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熟女小说  »  焱帝倾颜第11卷
焱帝倾颜第11卷
 第51章-第55章-
-
51、入城
-
-  风云变幻,暗红的天空,如同血凝聚…
--
楚漠徵睁开眼睛,从记忆中挣出来,看着城墙上张航丑态毕,微微一笑:张航,七王之,让你趁势逃,今,朕要你偿命!-
-
皇城城门,矗然耸,陡不可上,若要强攻,就凭这铁铸般的堡垒,绝对是场血淋淋的硬仗。-
-
然而,当第一批冲锋的士兵视死如归地嘶吼着冲向令人生畏的巨门时,他们绝对没有想到,那朱红的玄铁大门竟然沈重而缓慢地打开了。-
-
里面整整齐齐地立着一个个方队的士兵,却手中无刀,弓上无箭,垂手肃然。-
-
而上方的城楼上,领兵的将军绑缚好张航,顶风而立,猎猎大风鼓起银盔甲下的赤战袍,向来沈稳肃杀的鹰眸中涌起片片异样的神采。-
-
他单膝点滴,运气,低沈的声音立刻传遍了茫茫大地,如最后审判的嘹亮钟声──“臣,恭主上回京!”-
-
后士兵紧跟而上,齐刷刷的跪下,盔甲与兵刃相互撞击的声音,格外清脆响亮:“恭主上回京!”-
-
隆隆的喊声,兵马蹄整齐划一的跺地声,一阵一阵回响,震得山河都要发颤,震得皇城内所有人都停下了手头的动作,齐齐向着声音的来方怔怔地望去──震得张航终于脸灰败,只余绝望。-
-
楚漠徵与楚漠棠对视一眼,微微一笑。策马入城。-
-
张航的叛,几乎兵不血刃,历时不足一月,便已平息。-

-  迅速回整顿朝政,杀了一批叛臣,再下令慰劳众将士,将张航等人关入大牢,这场战争,如同儿戏般,就这么结束了。
--
劳军宴上,楚漠徵、楚漠棠、若曦三人亲自出席,带头拿着斟的酒杯,双膝跪地,深深的伏拜,谢那些,在这场战争中牺牲了命的将士,以及,那些无辜被杀的妃。
--
都是从战场上下来的士兵,都是从生死线上走过一遭的人,对于他们来说,这一刻,军籍早就不重要,以前的那些成见也瞬间抛到了脑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和周围人吹吹牛皮,说说自己在战场上有多勇猛,才是最重要的。-
-
很多士兵,端起酒杯,先撒入土地,祭奠自己死去的兄弟,然后自己再倒酒,一饮而尽。-

-  也有很多人,很兴的说着说着,想起死去的战友,突然就嚎啕大哭起来,有些人,不敢闭眼,因为一闭眼睛,就会看见眼前那惨烈的战争场面。
--
外面劳军宴正热闹,有个人,却悄悄离开宴会现场,走向大牢。
--
内深处,牢房的门被打开,右丞张航鸷的眼中出一束束狠毒的视线,仿佛要把眼前闲适而立的男子生活剥一般。
-
-  面容俊朗的男子虽形削瘦,却自在无忧,仿佛处的不是牢笼,而是自己的卧房。
-
-  “怎么,张右丞,先前设计劫掠倾颜公主失败,右丞气得吐血卧,如今内城将军终究还是投靠了叛军,你终于忍不住,想要找人撒气了?”
-
-  “可惜的很呐,您可不再是在上的丞相大人了,您,现在只是个阶下囚,丧家之犬啊。”
-
-  张航的牙咬得格格响,面容早已扭曲。
-
-  男子牵动角,投以讽刺的一笑“你们以为,杀了内嫔妃,朝廷大臣,再囚禁皇城将军的家人,就能掌握城内兵马,就能掌握帝都,掌握天下。可惜你们没想到,皇城将军不忠于陛下,却也不忠于我,他效忠的是──国家!在他眼里,谁能把东越带向至点,谁就是皇位所属。”-
-
“闭嘴!闭嘴!”张航气得浑发抖,慌地从怀中掏出一瓶毒药,面狰狞地想要服毒自尽。-

-  “右丞啊,现在自杀已经太晚了。当初你们一次次派人暗杀我皇室子孙的时候,为什么不再找一些更厉害的手?为什么不让他们的准头练的更准一些,为什么不让他们看看仔细,而误伤了乐希?”他仍旧笑着,但笑意却一点也没有到达眼睛。“那么无辜,善良的乐希?”-
-
张航抖得更厉害了,一双手急切地就要把毒药往自己嘴里送的时候,突然手臂极其怪异地发出折断的声音,而后,张后凄厉的哀号着,挣扎着倒下。-

-  俊朗的男人,盯着地上翻滚的男人,眼神犹如在看苍蝇“忍了五年,张右丞,你说,我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让你死了呢?而且,张淑妃也怎么可以就这么厚葬呢?”他的神瞬间转为冷酷狠绝“来人,送张右丞去水牢。”-
-
男子说罢,转离开黑暗的牢房,一缕光线斜过来,照亮了男子的脸。-

-  照亮了勋王楚漠棠一向温文俊雅,柔柔微笑的脸。-

-  天空乌云密布,好似预示着明天将会大的朝堂。
-
-  乐希,一路走来,我真的有点累了。-

-  好在,这次的叛,没有吵醒你。
--
好在,我已经凯旋而归…
-
-  52、调戏
-
-  玄天殿内,楚漠徵懒散的斜卧榻上,一手枕在脑后,一手垂在卧榻边,看着窗外出神。
--
若曦轻轻走入,看见男人的样子,知道,他正在想着那些无辜死去的士兵。-

-  沉默了一会,若曦走到榻边,握住了男人的手。
-
-  “怎么了?”楚漠徵起,抱住小人儿,醇厚似酒的嗓音带着宠的笑意,一如既往。
-
-  “你不开心。”若曦看着他。
--
剑眉微扬,凤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怎么了?曦儿怕我哭不成?”-
-
当然怕!若曦心里翻翻白眼。“那些阵亡的士兵,我已经命人厚葬了,”若曦“包括,张航的部下。”-

-  楚漠徵惊讶的看向怀中的小人儿,强健的躯蓦然紧绷,强悍的拥抱勒得若曦几乎无法呼。这个小人儿呐,怎么能让人不她?-

-  托起若曦的下,疼惜怜的吻上红润的,慢慢描绘着娇的形。男人的长舌,肆无忌惮的喂进了小人儿的口中,搅卷绕着粉的小舌,绵,而小人儿口中来不及咽的津,悄悄外溢出来。
--
男人的呼逐渐浊,小人儿的脑袋也渐渐昏沈。
--
忽然,小人儿松开揽住男人脖子的双手,想要跳下男人的大腿,却被男人眼疾手快的牢固的锁在怀里。
-
-  “怎么?曦儿是嫌弃我的技术退步了吗?”男人深邃的眸子里,是浓浓的戏谑“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可要加把劲,好好努力了啊。”说着,便将不老实的大手,探进小人儿的襟中。-

