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蒋二少奶奶的花丛事件
蒋二少奶奶的花丛事件
 本人对于写肉戏实在是不会。所以本文的这场肉戏参考于黑暗天使。也向写 黑暗天使的大大致敬。(查不到作者名字)
 
  这里我将秦笛跟蒋文静改成了情侣。
 
  (其实本文只是我自己有感于某部作品太监了。自己自续的情节中的一段。 但因为是自娱自乐除了情节,床戏就摘抄了多部作品的床戏。
 
  这一小段是自己YY中原创成分最高的一段了。)
 *********************************** 
  “你跟我出来!”蒋方秋云叫秦笛出去。然后自顾自地走向花园。看蒋文静 担忧的眼神,“荆棘雁,你帮我看住她,不准她偷偷跟出来!”
 
  “妈……”蒋文静撒娇地叫了一句。
 
  “妈要跟你的秦哥聊聊你们的事情。你也要过来?”
 
  “哦。”蒋文静羞答答的道。
 
  “我想你跟静静并不合适,说吧。要离开她需要多少钱?”蒋方秋云在前面 带路,秦笛缓缓跟在她身后。
 
  蒋方秋云显然是有心避开别人,专拣一些冷僻的小径前行,有时甚至根本就 不走平整的正道,而是从草丛中穿越。
 
  ‘哼,这人没什么作为还想娶我们家静静。’
 
  秦笛没搭理,因为他的心神都被面前带路的蒋方秋云吸引了,一身白色绣花 旗袍,开衩开的恰到好处。刚刚把一双白生生的嫩腿,以及那滴溜滚圆的臀部露 出些许,随着她的步伐移动,白生生的地方若隐若现,说不出有多诱人。 
  想到眼前的熟妇是蒋文静的妈妈,秦笛没来由心中又生出一丝火气。又想到 刚刚这熟妇人母跟自己在厨房,心中火起之余,又感到一丝暗爽,火气与舒爽的 心情交织。一时倒是让秦笛觉得心情复杂之极。
 
  旗袍的修身效果很好,可是也要身材极好之人穿起来才有效果,既要有胸, 又要有臀。还要身材够高。蒋方秋云虽然望之有如三十许人,其实秦笛估计她早 已过了四十,可入眼看到的那乳波臀浪,那是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又 让秦笛不由得怀疑自己的猜测。
 
  从身后看蒋方秋云,入眼春光无限,秦笛恨不得把双手盖上那对丰翘的臀 部,也好一试手感。若非担心蒋方秋云是找人对付自己,秦笛早就把全部精神集 中在上面了,可惜现在不得不留点心思注意四周,实在是今人感到有些遗憾! 
  穿越草丛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知是不是因为蒋府实在太大,下人们偷 懒。蒋方秋云穿越的小路,一条比一条难走,尤其是目前的这堆草丛,居然还有 一些拌人的藤蔓和刺人的荆棘,这让蒋方秋云不得不加倍小心。
 
  蒋方秋云一时提臀跳过藤蔓,一时又要缩腰小心倒挂地荆棘生物,累得实在 够呛。若不是为了避开那些下人,不让他们知道自己是要拆散静静和这个男人, 她原也不需要这么劳心费力。越走蒋方秋云越是心头不爽,转而对秦笛的更加不 满起来,对脚下的那些东西,也渐渐有些漫不经心起来。
 
  秦笛走在后面,日子也不好过,不管是蒋方秋云跳藤蔓,还是躲避什么,都 把那对丰满圆润的翘臀挺的老高,这让欲求不满地秦笛加倍感到难过,若不是担 心蒋方秋云还有什么阴谋,他早就扑上去发泄一番了!
 
  “啊……”蒋方秋云尖叫一声扑到在地。
 
  在茂密的草丛中分心,显然是一件愚蠢的事情,蒋方秋云已经为自己的错误 行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她先是被一根突出来的木桩绊倒,倒地的过程中拉到 一根藤蔓,本以为可以接一下力,谁知那藤蔓一荡,竟然又把她甩向一边的荆棘 丛,蒋方秋云险险的没有整个人甩进去,可身上的旗袍却被划破好几道口子。 
  蒋方秋云明知现在情况不妙,却又不敢撒手,一旦撒手,她就要整个人摔进 荆棘丛中,那密密麻麻的小刺,单单是看上一眼,便会觉得,心头发麻,更不要 说摔下去了。不得已,蒋方秋云只好向秦笛求助:“秦笛……能不能帮个忙?” 
  秦笛面对突然发生的变故,也是一阵目瞪口呆,等到一切到了一个段落,他 看到的蒋方秋云已经是衣衫褴褛,衣服上满是扯开的破洞,身上更是春光四泄, 多处肌肤裸露在外,更让秦笛大感刺激的是,蒋方秋云刚刚拉着藤蔓的那一甩, 恰好让她转了一个方向,面朝着秦笛这边。
 
