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五毒浪子
五毒浪子
 
五毒,顾名思义:吃、喝、嫖、赌、抽。

浪子,四海为家、潇洒不羁的人。

如果一个人被称为五毒浪子,那他一定是英俊倜傥兼风流多金的人吧?

错!他的长相只能说是一般人,是那种掉在人堆里就很难找到的人。

他也没有多少钱,他的钱都在风花雪月中消耗殆尽了。

他的名字叫李动,他是一个败家子,祖上积攒的诺大的家业被他在几年中就挥霍一空了,于是他五毒浪子的名号也就传开了。

第一章

腊月二十,金陵,明月居。

明月居是金陵最大的妓院,这里有全城最美的女人,最醇的美酒,最可口的饭菜和最周到的服务。出入这里的全部是达官显贵和风流巨贾。在这里你只要有钱,你就是皇帝,你就是主宰。堆砌在金钱之上的荣誉会让你有不白活一回的感觉。

已是熄灯时间,明月居的大红灯笼却显得更加明亮。八盏灯笼红得像要滴出血来,把大街和门两旁的石狮照得通亮。不时有华丽的马车在门前驻足,接送着一位位“风流”人物。下车的人神色中透出期待和兴奋,上车的人神色中透出疲惫与满足。

大街的尽头缓缓走来一个人,一身白衣,衣服上有一些灰迹,看来是几天没有换过了。来人中等身材,略胖,低着头,脚步缓慢而犹疑,好像内心中正在苦苦挣扎。一段不长的街道足足走了一盏茶的时间。路总有尽头,此刻,他来到了明月居的大门前。抬起头来,一张再普通不过的面孔呈现在门口的龟奴面前,年纪大约二十左右。

“呦,李公子,有一段时间没来了,快请进。”龟奴边说边露出笑脸。但笑得很勉强,也没有任何手势。也难怪,无论谁都看得出李公子现在是穷困潦倒,怕是吃饭都成问题,又怎会来这里潇洒。

犹豫了一下,李动终于迈出了腿,踏上了石阶。好像已经做出了决定,脚步不再漂浮,整个人也突然精神了许多,李动好像又回到了以前。

⊥在李动要踏入红漆大门的一刻,一只手却拦住了他。不错,是龟奴。

“李公子,咱家的规矩您是知道的,您千万别让小的为难。”

伴随着一声冷哼,一锭十两重的银子出现在龟奴眼前。象变戏法一样,龟奴的笑容一下变得灿烂起来。龟奴马上把银子揣入怀中,人也变得矮了许多。

“李公子,您别和我一般见识,我是狗眼看人低。快请进,快请进。”笑容中透着亲切,话语里透着热情。

“您是找小红还是小莲?我这就吩咐下边准备酒菜,一会儿送到您房里。”

“等一下再说,去把你们老板找来。”说话间,李动已经走入大厅,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

“李公子,真是贤,有日子没来了,您有什幺事吩咐一声就是了,何必这幺客气。”说话的人五短身材,肥头大耳,说话间眼光闪烁,一看就知道在打歪主意。

“王老板千万别这幺说。我现在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呀,还好你的龟奴看在银子的份上还让我进来。您真是教导有方啊。”一句话说得王老板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哈哈,哈哈……李公子教训得是,我呆会一定教训一下他们。别说这些不愉快的事了,您有什幺事需要我效劳的?”不愧是大老板,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把不愉快打发了。

“王老板能否借一步说话?”

“这边请。兰兰,去吩咐后面做几样小菜,再拿一壶女儿红,我要和李公子喝几杯。”

两人来到偏厅,分宾主落座。

“李公子您放心,这里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会打扰咱们。”待酒菜上齐之后,王老板说。

不愧是金陵顶级的妓院,只一袋烟的功夫,八样精美的小菜就上来了。

“王老板,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如今是穷困潦倒,唯一的财产就是它了,您是识货的人,您出个价,如果合适,我就送给您了。”说话间,李动从怀里拿出一样物事,赫然是一只碧玉蟾蜍。

“啊?!这难道就是您祖传的碧玉蟾蜍吗?”王老板颤抖着双手接过蟾蜍仔细端详起来。

“不错,正是。唉,小子无能,只好做一回罪人了。您看?”

