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方烨之初恋篇
方烨之初恋篇
 我是方烨。花样的男子。
-
-  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有异性缘。因为我的母亲是原来是职业模特,我的父亲年轻的时候曾让无数女孩子疯狂。
-
-  印象中,母亲经常带着我对她们模特公司的学员进行指导,所以我从襁褓时期一直到初 中都是漂亮女性的「非礼蹂躏」的对象。
--
那些曾经令我脸红心跳的回忆……-
-
--好可爱的Baby!阿姨好喜欢!嗯~~亲一个!-
-
--超漂亮的小孩啊!姐姐抱一抱!
--
--嘻嘻,好想咬一口!
--
回忆中,我的鼻子中总是脂粉香水的味道,身体总在一个又一个温暖柔软的怀中碰撞,脸上总是盖着不同女人的唇印。
-
-  段明非常羡慕我的遭遇,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却是个十足的流氓--「刚才抱你的那个……」他促狭的挤着眼睛,「咪咪足有36!她抱你你怎么不趁机抓她一把?」他的口水几乎都流了出来。-

-  我的脸刷的红了,我和段明那时还是刚刚小学毕业,他的脸上已经呈现出恶棍的气息,而我却依然文弱俊秀惹人怜爱。刚刚抱我的,是一个远房的表姐,她青春的胴体发育的相当成熟,她的怀抱无邪而充满母性,然而我的脸红不是因为段明的取笑,而是因为,我在她亲密的拥抱中,已经悄悄勃起……很多年后,段明对我说:「没有想到你小子比我还坏!」我嘴角微微上抬,轻轻一笑--咖啡厅斜对面坐着的那个一直偷偷窥视我们的女生顿时晕倒在我的微笑中--「我本来就是恶魔,只不过以前天使没有走。」我不再理段明,迳直走到那个可爱的女生面前:「嗨!我叫方烨。」恶之花很早就开在我的心头。我曾经是那么抗拒女性的怀抱和逗弄,然而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开始享受这种温柔的感觉。我的样貌虽然羞涩纯真,身体却开始感受那种触碰时的柔软和销魂。
-
-  比如我常常故意装成不好意思的样子极力摆脱漂亮姐姐的拥抱,趁机摩擦着她们丰满柔润的乳房,柔软平滑的小腹和修长丰满的腿。摩擦给我带来极大的满足,同时有一种犯罪得逞的快感。-

