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极品家丁歪传之绿林青松
极品家丁歪传之绿林青松
   第四篇:仙子也会死?
 
                第一章
 
  清晨的阳光洒在湖面上,清凉的晨风带着水气悄悄地溜进船舱里,拂过女人 光滑细嫩的皮肤。女人伸手将腰间盖着的薄薄的小被往上拉了拉,凹凸有致的身 子往男人温暖的胸口紧了紧。
 
  假寐了一会儿,女人睁开眼睛,看着身前的男人,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胸膛, 多年养成的习惯让她早早的就醒来了。
 
  女人的嘴角挂着笑意,冷艳的脸颊更添妩媚。她想不起来昨晚男人什么时候 给她抱回来的,昨天一天的疯狂纵欲,让她不愿多想。
 
  她清楚的知道她想要什么,但是她不知道为何会这般。小脑袋里此时此刻回 忆的一幕幕全是昨天那不堪的画面,可她除了有些害羞竟无半点惭愧。
 
  雪腻光滑的大腿贴着男人独有的器物,女人轻轻地蹭着那里,她能明显的感 觉到男人有了反应,同时她的身体也湿润了。
 
  女人一根手指效仿着男人的动作拨弄着他的乳头,一条小信子偷偷的探出檀 口,在男人另一个乳头上舔弄着。女人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两条洁白丰 韵的大腿骑在男人的一条大腿上,青草稀疏的下身轻轻地动着。
 
  『要?』女人问着自己。她知道她不该这样,但是身体却渴望她继续下去, 『又不是没有过!』女人安慰着自己。
 
  白嫩的身子贴着男人滑到他的腿间,女人微微硬挺的乳头,蹭在男人身上的 感觉让女人娇躯一颤。来到男人胯间,看着那根曾在自己身子里肆虐过的东西, 女人张开小嘴,狠狠地一口咬了下去……
 
  高酋早就醒了,在宁雨昔忘情的玩弄他的乳头的时候他就醒了,可是这样的 良晨美景,谁又会出声打破呢?
 
  女人温湿的小嘴『恶狠狠地』咬着他的小兄弟,高酋微微抬头看着宁雨昔一 头乌黑的秀发落在自己的胯间,想着那跟男人身上最肮脏的东西,此时此刻正在 被那个人间谪仙般美人含在口中,高酋心里上的满足已经完全超过了肉体上的舒 爽。
 
  这应该是她(自己)第一次主动服侍自己(他),床榻上的两个人同时想到。 宁雨昔想是感觉到了男人的目光,抬头看了眼高酋,四目相对,女人浅浅一笑, 高酋顿时有种春暖花开的感觉。
 
  女人玉指箍着男人的肉棒,上下滑动着,看着他爽快的样子,复又低下头去 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高酋闭上眼睛躺在床上,将身子完全放松,将主动权完全的交给女人,而女 人同样的正卖力的工作着。高酋回想着遇到她的一幕幕,见到她飘逸绝尘的仙姿 时的惊艳,想到她垂青时与林三时的那种不甘,以及想要占有她的欲望,报复她 的快感,直到最后将她的身子交给胡不归玩弄时的那种兴奋。高酋只觉精意翻涌, 他当然不会吝惜这样的一份早餐。
 
  看到男人醒来,看到他被自己伺候的舒舒服服的样子,宁雨昔竟然有一种自 豪感,她说不清是因为什么,但是就是很满足,甚至还有些性奋。虽然可以将男 人的整根东西纳入口中,但是宁雨昔不想那样,她喜欢这样的气氛,很安静,但 是心却很近,至少她是这样想的。
 
  青葱玉指轻柔的安抚着棒身,紫红色的大肉菇完全隐没在小仙子的口中,小 香舌卷走男人前端溢出的微咸的液体。女人用红唇包裹住小高酋的脑袋,然后吐 出在吞入。用手撩起秀发,放在耳后,女人优美的动作就好像她正在品尝一样精 制的食物一般。
 
  洁白的贝齿一次都没有触碰到男人的软弱,宁雨昔自己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 开始已经如此纯熟了。小舌头顽皮的滑过男人的龟头,左一下右一下,让男人捉 摸不透。红唇时紧时柔,紧时高酋觉得自己的精囊都跟着一紧,柔时竟不亚于女 人的花谷甬道。个中美妙滋味,怕是佛主在世也难以消受。
 
