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一段艳情史
一段艳情史
 
 我不是一个纯情男人!但我原来是一个纯情男人!当我的女人背叛我以后,我和很多女人发生了故事,有工程师,有政府公务员,有大学生,有舞蹈演员,有教师。其中有三个女大学生,三个女生都很让我痴迷,也让我学会了很多东西。于是写出来和大家分享!

a的故事。

我认识a的时候她刚20岁,不算特别漂亮,看起来象发育的比较好的16、7岁的女孩子,大二,很纯洁的样子。

我当时做梦也不会想到,就是这样惹人怜爱的小女生,后来一步一步主动引诱我,直到床上。

我认识她是在qq上,一次搜索中,看到了一个网名叫「纳兰容若」的女孩,觉得这个女孩子一定不错的,起码有点文化,就加了她。她在本市一所大学读书,学工的,但是喜欢文学,我们很聊的来,聊了几次后我们已经比较熟了,但谈论的话题还是文学和学校生活方面的事情。那次是星期天上午,我们聊了一会我觉得饿了,就说我得吃饭了,然后大家就再见,再见后她又发了一条和你聊天很高兴,我想也没想就说要不一起吃饭吧,她很快回复好,于是约了一个我们中间的地点碰头。

「我怎么知道是你呢?呵呵」「我穿白色短袖t恤,粉红色的裤子,你呢?」「黑灰色t恤,米色裤子,眼镜,1.85」「1.65,没有眼镜」「哈哈,短发」「哈哈哈哈,长发-马尾」「还是你比我厉害哦,i服了you」「哈,一会见面再服」「好,一会见面再服」当我到了约定地点一下车,我马上认定五米外的那个女孩子就是她。果然,她走了过来,有点羞涩。哇,很纯洁的女孩子啊!她很苗条,骨骼很小的那种,但胸部很丰满,长长的咪咪眼,不算很漂亮,但是很可爱,像着名主持人王雪纯刚出道的样子。

她说话声音很细,有点童音,好象很小心似的,不多说话,我带她进了旁边的一家海鲜饭店。

「想吃什么?」「什么都可以的」「别客气,大学的食堂好不了,今天可是不宰白不宰喔,呵呵,随便点,别看价格,看喜不喜欢就行了」「真的什么都可以,我不挑食的」说话声音还是很小很细我点了活虾、清蒸桂鱼和青菜,看的出来她很喜欢吃虾,但是不太会剥,于是我开始给她剥,不一会她面前小碗满了,她很有点不好意思,在我一再劝说下,她那天把半斤虾全部吃了。

那天的谈话内容主要是考研和工作以后的经验,她很认真的听着,这让我很有满足感。她下午还要听一个讲座,于是吃完饭我们就分手了,因为没有直达公车,我给她叫了一辆出租车,在她上车前塞给她50块钱,她推让不要,我说学生哪有闲钱打车呢?就当借我的好了,等你工作了再还。她收下了,说我还能再找你玩吗?我有点奇怪她为什么这样问,但只是说当然可以呀。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就这样结束了。

那天我把我手机号告诉了她,她给我留了宿舍电话。

过了几天,晚上我给她宿舍打了电话,说她不在,当时已经1点了。接下来几天都是这样,我感到她不是外表那么简单的女孩。大约半年左右,我没再和她联系。当我已经把她快淡忘了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她的电话。

当时我正在上班,她说把我手机号码丢了,后来在qq记录里才找到,其实一直想找我的。她说有事情找我咨询。我们约了晚上在上岛咖啡见面。

半年过去了,她依然那么清纯,穿了牛仔裤,上身是一件白色的粗针毛衣,外面穿了牛仔风衣,在冬天显得很单薄。衣服的质地能看出来很廉价,但是穿在她身上很得体,更突出了她的清纯的可爱。

这次她和我说了很多话,主要是问我怎么能找到兼职工作,她需要电话。

她的父母要离婚了,父亲一直在外地工作,和母亲关系一直不好,母亲身体不好,原来在街道打临工,最近身体原因也不干了,而父亲几乎不给家里钱。她从小和父亲很疏远。她说她现在最怕的是每次开学的时候妈妈问她需要多少钱。每年的学费要三千,而她的生活费每月大约需要四五百,每次她都往少说,因为她知道妈妈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