-  这也许是段明羡慕的流口水都得不到的感受吧,可是还有一个秘密,假如他知道的话,恐怕要嫉妒的吐血了!-
-
我妈妈常常带我去看公司的服装表演,她们表演的时候,妈妈在指挥调度,而我则呆在后台的角落里,看那些人间绝色进进出出。她们在T型台上展示服装和个性时,显得镇定和从容;然而回到后台的时候,简直象打仗一般换装和改妆。很多时候,那些漂亮的姐姐们鸽子般刚飞进后台,就立刻脱下了身上的华装,准备更换下一套衣服。
-
-  我静静的蹲在角落里,看她们青春雪白的躯体仅剩下一条很薄很小的短裤,看她们青春坚挺的雪乳颤动在空气中,看她们饱满圆润的臀发出诱人的光晕。我脸上的表情淡定而稚气,然而我的小小的肉棒,悄无声息的在默默的硬挺。
--
那时候,我很喜欢一个叫赵纳的姐姐,她是最美的模特之一,长得异常的妩媚,身材非常妖娆,每次看到她雪白娇挺的双乳,都使我禁不住气息粗重、心跳加速,有时竟不敢过分逼视。
--
她非常喜欢我,以至于大家都开玩笑的说我是她的小情人。赵纳丝毫不以为忤,乾脆每次见到我都大大方方的叫道:「哎,小情人你来了,我想死你了!你有没有想人家?」那一天,在妈妈的公司里,我再一次见到了赵纳。我的脸在她的娇声中照例变的通红,一旁的人都开心的笑了:「这孩子,还是这么羞涩!」我的头低下,长长的额发遮住了我的眼睛。透过头发的间隙,我看到了赵纳的眼睛,她的眼睛里满是风情的光芒,正妖媚的向我轻眨。我的脸更红了,抑制住心跳,冲她点了点头,定了定神对妈妈说道:「我要去外面一会。」「别跑远了。」妈妈叮嘱了一句。
--
我静静的坐在公司的服装仓库里,无边的黑暗中只有我的瞳孔在发着幽幽的光。虚掩的门悄悄的被推开了,一个俏丽的身影闪了进来,门立刻又被掩上。人影靠在门上静了一会,好像在适应仓库里的黑暗光线。
-
-  「你在哪呢?」她的声音又娇又糯,「和我捉迷藏么?」人影轻轻的笑了,仓库中开始流动她身上的香味。我悄无声息的站了出来,立在她背后。
--
她回头时猛吃了一惊,看清是我后不禁莞尔一笑:「小情人……你吓死我了!」我一言不发,猛的扑到她怀中,我的脸正对着她绵软的胸间,手不断的抚摩着她的双臂。-
-
赵纳咯咯的笑了,声音软软媚媚的:「你又想玩那个游戏么?」我所有的羞涩单纯都抛到九霄云外,只能一个劲的点头。她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像是呻吟:
-
-  「那……那你再求我啊……」
-
-  这是我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尽管那个「游戏」总令我说不出的快乐,但是游戏前,赵纳总是要我求她,而且台词是她设计的。她说这是游戏的规则,然而每次我都觉得非常不舒服,彷佛吃了苍蝇般恶心。
-
-  然而赵纳温暖柔媚的身体轻轻的偎着我,她轻轻的呼吸像是妖精的歌吟,迷惑而妖媚,春葱般的手指已经在温柔抚摩我的脸庞,她的眼睛象缀在天鹅绒上的黑宝石,在黑暗中发着熠熠的慾望之火。
--
我感觉黑暗的使者在我的脑海中飞舞,诱惑着我不断的向深渊中堕落。我的嗓门发乾,禁不住咽下了一口口水。-

-  「我求求你……纳纳……我爱你……你给我好么……」我的声音在昏暗的仓库中颤抖,赵纳却像是被那声音一下击中,身体跟着声音也在颤抖。
--
「我的好情人……想死纳纳了……你有没有想纳纳……」她的声音如同梦吟一般,她的双臂无限温柔的环抱着我,我搂着她纤细的腰肢,脸摩擦着她温暖的乳房。
--
「我想你啊……」我生涩的答道。-

-  「亲亲我的心肝儿……亲亲……」她开始迷乱在幻想中,「摸摸纳纳……纳纳是你的……」她扳过我的头,深情的亲吻着我的眼睛,我闭上眼,黑暗中她的嘴唇一遍遍在我的眼皮上虔诚的亲吻着,彷佛永不厌倦……我的心跳的很快,手生硬的在她身上摸索着。-

-  她没有穿内衣,我的手掌直接摸上了她的乳房,她的乳尖在我的抚摩下向丁香一般渐渐硬立了起来。我忽然想起来了段明,他总是色迷迷的向我描述女性的胴体,笑我们是没开化的小鸟,假如他知道我和赵纳这种已经持续了两年的「游戏」,不知道是何表情?
-
-  赵纳的身体开始变的更加火热,她的嘴慢慢移下,吮吸我的嘴唇--赵纳的嘴唇柔软而湿润,舌尖非常灵活,蛇一般挑逗着我。我回吻着她--我们的「游戏」,最初便是从接吻开始的,我已熟悉她的吻,知道怎么回应才能使两个人都得到愉快。-