-  扭头瞧见男人凤眼深处的小小火焰,若曦忽然玩心一起:“是呀是呀,徵,你快快去沐浴净,更熏香,等着我去临幸你。”
--
男人闻言朗的大笑起来,人的漆黑眸子中闪亮着动的光芒,万般人。“既然是这样,那曦儿先给我点儿甜头尝尝吧。”说着再次吻上红的瓣。
--
小人儿乖顺的承受着男人吻,忽然,主动咬住男人薄薄的下,挑逗的着男人的角。在他刚要回应时,小小的香舌便滑进男人的嘴里,用着被男人细细调教出来的方式,暧昧的摩挲着他的舌。觉上男人的大掌不断发烫收紧,小人儿心里贼笑不止。就在男人按捺不住,想要将小人儿按到在榻上好好疼一番时,若曦却很故意的开“哎呀,徵,误了时辰可就不好了,你快去沐浴吧,本殿很快就来宠幸你。”说着,飞快的跳下地,故作相,说完一番话,便一溜烟儿的跑了。-

-  被推开的男人呆愣了一下,看着小小的影消失在自己面前,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小人儿给耍了。“呵呵,呵呵呵…”忽然,玄天殿内响起一阵笑声,外面的人侍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每次陛下一这样笑,都会有人倒霉的!-
-
这个小家伙!既然调戏起自己来了,楚漠徵摸着瓣,细细品味着小娇娃留下的味道。不过,既然小人儿都主动要求自己等着她临幸了,那顺着她玩一次,又有何妨?“沐浴净,更熏香?”楚漠徵慢慢玩味着这八个字。眼中,闪过一道光。-

-  曦儿,既然,是你自己主动要求的,到时,可别怨我细细品尝,时间太长啊…低沈的笑声在殿内悠悠回荡,男人出声道:“来人,去温泉准备,朕要沐浴。”说着起走向殿后“周镜,午膳传在温泉,晚膳可免,命人摆上曦儿吃的瓜果糕点。”
--
大的影消失在殿后,和着缓缓飘来的阵阵温润的水汽,旎的气息,慢慢弥漫开来。-

-  小妖,自己提出的要求,你可得好好享受啊…水汽中,男人的话语若有似无,带出阵阵暧昧的。-

-  53、舞剑
--
午膳,若曦被周镜请去温泉。
-
-  正在疑惑间,转进温泉,抬头看向前方,顿时,觉得四周的空气全部消失了。-
-
隔着层层飘渺轻薄的白纱的,是楚漠徵!
-
-  楚漠徵笑着,微微晃了晃手中的酒杯:“曦儿,我都已经按你的要求,沐浴净,熏香更了,却不见你来,怎么,怕了?”低沈的呢喃带笑,自室内温泉处传来。-

-  男人站起,掀开层层白纱,来到了小人儿的面前。只见,一向穿着整齐的男人,今大反常态,月白袍,如今只是被松松垮垮的系上带,古铜的膛半遮半,最让人心驰神往的两抹红茱萸,却掩在襟边,隐隐约约可见一抹暗红人。-
-
长发松松的束成一束,搁在前,垂落的发丝如柳,不多不少,恰添了些醉人之意,衬着间的佩玉碧,无比的媚惑,此时他靠着柱边,影之下,半明半暗的脸看不清样貌,只出一段轻扬的眉梢,但只这风情,已不由叫人心生念。-

-  而温泉边,墨的软榻上,暗红绣金的枕被透着妖冶的魅,也未理的整齐,随意的铺在上,有一角拖曳于地,衬着轻轻蒸腾的白雾气,和不远处的邪魅男人,竟是一片妩媚之。-
-
若曦傻傻的看着男人,心里不断重复着:妖孽,真是妖孽。-
-
脸颊被人微微触碰,若曦愣愣的抬头,看着男人。映在温泉的水泽下,男人的眼里似蒙着一层薄薄轻雾,说不尽的温柔旎,棱角分明的,却透着几分魅人的暗红。
--
“呵呵,真的呆了?”男人轻轻落了个爆栗在小人儿的额上“公主不是还要临幸我吗?怎么?这样就不知道动作了?”-
-
小人儿这才回过神来:“啊,对啊对啊,徵,快点,掉掉,本殿要临幸你!”-
-
楚漠徵哭笑不得的摇摇头。忽然将小人儿的手反剪到后,慢条斯理的解下带,绑住小人儿:“公主殿下怎么可以亲自动手呢?还是让我来服侍你吧。”说着将动弹不得的小人儿打横抱起,轻轻放在软榻上。
--
缓缓剥掉小人儿裙下的贴长与亵,再掀开长裙,慢的在小人儿的小腹上印上一吻。长指轻轻的印上了平坦的小肚子,悄悄钻进小巧的肚脐眼儿,暧昧的来回摩挲,穿过一片细白的肌肤后,隐入了腿间那片柔软黑亮的密林里,直到碰到了那粒娇脆弱的小花核。
-
-  娇哼一声,玉人儿咬住了,支撑住顿时有些发软的双腿“徵──”不依的撒娇。
--
男人却恶劣的收回了手,轻笑着垂眸看向眼前致的小脸“哎呀,今天,应该是殿下临幸我才是。”
--
娇怪的瞪了笑的狡猾的那人一眼,若曦微微嘟了嘟嘴。男人起,拿起一旁地上的长剑:“我舞段剑来给小殿下助兴吧。”-

-  男人舒展子,结实健壮的躯毫无遗漏的展示着另一种动人心魄的魅力。肌肤古铜有力,肌理完美纠结。随着剑走偏锋,男人忽然加大了动作。修长结实的大腿从袍下出夺人心魄的魅惑,半敞的衫下,点点细小的汗珠慢慢沁出,渐渐印染了月白的袍子,明寐之间,与垂下的发形成了纯粹的惑。-

