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醉酒后的占有
醉酒后的占有
 酒宴在欢笑声中进行着,作为这次举办酒宴的绝对主角,李虎不时穿梭于各桌酒宴上,他酒量很好,但是依旧架不住人多,或许是太兴奋,他第一次喝多了。
-  在敬完许多来宾后,他才回到自己女人的几桌前,秋兰、蕙兰还有公孙绿萼八人围坐一桌,李虎晃着身子走了过来,秋兰立刻起身给他让了个位,又让人搬了把新椅子过来。
-  “夫君,恭喜你,蕙兰敬你一杯。”
-  蕙兰先站起来,端着酒杯说道。-
李虎笑了笑,也站起身,伸手揽住蕙兰的腰肢,猥琐的说道:“老婆,什么时候你也给夫君生一个。”
-  蕙兰娇羞一笑,娇真低声道:“夫君,别在这里说啊。”-
其实她们四人和李虎的关系早已不是秘密,在这八个女人当中,六个女人跟自己有了夫妻之实,只有那公孙静和十五岁的公孙美,没与李虎发展出什么,李虎也不曾想过,他身边女人这么多,若不是公孙静和公孙美一直跟着,他还真的会把她们遗忘掉。
-  “那有什么不能说的,你要给我生,秋兰,香兰和菊兰,婉儿和萼儿,都要给我生孩子,迟早的事嘛。”-
李虎呼着酒气大声喊道。-
见他如此大声,秋兰几人只能低下了头,其中也有她们晚与李虎成就夫妻的关系,才会使她们觉得,自己在李虎身边,只不过是小妾的角色,但是殊不知,李虎对待她们,和对待黄蓉、林朝英等人,都是一样的。-
这时公孙静冷着脸站起身,端起刚斟满的酒杯,双手端起,朗声道:“李大人,今日是你添子之喜,我敬你一杯。”
-  “哦,呵呵,如此甚好,来,干杯。”-
李虎虽然酒醉,脑子里却还有些清楚,他看到公孙静恨意一眼的看着自己,显然是怀恨自己收了秋兰几人,而拿了她公孙家的家产。-
江南慕容家和公孙家得事情已过去了许久,但是风言风语,公孙静也不是傻子,自然能透析里面的一切。
-  喝完一杯,李虎还未坐下,公孙静竟又斟满一杯,说道:“李大人,小女子虽然很少饮酒,却也知道酒桌上得规矩,无二不成双。”
-  “静儿,他喝多了,你就别再和他喝了。”-
秋兰这时起身劝道。
-  公孙静眼眉一挑,冷笑道:“娘,我可从未见过你如此关心我爹。”-
她的这句话一出口,秋兰立刻无语,被菊兰拉着做了下来。
-  李虎看出公孙静是故意找茬,站起了身,笑道:“无妨,竟然你想跟我喝酒,这样吧,这小杯酒喝得实在不过瘾,换大碗如何?”-
嘴上这么说着,李虎已用内力开始向外逼酒,自从练了一身上乘武学和情欢大法,李虎更懂得怎么去运动内力,而这次用内力逼出酒气,也是头一遭,但是效果却很明显,只是片刻,李虎便觉得脑袋清醒了许多。
-  “你以为我会怕啊,大碗就大碗。”-
公孙静沉声答应道。
-  李虎命人上来两个大碗,让那下人先给公孙静倒了一碗,接着又给自己倒了一碗,他端起碗对着公孙静做了个姿势,一抬头将那碗中之酒全部饮了个一干二净。-
见他如此喝酒的度量,公孙静心中后悔不已,但是想到他刚才的话,她一咬牙,也仰头灌下了一碗酒,李虎可没有停止的意思,一碗下去,接着又一碗。-
他喝下去,公孙静也拉不下脸说不喝,两人三碗五碗得下肚,这时参加酒宴的人已走得差不多了,李虎并未去送,这里也没有人值得他去送。-
“咯……”
-  喝了七碗酒,公孙静此时站都站不稳,打了个酒嗝,一脸红扑扑得,双眼迷离的看着李虎。-
李虎用内力不停逼出酒气,就算让他喝上三大坛子酒,他也不会醉,见院子里人走得差不多了,李虎低身在秋兰耳边轻语了几句,后者站起身,走到公孙静身边,搀扶着她。-
“好了,夫君,今天就到此为止了,静儿喝多了。”-
公孙静口中说着没喝多,却还是被秋兰和蕙兰架着离开了,李虎让下人开始收拾,跟菊兰几人打了个招呼,尾随秋兰三人之后跟了过去。
-  “娘亲,我还要喝,你们……你们带我去哪啊,这是……”-
公孙静晃动着身子,眼眯缝着看着眼前,嘴里吐出的酒气让秋兰和蕙兰直摇头。
-  秋兰轻声道:“你喝多了,送你回房睡觉。”
-  “哦,我头好痛好晕,不对啊,这不是我住的房间吧,怎么还有院子?”-
公孙静使劲的看着眼前的房子,与她所住的房间确实不同。-
蕙兰忙笑道:“静儿,你喝多了,这不是你的房间,还能是谁的,我们还能把你送别人房里去啊。”
-  “对啊,静儿,回去就好好睡吧。”-
秋兰也说道。-
两人推开房门,把近乎要晕睡过去的公孙静放在了屋里的床榻上,替她盖上了被褥,才一起退了出去。-
“呵呵,两位老婆。”-
李虎这时刚巧来到,见到两人关上房门,他笑着喊了一声。-
秋兰娇嗔得白了李虎一眼,低声道:“你啊,她在里面了,这事情可不关我们得事。”
-  “怎么,还怕她找你们后账,看夫君今晚就把这倔妮子收服,一定驯得服服帖帖得。”-
李虎挑眉说道。-
蕙兰摸了一下李虎那已昂起在衣服下得凶器,娇声道:“夫君,这几日要记得来找我们,那……那里都快发霉了。”
