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六楼护士
六楼护士
 
   爱逸医院坐落在市郊区。像这种私立医院,为了节省建筑资金,都会打着冠冕堂皇的幌子「拥有依山傍水的安
逸环境」来招揽生意。这家医院并没有自己特殊的专长,请的大夫都是三流的,不过什么科室都敢开、大病小病都
敢看,这么多年倒是也没有犯什么大错;加之整个六层大楼建筑精良,环境高档,所以医院生意并不亏本。
  这整个六层楼,普通患者最多是上到5层,5层是住院部,以及几个副院长的办公室,再高一层便没有直通的
电梯或者扶梯了,只有一个安全出口的小楼梯可以通往,可是一直是锁着的,从没见谁开过。
  觉得六层很神秘吗?那么我只带你一个人上来看看六层的事情,不要告诉别人………在医院一层有一个可以直
通六层的电梯,不要以为你可以随便上来,因为这个电梯前面是24小时有保安的。不过我认识这个保安,我可以
带你上去。
  六层只有七间大型豪华的房间,装潢设计各有不同,院长张众的「办公室」就在出电梯第一间。你与其说它是
办公室,不如说它是酒店豪华间,40岁的张众有妻子儿女,不知道他们家庭感情如何,只知道他不经常回家,不
过在这样的条件居住比家里一点都不差。
  再过去一间就是大老板张秉林的豪间,不过这个53岁生意人是不会经常在这里过夜,也没必要在这里过夜的。
  里面五间全部是高级疗养病房,能住这里的病人,并不是病情严重生命垂危的,而是能付得起这每天XXXX
元住院费的人——所以他们甚至可以不是病人。
  这五个高间每个都有好几个套间,浴室厨房阳台,甚至客厅,要多全有多全,比三星酒店一点都不差,最最最
与众不同的就是,每个高间都有一个专门的护士,套间里也包括这个护士的房间。这个专用护士是从病人进入病房
开始一直守护,直到病人离开没有新的病人进来才有自由休息的时间。
  她们的工作即辛苦又没有时间的自由,可是却是这个医院里每个护士抢着做的差事,六楼护士有最好的住间,
更重要的是,她们的月薪也是跟她们住的房间是一样档次的。
  医院停车场,张众站在那里似乎在等待什么,旁边四五个大夫护士唧唧喳喳有说有笑。
  「红月,干嘛也叫我来啊,我又不是六楼的人。」,Elian在旁边双臂交叉胸前,不耐烦地埋怨着「呵呵,
猪脑。」邱红月保持她一贯的待人笑容打开了Elian交叉的双臂,挽了上去「徐远你还记得不啊?咱们高中时
候的教务处老师,还帮咱们揪出来偷女生内裤的那小子来着………」「你别告诉我这次住六楼病房的人是他?!」
Elian惊奇地问「就是他,他还是咱们张院长老同学呢,他现在是中学校长了………」「哦,怪不得他能住爱
逸的六楼,不当校长怎么能这么大方用公款来………」Elian毫不掩饰地说。
  「嘘!!!」红月一个狡诘的眼神适时地截住了Elian的话。
  红月和Elian是高中同学,和徐远有关系的事件是高二时她们宿舍经常丢失晾在阳台的内裤,后来这个教
务处主任亲手把偷内裤的男生抓到了,着实轰动不小。
  一辆黑色宝马驶了进来,停在张众面前,车门一开,下来一个标准国家中年干部形象的人,无论身高外型,就
连笑容和动作都让人不容置疑。
  「老徐,我真不愿意在这地方迎接你啊,哈哈………」张众握着徐远的手不放。
  「呵呵,你以为我愿意在这见你这个老同学啊,没办法啊,老风湿了。」徐远用着他完全符合中年干部的声音
附和着。
  「男人40岁老不老小不小,可得注意身体,一有假休就得好好保养啊。」张众这人怎么也不忘给医院拉生意
「你看我这不学校一放暑假就来了嘛,市区那么多政府医院我都不去,不就是想着跟老同学你聚聚嘛,哈哈,有你
照顾我也放心啊。」徐远去那个医院都一样公费,他挑一个最贵环境最好的似乎也不仅仅是因为老同学在当院长。
  「给你介绍一下你的高间护士,邱红月,呵呵,听说她原来还是你们学校的学生呢,有她照顾你,老同学你可