-  从未见过这样的男人,若曦看着男人,微眯起眼“徵…”一声轻,小人儿难耐的在榻上扭动。-
-
男人邪魅的一笑“曦儿也觉得热吗?我也觉得,忽然酷热难耐呢。”说着,泛着银辉的月白在幽暗中划过一道人的痕迹,男人转过,袍带在手中散落。
--
赤着上,男人走到榻边,大手握住小人儿的下,么指暧昧的伸入内,挑逗着里面娇羞的舌头。“热吗?我帮你解开服吧。”说着伸手拉松了小娃儿的襟。
-
-  眯着眼,含着男人的指暧昧的着,随着男人的手轻轻拂过肌肤,若曦觉到,小腹渐渐盘旋起紧缩的觉,双腿间也越来越空虚,忍不住并起双腿,来回摩擦。
--
“软香滑,真可呐。”男人挑逗着小小的香舌,笑声沙哑醇厚,带着惑。仿若被男人的笑声惊醒,若曦窘迫的瞪着男人:“不要说──”-
-
男人低低笑着摇头“这么害羞?那一会小殿下还怎么临幸我呢?”说着,便出手,分开小人儿的双腿,低下头去,上那娇小的花核。-
-
“啊…徵…”呼瞬间急促起来,小人儿猛的弓起,想要逃,却不由自主的抵住男人的舌扭动。
-
-  “软软的,小小的,”男人抬起头,边闪亮着暧昧的水“轻轻一,就硬了起来,真呐…”-
-
“啊啊…不要,不要说…停下来…”小人儿皱着眉,翘的小儿不知是因为望,还是羞怯,一抖一抖的,拒还的追随着男人的舌。-

-  霸道的将不断动的花瓣强行撑开,男人紧盯着缓缓出汁的花,食指慢条斯理的放在那张合的小上,轻轻往里一。
--
“啊啊…”小人儿动的收起小腹摇摆娇着。
-
-  “这么?”男人轻笑不止,突然再次低头,张嘴住娇的。“怎么口水了?真是个小馋猫儿。”说着,使劲着潺潺出的汁,舌头模仿着的舞步,不断戳刺着口的。-
-
“嗯哈…徵…啊啊…不要…停…”小人儿忍不住低低的呜咽出来,小小的水儿,剧烈的收缩着,两瓣嫣红美丽的花瓣,在刹那间绽放“嗯啊…嗯…”用力扭动着娇,想要逃开这磨人的快。
-
-  “不要…停…噢噢…徵…啊…”小娇娃急促的呼着,有点儿委屈,又有点儿羞涩。
--
男人故意松手,让小人儿从手边逃走。略微重的息着,站起来。探出食指,抚上不断颤抖的花瓣,将指头慢慢的入,出,再入,再出,一次比一次深入。“还没有舞完剑呢,怎么可以就这么结束呢?”-

-  起,再度拿起长剑,男人脸兴味,单手扶着自己的下颌,另一只手慢慢着小人儿的颈项“待我舞完剑,再让小殿下临幸吧。”-

-  54、濡
--
忽然失了男人体温的若曦,蒙的大眼儿微微眯起,看着站在一边的男人。
-
-  男人在小人儿的注视下,缓缓解开带,下长,早已起立的望,隔着薄薄的亵,向着若曦微微抖动。-
-
男人握着长剑,看向脸绯红的小人儿。忽然,男人将小娇娃扶起,面对自己跪着,解开绑缚在背后的双手。“嗯…徵…”小人儿惑的看着男人。
-
-  笑了笑,男人鲁的扯下一旁柱子上的轻纱,甩过顶上的房梁,执起若曦的手,扯过头,隔着带,将轻纱牢牢的系上。
--
“徵,你要干嘛?”小人儿略微惊慌的看着男人。
-
-  “一个姿势久了,怕小殿下手麻了,换个姿势吧。”男人说的义正辞严。
--
“不要,徵,不要!”小人儿扭着双手,被扯松的襟,随着形的晃动,来回摇摆,白金绣的肚兜,在摇晃间,忽隐忽现。
-
-  男人提起长剑,眯起深邃的眼,看着小娇娃。忽然觉得,小人儿上的服很碍眼。“真热啊,曦儿,你热吗?”说着,男人小心的用剑割开若曦上的外衫。-
-
“好美,美得让人疯狂!”随着白的肌肤一寸寸暴,男人低声赞美着。一双大手,来回在纤细的肢和耸的房上抚摸。
--
“啧啧啧,没耐的小妖,都翘起来了啊。”楚漠徵笑着隔着肚兜,点点小人儿已然立的头“这么硬呐…”食指么指来回捏着,猛然低头,张,连肚兜一通含入口中。
-
-  “嗯…香香软软,哦…曦儿,真想咬下来…”男人轻轻咬着,模糊不清的说着。若曦被吓了一跳“不要…停下来…啊…”男人抬头,恶劣的看着肚兜上濡的痕迹,轻轻吹了一口气。“啊…”透的绸缎,被吹贴上前,带来阵阵凉意。-

-  男人一把扯下肚兜,雪白的房随着男人的动作,上下剧烈颤动着,顶端红得艳丽的尖儿,在男人的视线下,不知羞的肿大着,惑着男人更加猛烈的吃。-
-
蓦地,男人大力的将小人儿的腿掰开,隔着男人的亵,坚硬巨大的茎完美的与人温润热的凹陷温和。
--
“嗯…啊…曦儿…”男人一手按着小娇娃的儿,前后摩擦摆动,一手,抓着丰的房暴的捏。“小妖…勾人的小妖…”楚漠徵息着“真想进去啊…嗯哼…”重重的摩挲,给小人儿带来酥麻瘙的快,弓起,扭动着娇,紧贴在男人上磨蹭。“啊啊…嗯啊…呃…”小人儿软软娇吟“啊…”忽然,音调了一倍。男人的大顶端,大力的撞上了的小花核,再强力鲁的磨蹭。-
-
“啊…那里,不要…恩哼…啊啊…”小娇娃娇哼着。“哪里?恩?”男人声音里带着挑逗,结实的猛然停下动作,推开扭的小人儿,退开一步。“啧啧啧,都把我也了呐,水真多呀。”-

-  若曦顺着楚漠徵的视线往下一看,小脸儿当即通红。只见男人的亵上,清楚的印出大茎的形状,而亵紧紧贴在蘑菇状的顶端上,原本白的布料,已经被小人儿的汁浸透,半透明的布料紧紧贴在紫红的上,男人邪恶的笑着:“看呆了?喜你看到的吗?”-

-  伸指,滑上已经透的水儿,摸索到那粒早已肿的花核,轻轻弹,而另一手则趁势进了火热滑的内,连连戳刺内最的那一点。-

-  “啊…徵…不要,不要…停…啊…”小人儿被席卷上来的快慰惹的纤狂扭,连带着前的房,晃动出荡的白。-
-
“不要停?还是不要?恩?想怎么样?说!”男人残酷的加快手里的速度,恶意的拨着,甚至,狠狠的咬上小人儿前的红莓。
--
“啊啊啊…”小人儿让无法克制的快淹没,抵住男人的手指,不断的弓。内花汁如瀑布般倾泻而下,男人的亵前面,瞬间便被透。-
-
看着自己亵上那条晶晶亮,蜿蜒而下的印,男人的手猛地向前一顶,而硕大的头也再次跟进,快速的在小娇娃的小花核上摩擦旋转起来,时轻时重,抵着那小小的红豆,重重的研磨挤。
-
-  “啊…嗯…还要…嗯哪…”小人儿慢慢觉出了味道,贴紧男人乞求着。-
-
“不行啊,今天,是曦儿要临幸我呀,”男人再次推开小人儿“想要,就自己来。”
-
-  说着,楚漠徵退后,捧住小娇娃的脸儿“帮我把子了,恩?”蒙着大眼儿望着男人,觉着男人有意无意的用硬的轻轻撞击着自己,深深的了一口气,过男人前的茱萸,侧过头,微微弯,咬住男人亵上的带系绳。-