  宁雨昔感觉到口中器物的变化,知道男人已近崩溃边缘。深吸一口气,宁雨 昔用舌头在男人的肉菇上舔了一圈,然后双唇紧裹,螓首下沉,直至整根而没。 高酋大腿屁股紧绷,腰也挺了起来,双手死死的抓着身下的被褥,他可没想过有 朝一日会被宁雨昔玩弄的如此狼狈不堪。
 
  宁雨昔闭着气,用喉间的蠕动挤压着男人龟头,压榨着他的精华。高酋舒爽 的脚尖的挺了起来,身子随着女人喉间的蠕动而颤抖着,本来还想在挺一会,可 最终还是没能挨过去,一股股阳精直接打在宁雨昔的口中。
 
  喊着高酋的龟头,宁雨昔用小嘴接纳这他的精华。
 
        清晨第一杯浓郁的牛奶任务达成(1/1)
 
  灵巧的小信子卷走最后一滴精液,宁雨昔起身坐了起来。高酋三魂七魄都快 被吸走了,看着宁雨昔伸出舌尖舔了下红唇,刚刚疲软的下身竟有跃跃欲试的感 觉。
 
  男人张开手宽厚的胸膛迎接着女人,宁雨昔白了男人一眼,『不情不愿』的 依偎在他的胸口。
 
  「仙子姐姐。」
 
  「嗯?」
 
  「仙子姐姐。」
 
  「嗯!」
 
  「我的仙子姐姐。」
 
  「嗯。」
 
  「我还想要你。」高酋的大手在宁雨昔光滑的背脊上摩擦着。
 
  「可是它……」宁雨昔的腿贴着男人的阳具,那里现在还软绵绵的。
 
  「它最听仙子姐姐的话了,你再去说说它,它就来精神了。」高酋吻了下宁 雨昔。
 
  「好累,嘴都酸了。」宁雨昔小声埋怨道,实际她也很想要,毕竟嘴上过了 瘾,身子还空虚着。
 
  「那就让我给仙子姐姐打打气。」高酋说着身子往下挪了挪。宁雨昔以为他 要去亲自己的下身,特意抬起了身子,可是男人到了她的胸口就停了下来,咬着 她的一颗乳珠就吸吮了起来。
 
  高酋本来也想为宁雨昔口舌一番的,但一想到昨天胡不归跟自己不知道在她 的身子里留下了多少的秽物,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宁雨昔双乳被高酋大口大口的嘬着,似乎想要吸出点东西一般,挺立的乳尖 被男人蹂躏着,宁雨昔身子越发的空虚了。
 
  「别咬,疼。」宁雨昔双手支撑着身子,想要伸手去揉一揉下身的红豆都做 不到,只能旁敲侧击的暗示着男人「好难受。」
 
  高酋哪能不明白女人的小心思,来到女人下身,伸手捏住宁雨昔的阴蒂,轻 扯着她的阴唇。不多时宁雨昔的下身就被男人玩弄的一塌糊涂,春水泛滥。 
  再次含住男人的器物,宁雨昔已经是一直发情的小雌兽了,她渴望着男女间 最原始的接触,渴求着那零距离的接触。
 
  小高酋再次被宁雨昔劝降,高高的举了起来。看到男人没有动作,宁雨昔咬 着红唇主动的坐到了男人身上。扶着肉棒,对准自己的洞口,宁雨昔与高酋四目 相对。
 
  女人在男人的眼中看到了欲望,看到了赞许与满足,看到了爱与情。她的身 子一点点坐下,温润的红脂软腻一点点将男人吞没。两个人不是第一次结合在一 起,但是此刻时间似乎都停滞了一般,直到女人完全的坐到男人的身上,就好像 过了很久很久。
 
  宁雨昔身子前倾,双臂收拢撑在高酋的胸口,将丰满的乳房挤在一起,挤压 出一条深深的乳沟。高酋双手放在宁雨昔的小腿上,紧致光滑的小腿摸起来是那 么的舒服。
 
  宁雨昔轻抬翘臀,之后再啪啪的落下,用甬道小幅度的套弄男人的坚硬火热。 两个人对视着,谁也不说话,小船舱里回荡着啪啪啪的声音,淫靡而又撩人心扉。 宁雨昔双乳吊在胸口,随着她的起落荡着乳波,如湖水般一浪接着一浪。 
  与男人强劲有力不同,女人的动作更显轻柔舒缓,宁雨昔慢慢地调整着自己 的动作,用男人的龟头摩擦着自己的酸麻骚痒之处。不一会儿宁雨昔就杏眼迷离, 一串串诱人的呻吟就溢出香唇。
 