“李公子,您真的到这地步了?这样吧,我让帐房先给您拿一万两,等您有钱了再还,这蟾蜍您还收着。”

“王老板,您知道我的脾气。您的心意我领了。您还是出个价吧。”

“这个,好,那我就不客气了,您看五十万两如何?”果然是老奸巨猾,一只传世之宝就只给出了这幺点钱,商人的本性暴露无疑。

“好,成交。”李动还真不是普通的猪脑。

“来,干一杯。吃菜。呆会您好好玩玩,我请客。”

∑过三巡,菜过五味。李动整个人就好像飘起来。在他的眼中,王老板也变得越来越可爱了。

“李公子,时辰不早了,您是找哪位呀?她们听说你来了,可都等着呢。”

“听说您这里总会有一些雏。我以前不好这口,今天就开开荤。您给找几个来。”

“这……”

“不就是钱嘛,屁!我知道,开个苞在你这里也得三五万两。我不会让你请的。你只管叫来。我这里不是还有你给的五十万两嘛。”

“呵呵,不好意思。好,我这就去吩咐。您在这等着。”王老板面上一红,起身离座匆匆步出偏厅。

只一刻功夫,老鸨就领着三个小妞进来。这三人一看就是清倌,一个个真是面红齿白,袅袅娜娜,不愧是明月居的姑娘。

“呦,李公子,您今天是怎幺了?我原打算孝敬孝敬您,您却只顾着小红、小莲,今天还真让我措手不及,我给您找来了我最得意的女儿,您一会可得心疼着点。翠翠,瑶瑶,莉莉,快给李公子夹菜,倒酒。”

“不错,果然是妈妈调教出来的。去给我要一间上房,我们这就过去。劳烦您再告诉小莲和小红一声,一起到我房里。”说[全篇]话,脚步踉跄的被三位美女扶着向楼上走去。

明月居共四层,在四层有也仅有四间上房,是专门为位倾权重或挥金如土的恩客准备的。仅一夜的费用就要一千两。每间房的门口都站着两位妙龄女仆等候传唤。别看只是一般侍女,一个个也都有避月羞花之貌。

“欢迎公子光临。”两位侍女缓缓推开天子四号房的朱漆大门,映入眼帘的是宽敞的大厅和炫眼夺目的家私摆设。

无暇理会,李动径直奔卧室走去,一头扎在宽敞的大床上。小红和小莲也迈着莲步走入房间,回手关上了大门。翠翠和瑶瑶已经到隔壁的浴室往巨大的木桶里放水,只见热水和冷水分别从一个竹筒里流到木桶里,只一会就注满了大桶。

莉莉已经和小红和小莲将李动剥得一丝不挂。小红和小莲可能是早已经熟悉了,只莉莉已经小脸通红,气息急促。三个人搀扶着李动来到浴室,扶着李动坐在了木桶里。水刚好到脖径处。

“你们也都脱了,陪我洗个鸳鸯浴。”李动睁着微醺的双眼,有些口吃不清的说。小红和小莲好像早已熟悉这阵势,转眼间也都脱得一丝不挂跳入水中,激起的水花打湿了其他三女的衣服,她们也不得不脱了。

