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圣诞大礼
圣诞大礼
 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了,昨天晚上上网上到凌晨,在加上今天阴天所以睡的很舒服。我起床后简单的梳洗一下然后穿好了衣服,我忽然想起来了,过几天就是圣诞了。我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看来这个圣诞又得一个人过来了。-

-  我走出家门来到大街上,街上只有几个人在那里行尸走肉般的走着。这里是个开发区,位于市郊。从这里坐车到市区至少要20分钟,不过还好这附近就有一个超市,买东西的也很方便。一个小邮局,邮寄包裹,汇款啊,存钱啊,交话费什么的都在这里。我伸手摸了摸口袋里的几百元钱,然后走进了邮局。-

-  “小谢,今天怎么来这么晚啊。”我一进门,在这里工作的刘姐就从拦柜后面走了出来。
-
-  “昨天晚上睡的晚。”我说着把外套脱了下来扔在了沙发上,然后把口袋里的三百元钱拿了出来放在拦柜上。-

-  “还汇300吗?”刘姐说着打开门在门把手上挂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几个字:业务盘点,请勿打扰。
-
-  我点了头,刘姐拿过钱走到电脑旁帮我把业务处理了。
--
“你也真有恒心,都两年多了。”刘姐说。
-
-  这家邮局是一个小邮局,工作人员就两个,一男一女。男的和我差不多大,平时两人是一人一天班,假如忙的话两人才一起来。刘姐今年有三十五六岁,身体有点发胖,看起来特别的丰满,一头短发还有点卷。一双大大的乳房让我怀疑她以前是不是做奶妈的。刘姐三年前就结婚了,但是因为丈夫生理原因一直没孩子,现在和丈夫分居了。
--
“好了,弄好了。”刘姐说着把收据递给了我,“你的我帮你弄好了,我的呢?你怎么办啊。”她笑嘻嘻的望着我说。
-
-  一听她这么说我的阴茎立刻就硬了起来。
-
-  刘姐笑着从拦柜后走了出来,然后拉着我走进了隔壁的小房间。-

-  这是一间休息室,里面没什么东西,两张椅子、一个电视和一个电暖气。一进来刘姐就把我推倒在椅子上,然后拉开我裤子的拉链熟练的掏我的阴茎,然后就贪婪的含在口中吮吸着,那样子就像一个几天没吃饭的人见到一个馒头一样。
-
-  我坐在椅子上分开双腿,刘姐就跪在我的双腿之间,头上下晃动着。她的嘴里很热,包裹在我有点发凉的龟头上,那感觉舒服极了,我不由得挺动着下体,阴茎不断进出于她又红又热的嘴唇之间。-

-  “你不怕让人看见啊。”我问。
-
-  “怕什么啊。”她说着把我的阴茎吐了出来,然后用舌头舔着从尿眼流出的透明液体,一道透明的丝线连在我的龟头同她舌头之间。
-
-  “现在是中午,我……我……又把牌子挂出去了,肯定没人来打扰。”她说完又把龟头含在口里用牙齿轻轻的咬着。
-
-  我弓起身子,用手把她垂在额前的头发扶到她的耳朵后面,然后抚摩着她的脸庞。-
-
她的左手上下的套弄着龟头下方的包皮,右手在玩弄我睾丸的同时还不时的骚扰我的肛门。她的手有点凉,所以我身上也不由自主的起了鸡皮疙瘩。
--
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她站了起来,然后把裤子褪到了小腿处后跪在了另一把椅子上,冲我撅起了那又肥又大的屁股。-
-
我站了起来来到她的后面,摸着她的屁股。肥大的屁股上面长了一些红色的小疙瘩,摸起来虽然不是十分的顺滑不过也别有味道。一股腥骚的气味从她的阴部飘了出来,我蹲下身体用手玩弄着她的阴毛。她的阴毛发育得异常丰茂,从阴部一直到肛门周围,乍一看还以为是谁的胡子呢。大丛的阴毛被从阴道分泌出的液体弄的粘在一起。-