  「仙子姐姐,我好舒服啊!」高酋按着宁雨昔的小腿,绷紧了屁股挺着肉棒, 让宁雨昔每次起落畅快淋漓。
 
  宁雨昔浑身已经泛起了香汗,她第一次真真的感受到男女间的欢好原来这般 消耗体力,当年被师傅罚做也不过如此吧,甚至还有所不及。
 
  酸软的花芯被男人炙热的龟头顶的愈发绵软,宁雨昔即有点贪图那带着微痛 的爽快,又有点挨不住。既想贴上去狠狠地揉上几下,又怕酸死了自己。 
  刚刚泄过身子的高酋自然持久,感觉到宁雨昔若即若离的动作,坏笑着瞅准 时机,再女人翘臀砸落的时候,用力一挺。这一下就险些把宁雨昔的魂顶掉了, 赶忙提臀闪躲。可躲又能躲到哪去?高酋按着她的屁股再次落下,娇嫩的花芯再 次惨遭蹂躏。没几个来回,宁雨昔就双臂一软,趴在了高酋的身上。
 
  「死人~ 啊~ 坏死了~ 啊~ 嗯嗯~ 」宁雨昔气喘吁吁的娇吟道。 
  「仙子姐姐不喜欢?」高酋咬着宁雨昔的耳朵问道。
 
  「不喜欢~ 啊~ 」宁雨昔言不由衷。
 
  「不喜欢还绞的这么紧,那要是喜欢,嘶啊,怕是我这根淫『骨』都要被仙 子姐姐收去了。」高酋向宁雨昔的耳根子哈着气。
 
  宁雨昔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男人的大肉菇顶着她的花芯死命的厮磨着,她只 觉自己仿佛落入了一片无尽深渊,四周漆黑一片。宁雨昔只觉得一朵花在自己的 身体里绽开,花蕊里放射出耀眼的光芒,荡尽所有的黑暗,自己就仿佛置身云端。 最后那多花一点点收拢,最后包裹在一处,就像一颗种子在孕育一般。
 
                ***
 
  几天前。
 
  「老高,你说这可怎么办啊?」躺在对面的胡不归问着高酋道。他二人按照 朝廷的命令复又南下去找徐芷晴了,已经走了几天了,因为带着林三的家眷所以 走的也不快。
 
  「还能怎么办,错都错了,你还能去找他去认错还是有后悔药吃?」高酋也 很是无奈。他俩这次失职要是回京了,都不用有人从中使坏,他俩都人头不保。 这次被林三保了下来,胡不归突然愧疚得很,毕竟自己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 
  「你说要是他知道了该怎么办?」
 
  「决不能让他知道。别说你我了,就是两个女人都活不了。」高酋嘴上说着, 想到安碧如的时候可不敢打包票。「这事真要是传了出去,他受伤最深。所以, 我们决不能说出去。」
 
  「那…那以后我们怎么办?」胡不归也有些不甘心。
 
  「顺其自然吧。」高酋现在也说不清自己的想法,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谁不 想有个漂亮的妻子相依相偎。可宁雨终归不可能是他的人了,自己真的要这样一 直将她玩弄下去?高酋问到自己,但没有答案。
 
  这夜,难以入眠的岂止他高酋一人。宁雨昔站在金陵湖畔,看着波光粼粼的 湖水,宁雨昔百感交集。湖面上的花船灯火通明,想来那里一定是莺歌燕舞、春 红柳绿,莺莺燕燕一片欢歌。想到花船上或放荡或优雅的女子,宁雨昔更加迷茫, 到底怎样的才是真正的自己?
 
  是那个与人贪欢而淫的女子,还是那个圣洁冰冷的仙子?是那个清静典雅的 小妻子,还是那个妖娆妩媚的女人?
 