-  赵纳忘情的吻着我,轻盈的身体紧紧的挤压着我,她有点疯狂的脱下我的上衣,解开我的皮带,赤裸的身体贴上我火热的肌肤。-

-  我们的身上都留着最后一条内裤,这是游戏的规定。然而这一次,在她激烈的吻中,我的身体深处某个地方彷佛突然裂开,释放出一种从没有过的情绪,这种情绪从小腹升起,直填到胸臆。
--
赵纳的手,慢慢的移到我的内裤上,她猛的吃了一惊,从激情的热吻中分开,我睁开眼睛不解的看着她,她的脸上是情慾的红晕,还带着一种复杂的吃惊的表情。-
-
她的手抚摩着我硬挺的肉棒,强烈的刺激使我再次延伸粗大。赵纳轻声道:-
-
「宝贝儿……上次我们做『游戏』是什么时候?」我想了想,答道:「是1年前吧……」她侧了侧头:「不对,我跟团去欧洲就去了1年多,回来后2个月才看到你,不只1年了……你今年几年级了?」「初一。」「天啊!」她惊叫了一声,「你怎么没长个头?我一直还以为你在读小学呢!」我有点悻悻:「我当然长了……是你没发现罢了。」其实我的身高发育算是较慢的,爸爸妈妈身高都不错,偏偏我从小就长的比别的小孩小,可是就是赵纳的这句话以后,我彷佛吃了灵丹妙药一样,个子如竹子般拔节,短短半年内就赶上了段明,让他大大吃了一惊赵纳彷佛没有听到我的争辩,她的手一直停在我的肉棒上:「嘻嘻,我知道了,你父母身材都那么标准,你怎么可能不长个呢?原来……先长在这上面了……」她的手指柔长纤细,兰花一般抚弄我热如火炭的肉棒。我全身僵硬,鼻尖上不断渗出汗来。
--
「小宝贝……」她低低的声音彷佛从水中传来,含糊而暧昧,「我想看看它……」我下意识的挣扎:「你……不是说不能脱下……」她抓过我的手,一下拉到她腿间,她的内裤是法国货,料子柔软轻滑如同肌肤一般。-

-  「你……摸着它……」她微微喘息着,「你想不想看看它……」我的手指隔着薄薄的内裤抚摩着她柔媚的花园,两片饱满娇弱的花瓣彷佛浸透了花蜜,指尖轻轻一勒,内裤立刻紧熨肌肤,陷出一道沟来……她轻轻叫了一声,咬住了我的耳垂:「小情人……小宝贝……嘻嘻……你想不想继续玩游戏……玩更hi的……」她的手突然滑入我的内裤,兜住了我的睾丸,顺着粗长的棒身往上抹,「小坏蛋儿……」她忍不住开始喘息,「你怎么长的这么长?像欧洲人……一点也不像你的书生气质……」我忍不住问了一句:「你见过欧洲人的?」赵纳愣了一下,满脸绯红,媚眼却弯如新月,吃吃的笑着:「小情人……小宝贝……你长大了哦……纳纳教你玩更好玩的游戏……」也许是一种天生的直觉,从一开始和赵纳进行「游戏」的时候,我就朦朦胧胧的感觉这神秘诱惑的「游戏」是不可告人的,一种莫名的罪恶感幻成一片阴影,投在我童稚的心灵上,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坏孩子。每次「游戏」过后,我都有着深深的自责和悔恨,可我又不由自主的迷恋赵纳青春成熟的胴体……赵纳的食指和拇指弯成一个圈,略略用力的套着我的阴茎根部,慢慢向上撸着,好像要把所有的血液都挤向龟头。肉棒上传来了难以言喻的感觉,带着钝钝的胀痛,更多的是逗的人直想尿尿般的快感。我又想起了上个星期和段明一起看的那部片子--妖艳的女优淫靡的反覆把玩着男优的阳具,娇艳欲滴的红唇张开,宛如罂粟绽放,深深的将那蟒蛇般雄伟的阴茎含入,反覆吞吐……段明弄来的黄碟彻底让我明白了男女间的秘事,也让我明白了赵纳和我之间的这个「游戏」我的心在那一瞬间竟有撕裂的感觉--因为在我的心里,一直以来都有一个天使。她的名字叫冯小若。一种身体被玷污的罪恶感使我不敢走近小若--她是那样的高贵而纯洁,而我却如此的淫秽和委琐。我绝望的感觉到我和我的天使间有树立起一道高大坚固的道德蕃篱。我下定决心要和赵纳划清界限。-