她一直带家教,最多的时候带三份家教,但收入太少了,一月最多能收入四百,而且很耽误学习,而学习成绩下降又拿不到奖学金,所以她很累很矛盾。她问我能不能帮她找个相对固定一点的工作,收入高一点的,一千块钱就行,这样她就能把学费生活费都赚出来了。我问她能不能画图,因为我是搞工业的,公司有时候需要拆画零件图的人,可是她才大二,不会。我让她向学校求助,可她不愿意,说贷款连农村学生都贷不过来,不可能给城市学生。

结果那天我不断的给她想办法又不断否决。最后她问我认不认识夜总会的人,她说她想去坐台,只陪唱歌聊天,我很激动,大声斥责了她,她脸红了。我说我可以支援她一点,但全部负担有困难。她不要,说她不愿意给我增加负担,也不愿意欠我人情。结果那天分手时我想给她五百块钱她很坚决的拒绝了。但她答应我暂时不会去那种场所工作。

那晚过后我一直很惦记她,很怕她误入岐途。她依然是很晚都不在宿舍。我感觉她不那么简单,但是从她的言行又找不出任何漏洞。

我很担心!

这次见面后几天,发现了lp有外遇,这对我打击非常大,因为自从认识了她我从没和别的女人有任何暧昧关系。我的心在流血,我感到有生以来最大的委屈,最相信的人背叛了我。下定决心离婚!但是lp痛哭流涕地向我悔过,离婚的事情被放了下来。

一天晚上心情很差,一个人到酒吧喝酒,酒吧喧嚣的声浪让我的大脑变的空白,烦恼暂时被搁置了。

大约晚上10点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是a。a要求来酒吧喝酒,我同意了。

她不喜欢啤酒的苦涩,于是要了一瓶干红葡萄酒。那天酒吧唱歌的一个女孩唱王菲的歌,唱的很好,a非常喜欢,点了好几首,还在演出间隙和唱歌的女孩交换电话。a显得非常开心,也非常天真。她不停的和我碰杯,我劝她小心喝醉,她说没事,小时侯还喝过白酒呢。后来又说其实挺想醉一次的。

到晚上12点的时候,她真的醉了,不再说话,爬在桌子上睡着了。一点多的时候,酒吧只剩下我们两个人,我只得把她叫醒,搀扶着她出了酒吧。她不回宿舍,说这么晚了又醉了酒,怕同学骂她。我只得连扶带拖的把她带进了旁边的一家酒店。

我心里很怕酒店的人怀疑我们的关系,因为a看起来比我小太多了。结果酒店服务生没有表现任何惊奇,公事公办地用很职业的微笑很快办理好了住宿手续,我拿着钥匙在一片您走好的弯腰礼恭送下把a搀进电梯。

房间很豪华洁净,我把a放到了宽大的床上,她一粘床就睡着不动了,脚还在地毯上拖着。我开始帮她脱鞋,她的鞋是高腰的系带鞋,很难脱,时间就长了点,我注意到她的脚很秀气,一点味道都没有,握着她的脚的时候,我心里突然慌乱起来。a很安详地任我摆布着,脸上有好看的红晕。把她的两腿拌到床上后,又搬着让她枕到枕头上,我进了卫生间,洗了把脸,这时我已经微微出汗了。

当时是冬天,她穿着长外套,躺在床上看起来很不舒服的样子。我给她倒了杯水,a没睁眼呻吟了一声,肩膀动了动,又瘫在床里,她醉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我手从她脖子下伸过去把她扶起来一点,喂她喝水,她闭着眼一口气就把一杯水喝光了,又喝了一杯。a好象清醒了,但依然闭着眼,头微微的往我怀里偏了偏,脸上的红晕更厉害了,呼吸也比刚才急促起来,长长的睫毛在床头灯的顶光照射下显得更长,好美丽的女孩啊!

我的心里非常紧张,有点慌乱的把手往外抽了抽,偷偷深吸了一口气,对她说穿着外套睡觉不舒服,我帮你脱掉吧,a用眼球动了一下表示同意,我把她的外套扯下来,在毛衣下的胸部一下凸现在我眼前,a的胸部很丰满,好象很柔软,随着a脱完外套往床上躺下去,胸部荡漾了一下,我差点就控制不住自己了,但有个声音在脑子里说绝对不能趁人之危,这是我做人的原则!