  蒋方秋云面朝秦笛,原也没什么,可偏偏她的旗袍下摆被一丛荆棘挂住,这 样一来,她面对秦笛的形象,可就不那么威严了,反倒显得有几分淫亵! 
  秦笛眼中只看到一个熟妇人妻两手用力扯着藤蔓,尽力想要站起来,偏偏下 坠过多,身体和地面最多只有三十度的夹角,她雪白的粉臂和墨绿色的植物相映 衬,看起来有一种别样的刺激诱惑。
 
  更令人感到受不了的是,蒋方秋云两腿张开,被情趣内衣包裹住的私处,更 是全部暴露在秦笛面前。
 
  黑色的情趣内衣,系着腰部的部分很细,中间部分还挂着两朵咖啡色的小 花,内衣的中间是镂空的花纹,那大片的花纹,刚好覆盖住蒋方秋云丛生的蜷曲 毛发。
 
  在向下看,更是受不了,那镂空内衣竟不是全部包裹的,在蒋方秋云的关键 部位,居然是一片真空!
 
  秦笛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眼前的情况根本不在他的预料之中,他无法分辨 蒋方秋云到底是故意的,还是真就那么倒霉!要是真的这么倒霉那就只有对不起 了。谁让你是黄杨的小姨!
 
  蒋方秋云求救的声音没发出去多久,便想到了那个羞人的问题!一直孤枕难 眠的她,有一个不为人知的邪恶嗜好,虽然还没有不穿内裤那么变态,可也相差 不到多远,顶多是五十步和一百步的距离,那就是……穿中空情趣内衣! 
  “不要看……求求你不要看那里……好羞耻……”蒋方秋云几乎要哭出来, 她恨秦笛,更恨蒋文静,要不是那个不听话的女儿,她哪里需要亲自带秦笛去谈 话?
 
  秦笛全身的血液都要沸腾了,高高在上的将方秋云用这么委屈,这么卑贱的 声音求自己,这还用怀疑么?如果这都是有预谋的,都是伪装的,秦笛就算上 当,也只有认了。
 
  “二少奶,我不仔细看清楚你的处境,怎么帮你啊?”秦笛又走进了一些, 口中假惺惺地说道。
 
  “不!不!你不要过来……我求你了……”蒋方秋云拼命地摇着头,眼中满 是惶恐,她试图收紧两腿的动作失败,更是加剧了她内心的害怕,天知道她的两 脚为什么无巧不巧的卡在两个陷坑里,动弹一下都很困难,更不用说收回来了! 
  秦笛走到蒋方秋云面前蹲下,吹了声口哨道:“这是你说的,那我就不过去 好了!”
 
  蒋方秋云看到秦笛的动作,几乎要昏过去,他那样蹲在那里,还不如直接过 来!他蹲在那个位置,自己只能看到他的半个脑袋,谁知道他想干些什么?未知 永远要比已知可怕,蒋方秋云忍不住开始幻想,秦笛会用怎样变态的方法来对付 自己。
 
  “上帝啊!就这么让我死了吧!”蒋方秋云蜷曲了一下双腿,仍然没能抽回 双腿分毫,又一次的尝试失败,让她的心跌到了谷地。
 
  “二少奶,你说这个小豆豆一样的东西是什么呢?”秦笛对着蒋方秋云的阴 蒂吹了口热气,激得蒋方秋云浑身一阵颤栗。
 
  “呀……不要……不要看那里……不要吹气!我求求你了……呜呜…… 
  我求求你放过我吧!”蒋方秋云一边摇头,一边向秦笛求饶,她的脑袋已经 一片空白,除了求饶,除了羞耻,她已经再也没有其他感觉。
 
  秦笛耸了耸肩,可惜蒋方秋云看不到,就听他又道:“好吧,既然你不让我 吹,那我就不吹了!也不知道这附近有没有蛇啊,老鼠之类的!也不知道,它们 对鲜嫩的洞口,有没有特别的兴趣!”
 