-  我双手拨弄着她的阴毛,阴毛中间是她深红色的阴唇,阴唇上有很多细小的褶皱,一看就知道她没少做爱,不过都是和谁做的我就不清楚了,反正她的男人又不止我一个。
--
就在我正在她的阴道口玩弄的时候,她的手伸了过来一把抓住我的阴茎就往她的阴道里塞,真是没意思,这么直接。我拍了她的手一下,然后自己抓着阴茎在她的阴毛摩擦两下后。龟头从两片带有褶皱的阴唇之间插了进去。
-
-  “哦!”她叫了一声,但是很快就开始自己前后的晃动着身体。
--
我仔细一看,原来刚才不小心把把她的阴毛缠到了阴茎上,插入的时候硬扯断了两根,不过她好像没怎么在意。我把手放在她的屁股上轻轻的摩擦着,然后用力的将阴茎完全的顶到了她的阴道中开始抽插起来。-

-  我和刘姐之间有这样的关系已经很长时间了,那还得从几年前说起。当时我才从家里出来,来到这个城市独自一人奋斗。日子不太好过,在这期间,我端过盘子,做过擦车的,当过临时工,还兼职做了几天鸭。一年后我在一家公司正式上班了,但是只上了半年我就辞职。然后用我这一段时间的积蓄以及贷款开了一家小超市。因为是开在一所民办高校的边上,所以生意一直不错,后来生意越做越好,我又在超市边上开了一家网吧。-

-  手里有了几个钱后我先想到的就是买房子,于是选中了新开发区这一片,那时候这里很多的民房。因为在做鸭期间我认识了一些朋友,从他们那里我得到了这里要做开发区的信息,于是我提前在这里买了一栋房子,后来这里的土地升值了,我把那买房子的开销加了一个零卖给了别人,然后自己买了一个两室一厅的小房子在这里住了下来。
-
-  超市和网吧的生意越做越好,我就请了两个人帮我做管理,而我只是每个星期去看看情况查查帐,平时就呆在房子里上上网之类的。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从一本杂志上看到一个消息。一个女高中生,父母双亡,为了自己能够上大学她居然去拣垃圾卖。我看着她长的挺漂亮忽然有了冲动,于是当天就按照报刊上的地址给她汇了一千块钱过去。
--
冲动归冲动,哪知道后来那个女学生居然给我发了e-mail,她大概是从杂志社那里弄来我的地址吧,而且信里还管我叫叔叔,真是,我今年还不到三十呢,就叫叔叔。后来我每个月都会汇上几百块过去,就这样一直坚持了两年。
-
-  我每次汇钱都是在这个小邮局,一来二去也就认识了刘姐,而她知道我的事情后就私自做主不收我的邮资。后来我们就熟悉了,一次为了感谢她我请她出去吃饭,因为喝了点酒于是就同她发生了关系,后来我们始终是这样几天做一次一直到现在。-

-  “嗯~~嗯~~”刘姐的呻吟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她双手按在椅子的扶手上肥大的屁股用力的撞击着我的下体。-
-
我干脆压在她的后背上,手伸到她的毛衣里握住了她两个热热的乳房,同时加大了抽动的力度。-

-  “啊~~~啊~~~~我~~~不行了~~~”大概是我太过用力的缘故,很快刘姐就到了高潮的边缘,这时候我用力的捏住她的乳头,而她的阴道也紧紧的夹着我的阴茎。
--
一阵冲天快感过后,我在她的身体里射入了热热的精液。她有一点最好,每次做爱的时候我都可以随便射到她里面,因为她带了环,所以每次我的激情都是成功的释放出来。-