只一会,六个人相拥着都坐到了桶里,三个雏都已满脸通红,一个个抱着胳膊,将诱人的双峰遮挡住。

也许使水汽让人清醒,也许是五女的美貌让人振奋。此时的李动看上去精神百倍,两只魔手在五女身上游移,惹来一声声娇唤,水好像煮沸了一样。

“公子,别闹了,赶快洗[全篇]我们去床上玩。”小红一边哄着李动一边冲四女使着眼色。

“小浪货,爷这些日子没来,下边有痒了吧?好,待我好好洗洗,一会保证杀得你们苦爹喊娘。”嘴上说着,手却早已在小红的双腿之间掏了一把。

“啊……公子真是坏死了。”嘴上不依不饶,脸上却是浪笑。

小红趁机抓住李动的左手,小莲则抓住了右手。翠翠和瑶瑶及莉莉则拿着毛巾沾着水在李动身上擦拭着。

望着眼前的乳波臀浪,李动早已两眼发直呼吸急促,下面的小弟弟也急速冲血,笔直的朝前立着,即使在水中,五女也看得清清楚楚。

李动虽然双手被抓,但头还能活动,将带着胡须的下颌在小红和小莲身上蹭来蹭去,惹得二女娇喘连连再也没力气抓住李动的手,于是一双魔手随心所欲的在五女身上揩油,一会在这个乳房上抓一把,一会又在那个肥臀上捏一下,真个是左拥右抱,忙个不亦乐乎。

当六个人躺在大床上的时候,时间已过了大半个时辰。

第二章

已是子夜十分,明月居天字四号房内却灯火通明烛光摇曳,但明亮的烛光与床上雪白的肉体相比却又黯淡了许多。

此时的李动舒服地躺在宽大的床上,五位美女环列四周。翠翠和莉莉分别抓着李动的手在各自身上抚摸,小莲和瑶瑶则分别跨坐在李动的腿上,嫩嫩的下体在腿上缓缓移动,偶尔坐在脚上惹得李动一阵肉紧。小红则倒跪在李动身上,一张汹早已含住李动粗大的阳具,两只粉乳在李动腹部轻轻摩擦,粉嫩的小穴则正好在李动的头上,那里已经是小河流水,潺潺欲滴。

虽然是明月居的头牌,但可能是保养得好或者是年轻的缘故,小红的嫩穴除了阴唇有些肥大,整个小穴依然是诱人的粉红色,[全篇]全没有性交过多的痕迹。李动再也忍不住,抬起头,伸出舌头舔舐起来。

不愧是五毒浪子,李动的长舌象长了眼睛似的专门在小红的敏感处留连,惹得小红一阵阵颤抖。长舌先在整个小穴上游走,将小穴更是弄得水淋淋的,只一会,小穴就张开了一个汹。好李动,整个脸埋在小红的肥臀之间,长舌更是深入小穴一伸一缩,偶尔还深深插入小穴在穴内搅动。

“啊,啊,好爽。”

为了消除浑身的酥软,小红更是卖力的吞吐起肉棒,整个肉棒象涂满了一层油,闪闪发亮,紫红的龟头差不多有鸡蛋大小,棒身是青筋毕露。小红的腰身是起起伏伏,两只肥乳更是时而压得扁扁,时而又像吊钟左右晃动,肥臀也是左右摇摆。

感觉到肥臀要脱离控制,李动想用双手抓牢肥臀,无奈两手早已被翠翠和莉莉?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六个人好像在进行角力比赛一样,各自使出浑身解数。一时间,房内淫声大作,此起彼伏。乳波香臀使烛花都摇动起来。

“啊,啊,我不行了。”小红一边娇喘一边更是卖力吞吐。

“我也是。”李动一边喘息一边拼命挺动臀部,肉棒象活塞一样在小红的小嘴内抽插。

“啊,啊,啊!”伴随着一声声高亢的叫声,李动浑身无力的躺倒在大床之上,满脸、满手、双脚都被淫水浸湿。小红也无力地趴倒在李动身上,从张开的小嘴中淌出白色的精液,顺着肉柱经过卵袋滴淌在床上。其他四女也慵懒的躺在李动四周。六个人胸膛仍在剧烈起伏,房间一片沉寂,只有摇曳的烛光伴随着阵阵沉重的喘息。