就更放心了吧。」徐远看了看邱红月,给了一个领导的经典点头,邱红月自然不会吝啬她一贯的温馨笑容。这时,
徐远忽然看到了邱红月旁边的Elian,神情忽然一惊又立刻若无其事地转回头去。Elian的表情从开始一
直就都是阴沉的,看到徐远时只回了一个尴尬的笑,就别过头去了。
  就这样,徐远住进了3号高间,三号高间开门是客厅,客厅左边是徐远的豪华病房,客厅右边是邱红月的房间。
徐远的老婆原来只是她们高中一个普通老师,可是老公后来成了一把手了,她现在也成了学校的副校长。在这段时
间,徐远休假,她就更得在学校盯着了,应该很少有空来看他。
  第一天下午,徐远接受完全身检查后就来到病房休息,刚一躺下,邱红月便推门进来了。
  「徐老师,哦,徐校长。」不知道邱红月这「老师」、「校长」的称呼是事先排练好的,还是真的口误。
  她又露出了护士招牌温和笑容,捧着苏州真丝男士睡衣进来。她大概有165的身高,不胖也不瘦,胸部丰满、
臀部很翘,走路姿势优雅,很有女人味。她很会打扮,皮肤白皙,以至于原本普通的外表看上去很有味道。
  她虽然才20岁,文凭也仅仅是个高中毕业,可是她非常聪明,所以原本并不出众的她却稳稳地做着六楼护士。
  「徐校长,我们院里为您准备了3件睡衣,每天都会派人给您洗。」她把衣服温柔地放在了徐远的床头,阳光
射进来照在她身上,在徐远看来就像一个粉色的天使,幸运的是整个假期可以有个天使照顾,不幸运的是,她仅仅
是个守护天使,却不是………「谢谢,我有点累………」「好的,我马上出去,您好好休息。」邱红月未等徐远说
完,很知趣地接过话,轻声关门走了。
  邱红月走后,徐远躺在床上很烦,刚才是Elian,见到她很惊讶,既不惊喜也不惊恐,而是惊讶。Eli
an高中时候学习很好,但是家里穷,父母没有文化,给女儿起名叫王凤,她长大渐渐觉得很土,所以自己起了个
英文名字叫Elian,同学也都这么叫她。
  她虽然曾经和邱红月一样普通,可是当年她有很特别的气质,她倔强,从不虚伪说恭维人的话,她直来直去,
没有女人那种想要什么却非说不要什么那种拐弯抹角………叩叩,忽然有轻微的敲门声。
  「进来。」徐远从对Elian的回忆中回过神来门被慢慢推开了………「Elian?!」徐远好惊讶。
  阳光下粉色护士装的她,和邱红月一样像天使,她的气质仍旧没有变,可是脸很红,眼神里流动着异样的渴望
………可是,可是她怎么可以穿成这样,她的上衣前两个扣子都没有系,胸部看上去好大,就好像衣服马上要裂开,
里面两个大大的蜜桃随时都要蹦在他的面前………天啊,她的裙子怎么这么短,简直几乎可以看到她的内裤,她那
已经暴露出欲望的白色小内裤。
  徐远不由得张着嘴看呆了,他根本不知道改说什么了。
  「老师。」她那胆怯的声音同四年前一样让人忘不了。
  「你………」徐远仍旧不知所措。
  Elian从门边慢慢移入,她越来越近,徐远的心跳也越来越快,他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和他四年前和E
lian同处一室的那份霸道截然相反。
  她轻轻坐在他的床边,空气很静,可以听到他急促的呼吸。
  她的手慢慢摸上他的脸,触到那一瞬间,他一颤,但是他并不躲闪,只看着她不动。她的手柔柔的,小小的,
在脸上摩挲好舒服,滑到他紧张吞咽口水的喉结,然后向下,在另一只手一个一个解开他的衣扣的同时,她这只手
慢慢从他的颈部滑到了他的胸前,在他的乳头附近水一般地游移。
  这种游移足以点燃所有的干柴,徐远也不例外,他四年前是干柴,现在也是。
  「老师,当年你就是摸我这里,这么欺负我的,现在我要跟你算帐了。」她揪矜的小鼻子和调皮的语气让徐远
更是心如火焚,下面不知不觉就硬了。她游移的手很狡猾,刚刚还在他胸前撩人,却忽地到了他的肚脐。
  「叮………」她弹了一下他的腰带上的铁扣,嘴唇欺到他的耳边,酥胸简直要贴到了他的嘴,说:「老师,你