  蒋方秋云多么希望自己就此昏过去,秦笛居然用那么恶心,那么恐怖的东西 刺激她脆弱的神经,天知道她现在有多害怕!
 
  “你看都不想让我看一眼、我怎么帮你?好吧,我也觉得呆在这里挺无聊 的,不如我先走了,你就在这里慢慢等着老鼠和蛇来光顾你吧!”秦笛作势欲 起,口中却很卑鄙的继读渲染着恐怖气氛。
 
  “不!不要……不要留我一个人在这里!”蒋方秋云的声音要多凄厉,有多 凄厉,几乎可以媲美恐怖大片中的吓人女高音。
 
  秦笛摊开两手,无奈地道:“我留在这里又没什么好处,我干嘛不走?” 
  蒋方秋云明明知道秦笛是故意这么说,却不得不顺着他的话头道:“你…你 别走,你想要什么好处?”
 
  秦笛打了个哈哈道:“我不知道呢,你有什么能吸引我留下来的好处么?刚 刚还要我离开静静呢!”
 
  蒋方秋云羞愤到了极点,她几曾被人如此羞辱过?想占自己便宜不算,还要 自己亲口把那种羞耻的话说出来,若是论到无耻,他秦笛自称第二,绝对没人敢 说自己第一!
 
  “我……我可以让你看我那里!也不逼你们了。”蒋方秋云衡量了一下眼前 形势,终于还是决定妥协。反正都已经被他看过了,就算看得再仔细一点又有什 么区别?
 
  “仲元……我对不起你,我也是没办法啊……”蒋方秋云不知道为什么,这 时候居然想起了失去的丈夫。
 
  “只有这样啊?”秦笛失望地摇了摇头道:“如果只是这样,我还是走了的 好!”
 
  “不!别……别走!”蒋方秋云的自尊一点点的被剥落,她的神智已经有些 不太清醒了,想想着自已的羞处被秦笛那么肆无忌惮的打量着,他还想要更多, 不知为什么,蒋方秋云居然觉得自已身体开始热起来。
 
  “不!不可以!骗人的!我不可能有感觉!我怎么可能有感觉?我不可能被 他看着那里……就有了感觉……不……”蒋方秋云越是否认身体的感觉,她的神 经仿佛就变得益发敏感,她几乎能发现自己身体地最细微变化。
 
  “我……我可以让你摸一下……”不知不觉中,蒋方秋云说出一句连她自己 都感到惊讶的话来。“我……我怎么可以这么淫贱?我怎么可以说出这么淫贱的 话来?”
 
  秦笛假装考虑了一下。望着蒋方秋云暴露在空气中的某处,摇了摇头叹气道 :“只是摸一下,除了让自己心里更痒痒之外,好像没什么好处,我看还是算 了!”
 
  “不!你到底想怎么样嘛!”蒋方软云又哭了起来,声音娇弱的像是一今年 幼的女孩子。她的自尊已经被人践踏在地上,哭泣,似乎是她唯一能够想到的选 择。
 
  秦笛讶然一笑道:“我想怎么样?我不想怎么样啊?你有求于我,自然是你 来提条件。你看看你有什么拿的出手的条件,干脆利落地摆出来让我听听,大家 都节省时间,多好……”
 
  在蒋方秋云心里。秦笛已经彻底和天下第一卑鄙者画上了等号,他说的任何 一句话,都是虚伪之中暗藏奸诈!可惜,明知如此,蒋方秋云仍然不得不选择妥 协!
 
  蒋方秋云狠狠心试图撒手。她决定就那么样倒在地上,吓人的荆棘丛比起阴 险的秦笛来,已经可爱了太多。
 
  可惜,蒋方秋云地这一打算再次落空,她撒手的时候才发现,藤蔓不止一 条,在她甩来荡去的时候,已经把她的手紧紧卡在了里面,也就是说。她已经在 不知不觉中,自已绑住了自己!
 
  万念俱灰?失望透顶?欲哭无泪?这些都无法形容蒋方秋云此刻的心情,她 只能承认,秦笛就是她命中的魔星!一个可以让她生不如死的男人!
 
  “我……我可以帮你舔……舔那里……只要你肯扶我起来!”别无选择之 下,蒋方秋云只能选择层层加码。
 
  “舔那里?那里是哪里?”
 