-  男人裆正中央的隆起,不断摩擦着致的小脸,而濡的亵上,小娇娃自己出的汁,和着男人特有的气味,不断在小人儿的心头来回搔抓。忍不住靠近,又羞又期待的用脸儿摩挲茎,松开咬在口里的带,怯怯的隔着亵,了下男人的望。-
-
“恩…曦儿…”男人忍不住低吟出声,大手抓住小人儿的房“乖…继续…”-

-  小人儿再次咬住系绳,缓缓的直起,少了束缚的亵,直接滑落,男人立紫亮的长,顺势弹出,轻轻的敲打在小人儿的脸上。-

-  看着硕大顶端的小眼儿里慢慢渗出了一颗透明的泪珠,小人儿忍不住,张口进嘴里。-

-  男人浑一颤,抬手抚上小人儿的,暧昧的动“想要么?曦儿?”沙哑的声音,带着浓重的情,平里清亮的凤眼,此时也深邃幽黑。-

-  “要…”若曦着了魔似的,着,口渴的觉越来越强烈,觉,双腿间再次出潺潺汁。
-
-  55、玩
-
-  “手…”若曦娇嗔的扭动着被绑缚拉的手。“呵呵…小妖,现在还不是时候…”楚漠徵的手包住若曦前的丰,轻轻捏。-
-
垂眸,看着男人硕大望的顶端,和正在缓慢外浸晶莹体,小人儿,想要吻上男人下的硕大,但被绑住手腕的轻纱牵制住,抬眸看着男人,不禁发出挫败的低吟。-

-  男人垂下眼看了看自己早已硬的,再抬起眼看着扭动着的小人儿,抬腿跨上,站在小人儿面前,挑逗勾了勾手指,俊美的面容是邪魅的笑“曦儿,来,让我好好的喂喂你这张小嘴。”大手握住小人儿致的下,么指暧昧的伸入内,挑逗着里面娇羞的舌头“我是你的了。”
--
小人儿呼一声,张嘴,直接含住男人硕大的茎,软滑的小舌,在圆硕的头上来回刮,小小的舌尖,钻进和头界处的沟壑,抵住,旋转。“嗯啊…小妖…嗯…”男人快慰的仰起头,一手放在小娇娃的头顶,轻轻按。
--
“唔唔…”小人儿被大的在口内撑得无法顺利咽口水,过多的,顺着角下,慢慢划过前,在早已硬的尖儿上留住,一路亮的印记,让男人的目光舍不得挪开。
-
-  伸手,抓住小人儿的一只房,热烈的挑逗,么指暧昧的按住头转着圈圈,一会儿,一会儿拉扯,突然男人过分的捏起那坚硬起来的小珍珠,猛的往上一提。
--
“啊…嗯嗯…”小人儿松开嘴里的,张嘴呻吟。-
-
“这么啊…”男人沙哑的笑着“不过,嘴上的活儿可不能放松呢…”说着,握着自己的望,抵住小娇娃的“耐心点,小妖。”
--
小人儿蒙的眼儿看着男人,无声的哀求着男人给予快乐。“啧啧,真是个心急的小妖,”男人被她的急切惹得低笑“好好亲亲它,让它快乐了,我就给你,嗯?”-

-  说着,强硬的将茎抵进玉人儿的嘴里,微微闭上眼,觉着小人儿火热而又紧致润“嗯…很好,继续…哦…”男人慢慢的摆动着。
-
-  小人儿抬手,握住嘴外一大截长的茎,动。忽然,男人撤离子,停下所有挑逗的动作。“徵…还要…”娇娇的呻吟,让男人从尾椎处,扬起一阵酥麻。
-
-  男人微微一笑,将小娇娃搂入怀中“今天,我想要你这里…”邪恶的贴着小人儿低喃,大手绕到雪白的背后,滑入沟,食指暗示的来回按紧致的菊花。
-
-  若曦一愣,那儿,那么小…会坏的…男人看着咬着红着脸儿的小人儿,邪肆的笑着:“给我,嗯?”手指挑逗的在与小菊花之间来回摩挲“给我,我带你上天堂。”
--
如同恶魔般,男人惑的早已被望俘虏的小人“先玩给我看,好不好?”魅惑的在白小巧的肩头印下一吻,解下白纱,将小人儿推到在软榻上。分开她的双腿,笑得邪魅:“曦儿,自己,我想看。”
-
-  在望中沈浮的小人儿,慢慢伸手碰触早已充血的小花核,捏住,。“嗯哈…徵…啊…啊…”扭摆起儿,难耐的弓着“嗯啊…徵…徵…”-

-  男人一手抚摸着小娇娃大大张开的双腿,惑着小人儿:“来,把手指进你的小里。”-

-  玉人儿一手急促的玩着的小核,另一只手滑入了火热滑的内“啊…哦…好舒服…”顺着连绵不绝的水,手指来回滑动“啊啊…好舒服,嗯…徵…”腿儿张得更大了,儿扭动,小人儿在上扭成一幅荡的画。
--
“舒服吗?再加一手指。”楚漠徵的大手,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若曦的腿,握上自己肿大的,来回套着。-

-  “啧啧,都馋的口水了,”男人邪恶的低语“真想进去…”小人儿被这荡下的话刺的不断款摆,失控的伸入第二手指,旋转刺动,抠着娇的软“啊…徵,要,要去了…啊啊…再深一点…”泪眼朦胧中,小人儿手指放的快速着自己的小,体猛然弓起,叫连连。-

-  男人低哑的笑着,坚硬已久的茎,狠狠的捣入小人儿的,直接撞入的子口“嗯哼…都这么了,还这么紧…”男人的声音,是望“放松…”
--
“啊啊…徵…轻点,你…嗯哈…要裂了…好…啊…”弓起细,死死抵住男人的,内部的痉挛得无法控制的死死搅住他不肯放开。-
-
“喜不喜?喜不喜?恩?”男人快意的低吼“扭,小妖…哦嗯…真…”男人放的用力顶撞着小人儿,猛然出,再狠狠顶入,一手向下,掐住小上方的小花核,残酷的曲指一弹,另一手捏着娇房顶端的小尖儿死命掐紧。
--
“啊啊啊…徵…不要…太快了…啊…”小娇娃扭动得更加疯狂,被猛然间席卷而来的快淹没。“忍一忍,宝贝…啊…为我忍着…”男人蛮横的拒绝着要求着。
--
结实的健忽的加快速度“噢…好紧…啊…宝贝,宝贝…”男人野蛮的低吼,全力入,紧紧抵着小人儿的,子弹般的直接入子深处,烫的小人儿浑颤抖,花猛然倾泻而下。-