仅仅犹豫了几秒钟,我对a说已经压了押金,我先回去了,你好好睡一觉清醒了以后可以下去蒸蒸桑拿,对醉酒会有好处的。明天早上再联系。

我把房间门从外面带上的时候,我觉得我做了男人应该做的!

第二天早上7点半,我打电话给酒店,说a五点就退房走了。

这以后几天我们都没有联系,感觉总有点说不出的感觉,我甚至觉得应该结束了。

那天下午,我的手机像了起来,是a。她的声音带哭音,她把脚崴了,很厉害,说没法上宿舍的双层床,问我有没有可以住的地方,我没有,就建议不行住学校招待所。她有同学陪同去了,我一下班赶紧打车到了她学校招待所。a在一个标间里,陪同她的还有一个女生两个男生,她介绍说他们是同学,关系不错的,每天一起吃饭的那种。a没向她的同学介绍我,我想可能我没来以前说过了,也不知道她怎么说我们的关系的。a向我叙说受伤经过时眼泪在眼里打转,她的声音有点撒娇的成分,很让人爱怜。

我赶紧拿出带来的红花油,让女同学帮她按摩,没几下她嫌同学不知轻重,求救的看我,于是我开始按摩她的脚腕,a很顺从的安静下来,很享受的样子。

我一边按摩一边逗她,说昨天看电视澳洲有一种动物叫树熊,很好玩,很可爱,最大的特点是动作奇慢,很懒,常常待在一个地方很久都不动,还很笨,下树的时候容易受伤,常崴脚,而且特别怕疼,所以恢复也就慢。大家就都笑,a听出是说她,脸都红了,很娇羞地说我讨厌。按摩进行了大约一个小时,明显的有了好转,已经自己能转动了。天色已经晚了,我给了她三天的房间费用,给了那个女同学,a这次没有拒绝。我就和两个男生出来走了。

以后两天我每天都来看a,每次都是那三个学生和a在一起。我感觉可能那两个男生在追求她两个,那个高个子总注意a,另一个注意那个女孩子多些。第二天a已经能下床去厕所了,第三天我没再去看她。

大约过了一星期,下午快下班时a打电话要见我,我们约了一个饭店吃饭,a又和我说找坐台工作,我劝阻她,说我可以尽力帮她一些,a还是不接受,说不会白白接受我的资助。我已经知道她的意思,但我一直回避不谈怎么就算是不白资助。吃完饭a又要求去那家酒吧。那个唱歌的女孩还在,a又点了好几首王菲的歌,很活泼的说话,但这次a明显少喝酒。时间已经过了12点,我知道a又不可能回宿舍了,不知怎么,我的内心有了莫名的期望。

酒吧客人走光了,我们出了门。我问她回学校吗?她说进不去了。我想了半天,伸手打了一辆的士,我打开后门,让她上车,她上车后我没有关门,她很自然的往里挪了一点,但只是挪到了后座的中间。我上车关了门,我们的屁股和腿贴在一起,a没有再往里挪。

车开了,我再也忍不住了。

车向一个酒店开去。

我从a背后揽住a的腰,非常柔软,好象没有骨头一样,真看不出来a那么纤细的腰枝竟然有这么厚的柔软层。a靠过来,眼睛闭上了,我俯身吻上了她的嘴唇,她的嘴唇很柔软,很烫,我轻轻的吸吮着,舌头轻轻的抵开了她的齿缝。

a的口气很清爽,我们的舌头互相顶着,交替着深深的顶进对方的口深处探索着,互相缠绕着。啊,这是我最美妙的接吻。

a的身体不时的轻轻颤抖。

这时我体内淫邪的一面不可遏止的冲出来了,平常对待家人对待下属对待同事对待领导的道貌岸然通通被压了下去,我发现其实我骨子里除了善良外最突出的就是淫欲,其实骨子里恨不得和天下所有的尤物消魂。唉,人其实太容易在正邪之间变换。

我的嘴唇继续让a的呼吸变粗,右手轻轻的滑过她藏在衣服下面的起伏的柔软的胸,直接伸进了裙子下面,还没揭开内裤已经已经触到了滑的出奇的黏液,我的身体一下爆发地膨胀起来,我不得不马上动了一下屁股给dd释放一点空间。