  “就是那里。”然后看到秦笛作势欲走。赶忙道:“就是阳具。大鸡巴。我 帮你口交。”
 
  秦笛走到蒋方秋云头部位置,仔细打量了一下这里的环境、啧啧称赞道: “呵呵,这才对嘛。而且二少奶。我真是不得不佩服你!像你这样一个跟头能把 自己给捆起来,还捆的这么有东夷味道,还真不是普通人能办到的!容我冒昧的 问一句,你是不是学过东夷的绳缚技术?”
 
  蒋方秋云经常穿棱于各种社交场合,哪里没听过东夷的绳缚?据说从骨子里 透着变态的东夷人,把捆绑也视为一种美学,并由此演化出花样繁多地捆绑技 术,并称之为绳缚!
 
  “胡说!我……我怎么可能去学那种变态东西!”蒋方秋云面红耳赤地呵斥 了一句之后,却正好看到秦笛解开腰间皮带的动作。“你……你想干什么?”蒋 方秋云心头一惊,明明知道秦笛的打算,还是不由得说出口来。
 
  秦笛那一条又长又粗的大肉棍跳了出来,蒋方秋云见了顿觉气血上涌,彷佛 连气都喘不过来了。
 
  秦笛用有些诧异的语气道:“你不是说你要舔么?我总要试试你的技术如 何,如果你的技术不过关,我要是胡乱答应了,岂不是很吃亏?”
 
  蒋方秋云一阵无语,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表情了,人,怎么可以无 耻到这种地步?
 
  蒋方秋云满面羞红,看着他的大肉棍,比老公的大上几分,心中狂跳,她还 没有接触过老公以外的男人的玩意儿,手都忍不住颤抖,她叹了口气,失神地望 着秦笛伸到面前地巨大阳具,终于,她麻木的伸出舌头,轻轻的在上面舔弄。 
  秦笛微微抖了一下,蒋方秋云还没怎么使用技术,秦笛便觉一阵如潮的快感 让自己全身都是麻酥酥的,显然,这不是蒋方秋云的功劳,而是眼前淫糜的状 况,以及先前刺激的累积,在蒋方秋云的舌头碰触到自己敏感地带之后,来了一 次轻微爆发。
 
  不知是不是由于年纪的关系,蒋方秋云的动作明显要比霜儿熟练很多,她的 舌,她的唇,总是舔在合适的部位,总是在合适的时候收缩,带给秦笛的刺激、 甚至比插入还要让他感到兴奋!
 
  蒋方秋云没想到自己会舔着男人的东西,连老公都不曾帮他舔过。而且那么 粗大坚硬,自己的舌头也只能扫过肉棍的一小部分,一种异样的刺激涌向了蒋方 秋云的全身,她忍不住颤抖,一股暖流从下体流了出来,她清晰地觉察到自己的 亵裤已经湿了。
 
  舔着舔着,不知道蒋方秋云是不是有些进入了状况,她的眼睛似闭非闭,眯 着眼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小舌头更是像灵蛇一样灵活,从顶端滑到根部,再 从根部上冲到顶端,简直像是在帮秦笛的大鸡巴洗澡,动作的细微和轻柔,甚至 让秦笛有些感动。
 
  男人向前顶了顶。一股男人的骚浊之气扑鼻而来,蒋方秋云叹了口气,知道 男人是想寻求更大的刺激。再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就用柔软的嘴唇包住龟头,慢 慢吞了下去。
 
  秦笛感觉到自己的肉棍进入了一个柔软温湿的所在,舒服得“啊”的一声叫 了出来。蒋方秋云丰满的身体绑在草丛上,秀发凌乱,头部不停的耸动,开始吞 吐起来,秦笛粗大黝黑的肉棍在蒋方秋云的小嘴里面进进出出,发出“啧啧”的 响声。
 
  “二少奶……你的小嘴……好柔软……用力点……啊……对……舒服死我 了。”
 
  秦笛痛快的叫着,自己的岳母在为自己口交,这是他做梦都不敢想的,没想 到今天变成了现实,他抑制住强烈的射精感觉,想多享受片刻这销魂的滋味。 
  蒋方秋云小嘴含住腥骚的肉棒吞吐着。那种雄性的刺激和吞吐的快感让她眩 晕,肉穴流出的淫液越来越多,她多次有请求他插入,把这个可爱的大肉棒纳入 穴中的冲动,只是剩余的一丝理智控制住了她,但她不知道还能控制多久。 
  大肉棍变得更加粗壮,蒋方秋云嘴里的吞吐也近乎疯狂,伴着红唇和肉棒摩 擦的“滋滋……”声,秦笛再也忍不住了,“岳母……女婿我不行了……啊… …”一声低吼,阳精喷射而出。
 