-第56章-第60章
--
56、偷窥-
-
楚漠徵抱着小人儿,微微气,轻轻的吻着若曦早已汗的两鬓。壮的茎,来回的在小人儿与后庭之间摩擦移动,拨着小人儿的情。
-
-  温泉全面,嫋嫋水汽升腾,温泉的另一侧,却出现了两个不该出现的影。“不要,渊…别这样…恩…”一个着淡青衫的男人半跪在温泉边的一块巨石后面,美的面孔情蔓延,修长赤的躯是汗水与红晕。
-
-  “嘘…隐,你不会想让徵和小若曦儿听见吧?”后的男人,大手覆上他立的起,把玩着,薄上邪恶的笑容,与软榻上楚漠徵的笑十分相似。
--
“放开我!啊…”隐,试图躲闪,却被后的男人死死住。“嘘…别动,你听。”说的轻巧,渊却在隐的背后,将自己的望猛然抵住因中的菊花,用力顶旋转。“呀…”隐呻吟着扭动。“小声点儿,到时候,被徵丢出去,可就不好玩呐。”渊恶意的笑着,一手指忽然挤入紧闭的菊。
--
“渊…不要…”隐通红着脸,求饶。“嘘,不是让你小声点儿?真是,不乖的孩子啊…”渊说着,忽的将早已立坚硬的柱顶入“嘘,隐,不能出声啊…”磨人的轻轻摆动着,小幅度的着,前的男人,被后庭难忍的快慰折磨着,扭动部,不由自主的向后合着。“啊…渊…我,我要…”-
-
“嘘,坏小龙啊…不是让你别出声的吗?”渊邪恶的握住隐前立的男,指尖恶意的堵住前端的小眼儿。“你看,徵和小若曦儿情多好呢。”
-
-  已然陷入望中的隐,勉强抬头,看向巨石前方软榻上的光一片。-
-
形大的男人,伏在娇小人的上,将小人儿的双腿撑到最大限度,壮的茎,在汁连连的小儿里慢慢着。-

-  “曦儿,给我,恩?”楚漠徵低低呢喃着“给我,恩?”“你好大…会痛…”若曦害羞的娇嗔,放软了子。“来试一试,如果会痛,我们就停下,好不好?”低沈的嗓音,恋的热吻,男人在小人儿致的红上咬。
-
-  “会痛…”依旧是害羞的娇嗔,却透出丝丝软化。“呵呵,试一试,恩?”男人半撑起,出埋在小人儿体内的巨大,轻轻在平坦的小腹上落下一个吻。
-
-  小心翼翼的将小人儿温柔的翻过,在雪白的背部,吻上点点恋。大手滑入前面密林,抚摸上依旧肿嫣红的小花核,练又温柔的开始拨,巨大的茎,暧昧的在小娇娃的里滑动。
-
-  “徵…不要,会痛…”小娇娃整个子泛着一层绯红,小脑袋埋在被褥里,羞怯的呢喃。男人轻笑着,趴下,看着眼前微微颤动的菊花小口动收缩,不禁喉头一紧。-

-  伸出么指,轻轻按着细小的花蕾,缓缓的旋转摩擦。“嗯…”小人儿低低娇吟,男人低头,探出舌尖,吻上紧闭的菊花“啊…”玉人儿被刺的轻轻叫出来,男人按住扭动的部,执着的吻。“曦儿这里,又紧,又热,我几乎都进不去啊…”邪恶的话语,让小人儿全的绯红更加深了一层,男人忍不住,从散落一旁的服中掏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一粒药丸,轻轻在眼前的菊花朵儿上,慢慢推了进去。-
-
“啊…徵…”小娇娃慌的回头,看着男人“什么东西?嗯…”过分的手指,并没有随着药丸的推入而离开,却深入进去,细细探索。“别怕,是锦绣,让你会不受伤的好东西。”-
-
男人笑着,额上跳动的青筋却让他眯着眼,喉结上下移动,一直玩着小花核的手还在耐心的逗把玩“你是我的,这儿也只有我能碰。”霸道的说着,么指再次点上紧锁的花儿。-

-  “你…讨厌!”小人儿愤怒的抗议,却软绵绵的像是在撒娇。男人摇头低笑,随着被推入的药丸渐渐融化,手指进出间,润粘腻的声音造成了一片靡的气氛,小人儿忍不住发出阵阵息,任分开的瓣牵出了一抹银丝,落在了边。-

-  男人呼逐渐浓重,但仍在缓慢的进行动和撑开的动作,轻轻在雪的娇上落下一吻,手指增加了一,再缓慢的变成三…“这么紧,这么小…”男人赞美似的轻叹“连纹路都看不见了呢…”形状美丽的薄,却吐出下的话语。-
-
“不,不要说…”小人儿娇羞的抗议。“好,不说,我做。”男人看似好脾气的同意者,将小人儿翻过。
-
-  “你,你坏蛋!”小人儿羞得只能弱弱的抗议,红着脸,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
男人笑着,看着小人儿的眼,故意又推入一粒锦绣。“哦?我坏?”
-
-  直起,男人慢慢将巨大的入小人儿的,又缓慢的出“真的觉得我坏?”小力的往前轻轻一顶,却不给个痛快。-
-
“你坏,你坏…”委屈的泪花在眼里打转,若曦不知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只知道,很想和男人撒娇。
-
-  “真是个水娃娃,”楚漠徵笑叹“下面的水这么多,怎么连上面也要水了呢?”么指抹去泪水,疼的在红上落下一吻。
--
“准备好了吗?”男人低低的问道,却径自退出,出一直在扩张菊的手指,换上硕大热烫的头,盯着小人儿。
-
-  “曦儿,为我忍忍。”紧绷着俊脸,男人慢慢顶入后。“痛!痛!徵,停下!不要!”小人儿挣扎着叫喊。“嘘…好了好了,”男人一边安抚着,一边依然慢慢向里前进。
--
“痛…呜呜…”小人儿哭泣着,攀着男人的脖子。“宝贝,宝贝,忍一忍…”男人戳进一半的,缓慢的往外出,再幅度微小的顶入,慢慢的摩擦,细细的抚慰,低低的呢喃着情话。
--
开始的疼痛逐渐散去,小人儿下意识的轻轻哼着,微微扭动细“徵…恩哼…徵…”
-
-  男人听着宛若猫儿叫似的呻吟,从喉咙深处,溢出低低的咆哮,猛然加大力度,狠狠的尽顶入。-
-
“啊!”弓,小娇娃被顶得大叫“徵…”-