那里是不是像这铁扣一样硬?你当年可是检查了我是不是处女了,那我现在就要检查你是不是还坚挺了。」说着,
手便向他下体抓去。
  「啊!」一股电流般的快感从他被触碰的下体流了上来,他的额头已经出了好多汗,再这样下去他会被这个小
妖精逼疯。
  「老师,你当年也是这样隔着内裤摸我的,原来你也和我一样敏感啊,嘻嘻,让我脱了你的裤子再看看我好久
不见的小宝贝………不,是大宝贝………」她伸手便去除徐远的裤带,小手指勾住他的裤链慢吞吞地下滑,滑到一
半,竟又拉了上来。
  天啊,她何时变得这么有技巧,这么会诱惑男人,这么主动大胆,四年前,她可还是一个对性事一窍不通的纯
情少女啊。
  「Elian。」他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声音嘶哑「别这样………我会受不了。」「啊?」她神色失望,说着
便要站起来「原来现在你已经不想再要我了,我只是你一个过期的………」「不是,我是………」他抢着打断,伸
手想去拉她的衣裙,结果她的衣裙太短,竟然拉到了她的内裤,一不小心碰到了她软软的阴唇。
  「啊………嗯……」敏锐的触感立刻让她微皱了眉,眯住了眼睛,整个人回坐在床边。
  徐远顺势使劲搂住了她的腰,「我是想要你快点脱掉我的裤子,小宝贝,我现在就想要你。」他终于露出了他
的本来面貌,说话间手指已经伸入了Elian的小内裤,在她的阴唇阴蒂上狠揉,他的饥渴似乎要顷刻吞噬El
ian的身体。
  「啊啊………嗯啊……嗯嗯嗯啊……………慢……慢慢来好不好……啊………嗯……好不好……」Elian
已经渐渐陶醉在他的手指给她的愉悦。事实上他是恶狼,却披着猎人的外衣,可是Elian就是喜欢恶狼,即使
她碰到猎人,她也要把他勾引成恶狼。
  她拔出他的手指,把他的手好好地放回床上,正当徐远诧异,Elian不缓不慢地脱下了自己的小内裤,然
后把它翻过来,竟用紧贴小穴的地方放到了徐远的鼻子前。
  「坏东西,这是我的味道,熟悉吗?以后不要再偷我的内裤了,以后你在这里每天我都送我的内裤来给你,让
你闻个够。」「你以前那么单纯,现在怎么成了一个小荡妇,快让我摸摸,我喜欢你现在这样。」徐远的手毫不留
情地抓到了Elian的阴部,那又红又胀的小热地早已泌出了欲滴的汁液,好像在呻吟,在渴求,在渴求硬物的
怜悯。
  正在徐远对Elian湿漉漉的秘处又揉又搓时,Elian灵巧的双手瞬间解开了他的裤子,又迅速拔开了
他的内裤,蹦出了一个直硬的肉棒。Elian在被他揉得几声浪叫之后,两腿跨在他身上,小穴对准他的硬棒擦
来擦去,那些欲滴未滴的黏液全都挂在了上面。
  「快来………快来啊,你知道我受不了还撩我。」徐远喉咙里低低咕噜着。
  Elian在递他一个无限诱惑的眼神之后,噗哧一下坐了下去,直到根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嗯嗯……啊啊嗯嗯………………」Elian在许愿身上疯
狂的上下舞动,被抽插的快感让她一直淫声不断………徐远房间门虚掩的缝隙外面站着忍不住将手伸入内裤抚弄的
邱红月,看着屋内裸火燃烧,听着好友的淫声浪语,她忍不住将中指插入她那并未被开苞的处女地,她想她也要…
……这个四十岁的男人根本经不起Elian的折腾,射得很快,他射完之后浑身虚汗,表情既尴尬又无奈。El
ian当然没有满足,略带愠色地迅速穿上衣服,留下一句「以后还来找你。」便匆匆走了。
  邱红月当然不会让她看到自己的存在,躲了一下又站在门缝,看到徐远望着Elian身影的阴郁神情。他慢
慢从身边公文包里拿出一张支票,写了些什么。这是给Elian的?他写了多少?这简直是妓女与嫖客的交易…
……不对,他们提到四年前,难道他们原来有过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不行,我一定要弄清楚这些事情!