  蒋方秋云想要吐出肉棍,把头挪开,但秦笛的这句岳母让她出现了一丝失神, 一股精液就喷在了蒋方秋云的嘴角。
 
  “咳咳……咳咳……”蒋方秋云被口腔突然涌入的异物刺激的一阵剧烈咳嗽, 由于她仰倒的角度问题,把那些东西咳出来显然没有办法,只好强忍住难闻的气 味,用力的吞咽下去,可是那些东西太多,又过于粘稠,以致于蒋方秋云吞咽了 好久,才勉强吞完。而这种腥骚黏液喷射的刺激让她浑身一震,忍不住“啊… …”的叫了出来,一股浪水从下体涌出,她再也无力支撑身体,滩在了藤条上。 
  “呼……”秦笛长出一口气,啧啧赞了蒋方秋云一句道:“技术不坏,可 惜,我觉得这个交换条件还不够!”说着,秦笛又提着裤子转到了蒋方秋云的身 前。
 
  “果然是这样!”蒋方秋云的神经早就已经麻木了,她不敢奢望秦笛会轻易 的放开她,只是盼着秦笛别玩什么变态花样,她已经满足了。
 
  “啧啧……真是不敢相信呢!这里已经这么湿润了!真没想到,你舔别人的 时候,也会有快感!”秦笛站在蒋方秋云面前,又蹲了下去,盯着她一阵怪叫。 
  “别……不要看!”蒋方秋云再次满脸染霞,刚刚在给秦笛服务的时候,她 一直觉得身体里怪怪的,像是有什么东西要挣脱出来似的,不管她怎么努力,怎 么忍耐,都没能抗住,可这一切被秦笛赤裸裸的说出来,而且他还一边看,一边 这么说,极大地刺激着蒋方秋云的神经。
 
  “哇!又有东西流出来了!真是奇观啊!该不是……该不是我越说,你越兴 奋吧?”秦笛一脸暖昧地仰头盯了蒋方秋云一眼,羞得她只是拼命摇头,谁知秦 笛并不因此而放过她,反倒说得更加不堪入耳,最后蒋方秋云索性扭过脸去,不 再望向秦笛那里。
 
  秦笛仍旧昂扬的部分,显然没有因为刚刚的发泄而偃旗息鼓,随时可以迎接 更加激烈的战斗,看到蒋方秋云身体上展现出来的如此奇景,他哪里还能忍耐的 住?左右自己也要发泄,那就在这具成熟的美体上好好发泄发泄!
 
  一旦决定,秦笛便不再犹豫,大肉棒轻轻抵着蒋方秋云,在她身上轻轻的摩 擦着,有液体滋润,做活塞运动并不困难,但是秦笛显然并不打算就这么轻易的 放过蒋方秋云,只是重复着那简单的动作,就是不进去。
 
  秦笛双臂从她腋下穿过,伸手握住了那对丰满的肉峰,入手挺拔柔韧,不禁 血脉贲张,他从见到蒋方秋云起就想摸摸她这对大奶,此刻得偿所愿,不由长舒 了口气,双手用力揉搓起来。
 
  “嗯……干我……我要大肉棒!”蒋方秋云哼出声来,又麻又痒的感觉从乳 房传遍全身,她美目迷离,眼看着自己坚挺的乳峰在秦笛的大手挤捏下不断变换 出各种形状,不禁气血翻涌,娇喘吁吁,欲火不断攀升,娇躯变得燥热难忍。 
  秦笛眼见蒋方秋云一对豪乳傲然挺立,他的十指都深陷其中,不禁双手用 力,将丰乳向上托起,他从蒋方秋云侧边探过头,一口含住了一颗已兴奋得勃起 的乳头。
 
  “啊……”蒋方秋云如遭电击,禁不住双峰上挺,头部后仰,靠在秦笛另一 边肩上,秦笛用力吮吸着乳头,发出“啧啧……”的响声,一只手捏住她另外一 边的乳头拨弄,下体坚硬的肉棍也不断在蒋方秋云股沟和阴缝间摩动。
 