-  男人歉意的顿下,慢慢的动着,没有加快“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低低的说着,下的动作却没有停。
-
-  小人儿哭着:“你坏,你坏,你坏!”-

-  57、品尝
--
歉意的擦掉小人儿的眼泪,男人亲亲红的“曦儿,乖,一会就舒服了…”说着,稍稍加快速度,摆动健。一只手伸向两人结合处,慢慢捏搔刮,挑逗着小人儿。
-
-  渐渐的,小娇娃的注意力被水外作的手指引住,里一阵瘙难耐,香甜水潺潺涌出,小也一缩一放。悬宕在上方的男人眼中光一闪,狠狠住小人儿致的锁骨,红舌情的来回舐,手指再次入,但只是浅浅的进去一个指节,便出来,玩着两旁的花瓣。-
-
“嗯……”小人儿慢慢起,自己来回厮磨着。
--
“不痛了?”男人挑眉“尝到味道了?”
-
-  么指轻抚过菊瓣“好可怜,都快看不见了,小妖,你下面都被我顶得缩进去了。”
-
-  “不要说!啊…”若曦正娇羞的愤怒,却被男人蓦然一顶,了呼。
-
-  男人笑得得意而又邪恶,故意握紧纤细的,开始连连冲撞。-

-  “徵,别…慢点,啊啊…那里…不要…”深处的某一点被无意间擦过,切的兴奋和再度攀升的望,立即代替了疼痛和不适,小娇娃开始扭摆合。-

-  “恩呀…不要!不要了!啊…徵!”可怕的快夹杂着些微疼痛,让小人儿害怕的喊叫。
-
-  男人却快慰又得意的闷哼,丝毫不理会小人儿的挣扎,依旧按着自己的速度,一下又一下的摩擦撞击着的那一处“不要?曦儿…嗯哼…你可是,我得紧呐…啊…”不断盘旋上涨的快,让男人的呼也了节奏。
-
-  “嗯啊…徵…哦…快一点…啊啊…不要…”过度累积的快,让若曦语无伦次的呻吟娇嗔,绵延不绝的,汹涌而至。“啊啊…徵…啊…”哭叫着,小人儿被撞击得不断抖动,无力违抗。水连连下,一阵一阵的涌出体外,到男人不断的上。-
-
将小娇娃的双腿分的更开,捏住她的瓣一次次尽没入,滑的体随着望的不断溢出,顺着男人的硕大,滴落到软榻上,在凌的被褥中留下了望情热的痕迹。
--
“啊啊…”忽然,男人仰起头,低吼着紧紧抵在小人儿的间颤动,将望的的进。-
-
巨石后,被强迫跪着的隐也咬着渊的手,到了。后,渊全浅麦的肌肤布了晶莹的汗珠,看起来甚是惑。“啧啧,就这样就到了?”渊摇摇头,强悍的分开引的双腿,将自己长的男深入隐巧的菊花里,肆意的深浅。-
-
“滚出来!”低沈沙哑的男声,还带着情,软榻上的男人,裹好陷入昏睡的人,看着巨石方向,沈沈说着。-
-
“嗯…徵呀,我刚刚,哦…可没破坏你的好事。”渊向来轻佻的声音隔着巨石,传了出来,隐约间,还可以听到一道细细呻吟,伴着似有似无的啧啧水声。-

-  “滚出去!”楚漠徵毫不理会“不然,北溟斯王和无息…”未完的话语,尽是威胁。-

-  “嗯哼…怎么长大了,这么不可!”看似抱怨的说了句,渊抱着隐,跳出窗外,准备闪离去。
-
-  楚漠徵轻哼了声:“把隐留下,你,滚出去!”-
-
隔着窗,渊扁了扁嘴“我说亲的弟弟呐,你忍心让我就这么火难耐,火沸腾的一个人?还是说,你对我家小隐隐有意思?”-

-  隐头痛的哀叫:明明里面的那位主子因为他们的偷窥,已经生气了,怎么自家的这位主子还火上浇油的拨呢?
-
-  渊觉到抱着的人的分心,狠狠的往上顶撞一下,手也微微用力,捏住隐的望下方的囊。“与本阁在一起,隐怎么可以分心呢?”-
-
一粒珍珠破空而来,渊抱着隐险险闪过“徵啊,怎么动手前也不打个招呼?”-

-  楚漠徵懒得纠,直接吩咐影卫:“无沧,立刻送隐去沧海殿;无澜,送渊出回府。”
--
两个影卫倒也忠心,直接上前,硬生生将连接在一起的两人分开,分别送走。被拉开的两人,都不饕足的哎哎直叫。-
-
顿时,温泉外哀号一片:“徵!你,你,你变态!”-
-
男人丝毫不理会外面的吵闹,确定那两人的气息离去,这才掀开小人儿上的锦被。看着白皙肌肤上深深浅浅的青紫,依旧张开的腿间不断搐的后庭花儿,和仍着潺潺汁的小,男人意的一笑,伸出手指,探进小人儿的菊花里温柔的扩张。-

-  “嗯…徵,不要…”糊糊间,小娇娃仍不忘记推拒,委委屈屈的了鼻子,再度沈睡过去。-

-  男人了小人儿红润的面颊,躺在她侧,一手搂过前的娇躯“嘘,没有了没有了,乖乖睡,我帮你干净。”手指轻轻滑过,确定小菊花里的体完全排净,男人这才抱着昏睡的小人儿,走下温泉,温柔的净洗浴。
--
抱着小人儿,男人忍不住,将望再次送入小人儿的里,缓缓的送记下,搂着若曦在软榻上躺下。-
-
墙壁上夜明珠的光辉,映着男人深邃的凤眼,闪烁出一片宠溺的光泽。
--
58、朝堂-
-
冬去来。-