那让人刻骨铭心的湿滑呀,在别的女人身上再也没有感受到。

a的小内裤很薄很松,一定是廉价的针织棉的那种,我的手指很轻易的挑开了已经湿透一片的nk,手指陷入了最柔软温滑的神秘地带。a从鼻腔发出了很轻的嘤声。我用并排着的手指迅速的左右轻揉了几下,怕引起司机注意,抽出了手。

这一次的爱抚让我直到现在还记忆犹新,那里的柔软,好象水生软体动物的感觉,那里的湿润滑手,让我一下产生了愿意为这里做任何事情的冲动!

我的手臂把a扶直,已经到了酒店,这次我们很从容的办理手续进入了房间。

房门在我的背后砰的一声碰上了,我迫不及待的一把把走在前面的a揽回我的怀抱。我们不顾一切的深深接吻着。a的脸一直红到了脖子的衣领里面,嘴唇依然烫人。我的双手兜住a小巧的pg,用力的按向我的身体,好让我们的那里尽量紧密的靠在一起,我的双手抓捏揉动着,这个动作明显的让a情欲进一步上升,她的腰枝开始扭动,我的dd在她两腿交汇处的揉搓下产生了强烈的快感。

这个时候我产生了比第一次ml还要冲动的欲望,我的呼吸少有的很急促,甚至自己感觉到了明显的心脏剧烈跳动,真的像书上说的要跳出来了似的。

我的右手从a的pp往下伸进了两腿之间,手掌往里弯了回来,手指尖碰到了a的耻骨,整个手掌和手腕却陷在一片潮湿并且柔软的感觉中,这让我产生想把整个头伸进a那里的念头。随着我右手的伸入,a大腿分开了,同时膝盖弯曲,小腿失去了支撑,整个身体的重量落在我右手上,更加剧了我对手掌覆盖的神秘地区的渴望。我的右小臂向前上方弯曲了起来,a就像骑马一样骑在我的手臂上被我端了起来,她的两臂环绕着我的脖子,左乳房紧紧的帖在我的胸肌上。我的左手护着a不至于她翻落下去,我就用这样有点怪异的姿势把a从门口端到了床上。

a仰面被我放到了弹性很好的西梦思床上,眼睛闭的很紧,嘴唇也闭的很紧,两臂伸直紧紧抓着身体两边的洁白的床垫,看的出a非常的紧张。我很快的解开了裙子的腰带,开始连裙子带nk一起往下拽。a上身依然保持很紧张的那个姿势,但pp微微的抬起来,让我很顺利的从两只脚把裙褪出来。我上床跪在a两腿之间,熟练的伸手从a背底下解了xz的钩扣,把a的t恤和xz一起从上面往下脱,a很配合的两臂举过头顶,但手臂脱了下来后脑袋却使劲后仰并把右手小臂遮到了眼睛上,这样就使衣服套在脖子上遮住了她的整个脸部。我知道a是害羞了,没有再要求脱下。

a白皙洁净的整个身体完全暴露在了我的面前,只是a躲在衣服和手臂下自欺欺人地避开了和我的对面。我感觉a一定是处女,她这时的每一个细小的姿态和动作都让我发自内心的深深爱怜着。我尽量不发出声音地迅速脱掉了所有衣服,以避免a听到更加紧张。当我赤裸裸的跪在a毫无拒绝的身体面前时,我心里升起了莫名的神圣的感觉,我深深的感觉到我肩上已经不可推卸的有了责任!

a那天给我最深的印象是顺从。

我一直琢磨不透这个外表很简单可爱的女孩——决定一件事情的淡定从容和一举一动的温顺稚嫩。到今天我仍然不知道我们的关系会给她一生的生活带来什么影响,或有没有影响。

我开始用两只手的手指尖若即若离的从a的双脚开始游弋探索,慢慢的从她洁白的小腿外侧向上,滑到臀部外侧时,a身体不易察觉的颤抖了一下,我的双手在她的肚脐下方回合,又向外分开,绕过稀稀的那片三角滑向大腿内侧,当我两手手指同时向内侧滑动时,a的双腿只是微微的分开着,当感受到了我手指的压力时,a很配合的把腿又分开大了一点。我感受到了a的配合,心里塌实了很多,也鼓励了我继续往下动作。当时她只要有一点点抵抗,我都会毫不犹豫的停止并离开,像第一次一样。