  想到这里,宁雨昔不自觉的羡慕起那些平常人家的女子,十五六岁许一家人 家,之后就是相夫教子的平常日子,这未尝不是一件幸事。
 
  可她哪里知道寻常人家的凄苦。
 
  回到金陵有些日子了,这些年只身一人都习惯了的宁雨昔,竟生出些寂寞。 也没有心思去找自己的师妹了,毕竟她刚刚逃也似的从林三身边跑了出来,再被 安碧如那只狐狸盯上,就有些自找麻烦了。
 
  高酋跟胡不归的事情朝廷还没有定论,她有些担心可又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 担心,纠结的思绪让她的心情更差了。也许,欺骗自己才是最难的吧!徐芷晴哪 里她是一定要去的,毕竟有些事情一定要问清楚的。然后再去找师妹,宁雨昔这 样安排着。
 
  心里的话无处诉说,仙坊也成往事。宁雨昔的心就像这金陵湖一般,看似平 静却暗潮翻涌,看似清澈无他却包罗万物。忽然想起来香君应该回来了,这个弟 子也真是敢闯敢做,她自己只身一人去到异国他乡,今年回来可不能让她再出去 了。
 
  想到小徒弟宁雨昔嘴角挂着笑意,想起以前大清早的从被窝里给她拉出来, 然后让她练功时的情形,就仿佛是昨天发生的一样。一转眼,已经多年了。 
  看着一颗稚嫩的小草,随着清波摇曳,宁雨昔抬头望向北方,那里有个女人, 一个让自己不知所措的女人。如果,没有那个那人的出现,自己跟她的关系就只 是简简单单的师徒。而如今,自己该如何处理这样的一种关系呢?或许,自己真 的应该逍遥自在,做个人间谪仙。
 
                ***
 
  一大早安碧如就被徐芷晴叫来了。
 
  「怎么了?想找个事情把我支走?然后…」安碧如也不管一旁还有芸香在, 坏笑着打趣着徐芷晴。
 
  徐芷晴看了眼芸香,让她出去倒茶去,回头看了眼安碧如说道「找你有两件 事。」说着话徐芷晴递给安碧如一个纸条。「过几天萧夫人等一行人就回来了, 我就是问问你去不去接一下。」
 
  「那个坏小子呢?」安碧如看了眼纸条,放倒茶几上。
 
  「你也看到了,飞鸽传书上就这么些消息,我也不知道他回没回来。」徐芷 晴将纸条收好。
 
  「那第二件事呢?」安碧如很严肃的看着徐芷晴,眼里带着坏坏的笑意。 
  徐芷晴深吸了一口说道「就是我跟武陵的事情,我…」
 
  「你的事情你自己决定。」没等徐芷晴说完,安碧如就打断了她的话「我也 不知道,我也不想听。」
 
  「好吧!谢谢你。」徐芷晴明白安碧如的意思,也确实很感谢她。
 
  「谢谢就完了?」安碧如一双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徐芷晴。
 
  「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徐芷晴认真的说道。
 
  「我想借你的小宝贝用一用行不行?」安碧如眼角带着坏笑。
 
  「你…」徐芷晴有些气恼的看着安碧如「你去问他吧!」
 
  「哈哈哈,我们的徐大才女生气了,又不是找他做那偷香窃玉的事情,你别 多心。」安碧如笑的前仰后合的,胸前的乳房也跟着娇颤着。
 
  「你真的找他有事?」徐芷晴有点跟不上安碧如的节奏,试探的问道。 
  「嗯。」安碧如一脸正经的点了点头说道「我去试试他的能耐,看他凭什么 把我们的徐美人给征服了。」
 
  「你…」徐芷晴被安碧如调戏的都有些恼羞成怒了。「好,你去吧,他就在 城外军营里,你直接找他去就行了,到时候还要劳烦安姐姐好好照顾一番我的侄 儿。」
 
  安碧如听徐芷晴话中带刺也不介意,笑着说道「等她们回来了,你提前通知 我一声。李武陵我是真的找他有事,回头我再跟你细说。」
 
  「你的事你自己做决定。」徐芷晴气哼哼的不去看安碧如。
 
  「呀!」徐芷晴一声娇叫,原来安碧如趁徐芷晴不注意,在她的腰间搔着痒。 徐芷晴不甘示弱的回手去闹安碧如,两个女人就打闹在一起了,美艳的小妇人闹 将起来自是一番春光乍泄、撩人心魂。
 
  「咳咳。」一声轻轻的咳嗽声想起,下了屋里二人一跳。「姑姑在吗?」 
  「李武陵啊?」徐芷晴一听是李武陵,整个人都不自然起来了。
 
  「进来吧。」安碧如坏笑着拉开徐芷晴的丝带,本就穿的轻薄的徐芷晴,刚 才在跟安碧如嬉闹的时候就已经衣衫不整了,这时候要是李武陵进来那可要尴尬 死了。
 
  「别进来。」徐芷晴赶忙大声的喊道。
 
  门外的李武陵来了有一会儿了,没看到芸香,听到屋里有人说话的声音他就 进了外屋。进了外屋他才听到里屋女人嬉戏打闹的声音,听出来是自己的姑姑在 跟人打闹,李武陵只觉得下身一热。没听出来屋里的另一个女人是谁,想象着姑 姑衣襟松散、云鬓凌乱的样子,李武陵就欲焰高涨。
 