-  的东越,经过张航叛后,略显抑,不断飘落的柳絮,如同雪花一般,将皇城内装点成了一片纯的白,中的侍卫和人都换上了装,踩着脚下的纯白,在漫天飞舞的柳絮中开始了一天的事务。-
-
如同往一样,楚漠徵嘴边噙着别有深意的浅笑,到了王座内。
--
“众位卿平吧,今有何事启奏?”随意的一挥手,漫不经心的看着跪成一片的文武百官,楚漠徵依旧没有束起的长发微微倾斜,掩住了凤眼中的光芒。
--
张航叛至今,焱帝陛下只是将张航一族,杀的杀,关的关,其余并没有任何动作。朝堂之上,不禁人人自危,毕竟,张航把持朝政多年,在场的群臣,几个没收过他的好处?看着在上的年轻君王,揣摩着帝王的情绪,大臣们也不敢说得太多,只将几件急于处理之事奏报了上去,得了圣意之后,便退在一旁,再不言语。-
-
朝堂上的气氛有些怪异,大臣们似乎言又止,又顾忌着座上之人的反应。楚漠徵微阖着眼,望着淡红镶金的襟上一块隐隐浮现的痕,把玩着带上的一抹绿,勾起了,一扫底下众位臣子的神,看似不经意的说道:“若无事要奏,众卿便早些回去吧,莫要辜负着大好里的美景才是。”看着痕,楚漠徵想起早朝前,那小人儿娇媚的神情,丰腴的体,香甜的津,下不由的一紧。
--
一旁,楚漠棠低头忍住笑,看他那意思,明面儿上是为着众臣着想,其实暗地里,一来故意不提叛的事情,让那些大臣好好掂量掂量自己;二来,见他盯着衫上那块印记,怕是,小若曦儿又被吃得干干净净了吧?-

-  听得陛下这句话,数位大臣眼前一亮,互相示意了一番,当下便有人踏前一步,对座上的君王说道:“陛下,倾颜公主业已成年,且中嫔妃在叛中悉数过世,臣等希望陛下与殿下能尽早婚嫁。”-

-  “难得各位如此上心,不知,众卿想要怎么办?”放下了手中的茶盏,略微直子,似乎颇为兴趣的样子。-
-
底下的臣子见了,都松了口气,出了喜,继续开口说道:“陛下,臣等觉得,既然祭即将到来,不如,趁此时机,让各大臣命妇将自家符合条件的子的画像呈上,先请陛下与小殿下过目,挑出中意之人,再趁着祭典礼,细细斟酌。”
-
-  “哦?”楚漠徵挑眉,抿了一口茶水,长指在襟上渐渐淡去的痕上来回抚摸。-
-
“看来,众卿都在替朕与倾颜着急婚事了…”-
-
缓慢而低沈的话语在静默无声的大殿上扬起了阵阵回响,文武百官个个低着头,站在原处,不敢接话,此时听陛下的语气,虽是平稳不带异样,但谁都知道,东越焱帝向来以情善变而闻名,上一刻还在含笑对你说话,下一刻便不知会如何,此时陛下虽然不动声,但谁知一会儿是否会龙颜大怒?
-
-  “陛下,选妃、立驸马之事为国之大事,臣弟以为陛下应早考虑。”
-
-  就在群臣情绪紧张,纷纷静默不语的时候,却听见有人如此直言,抬头一看,说话之人,正是一向不轻易开口的勋王殿下。
-
-  “勋王皇弟也觉得朕该尽早立妃,为倾颜选驸马?”-

-  “臣弟是这样认为的。”不紧不慢的话语,如他脸上的神情,不见丝毫波澜起伏,但他的话语却让众人松了口气。-

-  楚漠徵玩味了半晌,忽然一笑,吓得众臣心中一惊。看着大臣惊惶不定的脸,楚漠徵眼眸中闪过一丝诡秘的笑意,脸上却沈了下来,口中淡淡说道:“行了,朕自会考虑。” 微微抬首“北溟斯王似乎还留在我东越境内?”-

-  楚漠棠眼中闪过一道笑意:“正是,听说,斯王非常恋渊苑的头牌渊公子,整沈于苑内,足不出户。”-
-
楚漠徵兴味一笑,沈?怕是,被渊住了,无法吧。“那改天派两个人去看看吧,毕竟,他是北溟的皇子,在我东越境内,还是多加小心为妙。若是没事,就退朝吧。”说完,示意楚漠棠跟上,便走下御座,向着沧海殿走去。
-
-  “渊自从在自家楼内看见斯王,从此就对斯王惊为天人…”楚漠棠笑着“听渊哥说,是因为你把他家的小宠物给关了?”-

-  “哼,你说呢?”楚漠徵摇头嗤笑。忽而正对楚漠棠道:“乐希怎么样了?”-
-
楚漠棠垂眸,脸上面无表情:“不好也不坏。”“我已经派人去寻你那两位师傅,他们传信回来,五后就到,”楚漠徵依旧淡淡的说道“张氏一族已经清退,乐希,也该清醒了。”-

-  楚漠棠没有接话,只是,看向自己的王府方向。-
-
乐希,师傅,一定要让乐希醒过来…
--
59、立妃-
-
五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  这五天,楚漠徵依旧在朝堂上没有提起张航一族如何处理的问题,众大臣们心中惶惶然。-
-
这五天,楚漠棠依旧正常上朝,但一下朝,便心急如焚的赶回勋王府,等待着师傅的到来。
-
-  这上朝前,接到二位师傅传来的信函,说是巳时便会到王府,楚漠棠牵挂多的心终于能放下一半。
--
大殿上,文武百官依旧是揣摩着圣意,或多或少的说着一些事情,给自己争取一些利益。楚漠棠听着,分了一半的心去想师傅能否按时到达。忽然,闻得一声“勋王殿下也当立妃”不禁抬起头来。-
-
只见大殿之上,吏部尚书躬陈情,正说的慷慨昂:“…陛下圣明,勋王殿下自幼天资不凡,聪慧异常,心智品行无有可指摘之处,但…勋王业已及冠多年,至今正妃之位依旧空悬,臣以为,略有不妥。”-

-  楚漠徵依旧维持着随意的姿势,微微仰起薄,眉眼如同一潭沈静的泉水,让人看不透深浅。“勋皇弟有何意见?”懒洋洋的将问题丢给楚漠棠。-
-
咬紧牙握紧了双掌,乐希,乐希出事才几年?这些人就急着给自己立妃了吗?若不是,若不是那件事,现在,乐希早已是自己的正室嫡妃,也是自己唯一的妻子。看着台阶下滔滔不绝的吏部尚书,脸上忽然抹出一丝笑意:“莫非陈尚书心中已有属意人选?”脸上笑意莹然,但不冷不淡的声音里,却带着丝丝嘲讽的冷意。-
-
“殿下,勋王正妃之位至今空悬已逾三年,且按照祖制,您应有正妃一,侧妃三才是。”陈尚书连忙躬道。
-
-  “哦?若是这样,那陈尚书可否说一说,哪四位大家闺秀能得上我勋王的妃位?”楚漠棠依旧不冷不淡的问。-