我的双手在a身上从头到脚滑动了两遍,没有碰a的花溪,都快速的绕了过去。a的rf让我很着迷,rt像绿豆那么小,粉粉的,但已经是鼓鼓的、硬硬的,周边是更淡一些的一分钱硬币大小的乳晕。我的双手在a丰满柔软又有弹性的双乳上抚摩着,感受到了滑若凝脂的含义,捏起来里面没有任何颗粒或块状感,像丝绸般。

a的呼吸开始更加急促,我开始亲吻她的身体。

a依然保持着开始的姿势,用t恤和胳膊挡着眼睛,不说话,也不出声,用很轻微的动作默默的配合着我。当我的舌尖滑到花溪处时,我闻到了很奇怪的味道,淡淡的,不是香味,但很诱人,是一种感觉很干净的味道,我用手轻轻拨了一下,就把a的两腿分了很开,哦,我至今仍然认为最美的神秘花溪呈现在我眼前。

a的这里是鲜红色的,稍偏粉,很晶莹剔透的感觉,因为爱液早已把这里滋润的娇嫩欲滴了。a的yd比较长,有两厘米,已经很饱满挺直了,从稀疏的丛林地带探出头来,伸向湿润晶莹的粉红峡谷。从滴水洞口蜿蜒流出的爱液已经流过了小小的菊花,爱液的滋润使小菊花在淡黄色的灯光漫射下闪着放射状的光,非常诱人,根本联想不到这里是排泄通道,而是一种洁净的美丽。

和我见过的绝大多数女孩子不同,a的爱液丝毫没有颜色,是透明的,使我觉得很洁净,我第一次发自内心情不自禁的亲吻a的花溪,在我舌尖轻轻从下向上挑动yd时,a发出了一声呻吟,很轻很细,但是很清晰,这极大的挑动了我的欲望,我忘乎所以的用舌向a的花溪深处探伸、搅动,这进一步让a发出断断续续轻轻的呻吟,依然是很细微很清晰,我知道a在极力控制不发出声音。

我同时用右手中指在她的菊花处按动着,小菊花已经浸在一片爱液中很久了,按了几下,我的中指很顺地滑进去了一个指节,a的身体明显的颤抖了一下,发出了更清晰的呻吟,我停了下来,几秒钟后,我知道a不是痛苦的呻吟,于是舌尖加紧了在花溪的动作,我把舌头尽量伸直,开始像jj一样在滴水洞抽动,中指也跟着节奏在菊花洞中抽动,a的呻吟开始频繁起来,依然是压抑的声音,但身体开始扭动起来,到最后,a的两腿突然拼命的伸直,并使劲的往里夹,我的头被挤出两腿中间,右手也被紧紧的夹住,我以前不知道mm的两腿夹紧居然有这么大力气,但因为两腿之间非常湿润,我的右手中指还能保持快速的抽插,这时我明显感到a的小菊花紧缩了几下,a发出了细细长长的一声呻吟,腿放松了下来。我抽出手,把a腿再次分开,爬到a身上,掀开了遮在a脸上的t恤和手臂,舔开了a紧闭的双唇。

a的舌头很配合的舔着我的舌头,甚至在我缩回来的时候挺进我的嘴里,我的jj夹在a的腿中间,感觉烫烫的、滑滑的,非常的柔软,我吻着a,pp开始上下动作,动了一小会,a的腿曲起来,分到了最大,我的jj非常自然地滑进了花溪深处,没有感觉任何障碍,一下就滑进去了,我知道a不是处女,但这个感觉好象反而让我更兴奋起来。

a的里面非常的温暖,很紧,全方位的紧紧的裹着我,但我动到哪里又毫无障碍,好象这紧密的温暖包裹始终在随我而动,这是一种在其他女人身上再也没有过的美妙感觉,我慢慢的但是长行程的抽动了很长时间,因为我太喜欢这柔若无形的美妙刺激了。a始终不说话不睁眼睛,只是不时的发出特有的呻吟,这呻吟让我发狂,致使以后和别的女人作爱时我会用枕头盖住大声的叫床。

a后来的扭动让我知道她需要更大的力度了,我大力的抽插使我的根部感受到了抽出时与a的xyc的粘连,很快我就射了。射在a的体内让我感受了极大的快感,但后来又深深的自责了好多天,如果因为我的一时痛快让a怀孕的话,我一定会后悔一辈子的。

