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逃难到泰国
逃难到泰国
 
   我名叫小光,是一名马伕,并不是指畜生那种马,是在街上带着妓女供应给 嫖客的那种,俗称马伕!
 
  我带的是泰国妓女,必须懂得讲流利的泰语,所以我是属於尃业人仕,很受 妓女和嫖客们尊敬!
 
  我人缘极好手上嫖客又多,引起很多华籍的妓女不满,纷纷起哄说我是汉奸, 人云亦云之下很多人纷纷感到不满,有心挑拨者是神通广大加上又是出自女人的 口,欲加之罪续引起江湖对我展开嘴角之争,后来得罪某位老大向我发出追杀令, 最不幸是我老大又刚被捉还未放回来,暂时没有人可以维护我,最后在众多泰妓 们的支持下,劝我暂时躲避当作是出国散心!
 
  「我怎能离开你们呢?那你们日后怎样找嫖客呀!」我说。
 
  「我们没关系!你的性命比较重要呀!你又是嫖客的精神之柱,不能发生意 外的,我们相信只要你老大回来,那些语无论事挑拨事非的小白,就会解散了, 你走吧!我们会照顾自已的!」妓女说。
 
  如今外面形势对我十分不利,只好听她们说暂时躲避了,通了几个电话告诉 熟客说我有事外出,但他们消息灵通叫我不必担心,马伕有马伕的规则,等你老 大回来就行了,还给了我一些钱叫我玩得开心点。
 
  最令我感动的是那些泰妓,居然把钱都交给我,还写了很多地址和家信,要 我去他们的老家暂住,我只好含泪踏上逃亡的旅途了!
 
  坐在飞机里,回想着我也是为淫民服务,甚至有些熟客我都不赚了,凭良心 我可没做错呀,难道我不带华人妓女只带泰妓女,就是汉奸吗?
 
  最可恨是租房间的小白也鄙视我,不肯把房间租给泰妓,那有这种道理呀! 
  满腔的愤怒只能往心里藏,反正等老大回来才作打算,虽然孤身上路但有泰 妓们的地址和金钱,心里总算有点安慰吧,飞机起飞的时候,望着机场外面心诉 你们小心了,嫖客们再见了!
 
  听说泰国的治安向来不好,虽然我也是跑惯江湖的汉子,毕竟人生地不熟, 而且听说他们身上都有鎗想起都有点怕怕,尤其是他们的降头更是厉害! 
  虽然我感到很落泊,但支持者给我的那份温情,也感到安慰和踏实。
 
  终於抵达曼谷机场,看见泰国的文字和每个人身上的服式,给我了一种新鲜 感,象征要开始重新过新生活,内心涌起一份喜悦但茫茫前路令我又迷失了方向, 看到那些神武的军警,煞气果然比我们的警察强很多!
 
  辨好了手续真正踏进泰国彊土了,走到接客台看见一个牌子竟然写了小光两 个字,好奇的上前询问,原来是泰妓阿蜜通过电话叫他来接我的。
 
  「我是蓬猜,是阿蜜叫我来接你的,我是她哥哥!」他双手合礼的说。 
  我知道这种是欢迎的手式,马上双手合十的还礼。
 
  「沙哗弟Club!篷玛杂HongKong,次小光!」我用泰语说。 
  「我知道你来自香港叫小光!」他以生硬的潮洲语说。
 
  「你会讲潮洲语?」我惊奇的问。
 
  「是呀!我以前的老闆是潮洲人,所以会一点点,你的泰语讲得不错!」 
  「客气了!哈哈!以前我的伙记都是泰国人!」我说。
 
  我们登上一辆德士。
 
  「Watser棉,拜溜!」篷泰用泰语向德士司机说街道名。
 
  逃难到泰国2(抵达第一步要做的事)「篷猜兄!我们现在去那呢?」 
  「我们先到庙里找我师父,叫他老人家先把身上的霉气驱走再说!」
 
  「篷猜兄!你的师父是那一位?」
 
  我心想不会带我去找降头师吧?
 