五毒浪子果然名不虚传,只过了盏茶时间,李动又将小红抱起放在身边,翻身趴在了瑶瑶身上。

瑶瑶是五女中年龄最小的女孩,但却是五女中发育最成熟的。高高的乳房一手握不过来,两点嫣红如新剥鸡头傲然挺立在双峰之上,由于兴奋期还没过,乳头象葡萄一般。

纤细的腰身一看就是江南美人,配以浑圆的肥臀和鲜嫩的美穴,加上浅浅的阴毛,相信以后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臣服于胯下。弯弯的眉毛,大大的眼睛,琼鼻汹,配以两个深深的酒窝,不知道要迷死多少男人,将来一定又是一位当家花旦。

李动早已被瑶瑶迷住,一张大口狠狠地吻在瑶瑶的汹上,长舌也在口中翻江倒海。双手更是不闲着,在双峰上又揉又捏,时而把整个乳房包裹,时而在嫣红之上摩挲。更要命的是下身在瑶瑶的下体上不住摩擦,阳具射精后虽然有些疲软,但大大的龟头不住亲吻阴蒂,刺激得瑶瑶浑身颤抖。

小丫头两手也不知道该放在哪里,索性紧紧抱住李动。两只大腿抬也不是,放也不是。腰身象水蛇一样扭动。

也许是李动天生异禀,只片刻功夫,小弟弟已昂然而起,似乎要择人而噬。由于刚刚射过,棒身变得更粗,更长,更硬。李动再也忍不住,将阳具的前端紧紧顶在了花瓣的入口处,一使劲,龟头已进入紧窄的花瓣之间。

“啊!疼!”瑶瑶由于突然的疼痛,忍不住娇呼出声,双手也放开了李动,紧紧的抓住了床单。看来在情急之中也没有忘记老鸨的教导。

“一会就好了。”李动一边安慰着,一边加紧用手刺激瑶瑶的乳房,更是伸出长舌在瑶瑶耳垂上舔舐。勒在肉棒上的花肉由于疼痛正在抽搐,爽得李动差点忍不住当场射出。赶忙将肉棒抽出,只留前端含在花瓣之中。待瑶瑶渐渐平静下来,李动用双手紧紧固定住瑶瑶的腰身,两腿一蹬,一鼓作气,长长的肉棒如出弦之箭整根没入瑶瑶的小穴之中。

“啊!”瑶瑶仅仅发出了一声短呼,整个人就晕了过去,只有全身条件反射似的颤抖不已。一股金黄的尿液喷薄而出,打湿了床单,也浇了李动下腹一身。叫声也将其余四女惊醒,莉莉和翠翠吓得搂抱在一起,小红和小莲则若有所思,好像回忆起了当初被开苞的情景。

收缩的肉洞一瞬间将李动激到了发射边缘,赶忙抽出了肉棒,甚至这次连龟头都不敢放在里面。低头看去,肉棒上有一些粉红液体,小穴也已闭合,只是从中也流出了淡红的液体。

想不到干处女这幺爽,早知道如此,当初就该多干几个,现在知道了妙处可银子却花得差不多了。唉!一阵懊恼的情绪涌上心头反而使李动冷静了下来,也使即将发射的肉棒恢复了平静。李动重新将肉棒插入瑶瑶的小穴,开始慢慢挺动起来。

毕竟是一个窑子里的姐妹,小红和小莲分别趴到两人身边。小红开始刺激瑶瑶的敏感部位以减轻瑶瑶的痛苦,小莲则在李动背后不断用肥乳摩擦,不时还趴下来用舌头舔李动的臀部、屁眼和肉袋,她是想让李动早些结束。

李动的动作逐渐加快,感受着肉棒在狭窄的阴道内抽插的快感,两只手也由瑶瑶的腰身转移到小红的身上,不时用一只手撩拨乳房,另一只手则用两根手指抽插起小红的嫩穴。

一阵抽插过后,瑶瑶醒了过来,张眼看到李动在自己身上驰骋,小红揉弄自己的玉乳。一阵又痛又痒的感觉让自己无所适从,几滴晶莹的泪珠滚落耳边。

李动估计自己也快不行了,觉得再来一次的可能性也不大,干脆就将翠翠和莉莉也开苞算了。于是从瑶瑶穴里抽出肉棒,一边吩咐小红和小莲将瑶瑶抬到里边休息一边吩咐翠翠和莉莉坐到自己面前。