还好,她没有怀孕。

我让我逐渐软化的身体留在a体内,我们不停地亲吻着,让那消魂的感觉在体内继续萦绕着,慢慢散去。我们就这样拥抱着睡着了。

醒来后,我问a,a说这是她第二次做爱。第一次是十七岁。

我问a洗洗吗?a点头。我下地,a的拖鞋不在跟前了,我说我抱你走吧,a点点头。a不重,以后每次都是我抱她进卫生间。

我帮她洗澡,故意使坏地用浴液揉搓她的胸部,我在她后面,双手伸到前面洗她的mimi,a不吭气,我给她洗了很长时间,浴液使a的mimi手感更好。我的dd逐渐翘起来,正好翘在a的两腿中间的一个洞洞里。a站立的时候从后面看两腿根部是有一个核桃大的空的,这让我贴在她后面翘起来时正好能放在这个空挡里,她的爱液润滑着时轻微抽动很舒服,和进入的感觉不大相同。在这以后我非常喜欢从a的后面欣赏她的身体,每次都让我欲望高涨。

我仔细的帮她清洗花溪,水和她的爱液混合着。

a顺从的让我做着这一切。

帮她清洗完,我按a的肩膀,a蹲下来,我把我的dd放到a嘴前,蓬头水从上面浇着我的dd和a的脸,a顺从的张开嘴,我塞了进去,a的嘴拼命地大张着,牙齿碰到了我的gt,我教她缩紧唇,把牙齿包起来,用舌头舔冠状沟部,a做了,眼睛使劲的闭着。我问她是不是不喜欢,a含混地说她害怕,我急忙抽出来,拉起她紧紧的抱在怀里,依然能感觉到a的身体在颤抖。

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让a为我kj。但每次我都为她做。

那天洗完澡我没有再进入她,虽然我已经恢复了,但我感觉a对做爱还存在着畏惧。

我让她睡觉后离开了,回了家。虽然我们分居不同的房间,但是我每天晚上都还是在家住。

离开的时候我问a,这个月生活费大约需要多少,a说四五百,我给了a五百,她默默收下了。

这次之后,我们开始定期做爱,每月一两次,基本上每次都是a给我打电话,每次都是直接问我什么时候有时间,当然,每次月底做爱完分手时我都给她下月生活费。

那天a把她的课程安排告诉了我,我没过了几天就想她了,打电话给她,她来了,我们找了个有钟点房的酒店,很便宜,四小时50块,很干净,有卫生间。

我们在酒店门口见面,手挽手进去办手续,进房间开始接吻,然后我摸得她底下稀里哗啦后,脱光抱着她去洗澡,我给她洗,还是从后面贴住她给她洗,给她洗下面时我蹲下开始为她kj,a还是很配合,主动把右腿蹬到浴缸沿上,a的水还是很多,还是透明的液体,这让我觉得她很干净。

这次a的呻吟好象不象上次那么压抑了,照样细,但是出现的更频繁了些,身体扭动也多了些,幅度也比上次大了。

我为她kj时间很长,因为我很喜欢,a也很享受的样子,最后a有点站力不稳了,我抱她上了床。

插入是从卫生间走到床的过程中完成的,我面对面的抱着她,把她的屁股往上举了举,翘起来的dd就很准确的抵在了a的滴水洞口,手一松点劲,a就很顺滑地套住了我,把她放到床上并没有使我们分开,我在地毯上半站着,让a的小腿搭在了我肩上,好象她对这样的姿势感觉不敏感,于是我们上床换成基督式慢慢地、长行程地抽插。

大约十几分钟,a呻吟明显的频繁起来,我带好了tt,继续运动。我问她疼吗,a摇头,又问她这样舒服不,a脸红闭眼不答,又问快点好还是慢点好,继续脸红,我放慢抽插,几秒后,蚊嘤般答,快,我的硬度一下增强了很多,心理得到极大满足。