  「我师父是阿僧龙,他的法力很强!」篷泰沾沾自喜的说。
 
  我从他的表情相信他说的这位高僧法力应该不差,心想把小人赶走也好! 
  原来这间庙离机场不远,我下车后觉得不是庙应该称寺才对,一幢幢的建筑 物可称是古色古香,而且都是油上金黄色,看了让人讚不绝口!
 
  篷猜却带我到一间用木搭成简陋的破堪小筑,还要爬上一条残旧的木楼梯。 
  每踏一步楼梯级发出「吱!吱!」的怪声,我的心也随着声章跳一下! 
  里面聚了不少信众,高僧见了我知道是从外地来的向我笑笑!
 
  也许游客有优先的关系,高僧先和我祈福洒水,当高僧念起经文,大家都把 头俯在地上,可见他们对高僧是多么的尊敬,我入乡随俗也俯下了头!
 
  洒了水之后高僧说我这趟来得好,不必要的争执就别说话,以平静的心去看 平常的事,内心自然就会更寂静,心寂静就会忘掉烦懮,没了烦懮贵人就会出现, 贵人出现自然会脱离危险,脱离了危险就会鸿运当头了!
 
  高僧说得很玄妙呀!怎么不是应该贵人出现后才没有烦懮的吗?
 
  「你现在烦懮吗?你的贵人现在能出来吗?」高僧笑着对我说。
 
  我心里刚想到的问题,竟然全给高僧看出来了,他法力真是高呀!
 
  我们拜完了佛之后篷猜便带我回家。
 
  这一趟他不叫德士而叫了两辆电单车。
 
  「篷兄!为何不叫德士呢?」
 
  「现在的时间很塞车,所以坐电单车比较方便,反正你的行裹也不多!」 
  「你想带我到那里呢?」我问。
 
  「当然去我家呀!」篷猜说。
 
  我心想不好吧,第一趟来泰国当然要试试这里的色情业,去他的家不方便吧, 还是先住几天酒店此较妥当!
 
  「篷兄!谢谢您的好意,我想试试这里的酒店,好吗?」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的家是在清迈,我在曼谷租的apartment是 一个人住,你也租一间很便宜,服务和酒店一样,没介绍错你的,走吧!」 
  即然是这样就没关系了!
 
  「蛇盘怪Soi2甘2,拜溜!」篷猜用泰语向司机说街道名。
 
  果然乘电单车避开了很多塞车的地方,有个当地人带着果然方便很多,唯一 不好的地方就是天气太热尘太大了,整条街上都是车的喇叭声非常刺耳! 
  很快被司机载到一幢新的建筑物!
 
  「怎样?满意吗?」篷泰笑着说。
 
  「我当然满意,不知道租金怎样?」
 
  「我和你讲好租金了,4000一个月包全部傢俱,我的面子不用豫缴按金!」 
  「美金吗?」我问「当然是讲泰铢啦!」篷泰说。
 
  「好的!太感谢你了!」我开心的说。
 
  我们兴高釆烈的走进去,当经过一间理发店的时候,看到一名很白的中年妇 女坐在店外,看她一身尊贵的打扮,像是一名有钱的妇人,当我走过她面前的一 刻,她好像受了惊吓一般,但很快她又恢复平静,接着对我笑了一笑!
 
  我很礼貌的对她笑了一笑,然后走进大堂证记,我被带到一间想当不错的房 间,点好了所有傢俬电器后,心总算暂时性定了下来,起码一个月不用烦了,打 开窗口看见刚才那间理发院,可是那位女人已经不在了!
 
           逃难到泰国3(租屋奇遇)
 
  我突然想起为何刚才公寓内,会有那么多女子走来走去呢?
 
