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高潮到飞了
高潮到飞了
 阳台的落地窗敞开着,微风吹着窗纱,把阳光送到银白色的床单上,一条光腿,不安分的从被角处旁逸出来,从脚尖到大腿根部,一览无余的光滑润白,令人浮想联翩,那晶莹细嫩的肌肤,在阳光下释放着精致的光泽,仿佛是一件绝妙的象牙雕塑,慵懒而又性感,将整个床第衬托得分外诱惑。-
-
刘磊美美的站在卧室的门口,品尝着温香而苦涩的咖啡,嘴里心里却是甜甜的,他静静的依在门旁欣赏着那美妙曲线,仿佛在鉴赏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
-  徐晶依然在酣睡中,并未感觉丈夫来到身边,一缕阳光投射到少妇长发围衬的俏脸上,美妇微皱眉头惹人怜爱,无意识的侧身将阳光背在身后,却将丝被搅开了,泄露出光润的酥肩、丰腴雪白的玉背、圆溜溜的臀部和洁白美丽的大腿,床榻上顿时一派春光明媚。-
-
刘磊看得目瞪口呆,禁不住走到圆圆的婚床前,两眼放光地游弋窥视,从细嫩而润滑的脖颈,洁白而质感的藕肩,半裸的上身因挤压而格外饱满的乳房,一直到那去皮鸭梨一样鲜润莹白的臀部中间自然凹陷处,那红润皱褶构成的极美幽谷。
-
-  好一处美丽的自然风光,刘磊喉头滚动,赞叹着这天地间最美妙的构物,他突然感觉自己听到了一句广告词,美丽的呼伦贝尔大草原呼唤您的到来!刘磊雄风一振,仿佛变成静立在远古的战场上的准备出击的骑士,心跳的像擂鼓一样,等待出击的命令去放马狂驰,用锋利的骑枪插入强敌的身体。
--
昨晚散发在血管里的酒精也再次挥发出余热,强势催促着他尽快释放自己的欲望。-

-  颤巍巍的跪倒在床脚下,刘磊嘴角带着邪笑,从角柜的果盘上剥出一瓣桔子,咬破桔瓣尖角,悄悄的把桔瓣送进徐晶美丽的幽谷,微微插进那皱褶构成的小孔里,手指在桔瓣尾部轻轻碾挤,把鲜润的桔汁缓缓注入进去,一连送入三瓣,徐晶有些知觉,像天鹅般的大腿在床单上滑动着,那淡红色的皱褶也是一挤一挤,把颗粒状的桔肉和桔汁吐出来,淅淅沥沥仿佛泉水流过幽谷间。-
-
刘磊解开裤带,像出阵的骑士缓缓褪去包裹骑枪的战衣,他屏住呼吸,双手握持着细长而强劲有力的骑枪,像瞄准了猎物的老练猎手,从背后照着徐晶暴露的幽谷花瓣间贴上去。-
-
这条山间峡道猎人已经走过多次,早就老马识途,穿过花丛,缓缓入谷,虽然春意迟迟,盘涧小路本属艰涩,却禁不住烂熟的桔子侵润,猎人将秃头独眼泡在清凉的桔子溪,几番回旋转进,像端午节的龙舟排浪而行(祝端午节快乐),顺风顺水直达最隐秘的桃源深处。
-
-  刘磊温柔而又饥渴的缓慢全根抽出送入,让徐晶从酣睡中渐渐苏醒过来,体内那熟悉的物体让她温暖而又甜蜜。她陶醉地睁开迷离的双眼,回眸看了看身后的男人,嘴角含笑,显出满足与快意。很快,她闭上眼睛,扭动起圆润的臀部,发出阵阵淫靡而又甜美呻吟。-
-
晨风也仿佛受到刺激,一群群飞快的冲开窗纱,带着一道道光线扫过室内,观赏那精致美丽的雪白肉体被摆放成各种美妙绝伦的姿态,整个卧室,都在这光线中摇曳起来,斑驳的阳光不断在刘磊汗淋淋的裸背上折射出一道道离奇的曲线,刘磊恍然如梦,在这清晨下意识的冲撞与迎合中,他所有的疑惑和感伤,都随着肉体的交融排泄一空,只留下无比的快乐。-

-  深深的深入身下这美丽妖娆的肉体深处,刘磊恨不得把每一寸肌肤都与徐晶动人的身体交贴吻合相溶,根部侵泡在妻子紧窄温暖的腔孔里,被一层层温柔的皱褶紧致的包裹着,他突然感觉,这才是他生命的全部,就是他生生世世来苦苦寻找的另一半,只有这样交融在一起才能让自己无比的满足,心灵也变得无比安逸,一时之间,刘磊突然想放弃一切,只想和妻子再度蜜月生生世世白头到老。-
半梦半醒中的恩爱让徐晶感觉无比满足,蓬乱的秀发下眉舒目散,贝齿紧扣红唇,白净的面颊红云密布,半眯的媚眼春情荡漾,四肢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缠在丈夫瘦弱却强劲的肢体上,刘磊的骑枪细长刚健有力,像一条长蟒在狭窄的花丛嫩枝间游弋穿行,不断翻搅拖动,每每擦过少妇肉褶深处隐秘的快感部位,让少妇不断发出诱人的娇吟。
--
刘磊欢快异常,昨夜未抒发的精力此刻终于用上,一边龙精虎猛的奋力冲刺,一边淫思肆虐不顾美妻羞涩把少妇摆弄出种种姿势,徐晶半推半就,你当骑士我当马,你是狼来我是羊,你是箭来我是靶,温柔配合一任蹂躏,让刘磊雄风大振,如虎啸山林,龙博大江,充分展示出男性阳刚魅力,把美妻也连番送上了云霄。
--
伴随着身上的骑士勇猛的冲刺,徐晶感觉自己的身体像盛开的鲜花,一层层向丈夫盛开着,她浑身瘫软如泥,只剩下那处腔孔还在快美无比的剧烈痉挛着,紧紧夹挤吸允着刘磊的长枪,迫使枪头突破一层层的肉褶不断向前向前。-

-  刘磊发现自己嵌在美妻体内,他使劲想拔也拔不出来,妻子身体像泥沼一样紧紧吸着自己的长枪下陷,两个卵子都挤没了,幸好枪头奋勇突破一圈阻碍,刚喘的一口气就在一处空腔里与一点火烫滑腻的软肉相触,那软肉磨熨着枪头,突然喷出一蓬热汁,烫的刘磊枪头酥软,一声大叫「好快活。」
--
刘磊感觉自己的枪头好像化了,枪杆却连着后座都僵硬了,跟着尾椎一麻,一节节的从脊椎升上去,直僵到了脖子,刘磊把头一摇,只听见骨节霹雳啪那一阵响,跟着腰一扭,仿佛整根脊椎都交错开来,这时那长枪才恢复了触觉,随着脊椎回正,一股热意从头颅顶顺着骨节直下,夹杂着脊髓脑液像黄河决堤汹涌奔放,从那枪头夺门而出。-
-
徐晶彻底满足了,桃源深处一股持续的热流冲刷着花心,持续的快感把她直接化成了一滩水,少妇发现自己飞了,好像背生双翅,在彩色的梦幻世界中悬浮飘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