又继续追问,大力好还是小点力好,a脸巨红,不答,用鼻腔恩声抗议,我觉得a好可爱,小腹也有点发热,于是加大力度和频率,每次快速深入的抽插都发出皮肉带水碰撞的声音,到我觉得快来的时候,频率快到大约四五赫兹的样子,这次因为带了tt,射的时候我感到每次插入都深入的碰到了a的花心(应该是宫颈),a的呻吟也大声起来而且连绵不绝,我明显的感觉到a的yd出现了五六次收缩,同时呻吟变成了长长的时咽喉发出的细声。她也到了gc!这让我非常高兴。

我不知别的男士是怎样的,女人的反应对我的做爱感觉有至关重要的影响,女生反映强烈总能够极大的刺激我的快感,我想这可能是男人的征服欲吧。反正这次a的yd收缩我的小dd时的美妙刺激让我一直非常怀恋。

我们清洗完就走了,总共用了一个半小时。

我被彻底吸引了!

两天后,我又打电话给a,我知道她下午没课,a说临时增加了辅导课。

以后几天我几乎天天打电话给a,她总是找借口说没时间,最后一次,接电话的女孩听我说找a,说等会啊,话音没落就听见捂话筒的声音,两三秒后,那个女孩说a不在,我感觉是a让她这么说的,a应该在宿舍的。从此以后很长时间我不再主动找a。a每个月底左右都会约我,依然是接通就问我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就去那家钟点酒店,分手时我给她生活费。

a每次都非常顺从,我们尝试了各种姿势,在桌子、沙发、卫生间都有过,站立、背入、抱立、侧卧等等。有两次我让a坐在上位,结果a试半天不会动,红着脸拉着长尾音说不会,呵呵,「会」的细长尾音现在还能回忆的很清晰,很可爱。结果还是我仰躺在下面弯膝脚登着床,用腰劲往上顶,我可以做得频率非常快,我双手抓住a的双乳,a扶着我的双臂,a像骑马一样颠上颠下的,马尾巴一左一右的甩着,呻吟声也被颠簸弄的支离破碎,结合也最深入,拍击的声音很大,当我射完后a躺下来枕在我胳膊上的时候,脸上洋溢着很满足的红晕笑意。

有一段时间我和a更像一对爱侣,每次交谈很多,谈学习、谈a的同学、谈考研、谈工作,我们ml也越来越默契。

有一次我在等a时逛超市看见强生牌按摩baby油,想起a说肩和背经常劳困,就买了一瓶。我们还是照老样子我抱a进卫生间洗浴,我为她kj,上了床后我说给她按摩,a笑着说你会不会呀,不管三七二十一,我把她翻过来爬在床上,底下还垫了浴巾以免油流到床单上。我按照记忆中按摩师的手法从头开始按摩,还像模象样的,头、颈、肩、背……按到臀部时,我的身体一下挺立起来:太诱人了:a的pp圆润柔软,最吸引我的是两腿根部形成的圆空,a的牡户圆鼓鼓的,像切成两半的馒头,又像肥硕的闭合的蚌。我没有停,开始抹油按摩,随着我按摩臀部,黑红色的蚌一张一合的,露出里面软体粉嫩的颜色。

我开始使坏,从pp缝上部倒了一些baby油,油开始慢慢的顺着pp缝往下流,我的拇指按住小菊花截流,并开始柔动,另一只手仍然按摩pp让馒头开合。

拇指在baby油润滑下很轻易的伸进去一指节,我缓慢的抽动着,这时,让我非常激动的情景出现了,a的馒头缝汩汩流出了透明的爱液,很快把整个馒头都漫湿了,我的dd开始发热、坚挺并跳动着,我骑到a双腿上,从那个空当很滑地进入了a。我的右手拇指插在菊花中,身体插在馒头缝中,一起抽动。

a压抑不住的呻吟从埋在柔软枕头中的嘴里弥漫出来,不大一会,a在呻吟中说了一句什么,由于她脸埋在枕头中,我没听清,我慢下来问她说什么,a的pp使劲往后顶着,抬头清晰的说:快!快!

我们一同进入了高潮!a的菊花和yd一同收缩痉挛了好几次,我能感到sj很有力,很多,全部直接进了a体内,因为我知道a例假刚完,是安全期。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