  「光哥!那些女子都是这里的住客,她们都是离乡背景来曼谷找生活的,大 多数都是来自清迈和云南省!」
 
  「什么?云南省?那不是中国女子吗?」
 
  「是呀!很多游客想找会说国语的女人,所以便把她们找来了!」
 
  「那她们来曼谷做什么呢?」
 
  「当然是陪客人呀!」篷猜笑着说。
 
  想不到中国人也到泰国和泰国人抢生意,那泰国人到中国人的地方找生活又 有什么错呢?我不是很无辜吗?
 
  「光兄!时间不早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找女子,然后带她们一起吃饭好吗?」 
  这简直就是我逃亡选上泰国的主要原因了!
 
  「篷猜兄!我不是很好色!」我假正经的说。
 
  「光兄!你少来这一套了,是不够钱吗?我有呀!」篷猜大方的说。
 
  这位仁兄果然够义气,江湖人最忌就是请人嫖妓了,想不到他竟然连我弟弟 也照顾了,这种兄弟那里找呀!
 
  经过走廊听到女子们喊:「快穿上衣服有人经过!」
 
  「有什么好怕的,看一点点没关系呀!」篷猜笑着向走廊的女子说。
 
  女子们都笑了起来,我跟在篷猜后面不敢多说话,只是笑脸迎人!
 
  从我后面传来一句话:「看那中国人好英俊呀!」
 
  「那你湿了没有啊…!」一名女子喊说。
 
  这个公寓真是太神奇了,家家户户乐融融的,不像我们国家的住户,几年都 不曾见过一次面!
 
  这趟篷猜坐德士了!
 
  「苏弟山soi6甘6」篷猜用泰语向德士司机说街道名。
 
  「篷兄!怎么乘德士了?」
 
  「我们不能弄乱了衣服嘛!你看我穿着皮鞋了!」篷猜得意的说。
 
  「哈哈!你妹妹阿蜜和你一样!」我笑着说。
 
  「对了!我妹妹她好吗?」篷猜问。
 
  「她很好!」我说。
 
  他听了后把头低下不语。
 
  我不知道篷猜知道她妹妹当妓女吗?这回可难为我了!
 
  我们很快来到了目的地,现在晚上七点,我好奇想知道这里的情形是怎样? 
  「篷兄!这里是怎么样收费的,价钱是多少呀?」我问。
 
  「光兄!这里是晚上八点开始,高潮是九到十点,现在这段时间很多都是在 整装准备八点出场,但我是这里的熟客所以早点来也没有关系!」
 
  「请问找女子时间上怎样算呢?」我问。
 
  「这里是两种性质,一种是做一次爱,一种是陪过夜12小时,多数女子都 会陪你到第二天的四五点,她希望你多给一点小费!」
 
  「价钱方面?」我问。
 
  「价钱短的就500到800,长的就1500到2000,游客就双倍, 日本人就四倍,游客的双倍是回扣给导游,等会进去你别给钱,记住了!」 
  「为什么日本人收那么贵呢?」我问。
 
  「他们给美金而且日本人有钱嘛!」篷猜说。
 
  「原来如此!如果我自已来不是要给3000- 4000吗?」我说。 
  「是呀!泰国不靠游客那靠什么好呢?泰国那么穷!哎。!」篷猜说。 
  他说得也是泰国真的很穷,无奈…!
 
  「走吧!我们回去后再和你详谈吧!」篷猜说。
 
  我们走进了一间挂满灯光的小屋!
 
            逃难到泰国4(找妓篇)
 
  一名胖胖的中年妇女口嚼着槟榔走上前!
 
  「噢…篷猜…为何那么久不见你了?」胖妇问。
 
  「最近跑去合艾公干,有什么新货色吗?」篷猜问老妇。
 
  「有!我们CAT是最多美女的,他是…?」胖妇人问。
 
  「他是我妹夫…!」篷猜说。
 
  胖妇人笑笑走过来我身边!
 