-  李虎反手在两个老婆的翘股上拍了下,笑道:“我明天就去,记住,夫君我要一龙四凤,你们可给我洗干净了。”
-  “呵呵,夫君真坏,我们先走了。”-
秋兰娇真说了句,拉着蕙兰疾步走了,她们可不能在这耽误李虎的好事。
-  清醒过来的公孙静,睁开微湿润的眼睛,感到脑子要炸开一般的痛,发现自己已不在院子里,而是舒适的睡在了床榻上,但是当看到床榻之上的布帘和自己屋不同时,她突然一惊坐起环顾周遭一切,发现自己身在一间偌大房间内,只有自己一人,这才放松紧绷的神经,缓缓的吐了一口气。
-  她也在这时惊讶得发现自己身无寸缕,身上只盖了一件棉被,因坐起来的关系上半身丰腴的圣女峰,亦挂在被褥外,而让公孙静有些奇怪的是,自己小解之处隐隐有些作痛。-
没来得及多想,突然,公孙静听到开门的声音,她立即朝木门开启处望去,心情又再度紧绷起来。
-  只见房门一开,屋内立时一阵明亮,一个高大得身影出现在了她得眼前,她受不了那外面的强光,用手遮住了眼眉,看到那人好似个男的,立即紧张的将身体往后一缩,身前的被褥也脱离的她的身体,一时之间公孙静露出了她那娇美小巧的美丽身体,少女的体香与那女儿红的微微酒香,将屋内的空气混浊出一股芬香的气息。
-  只见由门外入内的男人看到她的身体,嘴巴张了张,却没说出一句话,嘴角却扬起了一丝邪笑。-
“你是谁?给我滚出去。”
-  公孙静眼见自己被人看光身子,忙拉起被褥遮住了袒露得娇体。-
那人径直走了过来,到了床榻三米外停了下来,公孙静也在这时看清男人的面孔,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是李虎,他怎么能随便进入自己的房间,公孙静再次打量整个屋子,才记起这不是自己住的房间。-
“静儿,你醒了。”-
李虎微笑着轻声道。-
公孙静狰狞的看着李虎,怒道:“你给我出去。”
-  李虎摇了摇头笑道:“这是我的房间,我为何要出去呢。”-
“你……你说什么?这是你房间,我……我怎么能来到你的房间里。”
-  公孙静使劲的摇头,但是费劲脑汁,她也想不到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怎么来到这里的。
-  “呵呵,当然是你走过来的,我回来时,以为搂得是我的老婆呢,没想到会是你。”
-  李虎的话打断了公孙静的回想。
-  她一听李虎这么说,满脸惊恐得红着脸问道:“你和我没发生什么吧?”
-  “你想发生什么?”
-  李虎走了过来,低头看着蜷缩着的公孙静说道。-
公孙静紧紧拉住被褥,低声急迫道:“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  “做什么了,我昨晚也喝醉了,脑子里只记得怀里的是我老婆,当然要做与老婆才能做的事了。”
-  李虎凝声说道。
-  “你……”-
公孙静简直无法相信,但是联想起自己那里隐隐作痛,她不禁想起来了。-
昨晚确实有个人抱着她,脱去了她身上的衣服,对她所做之事,公孙静想都不敢想,但是她知道那人用什么东西侵占了自己的小解之处,那痛苦仿佛就发生在刚刚一样。
-  李虎侧身坐在床边,一脸笑意,道:“想起来了。”-
公孙静一脸羞红,怒声道:“请你出去。”-
“我不会出去得,难道你还不能接受现实嘛,你已是我的女人了。”
-  李虎继续说道。
-  却见公孙静使劲的摇着头,轻语不停重复道:“不……不,这不是真的,是你在骗我。”
-  李虎站起身,背转了过去,朗声道:“你大可自己掀开被褥看看,如果你懂得男女之事,便能明白。”
-  虽然李虎就在身前,公孙静却接受不了被他占有的现实,她果真掀开了被褥,一刹那,她看到身下一处被单上,有一处红花印,那是血,公孙静一眼就看得出。-
怕李虎回头看来,她紧张的看了眼李虎,见他没回头,她又看了看自己那尿尿的小穴处,那里竟然已经微微红肿了起来,怪不得会隐隐作痛,她惊呆了,一时不知拉回被褥。
-  “相信了吧,但是你也别怪我,我和你都喝多了。”-
李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公孙静一转头,看见李虎正用炽热的眼神望着自己的袒露出来的部分,她“啊”得一声惊叫,刚想拉被褥盖住身体,李虎却突然扑了上来,按住了她的手,也阻止了她要盖住身体的动作。
-  “我昨晚什么都看到了,你还挡什么。”
-  李虎整个人都贴在她的身上,更是在她耳边说道。-
男人的气息和被男人压迫的感觉,让公孙静害怕了,她不敢想象,昨晚上李虎是不是也是这样强占自己的,她扭曲着抗拒着,但是却毫无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