-  然而一看到赵纳,我的决心就犹如洪水中的泥坝,略做抵抗就土崩瓦解。她妖媚的眼波,欲滴的红唇以及眉眼间那浓浓的春情,都不是我可以抵御的。-

-  不知道是赵纳那强烈有力的撸动还是那回忆的诱惑,本来已经快到极限的肉棒居然更进一步变得粗长,偶尔竟胀的隐隐发痛。我的脑海中不再清明,不停的吞咽着唾沫与慾火,小小的喉结上下移动--我已经和上次游戏的那个小男 孩不太一样,原先清澈如水的童声已开始变得有些低平,赵纳的手指下,是刚刚长出不久的细细绒毛。
--
赵纳开始吻我,她的吻暧昧而充满挑逗,她轻轻的吻我的耳垂,我的脖子,我的胸脯……她的鼻中不断发出诱人的呢喃,湿热的鼻息喷在我敏感的身体上。-

-  她湿湿的吻一路向下,我的身体开始痉挛,脑海中全是桃色的精灵在飞舞。
-
-  「小宝贝……」她低低的呻吟了一句。一个柔软湿润带着点凉意的舌尖轻轻的舔上了我的尿眼,我浑身打了一个寒战,手穿进她的黑发。「很舒服……对么……宝贝儿……」她吟道,舌尖像一根轻盈的羽毛柔柔的划过我的龟头,滑腻无比的舔进肉冠和棒身之间那条沟隙,轻轻摆动。我的身体在黑暗中不停的颤抖,强烈的快感几乎使我晕厥。-
-
那灵活柔软的舌在我的阴茎上来回摆动,彷佛在舔一根美味无比的「冰棒」,然而她越舔的起劲,「冰棒」非但不融化,反而越热越坚硬。忽然她张开小嘴,将整个龟头都含进口中,像吮吸棒棒糖一样又贪婪又小心的啜弄着。
--
她用舌头保护着敏感的它,很小心的不用牙齿碰到,摆动着美丽的头颅,开始大幅度的吞吐我的肉棒。肉棒忽而被完全吞入,摩擦着湿润柔嫩的口腔黏膜,感受着被吸吮的快感;忽而在两片红唇的缠绕下被缓缓吐出,任咻咻的鼻息喷在身上。赵纳那挺拔的琼鼻中,还不时发出消魂蚀骨的呻吟。-
-
赵纳就这么跪在我跨间,忘情的为我口交,不时撩一下秀发,她一边吞吐那几乎和成年人一般大小的阴茎,一边抬眼看我,眼波中的骚浪难以言表。-

-  我彷佛一只在快感波涛中随浪起伏的小船,不断的从一个快乐的浪尖跌下,又被舔上另一个更高的浪尖。我抑制不住的大声喘气,既快乐又痛苦的呻吟着。-
-
赵纳春情勃发的脸上露出了狡猾的笑容:「小心肝儿……这样你喜不喜欢?」我断断续续的:「喜……喜欢……」赵纳咯咯娇笑:「人家好渴哦……人家想喝水……宝贝儿,纳纳想喝你的……精液……嗯~快嘛~把你的精液都射给纳纳,射到纳纳嘴里……」她满面娇羞无限,脸上的表情纯真的如同天真烂漫的少女在哀求情郎给她礼物,然而说出来的话却是如此的淫亵放荡。这强烈的对比也是一种极大的刺激,我感觉会阴部一阵紧搐,下意识的用力挺起跨部。
-
-  赵纳猝不及防,肉棒一下深深顶入她的深喉,她嗯了一声,说不出话来,连忙调整好姿势,使的肉棒可以更顺利的挺入。膨胀到极限的肉棒把她的湿润柔软的小嘴胀的满满的,我来回抽动着肉棒,敏感的肉棒腹侧就压在她柔腻小巧的香舌上,龟头一直撞进她的柔嫩的喉中,赵纳嗯嗯的一边极力配合着我的动作,一边吮吸我的肉棒,光滑火热的口腔粘膜熨贴着同样光滑的龟头,尿眼中不断感受到那绵绵不绝又温柔无比的吸吮力,我终于忍受不住这媚或如妖精般的吻,紧紧抱着她的头,身体彷佛飞上了云霄,周围全是仙境般的岚雾。肉棒剧烈的跳动着,像一支开足马力的水枪,开始阵阵有力的喷射!-
-
一直到最后一滴精液都喷射完毕,我才从高高的云端跌落凡尘,赵纳轻轻吐出我的肉棒,小巧粉红的舌伸出,小心翼翼的又扫了一遍棒身,就连尿眼上最后半滴精液,都用舌尖温柔的抹下,吞入口中。
-
-  由于肉棒刚才把她的小檀口胀的太满,射精时精液又汹涌喷薄,所以一丝乳白的精液竟从她红润欲滴的唇角边溢出,彷佛牛奶,顺着她光滑的下巴一直流到她娇挺的胸上。-
-
我的脑海中还是缺氧般的空白,高潮的余波一阵阵鼓荡,赵纳微微的喘息着,眼波中彷佛喷出火来,紧紧盯着我。她赤裸的胸暴露在空气中,微微颤抖。她的胸是完美的半球形,肌肤雪白柔嫩,乳尖粉红娇媚,宛若处子。-
-
她挪动了一下身子,懒洋洋的躺下,彷佛展示她傲人修长的玉腿一般,她的姿势说不出的诱惑。女人的腿有些时候是最致命的挑逗。我的肉棒虽然刚刚被杀了个一泻千里,但赵纳轻轻的一句呼唤:「宝贝儿……人家好难受……抱抱……」,它竟又重新抖擞精神,昂起头来。-