  蒋方秋云此前强压欲火,忍得颇为辛苦,现在对秦笛放开了身体,在他上下 夹攻之下,不久便被挑逗得失魂落魄,不能自已了。
 
  半晌,秦笛一只手顺着蒋方秋云光滑如玉的肌肤,缓缓向下滑去,一会儿便 摸到了饱满的肉丘,上面生长着茂盛浓密的毛发,他深吸一口气,继续向下探 去,手指终于触到了那早已洪灾泛滥的桃源圣地。
 
  秦笛细细品位,只觉蒋方秋云肉穴饱满肥厚,上面泥泞不堪,随着手指的滑 动,拉起了一片滑腻的粘液。
 
  “啊……摸那里……好舒服……嗯……”蒋方秋云娇躯一颤,不禁冒出了一 股浪水,想挣扎却身体酥软,使不出半分力气,随着阴唇被不断抚弄,一阵阵快 感侵蚀着她敏感的神经,让她燥热难忍,体内积压的欲望竟要喷涌而出。 
  “二少奶……您把我的手都弄湿了……您也想要我吧……”秦笛放开口中鲜 活的乳头,低声说着。
 
  “嗯……啊…我想…”蒋方秋云话音未落,秦笛竟然将中指插入了肉穴中, 她顿时花枝乱颤,一股粘液瞬间涌出阴户,顺着她凝脂般滑嫩的大腿淌下,娇躯 一软,竟瘫倒在了地上。
 
  没想到岳母的身体竟然这么敏感,秦笛见蒋方秋云表情迷醉,娇喘吁吁,更 显娇艳,不禁心中得意。
 
  “啊……不要看……”蒋方秋云双脚吊在蔓藤上,双手支撑着颀长的玉体趴 伏着,肥白的屁股高高翘起,她知道最私密之处已经完全暴露在秦笛眼中,在老 公面前她也没有摆过如此放荡的姿势,顿时羞耻难当。
 
  秦笛又用双手开始挑逗起岳母的身体,左手揉捏着她的丰乳。右手手指又开 始进入岳母的蜜穴之中。同时从后面亲吻着她的耳垂。然后将肉棒顶住她的阴 道。慢慢滑进岳母的蜜穴之中。
 
  “不……你答应过我的……不进去的。”感受到秦笛已经将龟头挤进她的蜜 穴之中马上出言阻止。并左右的用力摇晃着自己的臀部。将肉棒从体内划了出 来。但那种热热的。充满自己的感觉一经消失。不由又有些失望起来。
 
  秦笛心头火起,暗恨都到这种时候了。还……(哼。现在不让我插进去。有 你求我的时候!)然后一手用力压住岳母的臀部。一手捉着自己坚硬的阳具研磨 起着她的阴唇和已经凹出的小豆豆。
 
  “喔……”岳母的呻吟声又起。
 
  秦笛看到她又来了感觉,捉着自己阴茎的手突然分出食指准确地按在阴蒂 上。并用力戳柔起来。
 
  “啊……要来了……又要出来了……用力……”岳母遭此一击,顿时快要达 到高潮。
 
  而秦笛看到这个时候。知道她快要达到高潮,却又将手指停了下来。将肉棒 也撤了出来。
 
  “不……不要。继续……啊……”蒋方秋云感到自己之差一步就要达到高潮 了。可这个可恶的家伙居然……
 
  秦笛不理她。看着她的身躯又逐渐平静下来。喘息声也开始小了。就又用肉 棒顶住阴唇,一只手指又按在她那小豆豆上戳柔。而另一只手这次却是揉捏住她 的巨乳,还分出两根手指夹住她的奶头。
 
  “啊!……”胸前股后又遭重击。蒋方秋云又开始呻吟起来。然后快高潮 时,秦笛又停住。平息时秦笛又开始动作起来。
 
  如此这般半个小时之后。
 
  “不!不要再折磨我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蒋方秋云已经彻底 投降了,她刻意压抑着的欲望,已经被秦笛挑起来了,如果现在放她下来,指不 定谁会更主动呢!
 
  秦笛灿烂地笑了一笑道:“我想怎么样……还是”然后打开手机,按住录 音,“你想怎么样?岳母大人不要呀!”可怜蒋方秋云被绑在前面根本看不到身 后秦笛的动作。
 
  蒋方秋云的自尊和脸皮,已经一点一点的被秦笛给磨了个干净,这时候,她 已经觉得无所谓了,不管自己怎么回答,都已经无所谓了!
 