-  我又在她身上趴了一会才把阴茎抽了回来,由于快速而大力的摩擦阴茎的表面都变得红红的,龟头上还沾着我的精液同她爱液的混合液体。我把龟头在她屁股上擦了擦。白白的精液混合着她的液体很快就从她的阴道中流了出来,在黑黑的阴毛中间也算是一道风景。刚才因为我的撞击以及现在液体的流出使的她的阴毛显得更混乱了,而满是褶皱的阴唇因为沾上了液体的原因也变得柔嫩了少许。-
-
她从口袋里拿了一包纸巾出来,然后随便在阴部擦了擦,流出的液体同断掉的阴毛一起沾在了上面。
-
-  擦完了阴部后她转过身来,裤子也顾不上提就跪在地上吮吸着我的阴茎,替我清理了上面沾着的液体。
--
一切都搞定后她站了起来走到外面,然后隔着玻璃门看了看外面的行人。她把那个牌子又收了回来,然后把门打开。我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在她的胸上摸了一把后才走出了门。-
-
“哦,对了。昨天有个电话打到这里问你的地址,小李告诉对方了。可能找你什么事啊。”刘姐在我身后喊。-
-
“知道了。”我冲她摆了摆手。
-
-  走在回家的路上天上忽然下起了小雪,真是难得啊。我在这个城市也过了几个圣诞了,可是每次都是只有风没有雪,没有雪还叫什么圣诞啊。不过话说回来了,圣诞也是西方国家的春节而已,虽然同我们关系不大,不过拿来用用,乐乐也不错的。-
-
当天晚上回家的时候我就准备出了几双袜子,然后挂在床头,要过圣诞就要像个样子才对。挂好了袜子我才发现我这里没烟筒,算了。今年就委屈一下圣诞老人从窗户进来吧。
-
-  晚上才九点多我就困了,我双手无力的操纵着鼠标,关了电脑然后上了床。
--
一想起今天白天那刺激的情景我的阴茎就受不了了,不过好在我很困不然肯定又会借助电脑里的a片来打飞机了。
--
第二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看袜子里有什么好东西吗,结果除了闻到了上面的臭气之外什么也没有,大概是袜子太臭了把圣诞老人给熏跑了吧。-
-
我梳理完后把房间收拾了一下,毕竟圣诞到了的话元旦也不远了,新一年就要有个新气象才对。不知道怎么搞的,今天这暖气给的特别的热,大概是昨天那些工人发了奖金,所以今天烧起暖气来都特别有劲吧。我把外衣和毛衣都脱了,就穿着一身内衣,到也舒服。
-
-  “丁冬~~”门铃忽然响了,我放下手中的东西立刻去开门,门开了一股凉气冲了进来,同时还有一个女的站在外面。
--
“谢叔叔……”那个女的试探着问。-

-  她这一声叔叔让我知道她是谁了,她就是我这两年一直捐助的那个女学生,不过同两年前的样子相比她漂亮了不少了。-

-  “呵呵,你就是萤萤吧,进来吧。”我把她让了进来然后关上门。
--
我才一转身,她忽然放下手中的东西,然后一把把我抱住。我被吓了一跳,顿时手足无措。
--
“怎么了?萤萤?”我拍着她的肩膀说。我和她平时也只是通过几封e-mail,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她我根本就没有陌生的感觉。-
-
她没有回答只是用头在我的肩膀上来回的摩擦,这一摩擦不要紧,害的我的阴茎硬了起来,而且我只穿了一件内衣,所以内衣被撑了起来。-

-  过了一会,她才慢慢的松开我,然后满脸通红的望着我,“谢谢。谢谢叔叔这两年来对我的帮助。”-
-
我们来到客厅,坐在沙发上。她打开了拿来的包从里面拿出了很多东西一边拿一边给我介绍。我这才有机会仔细的打量她,她长的比两年前漂亮了许多,以前在照片上看的时候因为印刷的模糊所以没看出来她的脸很白,而且眉毛特别的细,两片嘴唇十分饱满,头发整齐的梳在一起然后在脑后扎了一个马尾。她穿的是一身牛仔装,不过也已经洗的发白了,一看就知道穿了很长时间了。
--
“萤萤,你现在应该是上大学才对吧。”我问。-
-
“嗯,我上的是职校,两年了已经毕业了。”她说着把一个纸包递给了我。
--
“找到工作了吗?”我接过东西问。-

-  她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
“呵呵,没关系,我帮你找。你怎么想到我这里来了,没回家去看看吗?”-

-  我问完后才发觉我问错了,她的父母已经去世了,现在也没有什么亲戚,我打开纸包一看,居然是一包瓜子。
--
“是……是叔叔你叫我来的啊。”她轻声的说脸上又飞起了红霞。-