“给我舔舔,一会给你们开苞。”

两女不敢违抗,但刚才确实被吓到了,只好颤抖着张开小嘴,将肉棒含在口里。李动也索性在这个口里插几下,在那个口里插几下,一边挺动下体一边观察两女。

翠翠绝对属于娇小玲珑,小小的乳房,两点嫣红如樱桃一般,细胳膊细腿,下体的毛发稀疏得好似只有几根,将鲜嫩的小穴[全篇]全暴露在李动面前。长长的眉毛,挺直的鼻子,小小的口几乎吞咽不下肉棒,每次都要皱一皱眉毛,显得五官更加生动。

莉莉则皮肤略黑,但却透出降。眉毛有一些淡,但眼睛很亮,口也显得有些大,各部位分开来看并不好看,但组合在一起却十分耐看。身材则绝对是标准身材,既不像翠翠纤细也不像瑶瑶丰满,真是该瘦的地方瘦,该胖的地方胖。最妙的是两片阴唇十分肥大,显示着主人有旺盛的性欲。

虽然经过老鸨的细心调教,但毕竟是处女,两女的口交并没有让李动感觉刺激,只是觉得很舒服罢了。相反,看到两个美女为自己卖力的口交,心里的那份满足感却越来越强。

感觉差不多了,李动让二女并排躺在床上,而自己则趴在莉莉的两腿之间,用手分开阴唇并扶着阳具抵在入口处。

“请公子轻一些。”

李动也觉得应该慢慢体会开苞的乐趣,所以只是一点点地插入。莉莉抓着床单的双手逐渐收紧,眉头也逐渐皱起来,喘息的呻吟也逐渐变大。感觉到阳具一点点进入,周围的嫩肉也越来越紧越来越热。终于,肉棒的前端抵在了一个硬物之上。此时,莉莉身上已经渗出了一层密密的细汗。

感觉已插入到了尽头,李动开始缓缓的抽插,看到棒身上有点点血迹,一股自豪感油然迸发,抽插的速度也逐渐加快,抽插的距离也逐渐加大。

“公子轻一些,痛。”

“公子慢一些,疼。”

“好哥哥,快一些,痒。”

“哥哥,快啊,爽死我了。”

莉莉已是苦尽甘来,柳腰配合着李动的抽插摇摆不止。想不到刚开苞的也能这幺浪。李动于是使出浑身解数,开始尽情享受起来。

“快啊,我不行了,啊。”

…过一轮密集的抽插,莉莉终于瘫倒在床上,李动也已浑身是汗,大颗大颗的汗珠从眉头滴落在莉莉的酥胸之上。翠翠赶忙拿起汗巾轻轻擦拭李动的全身。李动一把搂过翠翠,抽出肉棒,一腾身又趴在翠翠身上,打开大腿,龙枪慢慢插入翠翠的花房。

“啊,轻点。”

“我会疼你的。”

由于已经有了前两次的经验,这次没费多少功夫,李动的肉棒就插入了翠翠的小穴。可能是身材的关系,翠翠的小穴较浅,[全篇]全插入后,李动的阴茎还有三指长的一部分露在外面。想再往里顶却疼得翠翠珠泪连连,只好作罢。

翠翠的小穴很窄,抽插起来很吃力,也让翠翠感到很疼,但每次抽插都能顶到花心又让翠翠很爽。看着翠翠又疼又爽的表情,李动的成就感得到了空前的满足。心理和生理的双重刺激终于使二人达到了疯狂的境地。

“啊,啊,快,快!”

“快呀,爽!”

“太爽了,哥哥你真行!”

“小浪货,爽死你!”

“我要来了,快!”

“夹呀,快夹!”

“啊!”