  一处中年户主房内。
  「程叔叔,我回来了。」Elian用钥匙开了门轻声道。
  那健壮男人商人打扮,从卧室出来一看到Elian就霸道地把手伸进她的乳罩里用力地掐捏。
  「啊啊啊……不………不要,疼……啊啊嗯啊………」Elian疼得受不了,腿微微弯曲,泪水在眼眶中打
转,似乎在求饶。可是这男人如同没有听见,拼命扯她的衣服,衣扣被扯掉,乳罩被扯坏,内裤被撕烂,很快就把
她全身拔个精光。Elian无助的双手抱在一起,却不敢遮住私处,身体微微颤抖,眼神充满畏惧。
  男人上下打量了她一会儿,突然抓住她的头发,死命往地上拽,「妈的你个骚货今天跟人干了是不是?」她的
头皮简直要被他撕裂,听到这句话更是吓得她心砰砰乱跳好像就要大难临头。
  「没有,我没有,只是………」她实在不知道怎么说,有了!「只是我在医院没有事做又太想你,所以自慰了
一会儿,这不一下班就赶快回来找你。」男人想了想,松开了她,又伸手到她的吓湿了的小穴狠捣「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求求你,疼………」他停了下来,说道:「老子养着你全家,总算没白花钱,不管是你想着我还是你自
己发贱,一会儿你都得使出你浑身的骚劲伺候着!」「是,是!」她声音抖的几乎要掉到地上,侥幸蒙过这关仍旧
心有余悸。
  这男人把她推进卧室,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Elian很久没有来找过徐远了,他老婆只来看过他一次,交代点学校的事情并嘱咐他好好休息就匆匆走了。
  邱红月回想了几天,渐渐明白了,似乎当年偷Elian内裤的人就是徐远,而那个无辜男生只是个倒霉牺牲
品。那么他跟Elian应该在那阵子就发生了关系,主动的人是徐远,并且从那时起Elian已不是处女。只
是她又怎会想到Elian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生活。
  这天傍晚下大雨,徐远的风湿忽然又犯了,邱红月在这些日子里照顾他一直很细心,医生检查完刚刚走,邱红
月便主动提出帮他按摩双膝。
  「徐老师,您太太工作忙不常来陪您,怎么不见有朋友常来陪您说说话解解闷啊?」邱红月的试探让徐远想起
了Elian,她自从那次主动做爱后,再也没来过。
  「哦,可能他们都忙,也不想打搅我。有你陪着我我也不闷啊。」邱红月的手很纤细,可以说是葱葱玉指,碰
到人身上柔软舒服。她的揉捏让徐远感到除了膝盖风湿的疼痛被减轻外,还有一种莫名的舒服。两个人一说一笑地
聊着天,但邱红月很小心完全不提及Elian。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全黑,整个医院渐渐寂静。她按摩的范围也不再拘谨,手从小腿肚划到大腿内侧,甚至有时
可以到大腿根,这让徐远忍不住产生了快感。
  终于在这一揉一捏中,他的阴茎渐渐勃起了。
  面对徐远裤子渐渐胀大,邱红月立刻满脸通红,笑容羞涩如娟娟处子。徐远表现的非常难为情,「这个,呵呵,
要不今天就到这吧,你也该休息了。」「如果我休息了,你不就更辛苦?」她这句话让徐远始料未及。
  「就让我来帮你吧。」她说着把手从他大腿内侧上移,根本不等徐远反应。
  这………他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要她?可是自己在她面前的身份不仅是个病人还是个师长。拒绝?身体又怎
么能抗拒这么渴求的诱惑?他只有沉默,安静等待着享受。
  她的手隔着裤子,来到了他的突起。她轻轻抚弄着她第一次接触到的男性器官,那么兴奋又羞涩,难为情却又
欲拒还迎。而她的这种柔软触摸的作用对于徐远来讲却丝毫不差于Elian的疯狂的上下。它胀得更大,似乎在
向邱红月身体某个部位示威。
  见此状况,邱红月意识到自己接下来得付出点什么,可是无论她再怎么精明的一个女人,面对自己第一次总是
要迟疑。这个根本不是她爱的男人,她也从没有爱过什么人,只是因为×才决定诱惑他,只是真正接下来要……不
行,不行,我还没有想好!