-  “我……”我有点纳闷。
-
-  “是你说……说……”-
-
她说着从包里拿过一张纸递给我,我接过来一看原来是一封打印出来的e-mail,再一看内容,我明白了。原来一年前的圣诞节,我因为自己一个人过很无聊,就发了封e-mail过去,其中说了一些关于自己的问题,说了一下自己如何如何郁闷,而且还没有找到女朋友。后来她给我回信了,说如果我不嫌弃她的话,她给我做老婆。后来我看到后以为是玩笑也没当回事,回信说你不读书的话就过来找我吧。不过我没给她我的地址,看来昨天刘姐说有人要我的地址的事情也是她了。-

-  我笑了,“呵呵,我是开玩笑的,你居然当真了。哈哈~~~”
-
-  她听到我的笑声后立刻一脸的不高兴,“叔叔你……你是嫌弃我吗。”她说着眼泪居然流了出来。
--
我一看,这丫头单纯的可爱啊,但是现在我根本没想到结婚这一说,干脆吓吓她让她打消这个念头算了。我想着忽然笑了,那是我最拿手的笑,淫笑。
--
“和我结婚也可以,不过要先和我上床,让我满意了再说,如果不满意的话你还是算了。”我说。-
-
她一听站了起来,二话不说就开始脱衣服。我没想到她是这么的坚决。-

-  “等一下,等一下,我是开玩笑的。”我立刻站了起来拉住她的手,阻止她继续脱衣服,但是那不老实的手还是在她身上摸了几把。-
-
“那……那你说的也是骗我的了?”她哭着说。-

-  我一看她哭心就软了,于是我摸着她的头发,“好了,你先留下来吧。”
--
“嗯!谢谢叔叔,哦,是哥哥。”她说。-
-
我看着她那张漂亮的脸想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
“你先去休息一下吧,我去店子里看一下,冰箱里有吃的,你自己去拿就行了。”我说着站了起来到自己的房间换衣服,没有想到她也走了进来,而且还帮我换。这样子还真有点老婆的风范。-

-  我最不擅长的是打领带,所以每次我穿西装的时候都把领带随便一扎,这回不一样了,她不仅帮我把衣服穿好,还把领带打的很漂亮。-

-  “不错。”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

-  她听到我的话后笑了,她的笑更是漂亮,我忍不住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她居然没反抗。-

-  快到圣诞了,网吧和超市的生意都不错,因为学校放假了,那些没意思的学生就去网吧消磨时间。有安排的呢,就到超市里买一些东西,可乐、小吃和安全套卖的不错。我心里一直在想着萤萤,不知道她是不是要真的做我的妻子,如果不是最好,毕竟有了个老婆什么事情都很麻烦。是也没不坏,晚上也有人给你暖床。
-
-  下-

-  在网吧和超市呆了一会,听了听两个经理给我汇报的情况后,我就回到了家里,一进家就闻到了饭菜的味道,萤萤扎着围裙在厨房里忙呢。-

-  “你没休息吗?”我问。-
-
“我不累。你冰箱里很多菜。我也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就随便给你弄了点。”-

-  她说。
-
-  我点了点头,发现房间被她又收拾了一遍,而且比我搞的还干净,茶几上的果盘里也放上了香蕉和苹果。-

-  一切搞的都是那么的出色,我把外衣脱掉,只穿着内衣走了出来。
--
吃饭的时候我们聊了很多,但是我尽量的不提她家里的事情,这时候我才发现她的马尾不见了,上午还是长头发,一下就变短了不少。-
-
“你的头发怎么了?”我问。-

-  “刚才剪了。”她低头咬着筷子说。-
-
“为什么啊,挺好看的。”我说。-

-  “你……你说过……你喜欢短头发的女生。”她的声音越说越小。
-
-  我摇了摇头,这个丫头真是既单纯又可爱。
-
-  饭后我帮她一起把碗收拾下去,她放水然后站在那里刷碗。她刷碗的姿势很漂亮,而且身体左右轻轻的摇摆,我注意到她的臀虽然被裤子包住了,但是却丝毫没影响到形态。
--
我的阴茎又活跃起来了,我轻轻的走到她身后。犹豫片刻后我轻轻的搂住了她的腰。她没有反抗只是笑了一声。-