  自己总不能一直站在这里,而且万一有下人来了怎么办?李武陵平静了一下 心神,就咳嗽了一声。听到有人让她进去,李武陵留了个心眼没有进去,他想着 万一姑姑真的衣衫不整自己这么进去让外人抓了把柄怎么办。正想着,里屋的房 门打开,一张红润美艳的俏脸映入李武陵的眼中。脸颊上还带着刚刚嬉笑时的潮 红,眼角带着笑意,一把将李武陵拉了进来。
 
  「安姨。」李武陵赶忙叫道。
 
  「叫姐姐,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安碧如娇嗔的瞪着李武陵说道。「正说要 找你去,你就来了。」
 
  这时候徐芷晴堪堪把衣襟整好,没好气的说道「你不在兵营里待命,跑到我 这来做什么?」
 
  「我…」李武陵当着安碧如的面也不敢盯着妩媚动人的徐芷晴看,转头去看 安碧如,发现她胸口的衣襟也微微敞开着,一大片雪腻的胸乳露了出来。「我还 是先出去吧。」
 
  「怕什么,你姑姑跟我又不是外人。」安碧如说着,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襟, 慢条斯理的整理了起来。「瞧姐姐的样子,让弟弟见笑了。」
 
  「别姐姐弟弟的,没大没小的。」徐芷晴恶狠狠的瞪了李武陵一眼,后者赶 忙灰溜溜的逃也似的出了里屋。「哼。」说完白了安碧如一眼,她不知道她这千 娇百媚的一眼,要是让李武陵看到了会有多危险。
 
  「是啊!我好不懂规矩啊!」安碧如暗有所指的说道。
 
  「你…」徐芷晴又吃了一亏,恨恨的拿安碧如没有办法。
 
  「我去跟我的小弟弟说点事,你不用着急过来。」安碧如调戏够了徐芷晴, 又把目标转向李武陵了。
 
  「你别乱说。」徐芷晴压低了声音说道。
 
  「什么?你说什么?」安碧如大声的问道「你让我说什么?」说完安碧如就 走了出去,留下徐芷晴自己手忙脚乱的整理着自己。
 
  「安姨。」李武陵看到安碧如走了出来,赶忙站了起来。林三的妻妾中他最 怕的就是安碧如了,姑姑虽然严厉但是比起让人头疼的安碧如,李武陵宁愿姑姑 再严厉些。
 
  「叫声姐姐。」安碧如来到李武陵身前咬着红唇上下打量着他。
 
  「不可以的,姑姑不许武陵没大没小的。」李武陵都开安碧如站到一旁去。 
  倒是安碧如不似往常一样会追上来,而是站在原地认真的打量着李武陵。 「你别动。」
 
  「哦!」李武陵看着安碧如,想着她要是过来,自己往哪里躲。
 
  「你最近都见谁了?去哪里了?有没有跟陌生人在一起很长一段时间?你身 边的人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
 
  「啊?」李武陵一下子被问懵了。
 
  「啊什么啊?我问你话呢!」安碧如一把抓住李武陵的手臂,拉开他的衣袖 翻看着。
 
  「安姨,你这是干什么。」李武陵想要抽回手臂,没想到安碧如用上了内力, 攥的他死死地。
 
  「你干什么?」徐芷晴打理好自己,披了件衣服就刚忙出来了。
 
  这时候正巧芸香也回来了,看到安碧如抓着李武陵的手臂翻看着,一愣,问 道「怎么了?少爷病了吗?」
 
  「没有」「嗯!」李武陵摇了摇头,安碧如点了点头。
 
  「嗯?」「什么?」李武陵跟徐芷晴都很惊讶的看着安碧如。
 
  「他中了蛊毒。」
 
                ***
 
  「臣以为,大典将近,不易再大动刀兵,对难民应先安抚再招安。」
 
  「臣附议。」
 
  大殿之上,几位大臣正在出谋划策以应对南方难民的僵持局面。今天肖青璇 坐在一侧,从早上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由赵峥在主持,看着他兴致勃勃的样子, 下面大臣们用心辅佐的态度,肖青璇很是欣慰。
 
