渴,极度的期盼有男人强暴你、填满你空虚的寂寞。你的爱液狂流,两腿之间颤抖而肿胀,强烈的渴望着任何物体在你里面抽插!」随着我的命令,稚子的脸色更加绯红,浑身抖动不已,虽然没有脱下裙子,但很清楚的可以看到两腿之间有某种液体开始滴落,两条小腿内侧也湿滑的不成样。

「但是,稚子,你的全身都无法动弹,嘴巴也无法发出声音,你甚至连呻吟或自慰都做不到,只能清楚的感觉到你的身体强烈渴望性欲的满足。」我的命令简直是恶魔的声音。

稚子全身微微抖动,眼中满是哀求与欲望,因为性欲强烈的无法满足,她甚至连眼神的焦点都有了些许散涣,合不拢的嘴角也流出了口水当然还是不比她胯下的流水速度。她的爱液量大得难以想像,我扯下她的裙子,清楚的看到那已经透的蕾丝内裤紧贴着密处,中间的凹缝涓涓流水般不停滴落着透明的液体。

「稚子,把你的双手靠上背後的跳台,颠起你的脚尖,尽可能的把你最痒的那个部分向前突出。」稚子很明显的乐於接受这命令,她很快把自己包裹的紧紧的下半身向前挺了出来,我可以很清楚的从那块透的布料中看到她蠕动红肿的秘唇。

我用慢条斯理的动作沿着她光华白皙的皮肤脱下那条蕾丝内裤,稚子的眼神流露出期盼,如果我这时候准她开口,也许她会脱口而出:「主人,请把稚子的小肉穴搞烂吧!」之类的淫荡词汇。

我扶起了坚挺的分身,毫不留情的捅进了稚子的密壶之中;很明显的,这个小淫娃绝对不是处女,比起昨晚那个美丽的空中小姐,稚子的阴道收缩力道都还稍逊些许、当然跟美幸就更不能比了。不过可能实在是饿太久了,稚子的肉壶有如章鱼嘴般不断吞吐着我的下半身,我甚至不必动作,就能让彼此都享受到快感。

「稚子,告诉我,你的身体是所谓的『名器』吗?」如果不是在这种绝对支配的情况下,我那单纯无比的问题可能只能得到一阵讪笑做为回答。
「是的……主人……」稚子的声音兴奋发抖,呻吟声动听的要命。

「啊……啊……主人……」「喔……稚子,你的身体真棒……」虽然两人都是站着不动,但了稚子名器密壶之福,我跟稚子都享受到了绝美的高潮。

结束之後,稚子伺候我穿上了制服,她也在我的许可下穿回了内裤跟裙子;只是两条小腿那光滑的痕迹还是没有乾透,脸上的红潮也尚未退下。
像稚子这种女孩子,如果我不好好玩一玩,真的是太对不起自己新到手的能力了。

「稚子。」我命令着:「今天放学以後,到北街的樱花银行前面等我。」我想到了新的点子,而稚子这个骚浪的名器美少女,很显然的适合我的这项实验。

放学时已经是下午叁点了,稚子果然依照我的命令等在樱花银行前面。在我的耳语命令下,稚子从提款机领出了一笔为数不小的现金送入我的口袋。稚子家里是做跨国贸易的,平常就是花钱如流水般的性格,只是没想到我只是要她去领「一点」钱,她却给了我叁十万块,看来真的是基本观念就不一样,我的心中不由感叹着。

我带着稚子转过银行,走到了後头的旅馆街区,我转过头头看看,稚子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好像对这种地方相当习以为常,反倒是我显的不够开放。不过我的目标并不是带她进旅馆,我带她走进了一家叫做『喜悦屋』的情趣商店;那是我常常购买色情刊物的店面,跟老板有点交情。

「这不是驹场吗?好久不见呀!最近店里多了新货哦……」才刚看到我进门就开始推销的老板,在看到我身後的稚子之後就停下了嘴,用一种尴尬又疑惑的表情看着我。

老实说,我也多少有点不自在,竟然带着女孩子来这种地方,所以我心理已经有了打算,在结束以後要更改一下老板的记忆……老板,对不起了。
「稚子,跟老板打招呼。」「老板你好,我是驹场主人的奴隶稚子,请多指教。」我的漫不在乎、稚子的从顺恭谨,加上老板的发呆惊吓,让这家店里头的气氛一下变得很奇怪。

「驹场君,你……」老板结结巴巴的望着我,而我只有耸耸肩回答他。

「老板,从今天开始我不买书了,我要跟你买『真正的玩具』」我从口袋掏出那叁十万塞到老板手中,反正不是我的钱,我乐的大方些。

老板回过神之後,暧昧的跟我笑了笑,轻轻顶了顶我:「了不起!驹场君,好!我今天一定让你买的心满意足!」我当然也是跟着陪笑了。
看了看四周众多的平凡商品,我回头对老板说了:「老板,我知道你有『另一间店面』,不介意带我去看看吧?」老板贼笑了一声,暧昧的看了看面无表情的稚子:「这……真的好吗?」老板还真不是普通的色呀,连别人带来的女人都想打主义……我心中不由这样想,为了省麻烦,所以我用了老方法,让老板别再那麽罗唆;反正叁十万都给他了,也不会让他损失什麽。