-  “你真美。”我说着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
-
她的动作停了下来,然后回头望着我。我看着她红红的饱满的嘴唇忍不住亲了下去。她慢慢的转过身子,然后用湿湿的手抱住了我,两片热热的嘴唇紧紧的将我的嘴唇夹住。
-
-  我把舌头伸到她的口中搅动着,她的舌头则很迟钝的同我搅动在一起,从她笨拙的样子我怀疑这是她的初吻。-

-  她的嘴里涌出了很多的唾液,我的舌头一边在她的口里搅动一边品尝着她甘甜的口水。奇怪的是刚吃完饭,她的口气居然没有异样。-
-
“我先出去了。”我松开了嘴唇说。
-
-  “嗯。”她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去继续刷碗。
--
我坐到沙发上打开了电视,她把东西都收拾好后也走了出来,然后坐在我身边,给我剥了一支香蕉递给我。-

-  “萤萤,如果我是个坏人怎么办,你还跟着我吗?”我问。-
-
“呵呵,你才不是坏人呢,真正的坏人哪有说自己坏的。”她笑着说出了一句哲理。
--
我一听她的话我就知道这丫头可能很难甩手了。我把她拉到我怀里,她像一只小猫一样,手打在我的腿上一动不动。
-
-  她的身上散发出一阵阵的香味,这是女人特有的味道。呼吸着这种味道我感觉小腹好像有一团火在烧一样。我忽然有了一个主意,我把她推开,然后把一块手帕拿了过来。-
-
“玩个游戏好吗?”我说。-
-
“好啊。”她高兴的说。
--
我把手帕蒙在她的眼睛上,“好了,现在张开嘴,用你的嘴唇和舌头品尝一下我给你吃的是什么。”我说。-
-
“好吧,啊~~”她张开了饱满的双唇,我差点忍不住要亲她了,不过还是克制住了,现在时间有的是,这么着急可是不好玩。我拿了一个苹果咬了一口,然后把苹果用舌头递入她的口中而且还轻轻的搅动了几下。
--
她的脸一红,然后轻轻的拒绝着我递过的苹果,“是~~~是苹果。”
-
-  “真聪明。”我说着在她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我又拿起一个橘子用同样的方法把送到她的口中,她也猜对了。-
-
我一看是时候了,我站了起来,然后把阴茎掏了出来伸到她的双唇之间,她立刻伸出舌头舔了舔,然后张开嘴唇把龟头整个含了进去,而且还用牙齿轻轻的咬了几下,虽然只是这一系列简单的动作也让我爽的灵魂出窍了。-

-  “是你的手指吗?”她吐出阴茎问,而且还闻了闻上面的味道。-
-
“你自己摸摸看啊。”我说着拉过她的手。-
-
她上下左右摸了个遍,脸更红了,但是她没有说只是把头低下了。我又把阴茎顶到她的嘴唇之间,她这次不张嘴了。我只有用龟头在她的嘴唇之间来回的摩擦,她还是把嘴张开,然后把龟头含在口中笨拙的吮吸着,那条小巧的舌头也是在龟头上胡乱的摩擦着。
--
我坐在沙发的靠背上然后把她的另一只手放在睾丸上轻轻的抚摸着。她的手生硬的在睾丸上摸来摸去,动作远远不如刘姐娴熟,但是却也有一种生涩的快感从阴茎上不断的向全身扩散。
-
-  我伸手把蒙着她眼睛的手帕那拿了下来,她睁开了眼睛,但是却不好意思看我,只是在那里机械的吮吸着我的阴茎。我把阴茎从她的口中拉了出来,然后把舌头伸到她的口中同她的舌头交织在一起。
--
这次她的舌头好像熟练了许多,大概是刚才在龟头上练习的结果吧。我们相拥着倒在了沙发上。我一边亲吻她的嘴唇一边把她的毛衣脱了下来,然后又迫不及待的脱她的裤子,但是因为把她压在了身下这裤子脱起来十分的不方便,于是我直起身子,把她的双腿放在了我的肩膀上,就这样很容易就把的她的裤子脱了下来。-