-  她得意的笑了:「嘻嘻,你真是个火孩儿……」慢慢的分开那雪白无比的双腿,她的内裤在刚才的激情中不知何时已经去掉。赵纳不再说话,颤颤的呼吸着,脸上彷佛带着娇羞又或者是更媚艳入骨的春情。
-
-  我的牙齿打着战--这是我第一次如此真切的看到女子的秘密花园,而且还是如此一个绝代美女的秘密花园。昏暗的光线下,只看到那一片茸茸的芳草地--显然是经过精心的修剪,整齐而柔顺,既在最大程度上保留了体毛对异性视觉的强烈刺激,又避免了过浓过乱的毛发破坏了美感。
--
我看不清那迷人的肉摺,不由自主的慢慢将头凑近,赵纳的纤长的手指抚摩我的头发,鼓励着我。我的鼻尖几乎碰到了她的秘处,没有任何异味,相反带着淡淡的幽香,赵纳保养自己的工夫是下的很足的。
--
她的阴户长的非常漂亮,完全不像AV女优那种紫黑色且外翻的样子。现在回忆起来,我还能清楚的记得那一对轻轻抿合如含蜜花苞一般的肉唇,在眼前泛着粉红柔润的色泽,而那比桃花还娇艳的小阴唇,微露一线,蜿蜒在两瓣大阴唇的包围之间。-
-
后来我才知道,如此柔美的阴户,仅从外观看,在我认识的女孩子中已称的上是极品了。更惶论后来感受到的那种滑润紧熨和蚀骨的绞缠力了。如果说冯小若是上帝造出来拯救男人的天使,那赵纳便是他老人家造出来专门祸害男人的妖精。
-
-  这妖精完美无暇的双腿轻轻的绕过我的脖子,勾在我的背上,很温柔很温柔的把我的嘴唇勾进她大腿根部间的伊甸园中--亚当……这是上帝给你的禁果……赵纳的身躯在我毫无技巧却火热的吻下开始象蛇一般的扭动。温暖粘滑的蜜液不断的流出,带着酸甜的味道。那时我并不知道怎么刺激她的敏感点,比如阴蒂。我只感觉当从下往上舔动她柔软的缝隙时,她的腿在不停的抖动,鼻中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而当我的舌尖在她肉唇交合的顶端稍有停留的时候,她竟发出了压抑不住的咿声,双腿紧紧夹住了我的头,彷佛无比痛苦却又不肯让我的舌尖离开。-
-
我索性用舌尖轻轻佻动她那禁区一般的交汇点,赵纳身体强烈的反应证实了这是她敏感所在。舌尖下,是一粒圆润如红豆般的小凸起,我的舌温柔如春风,正引导它慢慢破土萌芽而出。嘴唇轻轻一吻,又彷佛施加雨露,让它更加润泽坚硬。-
-
赵纳忽然叫了起来:「宝贝儿……我爱你……我要……我要死了……别舔那里……呜呜呜……也不要停……人家真的要死了啦……要死了……」她用力抬起臀部,把整个花园紧贴在我的脸上,腿把我勾的紧紧的,手指插进我的头发中,扭绞。-