木讷的老板默默地打开了後头的隐密木门,让我带着稚子走了进去,随後又关上外头店门,呆呆的坐在外面店铺的位子上看着电视;没有人打扰,我可以安心的看看老板究竟藏了什麽货色。

打开灯,我看到了一间不算大,却琳琅满目摆满各种东西的房间。这里有各种催情效果惊人的禁药,有最限制级的性感内衣、紧身皮饰,右手边的架子上放满各种各样模拟男人下半身的道具,正前方则是各种模拟女性密处的自慰器,左手边却摆着一具具穿着性感服饰的模特儿;仔细一看,才发现竟然是本国的高级品、或是外国输入的精巧性爱娃娃,制作精细的程度让我的分身一下子又挺了起来,恨不得马上走马上阵。

我深吸了一口气,让心情稍微平静一点,回头对稚子说道:「全身脱光,稚子」,然後走向摆放性感服饰的地方开始挑拣。稚子则在应了一声後把全身衣服都脱了下来放在角落的椅子上,静静等待我的下一个命令。

白色的高雅性感连身内衣……这不错……黑色的紧身皮衣,在重要的部分都有开口……这也很刺激……大红色的紧身吊带袜内衣……很喷血……我一口气挑了七、八套高价位、高品质的奢侈品出来放到一边。

「稚子,先把这件穿上。」我给她的是那套白色的伸缩连身内衣;因为等会我还要带她走出大门,我可不希望每个人都看到她裙下双腿套着的是黑色的皮靴。

稚子边穿,我边转往右手边的柜子,挑出了几件看来很能让女孩子疯狂的震动器具;有和紧身皮裤连成一体的震动棒,有可以同时深埋女性下半身叁个洞穴的叁合一震动器、同性恋用的双头阴茎、震动胸罩、无线遥控震动器等等。

回头看了看穿好内衣,显得高雅迷人的稚子,这次我丢给她的是那件附有震动器的紧身皮裤和震动胸罩:「穿上这两件,然後再套上你的制服。」「是的,主人。」面无表情的稚子毫不困难的穿上那条紧窄的皮裤,将那根粗大的男性模造物吞入体内,又把那件可以遥控震动的胸罩裹上了自己丰满的双乳,然後穿上了制服。在穿制服时,我才发现那条皮裤还是对她造成了影响,很明显的,充实的快感还是影响到了她行动的流畅。穿好制服的稚子再度回复成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孔,只是双腿的角度却比之前略为撑开了些。我戏虐性的把手上两个控制器扭了开,清晰的听到细微的马达声自稚子体内传出,她的双乳微微颤动,她的两腿也明显弓了起来,低下头用双手紧紧的捂住了两腿之间低声喘息着。

看了她的反应,我满意的关上开关,她才好似松了口气似的重新站直;只是却有些摇摇欲坠的模样。

正面摆着的那些精巧仿制女性性器,如果是以前,我想我一定是能拿多少就拿多少吧?不过现在我却已经可以让全世界的美女都臣服我的胯下了,这些东西已经不再需要。我比较有兴趣的是左边摆着的那几具性爱娃娃,以前我只曾经在色情杂志上看过,见到实物还是第一次。即使现在,我仍然对这种东西充满好奇,所以我记下其中一具娃娃的编号(最贵的那一具),走出这房间之前,我又随手拿了几种媚药。

带着稚子走回店面,老板仍在看着电视,在我的指示下,老板协助稚子把我挑的东西通通装进了几个纸箱里,我又顺便告诉了老板里头那具娃娃的编号。在老板的恭送下,我带着内穿性感服饰的稚子走出了店门;老板会在今晚将所有东西亲自动到我家,届时我给他的命令才会解除。

稚子走路的样子很明显的有些古怪,我知道那是因为有个粗大的男性仿制品正插在她湿滑肉穴中的缘故,即使是被我控制,生性淫荡的稚子仍然会不由自主的按耐不住本能的需求。为此,我决定坐计程车带她回家。

到家时已经是傍晚时分,稚子的模样一度让计程车司机以为是生病(感谢这纯的计程车司机),最後总算是安然下了车,上了楼,走进了我的家门。

今天晚上,稚子不折不扣的将成为我的玩具。

在我的命令下,稚子脱下了那令她搔痒不已的胸罩和皮裤,特别是皮裤,我发现那根棒状物早就变的湿滑闪亮,满是稚子密穴的淫水;甚至当她脱下的那一刻,我还可以看到一根晶亮的银丝由她的洞口连往皮裤棒上的尖端……稚子之所以特别容易受到我的控制,或许根本是天性也不一定。