  「洛大人刚刚镇压住起义军,这时候如果给对方喘息的机会,我军的先前的 努力岂不白白浪费掉了?」一名武官说道。
 
  「龚大人说的也不无可能。」叶舒清说道「那龚大人现在可有破敌之策?」 
  「这…」
 
  「龚大人不能破敌,我大军在外一日钱粮多少,龚大人总归知道吧?」叶舒 清问道。「我大华刚刚与北地修好不久,连续的旱情使本就不宽裕的国库更加紧 张,大军在外每一天都是白花花的银子来维持的。如果能用小钱收编起义军难民, 之后再做打算,这难道不是上上之策吗?」
 
  「叶爱卿所言深得朕心,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此时起义军被围困,我若强攻 彼必然死守做困兽犹斗,若朕网开一面,彼必然军心动荡,军心散,不攻自破矣。」
 既然小皇上都这么说了,下面再有异议的人也不敢开口了。
 
  众大臣又商议一下招安人选,以及大典的准备情况。肖青璇看着赵峥兴奋不 知疲倦的申请,就仿佛看到了父皇的身影,不知不觉中眼里已经泛起了泪光。 
  赵峥无意中看到,肖青璇擦了下眼角,以为她累了,把定夺下来的事情安排 下去之后就退朝了。
 
  「母后可是累了?」赵峥扶着肖青璇起身。
 
  「峥儿长大了,以后这朝堂之事就是你一人之事了。」肖青璇看着赵峥欣慰 的说道。
 
                ***
 
  退朝之后,杜云直接回到家中,管家就上前通禀说有客人来访。
 
  「不是说不见客的吗?」杜云皱着眉说道。
 
  「他说,他您是一定会见的。」管家跟在杜雨身后说道。
 
  「哦?在客房?」杜云回身问道。
 
  「是。」
 
  「让她等着吧。」杜云转身往内宅走去。
 
  「老爷还是去看一眼吧!」管家说道。
 
  「嗯?」杜云站下好奇的打量着管家。「是谁这么有面子,让我的管家都替 他说话?」
 
  「老爷去了,一看便知。」
 
  「哼哼,我现在倒是很好奇了。」管家在前面带着路,杜云跟着管家就来到 了客房。
 
  「老爷请进。」管家站在门口没有进去。
 
  杜云好奇的走进客房就看到杜风跟杜嫣在客房里,吃着点心,品着香茗。 「原来是你俩。」杜云高兴的上前锤了把杜风。
 
  「我还担心你要下午才会过来呢!」杜嫣咬了口手中点心说道。
 
  「哈哈,要不是杜管家拦着我,我倒是真想晾一晾你们俩个。」杜云说完, 示意管家退出去。杜管家应了一声,转身就出去了,顺便把门关好了。
 
  杜云看了眼大哥杜风,后者点了点头,杜云就走到书架前,按下了一处开关, 打开了密室。
 
  「大哥跟妹妹刚刚过来,不如休息一下。」杜云说道。
 
  「休息不着急,你先跟我把事情的进展说一说吧。」杜风说着话走进了密事, 杜嫣拿着一盘水果也跟着走了进去,杜云扫了一眼门窗也走了进去。
 
********************************************************************
 
                第二章
 
  「这里的事情怎么样了?」杜风问道。
 
  「大体上已经准备妥当了,就等你这边的东西到了,然后就可以安置了。」 杜云简单的又把细节说了一下。
 
  「现在京城附近还有多少守军?」这是杜风现在最关心的问题了。
 
  「皇宫常驻有五千羽林军,京城中还有一万多禁卫军把守皇城,城外还驻扎 着两万守军,离皇城二十里。」杜云想了想又说道「还有在祭坛处的三千羽林军。」
 
  「这可比之前预料的少了很多啊!」杜风的语气听上去一点也没有轻松下来。 
  「是啊。」杜云点了点头想了想说道「前些年大战之后朝廷为了恢复农耕, 解散了不少部队,把一万羽林军也裁剪了一些到禁卫军里,把两万禁卫军也裁掉 了一半。」
 
  「哦?就没有人闹事?」羽林军跟禁卫军除了精兵以外很多都是子弟兵、亲 兵,要把他们裁剪下来谈何容易,所以杜风才会有此一问。
 
  「一朝天子一朝臣。以前的羽林军总统领现在不也赋闲在家吗?」杜云无奈 的笑了笑。
 
  「现在的羽林军总统领是谁?」杜风问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