-  一种莫名的征服欲让我更加起劲的舔着她的柔润的肉唇的每一处皱摺,她狂乱迷离的呻吟在我耳中彷佛仙乐,同时也使我变的狂乱和迷离--我深深的吸一口气,卷起舌尖,慢慢深入那一个淌着汩汩清泉的桃源……赵纳抽搐了一下,发出一声短促的「啊!」,彷佛被人一下捏住了喉咙,声音嘎然而止,随之而来的,是整个身体强烈的抖动。
--
她紧紧的夹住了我的头,大量的蜜液从身体深处喷涌而出,我的舌头能感觉到她娇嫩的花径在颤抖着痉挛。我想将舌头继续伸入,给她更强烈的感觉,可惜舌头终究不够长,只能在她骚屄的前半段来回舔动。
--
这种半天吊的难受刺激得赵纳几乎发狂。她用尽全身力气把我拉到她羊脂一般雪白柔嫩的身体上,腿缠紧我的腰,我还在吻她那浑圆娇挺的一对极品雪乳的时候,她纤柔带着火的手掌已经按在我小而结实的臀上。
-
-  只一按,我便顺从的挺动身体,敏感而坚硬的龟头象骑士力挺着的长矛,刺向女人最妖媚最艳丽的娇嫩花园。龟头先是重重的撞在一处极柔软滑腻的肉摺上,没有顶入桃源却又收势不住,斜斜在赵纳的密处滑过,棒身立刻被她娇美的花瓣吻了个遍,涂满了粘滑透明的蜜液。
--
这种从来没有刺激使得我的肉棒强烈的痉挛,假如不是刚刚爆了一次,估计立刻就会喷射出大量的浆液。在肉穴边上徘徊的肉棒对于赵纳彷佛更是无穷的诱惑,她咬着我的耳朵:「要你,纳纳要你!给我……给我……」龟头在赵纳那娇嫩丰满的肉檐儿间不断的试探着、撩拨着,性器直接触碰的感觉彷佛磁铁般吸引着我,以至于插入的想法竟不是那么强烈了。赵纳呻吟着:
-
-  「坏情人……坏宝贝……你……你挑逗人家……呜……你哪里学来的坏玩意儿……呜……咬死你……」我的头脑中全是亢奋的情绪,不断的耸动我的腰臀,直挺坚硬的肉棒愣头愣脑的在她狭窄白嫩的腿间胡乱冲撞着。忽然间龟头敏锐的尖端上一阵温暖,彷佛泡进滑滑的温水中,一股强烈的快感直冲脑门,彷佛前端是一个极乐的漩涡!
-
-  赵纳低低的呻吟了一声:「宝贝……进来……」她温柔无比的抬起了毫无赘肉的雪臀……这是另一张柔若无骨的「小咀」,带着层层的环套,一边吸吮着我的肉棒寸寸深入,一边一环一环的紧紧套牢火热的棒身。我带着重重的喘息,一直把肉棒顶进去,顶进去……感受着那深入过程中肌肤紧紧熨帖的感觉,直到我的耻部碰撞到她的耻部。
--
赵纳的呻吟完全没有了章法,就像交合处不断传出来的碰撞声、水啧声一般,她的蜜液不断的流出,我在昏暗的仓库中用力的挺动着还有些瘦削的臀部,坚硬的阴茎在胶合的状态下彷佛进一步发育起来,竟将赵纳的骚屄涨的满满的。
-
-  我俯视着赵纳,她的表情从来就没有这么妩媚过,眉毛轻皱,星眼半合,红润欲滴的小嘴不断发出呻吟,彷佛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可她的手却一下一下把我的臀用力压下,纤细的腰肢极有韵味的扭动,快感如同台风般肆虐着我的身体。
-
-  我什么都不想,只是像一头刚刚发情的马驹啊,带着满腔的慾望凶狠无比的冲撞着她,在刚刚进入她身体的一刹那,小若的形象彷佛一道阳光晃过我的头脑,很快就被那重重乌云般的慾望所吞没。然而一种说不清的情绪还是弥漫了我的心间,掺合着原始的慾望,使得我莫名的暴虐起来。
--
我开始狂风暴雨一般挺动,虽然有充分的润滑,但我野兽一般的动作还是让赵纳有点吃不消,她娇叫道:「好、好宝贝……慢……慢一点,纳纳……是你的……呜……啊……」然而她的蜜语换来的是更加猛烈的挺动。-