稚子不比美幸,她根本不会下厨,或许也是因为她那富家大小姐身份的关系吧。所以我们的晚餐叫了外送的披萨,才刚吃饱,『喜悦屋』的老板就出现了,他送进来了一大两小叁个纸箱,小的一看就知道是下午买的那些东西,大的如同棺材般的纸箱,想必就是我指定的那具性爱娃娃吧。替老板解除了命令之後,他迷迷糊糊的回去了,而我和稚子则要展开今晚的淫乱之夜。

稚子穿着那身白色的连身内衣,胸部和密穴都是裸露的,看来实在非常诱人,她就穿着这样替饱餐後的我按摩了一阵,中途因为我的分身已经受不了而挺起(暖饱思淫欲,古人诚不欺我也),稚子还用口舌替我解决了一次,当然我发射的液体她是完全吞下了。

按摩结束、外加发射一次,我的精神尽复,开始拆开那些纸箱。两个小箱中果然是下午那些东西,也就暂时不必再看,打开大箱时却委实精采绝轮。下午在老板阴暗的小店还看不真切,现在拿回家在灯火通明下一看,才发现真的是精致无比;眉毛、眼神、轮廓、身型,无一不似真人,除了没有体温之外,甚至连柔软的弹性也像人类一般。

我和稚子协力把那具娃娃抬了出来放在地毯上,灵机一动道:「稚子,你也学娃娃一样躺到地上。」「是的,主人。」稚子照做着躺了下去,甚至连娃娃为了口交而微张嘴唇的模样也学了个十成十,我突然觉得也许可以叫稚子去参加话剧社,不但增加了话剧社的看头,也增加了认识美女的机会。话剧社、新体操社、茶道社和弓道社是我们学校的女子社团,特别是前两个社团,汇集了全校大部分的美女;美幸也是新体操社的一员,所以腰肢才会那麽柔软,体态也如此轻盈。

我看了看地上两具美丽的身躯,盘腿坐到中间,一手一个玩弄着两边的乳房。比起来,娃娃的胸部坚挺多了,但稚子的乳房柔软温暖;人类到底还是比玩偶要来的好。

接着,我想到了一个非常怪异的点子。

「稚子……」「是的,主人……」「稚子,看到这个娃娃没有?她的名字叫亚美,跟亚美打声招呼吧。」「亚美小姐,你好,我是主人的爱奴稚子……」「很好,稚子,我现在要你跟亚美表演同性恋给我看。」「是的,主人,稚子爱亚美……」「稚子,用这个去爱亚美吧,用最淫荡的姿势去爱她。」说着说着,我把那根女同性恋使用的双头棒状物交到了稚子手上,稚子脸上一片火热,大腿周围理所当然是湿的,鲜红的乳头也早已翘起。

稚子缓缓的抚上亚美的矽胶乳房,满脸爱恋的玩弄着,眼睛火热的注视着亚美生硬的表情;对此时稚子来说,亚美这时是她最需要的情人。稚子一手拨弄发际,边低下头亲吻着亚美殷红却冰冷的嘴唇,然後一路往下吻;脖子、胸部、小腹,直到那模拟真正女性制作的洞口。

稚子裹着白色丝袜的腿跨坐在亚美的脸上,让亚美的鼻子、嘴巴刺激自己的身体,上半身则弯向亚美的密处,细细舔弄着,爱抚着。然後稚子拿起了那根双头棒状物,缓缓的将其中一端刺入了亚美的身体内部,此时的亚美明明是女性的模样,下半身却挺立着一根男性的象徵,看起来既淫糜又刺激。

稚子回过头来妩媚一笑:「主人,稚子要跟亚美开始玩了……」说完翻过了身,翘起可爱的臀部,用一只手撑开自己的密洞来对准底下那根竖起的东西。稚子左右摇摆了一阵,缓缓往下一坐,慢慢的、确实的,将整根又粗又长的乳胶阳具吞下了大半。

「主、主人……稚子已经满了……」稚子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痛苦,从腹部隆起的模样看来,稚子的阴道已经被那根模造品给撑满了,如果再继续下去,就得连子宫都一起用上了。稚子以生涩的动作上下活动着,用自己的身体在胯下那根物体上涂抹了一层光亮滑润的黏液,口中断断续续的吐出娇美的呻吟,看来稚子相当的受用这种感觉。

看到这里我已经忍受不了了,我走到稚子面前,脚下跨着的是亚美娃娃。

「稚子,边玩边吸吮我。」我发出了新的命令。

沉醉在上下套弄中的稚子像回过神似的,用双手和口舌开始侍奉我的分身。

随着动作不断加剧,我知道稚子的情绪已经渐渐高涨,当然了,我可不希望她在娃娃身上得到最高的满足,那我就没得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