-  “臣以为,帝都王家三应能符合…”陈尚书话尚未说完, 便觉到勋王凌厉的眼神扫视过来。“微臣多嘴!微臣多嘴!”忙不迭的一连串的求饶,心下大悔,不该忘记勋王毕竟是被封为“战神”虽面若冠玉,但领兵杀敌,靠的可不是一张俊脸。种种战场上的例子迅速在眼前过了一遍,真是越想越觉得心寒,不由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
“王氏三?”楚漠棠兴味的挑起一边眉峰“她是谁?”-
-
“殿下,王氏三在帝都,素以温良恭俭让着称,且擅棋艺,读诗书,进退得宜,臣等认为,若论正妃之位,非王氏三不可。”此时,户部侍郎也站出来。
--
“非王氏三不可?”楚漠棠哼了一声“只怕是,各位大人收了钱财,便要与人方便为人办事吧。”-

-  此话一出,朝堂上一片哗然,其余大臣都不断摇头,不是急着撇清自己与他二人或是王氏的关系,便是鄙夷二臣贪财好利。
-
-  “臣有罪!求陛下饶命!求殿下开恩!”一位尚书、一位侍郎,只见两位朝廷重臣颤抖着叩首不止。
-
-  楚漠棠眼中冷意骤增,不管平时他们再怎么折腾,只要主意不往自己上来算计,他倒也乐得看戏,只是,他们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将心思动到勋王妃这个位置上来!这个位置,除了乐希,别人若是想,他倒要看看,那个子,有没有这个本事!
-
-  缓缓步下台阶,站在两位大臣面前:“本王立妃之事,没你们嘴的地方,给我下去。”-
-
不疾不徐的语调,平平淡淡的语声,他说的轻缓,群臣却在勋王楚漠棠的话中听出了萧杀之气,轻浅的令人胆寒。这些大臣,怕是安逸太久了,都忘了自己姓什么了吧。-
-
原本边一直挂着的浅笑,顿时化为冷酷的寒刃,一甩袍袖,两名大臣便倒在一边,口吐鲜血不止。这勋王妃的位置,容不得他人在眼前嚣张放肆,也容不得不是乐希的其他子半点觊觎。-
-
“勋王妃,人选已定,下月便行册妃大典,诏告天下!”说着,半侧首“不是颜乐希的其他子,别动这个心思。”-

-  60、师傅-
-
勋王府。-
-
楚漠徵、楚漠棠、楚若曦三人围在前,看着勋王的两位师傅。
-
-  “璪师傅,乐希,她怎么样了?”楚漠棠貌似平静,但垂在侧紧握的拳头却了他的紧张。
-
-  慢条细理的收起银针,璪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棠,这是你对师傅的态度吗?”-
-
楚漠棠赶紧奉上茶水:“璪师傅,您这么天资聪颖,医术通,风英俊,风华绝代,风姿绰约,弟子相信,您定能救醒乐希,还请师傅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好撑船,看在弟子愚昧无知的份上,别和弟子计较。”
-
-  璪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楚漠棠:“两年不见,越来越会说话了,半刻后乐希丫头自然会醒,不过,”话音一转,看向屋内的其他二人“若曦丫头,两年不见,越来越有人味了。”-
-
皱皱眉头,楚漠徵微侧,挡住璪调笑的视线:“璪师傅累了吧?朕已经命人备好洗浴物事,请璪师傅沐浴更。”-
-
白了一眼永远都是一副冰山脸的楚漠徵,璪站起:“徵小子,别以为你打什么主意我不知道。”
--
说着便出了房门。
-
-  “璪师傅,怪怪的。”看了一眼心思已然全部放在乐希上楚漠棠,若曦拉着楚漠徵跟着出了房门。-

-  摸摸若曦的小脸,楚漠徵道:“别管他,他不一直这样?”-

-  “不对不对,”摇摇头,若曦眼睛来回转动着“以前璪师傅也有过这样,不过,那时是和霭师傅刚刚吵完架。啊,我知道了。”忽然拊掌,若曦娇笑着揽住楚漠徵的脖子“徵,你的功夫和璪师傅、霭师傅比起来,谁?”-
-
“小东西又在想什么鬼点子?”轻轻刮了下小人儿的鼻子,楚漠徵宠溺的笑着。
-
-  “我们偷偷去看璪师傅到底怎么样了好不好?”兴奋的说到,若曦拔腿便冲向为璪准备的房间。-
-
“应该去霭师傅那里找吧?”楚漠徵好笑的拉回走错方向的小人儿“若是他们真的吵架了,只能上霭师傅那里去找了。”
--
若曦笑着跳上男人的宽背:“徵,背我。”-

-  甜甜的两人,缓步来到霭的门前,只听见里面一道声音,息着说:“霭…嗯…可知那个名为张航的人…啊…”蓦地,尾音上扬,带着明显的情。-
-
“小璪的口中怎么提起别的男人了?莫非,我已经无法足你,嗯?”危险的男声,带着明显的怒气,和几分不易察觉的醋意“若是现在求饶,我到可以考虑放你一次。”-
-
“嗯…求饶?霭可是在说笑?嗯噢…我岂是…知难而退之人?”璪的声音中,带着阵阵轻颤,夹杂着不可忽视的息。
-
-  隔着未掩好的碧纱窗,的一双人影在窗纱上形成了种种引人遐思的动作,断断续续的轻声传到耳边,带着魅惑勾人的尾音,还有那抑在喉间的愉悦呻吟,使人脸红心跳。一阵微风吹过,袭来一阵清冷的淡香和混杂其中的情气息,腥檀的味道来自何处不问可知,还有舌相之下阵阵润粘腻的声音,在冷香之中显得分外热暧昧。-
-
轻微的撞击声和刻意制的息,还有时不时传出的润之声,给静谧的后院带来几分,也将原本的沉寂染上了情旎的气息。
-
-  “徵…这…”若曦尴尬的看向边的男人。虽之前曾在太医院中不小心窥见穆安然与皇澈的情景,但这是第一次与楚漠徵一起,撞上别人的云雨之乐。更何况,穆安然,是朋友,是臣子,而这次,则是师傅啊…掩住若曦的双耳,楚漠徵微微一笑,抱着若曦离开后院:“明,再来找二位师傅吧,现在,曦儿可要随我去一个地方了。”
-
-61、大结局-

-61、大结局-
-
从此,王子和公主就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
此坑就此完结,盗文就盗文,抄桥段就抄桥段,说模仿就说模仿,认版权就认,劳资不拦你们。-
-
敬告那些喜没事背后捅刀、无理取闹、装SB,爷不是你家佣人,不拿你家工资的,也不靠你吃这口饭,别以为你自己是天皇老子,你就一家独大,谁都得顺着你哄着你。有本事禁了全鲜网的人气文去;有本事就把全鲜网的桥段都抄了去!
-
-  别以为背后捅人一刀可以当没发生过,到底谁有问题,谁不要脸,有本事摊开来,到大家面前说去。
--
老别的无能,至少文笔还是爷最值得骄傲的,有本事你就全模仿了去,包括爷脑子里的念头!
--
老不伺候了。
-
-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