-  只穿着贴身内衣的她仰面躺在那里,她用手挡住了自己的脸不敢看我。现在我才发现她没戴乳罩,但是乳房却丝毫没有变形,而且还异常的丰满,丰满程度比刘姐的乳房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样的乳房足可以去做丰乳产品的广告了。-
-
我的手从她的内衣下伸了进去摸索着她柔软而又丰满的乳房,她刚才还挡着眼睛的手现在拿了下来放在我的后背。
-
-  当我把她的衣服完全脱光的时候我发现她真是一个标准的美人,身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肌肉,而且白白的乳房上是两个淡粉色的乳头,这同我以前见过的那些深色的乳头完全是两回事。
--
我埋头在她的乳房中间,然后张口含住其中的一个乳头用力的吮吸起来。我的左手这时候来到她的阴部寻找着她的敏感地带。
-
-  “嗯~~”她从鼻子中发出的声音告诉我现在她阴茎完全听我的摆布了。
-
-  我松开她的乳房,来到了她的阴部,这阴部也是非常的漂亮,整个阴部就好像馒头一样突出而且白皙,在两边长了几跟稀疏的体毛,更为这漂亮的阴部增加了几分魅力。-

-  我用舌头舔着那道裂缝,微微的咸味在舌头上散开。我双手慢慢的分开她的阴唇,粉红色的阴道口暴露在我面前,而且我还看见她阴道中那红色的肉膜,那是处女膜啊,她还是个处女。-

-  我回头她的嘴唇上,亲吻着她的嘴唇后。我挺起了身子,“我想要你。”我说。-

-  她没有回答算是默许了,我的心跳的厉害。这几年来女人玩过不少,但是处女却没有遇到过,今天是第一次。-

-  我往阴茎上吐了点口水,然后用龟头在她的阴部摩擦了几下后慢慢的把龟头推了进去。-
-
“嗯~~~”她没有发出我预想的叫声,只是双手抱紧我的后背,而且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
-
-  她的阴道实在是太窄了,我费了半天劲,终于冲破了那道阻隔把阴茎插入了一大半。阴道里的肌肉紧紧的抓住我的阴茎不放松,我每抽动一下都会有异常的快感,但是同时她也是痛苦的很。
--
看着她的样子不敢卤莽,只是慢慢的抽动。
--
很快我就感觉道她的阴道内变的湿滑许多,我抽动起来也没有那么麻烦了,于是我慢慢的加大了速度。
-
-  她闭着眼睛在那里承受着的我的一切,但是脸上却是幸福的表情。-
-
她的阴道真是太舒服了,没几下我就感觉到一股热流从阴茎中产生,我立刻加快了速度,伴随着快感的来临我在她的阴道中射出了精液。
-
-  我压在她的身上大口的喘气,原来同一个处女做爱是这么累。在她身上休息了片刻后,我慢慢的拉出了阴茎。
-
-  红白相间的液体从她的阴道中流到了沙发上。我立刻拿起刚才那条手帕擦着着她红肿的阴部。-
-
我亲吻着她的耳垂,“你后悔吗?”我问。
-
-  她摇了摇头,“我一直想用我的所有来报答你的。”她说。
-
-  “那报答完后你是不是要走了呢?”我一边玩弄着她的乳头一边问。-
-
“除非你赶我走,不然我才不走呢。”她说。
-
-  听到她的话我笑了,看来今年的圣诞老人给我了一件袜子装不下的礼物啊。-

-  圣诞节了,元旦也快要来了。
--
我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的雪,忽然想起了一个人在家的刘姐,“对了萤萤。-
-
明天要去拜访一个朋友,你和我一起去好吗。“-
-
正在我双腿之间吮吸我阴茎的她立刻抬起了头,“是谁啊?我去可以吗?”
--
“当然可以了。我们还可以玩一下三人游戏呢。”我说着又把阴茎塞到她的口中。
--
萤萤听到后脸红了,于是更加卖力的吮吸着我的阴茎,虽然只是几天而已,但是现在我已经把她训练的相当熟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