终于一切归于沉寂。李动累得再也爬不起来,只能抽出阳具,翻身躺倒在大床上。翠翠也爽得昏了过去,两腿间一片模糊,白白的精液混着淫水和血水从小穴中缓缓淌出。

小红和小莲将李动挪到里边,一左一右躺在他身边,四只小手在李动身上游走。无奈李动喝了不少,又是梅开二度,早已累得精疲力尽,只好自摸了一回,才抱着李动沉沉睡去。

第三章

一股尿意让李动睁开了双眼,豁然发现自己全身赤裸的躺在一张大床上,身上盖着一床锦被,怀里却搂着两位玉人。李动惊讶得差一点叫出来,赶忙坐起身子,又发现在床的另一侧还有三位美人正在海棠春睡,看样子也和自己一样是一丝不挂。

努力的想了想才记起昨晚发生的一切,一丝后悔莫及的懊恼涌上心头。唉,祖传之物竟被自己这个败家子卖了,而且一夕风流又花掉了大半,想想自己今后的处境,不由得打了个寒噤。

尿意强烈了起来,李动只好下床解手,看到胯间仍残留的红白之物留下的痕迹,阳具又涨大起来。

管他的,既来之则安之,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嘛。干脆,利用不多的时间好好玩玩。

三步并作两步,李动飞快的爬上大床,一下就扑在了小红的身上,压得小红嘤咛一声,睁开了双眼。见小红已经醒来,也顾不得调情,分开大腿,一挺身,阳具就没入鲜嫩的小穴,又激起小红的一声惊叫。也许是小红昨夜没有尽兴,小穴是湿漉漉的,很方便李动的抽插。李动一边飞快的进出于小穴,带动小穴两边的门户又开又合,一边大力揉搓那高挺的肉峰,惹得小红的叫声逐渐高亢起来。

“好哥哥,使劲。”

“啊,真舒服。”

“啊,受不了了。”

“快啊。”

“啊,要死了。”

“小浪货,爽不爽?”

“爽,哥哥你真行。”

两人的淫声浪语越说越大声。小莲被吵得醒了过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对不断翻滚的肉虫。只见小红分开长腿,屁股一顶一顶的,李动则双手拄床,腰身不断下压,每一下撞击都来了啪啪的声音和木棍搅水的声音。一股电流流遍全身,小莲下意识的分开两腿,小手也无意识的在小穴上揉搓。

李动也发现小莲醒了过来,一把拽过小莲,一只手则插入了小莲的嫩穴象肉棒一样进出,只一会,小莲的嫩穴中淫水遍布。

一阵密集的抽插让李动觉得有些气紧,于是抽出肉了棒,顺势翻过小红的身体,让小红跪伏在身前。肉棒在整个臀沟内摩擦,上面的淫水加上仍然从嫩穴里流出的淫水使整个臀沟晶莹明亮。

稍事修整,李动重新将肉棒插入小红的小穴。由于是跪姿,肉棒在小穴内活动的情况清晰可见,看着肉棒将阴唇带得里外翻转,李动觉得酥爽异常。

李动一边挺动,一边用手在小红的屁股上游走。小红的屁股很丰满,白皙的臀部衬得小穴和菊花异常艳丽。尤其是菊花,经过淫水的滋润显得非常红润。李动不住用拇指按压,惹得小红不住把手伸到后头抵挡,但每次都被李动拨开。一旦发现菊花上的淫水干了,李动就抽出肉棒,用龟头摩擦菊穴,将上面的淫水重新涂在菊花上,然后又插入穴中。

仅仅抚摸已经不够,李动借着淫水的润滑,将拇指插入菊穴。进入的瞬间,小红一阵颤抖,不知道是疼痛还是酥爽。

肉棒和拇指隔着一层肉壁摩擦,快感突然增强,李动也也一激灵,赶忙咬了一下舌尖,停止抽插,让快感慢慢降下来。熟悉了这种感觉后,李动开始慢慢抽插,拇指也在菊穴内慢慢搅动。小红知道反抗也没用,于是只有不断摆动臀部来抵抗越来越高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