  「Hi…howareyou?」胖妇人问我。
 
  我以泰文回答她,胖妇人笑着还称我泰文讲得好,接着她便叫化好装的女子, 一个个走进来让我们看。
 
  我感觉好像在点秋香,燕瘦环肥应有尽有,不得不让我佩服这里的黄色事业, 比起我们的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篷猜望了一下摆出很凶的脸望着胖妇!
 
  我被篷猜这个眼神也吓了一跳!
 
  胖妇好像知道篷猜兄要说什么,马上叫全部的女孩子退回去,然后带我们到 后院另外一间屋子,原来这里就是妓女的化装室。
 
  「篷猜!全在这里了你自已看吧!」胖妇说。
 
  这间屋子果然别有洞天,里面每个都有模特儿的高度,而且每位都有很美丽 的脸孔,丰满的胸和小小的腰,有的还来不及穿衣服露出了两个大奶,看得我都 呆了,这简直可称是小美人国呀!
 
  「光兄!这里的女子你可以随便选了!」篷猜说。
 
  「好的!」我说。
 
  刚才的女子已经是很不错了,想不到还有另一个天堂,要不是篷猜发怒我想 今世也很难开此眼界,其实也不用选只要随便挑一个都是美女!
 
  以我当马伕的经验只要一看便知道是什么料了!
 
  最后我走到一位女子身旁。
 
  「篷猜!我就选她吧!」
 
  「光哥,你觉得这位好吗?」篷猜摇头的说。
 
  「篷猜兄!你看她眼睛和中指都很短,证明她的阴很浅短容易插到花心,鼻 子洞圆而挺,双奶肯定竹笋型,嘴唇长得薄阴唇肯定不会厚,头额长得高叫床声 音肯定骚!」我说。
 
  篷猜听我说得头头是道,半信半疑的也叫我帮他选一个。
 
  我很快给他选到一个,其实这里的女子实在是不用怎样选了!
 
  「淑班美,淑班丽,。ff拜!」胖妇人用泰语向两名女子说。
 
  我们付了钱后,胖妇人叫我们到外面等女子换衣服!
 
  「篷猜兄!刚才你为什么发怒呢?」
 
  「胖妇收起好的货色竟然叫一些劣的出来给我们选,你说我该发火吗?」 
  「如果万一打起架来怎么辨?这是人家的地头呀!」我试探问他的底细。 
  「别怕!他们知道我的底不敢对我怎样的!」篷猜胸有成竹的说。
 
  我想篷猜不会是黑社会的老大吧,那他妹妹何必出来当妓女呢?
 
  「篷猜兄!那胖妇为何不先带我们去后面选呢?」我问。
 
  「光哥!其实后面那些主要是做短客,以她们的条件一晚跑十转都不是问题, 现在给我们捉了去过夜,她们就会有所损失,所以不给我们选是有原因的。」 
  原来如此!那她们跑短当然是好过做长的了!
 
  我们等了一会,两名女子下来了,她们换上普通装之后,简直看不出她们是 妓女,我选的那位简直像香港小姐呢!
 
  「她叫阿美,她叫阿丽!」胖妇人笑着说。
 
  「嗯…拜。!」篷猜头也不回的拖了女子便走出去了!
 
          逃难到泰国5(模特儿的服务)
 
  「篷猜兄!现在我们去那吃饭呢?」
 
  「我们去金满楼吃鱼翅,这一餐就当我替你接风!」篷猜说。
 
  「这怎好意思呢?你照顾我应该我请你才对!」我说。
 
  「不!我们泰国人是这样的,更何况我是泰北人!」篷猜说。
 
  接着篷猜招了一部德士!
 
  「拜耀华力soi3兰阿含金满楼!」篷猜用泰语向德士司机说街道名。 
  在车上阿美紧紧的拖着我的手,车子偶尔震荡我的手碰到她的奶,它给了我 一种具有震撼的弹力,使我紧张的望她脸红的脸,不知道她是假装还是真意,竟 然会害羞轻轻推开我的手,还向我露齿一笑!
 