  “是我想……是我想要,我想要你干我!狠狠的干我!干死我这个贱人吧! 求求你,秦先生……秦哥哥…好女婿…秦大爷……爸爸……我的祖宗!你就不要 再折磨我了!”蒋方秋云拼命地甩动着自已的臀部,试图自己更主动一些,却只 能振荡起微小的幅度,总也不能全根尽没,顶多吞噬一些顶端,可这不但不能解 决问题,反倒让她心痒的更加厉害!
 
  面对蒋方秋云的反应,秦笛还在继续的挑逗着他,将肉棒又移开来。
 
  刚刚还有些火热的触感,虽然里面还很空虚,可至少有一些充实的满足感, 秦笛这么一挪开,蒋方秋云立刻感到空虚无比!
 
  “情哥哥不要……不要离开啊!”蒋方秋云拼命地耸动着,眼睛望着秦笛, 满脸的渴望。
 
  “真是个贱货!”秦笛暗啐了一口,刚刚我想要你不让,现在“情哥哥”几 个字还叫上瘾了,一直这么喊着。
 
  “情哥哥!求求你,不要离开!干我!干我啊!”蒋方秋云已经没了羞耻, 没了自尊,她现在只想要点快乐,更多一点快乐,被压抑了太久太久的快乐! 
  秦笛又贴着蒋方秋云的阴户磨蹭了一下,蒋方秋云刚刚发出一声舒服的呻 吟,蒋方秋云赶忙晃动着身子。想用肥满的阴户迎接秦笛的大鸡巴。然而秦笛便 又离开了。
 
  “不行啊!!来搞我!求求你,情哥哥,你怎么干我都可以!”蒋方秋云不 由自主的哀求道。
 
  秦笛的肉棒又开始缓慢地顶住她的阴唇,蒋方秋云知道又将经历苦难的历程, 觉得自己快要被欲火燃尽了,只能继续哀求“干,干进来”
 
  秦笛看她说话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就暂停录音并道:“我看还是让你来好 了。”
 
  蒋方秋云以为既然他不让自己泻火,那还不如自己来,道:“那……那你… …你先……解开我的手。”
 
  “嘿嘿。”秦笛解开了她的手:“你自己来吧。”但说着又朝里边顶了顶, 让阳具更有力地碰撞四周的媚肉,让她不得不双腿一松一紧的。
 
  蒋方秋云被秦笛的肉棒顶住阴唇,在阴蒂那毫不留情地越磨越快,让她更加 无力地倒在地上。身后阵阵浓郁的男性气息直冲入鼻孔,让她的手忍不住想要握 住他那巨大的肉棒。
 
  秦笛感觉熟妇的身躯无力地靠在地上,她鼻中粗重的呼吸加上喉咙中似有似 无的轻声呻吟让阅历丰富的秦笛也不由得心中一荡。
 
  秦笛定了定神,强迫自己想插入的冲动,道:“你自慰吧。”然后又离开了 她的阴唇。
 
  蒋方秋云感到他肉棒又一次离开,也不管他和自己相互的身份了,手不由自 主地伸到了两腿之间,她发现自己已越来越不能承受这极度快乐与极度痛苦夹杂 的酷刑,右手按住阴唇用力地揉搓着,仿佛这样可以帮助自己达到释放的顶点。 
  “呵呵,岳母娘你好真是淫荡,肉棒才刚一离开你就迫不及待的动起来 了。”秦笛故意用话语羞辱她同时又继续录音了。“你还对得起我岳父大人蒋先 生吗?”之后又关掉。
 
  蒋方秋云又登时清醒了一点。几乎用尽全部的意志力才逼着自己拿开右手。 
  秦笛看她还有如此意志力,又顶住她阴唇研磨一阵,然后又离开了。
 
  而这次蒋方秋云的右手几乎是在他肉棒才一离开就立刻回到两腿之间,手指 用力插进自己的蜜穴。手指一下就消失在了蜜穴中,还继续探索着更深地进入。 左手堵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呻吟出声。
 
  蒋方秋云发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感到自己的欲望完全勃发出来,她的眼 睛闭了起来,全身心地享受体内的抽动。
 
  “嗯……嗯……要……要去了,再……再深……再深一点。”蒋方秋云在心 中无声地呻吟着。
 
  再差一点就到高潮,而这时手指却被秦笛拉了出来,蒋方秋云几乎要失望得 哭了出来,修长的双腿拼命扭动挣扎,左手也离开嘴巴想要再插进自己的蜜穴, 却也被秦笛另一只手捉住。
 