  邱红月紧张的移开了自己的手,这一举动使正在兴奋中的徐远露出不解又乞求继续的神情。
  「呃,徐老师,晚了,你也该休息了,晚安。」她抛下这么一句话便匆忙走掉了。
  留下来了在性欲中挣扎忍受的徐远。他又一次深望着门口一个女人,这次比上次还要痛苦——此刻那极度渴望
女人滋润的身体。
  邱红月出到客厅意识到安全,却突然感到阴部的湿润与微胀,更重要的是她感到了刚才的事情同时也挑起了她
的欲望。
  她迅速回到自己的房间,不等锁好房门便将自己摔到床上脱掉自己的裙装和乳罩,只剩下内裤,她一只手揉弄
自己的奶子,另外一只伸入了内裤。她挤按自己的阴蒂,用食指和中指拔开了小洞,然后用沾满了水水的中指试探
地送入紧绷的小屄。把中指当作男人的阳具,学着Elian来回抽动。
  「啊啊……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原来……竟然是………啊啊……这么舒服………」邱红月体
会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感,由女性的原始欲望带给她的快乐。
  她以为今夜她会在自慰中睏倦睡去,但是被快感包围的她却不知道另一个男人正向自己的房间走来………徐远
心情很差,一边用手上下搓动着勃起的阴茎以稍为慰藉,一边关上了头顶的灯。他一会儿便沉沉睡去,这房间强隔
音的设计,不管房间外发生什么都足以让他一觉睡到天亮。
  张众工作很忙,他自从第一天招呼了徐远就再没抽出空来看他。刚刚张众把事情交给了一个副院长,这会儿他
想着去跟老同学叙叙旧,应该还不算晚。
  来到3号高间房门前,他举起手准备敲门,想到也许应该去他房间给他个惊喜,便用院里的钥匙自己轻轻开了
门。
  「嗯嗯……啊啊啊嗯嗯……………啊啊……舒……舒服……嗯嗯……」天啊,邱红月正在赤裸着自慰,手在不
停摸着男人最想要的女性私处,口中浪叫连连。这个声色俱全的画面让久未归家的张众实在难以忍受,他不自觉的
解开了裤子,把手伸到了自己正在胀大的下身。
  邱红月已经爽到头昏,她想找一个更粗的东西插进去满足自己,她一边插着自己口中浪叫,一边翻下床找一个
合适大小的东西。看到邱红月翻箱倒柜不知在找什么,张众很奇怪,他也丝毫没有注意到他解开的裤子正在下滑。
  「叮」张众的裤子滑落在地,裤带上的铁扣撞出了声音。
  「谁?」邱红月慌乱抓起床单遮住了身体。
  「这……」在这样的情况下张众进退两难,他要是逃走被发现会很丢人,但是他能推门进去吗?邱红月吓得要
死,这种事情被发现实在是再没脸在医院工作了……这个人到底是谁?
  邱红月鼓起勇气决定亲自去看看到底是谁,或许还可以有保密的余地。
  吱,门开了,她呆了,门外是同样呆掉的张众。
  一个是见不得人的隐私,一个是同样见不得人的偷窥,两个人定定呆站好久,同样不知所措。哗,床单从分神
的邱红月身上滑了下来,她凹凸有致的酮体暴露无余。
  啊,她惊呼着伸手去拾,却被张众拦住。她看着他仅剩下肿胀内裤的下身,有点不知所措竟然真的没有去捡起
床单。
  空气静静的,唯一打破沉静的是张众的内裤又突然一个挺起。他脱掉瘫在地上的裤子拿在手里,进了邱红月的
房间,从里面关上了门。先是传来一声惨叫,然后便是不休不止的淫声浪语……等到邱红月醒来,已经快到中午了,
早上徐远以为自己伤害了邱红月所以没有叫醒她就自己叫了医生进行每日检查。她觉得下体仍有余痛,可是昨夜那
销魂的感觉却留到现在。
  看着床上的血渍摸着红肿的阴部,直到现在她对把的第一次自己给了这个男人都半信半疑。昨夜的妥协是因为
两个人的饥渴难耐,更是因为一个是院长一个是护士。
  「小王啊,我去探视一下徐校长,你们先去午休吧。」张众今天醒来格外精神,也格外开心,主动提出让员工
午休。他走到3号高间,先去和徐远聊了一会儿天,把他安顿睡着便来到了邱红月房间。
  「怎么着早就醒了?不多睡一会儿?」他笑咪咪地问正在收拾房间的邱红月。
  张众让小灶食堂顿了参汤,说是给徐远拿来,却放到了邱红月的房间里。他对邱红月这么好并不是因为他喜欢
她,而是因为这是他得到的第一个处女,甚至他老婆在和他上床的时候都没有落红。
  一个40岁的男人可以让一个20岁的女人落红,应该算是这个男人的本事了。张众在这个年纪撞上了他的这
个大姑娘上轿头一遭,不管轿子里的是谁,他都舍得用心对待。