  当阿美放下我的手,很自然我的手便落在她的大腿上,刚好我的手指触摸到 裙的开叉处,摸到滑滑的粉腿,不禁勾起我的色心,模特儿我还真的没试过,再 次望一望她,她像小鸟依人般把头靠在我肩膀上,我真想马上回房间狠狠的操她 一次!
 
  车子总算穿过繁忙的街道,经过一座很宏伟的建筑物,篷猜告诉我那一座就 是皇后的其中一座别院,想不到竟然会这么大,听说里面饲养了三头白象! 
  这我就不清楚是真是假了,白虎就听过白象从来还没听过!
 
  终於抵达耀华力,原来这里就是唐人街,有的人称是金城,到处都是金店, 而且还有很多华人店铺,来到这里总算有点亲切感!
 
  我被篷猜带到一间高贵的酒楼,里面像是中菜部还有歌星献唱,顾客不是很 多,也许是价钱贵吧,我们进去后所有人都望着我们,相信他们的视线都是投在 两名女人身上,当然我们也沾沾自喜了!
 
  灯光下看着阿美和阿丽两人,除了艳丽照人之外服待态度更是一流,帮我们 抹乾净桌上的餐具还为我们添酒,她们两人仪态大方完全让人看不出是妓女,勉 强的说她们象是我们的秘书。
 
  篷猜点了很多菜有鱼翅,龙虾,乳猪身旁两位美女,给我们的照顾是无微不 至,除了挟菜给我们之外,还偷偷解了胸前两粒钮釦,让我们的眼睛也大饱眼福, 加上她们身上传来的香味,这一顿饭是有史以来最丰富的。
 
  我一边吃一边偷偷的摸摸她的奶,果然够大还是货真价实呢!
 
  篷猜兄的酒量非常好,转眼间喝了大半支威士忌,泰国人很怪不喜欢白兰地! 
  「光哥!您别喝太多酒,我怕你晚上醉了睡觉呀!」小美小声在我耳边说。 
  这一句话很普通但我听了感到很兴奋,她怕我今晚冷弱她,有趣!
 
  望着她半个丰满的乳球,一身洁白的皮肤加上几点醉意,恨不得能马上提鎗 上马直捣黄龙,可惜在大庭广众之下,只好抑压内心的一欲火,希望尽快结束这 餐晚饭,早点回去大干一场!
 
  总算吃完了这顿开心饭,我急着想回家辨工事,但篷猜却把锁匙交给她们两 个叫她们先回去房间等我们!
 
  送走了两位美女上车,我马上问篷猜为何要她们先离去?
 
           逃难到泰国6(古法按摩)
 
  「光哥!我带你去试试泰国的古法按摩!」篷猜说。
 
  我心想你不是有病吧?
 
  「我们有美女为什么不回家先享受呢?」我问。
 
  「光哥!这一点你就不明白了!我们喝了酒最好就是去做正宗的古法按摩, 这种古法按摩不是色情的,我们给她们推拿之后,体内的酒就会推动血气运行, 一来可以精力充沛,二来趁按摩时间可以小睡养精蓄锐,三来我们给按摩女郎摸 到满身欲火,想起家里的美女就会更加兴奋,最重要一点是我们回去后,看着美 女穿着性感的睡衣在床上等着你的一幕就值回票价了,还有是她看见你回来马上 起床服待你更衣,这种就是皇帝的享受呀!」篷猜笑着说。
 
  我听了觉得很有道理,泰国果然是色男的天堂!
 
  我们来到一间古法按摩院价钱很便宜300铢全套,挑了两名比较好样的就 走进房间,我和篷猜同一间房,他叫我趁有机会便大胆的摸摸她们!
 
  两名按摩女郎走进来,篷猜掏出两张100铢,把其中100铢给了我。 
  「这100铢赏你的!」篷猜说。
 
  「谢谢您!」女郎双手合十的敬礼。
 
  「那有这样给你的呀!」篷猜笑着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