  蒋方秋云无奈地睁开眼睛,转过头瞪大眼睛哀求地看着秦笛。
 
  秦笛看到蒋方秋云睁开眼睛看着了自己,奸笑地道:“我……我看你表情蛮 痛苦的,我……我怕你伤到自己了……”
 
  蒋方秋云小脸涨得通红,想要把手挣开,道:“情哥哥,不……不是你想的 那样……”
 
  秦笛好像一点都不明白问道:“到底怎么回事,说出来我们一起来想办法 嘛。”
 
  蒋方秋云看着他淫邪的目光,忍不住流下泪来。咬了咬牙羞涩地将自己想要 高潮的感觉全部告诉了他。
 
  秦笛嘿嘿地道:“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丈母娘你在自虐呢。”沉思了一 下,接着道:“我的手指可是百战之兵,不介意的话可以让我的手指帮帮你 吗?”
 
  蒋方秋云羞涩地点点头,将屁股像后摇着。
 
  秦笛低下头去,看着雪白的大腿顶部反射着淫猥光芒的水流依着臀部和股间 的曲线紧紧包裹着熟妇的秘处,而在该是菊穴与蜜穴正中的地方有干了的白色的 精液。接着就将手指缓缓地插了进去。
 
  熟妇的臀部突然向上弹起把正在欣赏美穴吞吐自己手指的秦笛吓了一跳,蒋 方秋云带着哭腔地道:“动……快动啊。”
 
  秦笛用镇静的声音安抚道:“我想这个应该慢慢的来,而且我突然觉得”同 时在此打开录音,并装出惊恐的声音大叫道:“我不可以的,你可是我丈母娘 喔,你忍一忍我马上找别人来帮你吧。”
 
  知道自己绝不能再度忍受那不可言说的空虚痛苦,又听秦笛说要找别人,忙 抛却羞涩惊慌地道:“不……不要,求……求求你,你……你帮我就行了。” 
  秦笛看着她痛苦的样子,假意为难的道:“可是……我不能对不起静静。” 
  蒋方秋云痛苦地道:“快……快……我要受不了了。”
 
  秦笛暂停录音后奸奸的道:“事急从权,好吧。”
 
  秦笛放开了蒋方秋云的手,然后让她双腿叉的更开,跪在她洁白修长的双腿 之间手指开始加快地进出。
 
  蒋方秋云发现这一次不仅是双腿之间的蜜壶,自己的全身都开始骚动,小腹 中如有一团热火慢慢地弥漫全身。
 
  蒋方秋云的手仿如有自己的意志般,右手握住自己的乳房,手指摊开指缝用 力夹起挺立的乳尖,模仿男人的动作玩弄着自己的乳房。左手伸向两腿之间,抚 摸着蜜壶上秦笛没招到得小豆豆。
 
  秦笛拉开女人挡住自己视线的小手,不耐烦地道:“你这个样子,我还怎么 帮你?”
 
  蒋方秋云缩回左手,呻吟着道:“我……啊……我忍……忍不住,我我…… 你把我的手再绑上吧。”
 
  秦笛沉吟一下又拉出藤条,将蒋方秋云的双手分别绑到身体的两侧。
 
  蒋方秋云的双手被绑,现在又只能被动地接受秦笛手指在体内的肆虐,身体 时不时地绷得笔直,忍受一波波的快感浪潮,心中只盼望秦笛的动作能快点再快 点。
 
  终于“噗嗤”的一声,阴道上的手指仍然不知羞耻地伸缩旋转做着各种淫猥 的动作。
 
  秦笛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萋萋芳草之下,粉红色的缝隙完全绽放开来,顶 端的小红豆骄傲地站立着,紧紧包围住自己手指的粉红媚肉随着手指的转动伸缩 无奈地颤抖着,白色的蜜汁沿着缝隙不断溢出,美丽的菊穴也微微张了开来一伸 一缩地仿佛在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蒋方秋云哽咽着道:“不……不要……看,快快……要出来。”
 
  秦笛猛地醒觉,眼睛移开不敢再看,将手指又小心地抽了出来。手指上沾满 了白色的爱液,而蜜穴即使手指离开了,仍然不知疲倦地流着春水。
 
  蒋方秋云突然发现手指居然又离开了身体,自己的欲望仿佛更强烈了,全身 的肌肤因为强烈的需要几乎变成了透明的粉红色。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