-  她一边呻吟一边媚笑起来:「好宝贝,你这么厉害……呜……你要征服……征服纳纳么……」我在她的媚笑中暴出了生平第一句脏话:「他……妈的!我要肏死你!」这一句话火种一般点燃了赵纳。-
-
她呻吟着:「你现在不是在……肏我么……我要你肏我……肏死我,纳纳是你的,是你的老婆!是你的奴隶!是你的娼妓!你想怎么肏纳纳,就怎么肏!!-
-
肏死我……喔……对……呜……肏死纳纳……」我喊了起来:「我肏死你!我肏死你,我肏死你,我肏死你……」赵纳忽然一把搂住我的脖子,把我的唇按在她的唇上,她的舌头如同春蛇,灵活的滑进我的口腔,疯狂的吻着我。我回吻着她,手狠狠的捏着她的乳房--那一对极品般的雪乳在我的揉捏下变形、颤抖……赵纳骑在我的身体上,杨柳一般疯狂扭动着,柔美的骚屄上上下下不停的吞噬我的肉棒,每一次都高高抬起,重重坐下,肉棒随着她身体扭动着进入那绵紧的肉穴,沿途的快感就像一个个碰撞的火花,不断的闪现,而她坐实肉棒之后那前后左右的一阵磨动,更使得骚屄的每一个肉环都紧套在棒身上,箍紧,吮吸……我虽然拚命想控制住那极乐顶点的到来,但是一旦她掌握了节奏,我就感觉到那巨大的高潮正从遥远的天边卷来,虽然还有一段距离,但是那雷鸣般的轰声已响彻耳边。
-
-  赵纳彷佛洞察了我的内心,她俯下身子,柔软丰满的乳房波浪一般挤压我单薄的胸肌,她的嘴甜如草莓,吻着我的眼睛、鼻子、耳朵、嘴唇……「老公……射给我……我要……你射给我……」然而说完这句话后,她突然哑了一般闷声不出,连呻吟也没有,闷热的仓库里只有她粗重的喘息和我控制不住的轻呓。赵纳的动作越来越大,我感觉她细细的汗不断的滴落在我的身上,就像配合她的动作一般,温暖的骚屄开始收缩,贴紧火热到极点的肉棒,带着轻微的颤抖,刺激着肉棒上每一条敏感的神经。-

-  肉棒彷佛被一双柔软无比的手掌在用力的挤压着,连一丝隐藏着的快感都被她细腻的阴肉仔细的触碰,柔和无比又毫不通融的吸吮出来,高潮淹没了我,我清楚的听到堤坝裂开的声音。
-
-  赵纳突然咬紧了我的耳朵,重重的喘息着,用一种命令的语气:「射!你射!」最后一根支撑大坝的木梁被人拦腰截断,我紧紧抱紧她柔韧的腰,带着吼叫,肉棒紧紧抵着她身体深处,快乐而痛苦的激烈释放着……赵纳紧紧的抱着我,她显然在我的释放中也达到了高潮,因为她忽然放弃了所有的小心和提防,在我的耳边无限温柔无限呢喃的叫出了一个名字。
--
这个名字让我全身僵硬和冰冷。
--
因为--那是我父亲的名字。-
-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