  邱红月心里难过,虽然她没有爱过谁就没有对不起谁,但给这个男人是昨晚之前都没有料到的,甚至在引诱徐
远的时候她都把持住了。她不愿意和张众说话,只是看了他一眼便继续收拾。张众从兜里掏出一张支票递到她的面
前,使她停下了手中的事情。
  「张院长,这……昨晚的事情并不是您一个人的……」「唉……」张众打断她,「拿着吧,买点补品,护士的
身体要是不好医院还哪有形象了啊?你就算是替医院着想收下吧。」张众硬是把支票塞进了她手里,就去开门准备
走,走前还不忘嘱咐她记得喝桌上的汤。
  邱红月看了看手里有四个0的支票,又看了看桌上热气腾腾的参汤,她的难过减轻了很多,她不用再羡慕别人
的衣服首饰,不用再在小护士们穿带的廉价货中徘徊,也不用再去处心积虑地引诱徐远,毕竟Elian是她的朋
友,徐远算是Elian的一碗饭,抢朋友饭碗的事情总是不逼到绝路上不能做的。
  她觉得现在有了她的靠山,她的钱袋,那么破处的事情给她带来忧伤便少了大半。
  「红月。」2号高间护士韩萱叫住了正走去院长办公室的邱红月。23岁的韩萱原本是个模特,她身材很棒,
高挑纤细,带着模特那种冷若冰霜的高贵气质。她后来做护士据说是因为韩萱不喜欢参与幕后那些肮脏交易,而独
自清高也让她没有了发展前途,她却宁愿选择做一个护士放弃T台。
  「红月,你知道10月份我们层要选一个护士长的事情吗?」「唔……」怎么竟然没有听说过?张众应该先告
诉她的啊。「是吗?没听说啊,你怎么知道的?」「是莫医生无意中告诉我的,说是我们5个人公平竞争。我想我
就不参加了,我应该不如李思和邱哲有希望。你呢?你去竞争吗?」「我?」邱红月心里埋怨张众不提前告诉她,
现在还没回过神来。「呃,我还不知道呢。呵呵,先别提这些了,听说你有男朋友了是不是?怎么也不主动介绍介
绍啊?你这样我们几个可不乐意啊。」「哈哈,好啊,哪天我把他带到院里来让你们好好挑挑毛病。」这时韩萱的
手机响了,她示意了一下邱红月,便跑到远处去解电话了,留下邱红月一个人心里暗扰着,不行,我得问问张众!
  当天晚上,张众房里。
  「哦哦哦……啊啊………宝贝,你……你今天怎么这么厉害啊……呃呃………」床上赤裸裸的张众忘情地喊,
他从白天严肃的院长变成了夜里偷情的男人。
  邱红月撅着白皙的翘臀,将头埋在张众腿间,正含着他的阳物舔弄抽动。她今夜要吸出的不止是他的精液,还
有他的一句话:红月,你做护士长。
  在这种激烈的舌舔、唇吸、火吻、齿咬之下,任何一个阴茎都无法承受。即使是阳痿的都能再次复活。张众差
一点晕死过去,就在差一点之前,他射精了,在他还没用来得及拔出来之前。
  他用力支撑眼睛看着含着他精液的邱红月,又是心疼又是惊喜,其实她当时完全可以不用嘴接住,接住也可以
吐出来,可是她一直含着。
  张众伸手去摸她满是汗水的小脸,刚要说点什么,她咕咚一声咽下去了。这让张众着实惊讶,他愧疚他怜惜他
开心。
  邱红月漱了口爬回了张众床上,柔情万种地搂着他,「亲爱的,我对你好吗?」「当然,当然。」张众搂得她
更紧。
  「我跟你在一起是心甘情愿的,我不要你的任何东西,哪怕我一辈子只是一个平凡的小护士,真的,只要我能
一直陪着你就好。」说完,她趴在张众怀里睡去了。
  可是这话却让张众睡不着。
  张众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邱红月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跟着自己,如果只是一直给邱红月
钱,这似乎对她太不尽人情,自己也于心不忍。
  如果说要给邱红月一些工作上的实惠的话,恐怕只有几个月后的待选的护士长职位了,可是在公平竞争之下邱
红月却又很难当上。
  五个高间护士里面李思、李想这对双胞姐妹还有邱哲都是正规卫校毕业,其中李思工作表现最好,而邱哲又是
工作最久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让邱红月当一定会落下话柄,这可怎么办呢?
  张众这一夜无声的翻腾,让邱红月瞭解到了要当这个护士长的难度。也许从前的她会觊觎这个职位,但是会有
自知之明,会在别人当选后假惺惺地恭喜,而心里却嫉妒很久。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