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被强上的人妻程思怡
被强上的人妻程思怡
 今天是周五,位于SZ市福田区某高档小区内,李奇作为本地一名拆二代,父母早亡,好在留下的的资产不菲,作为一名SZ市土着,完全足以让李奇衣食无忧,拥有本地数处高档住宅。

几个月前,李奇在自己的某处住宅发现对面新搬来的一对夫妻,房子的女主人生的是清丽脱俗,标准的一米七以上的身材,皮肤吹弹可破,肤白如雪,腿与上身简直成为黄金比例,胸部圆润坚挺,小蛮腰可盈盈一握。重要的是目测结婚五到六年左右,自带一股略微像成熟人妻,而又未脱离新婚妻子的味道,当下看到这名人妻后,李奇胯下的肉棒足足硬了许久。

李奇详细计划了几个月,终于决定再今天实施自己的计划要把这位人妻按在胯下。

人妻名叫程思怡,作为大学艺术系舞蹈老师,嫁给了一位高端外企白领,两人从认识到结婚简直是天作之合,令周围人羡慕不已,老公作为高端白领,自然是赚钱无数,半年前老公瞒着思怡买下这个小区的一套高端房产作为五周年结婚纪念日礼物,更是令程思怡欢喜万分。

李奇作为邻居早就默默观察了很久,知道今天早上程思怡的老公已经一早出差赶飞机飞往国外,又适逢周五,未来足足有两天时间让李奇可以好好在这个房子里拿下这位人妻好好玩弄,所以趁白天李奇潜入程思怡的家中已经在饮水机和各个水壶中做好了手脚就等待晚上程思怡下班回到家中。(坏人连门都进不去还做个屁坏人啊)程思怡下班回到家后,作为sz市六月的天气,简直无法忍受外面的酷热,到家后立马拿出水咕咚咕咚的喝了足足一大杯。果然喝过水后,程思怡突然感觉到天旋地转,咚的一下倒在了沙发上。

李奇思忖的药效差不多发作,打开隔壁的门进入程思怡家中,果然这名人妻已经倒在沙发上,死死的昏睡过去。李奇近距离才感觉到这名人妻更甚远观,身上味道还带着幽香直钻入李奇的鼻内引诱着李奇胯下立马起立,胸前两团软肉更是鼓胀欲裂,完全忍不住的先摸了一把,充斥整个手掌的弹性让李奇想立马提枪上马了。

不过李奇想要的是把这位极品人妻驯服成自己胯下的母狗,仅仅简单的一次做爱绝不可能满足李奇的欲望,李奇找来清水喷在程思怡的脸上,让程思怡醒来,却全身会依旧无力。

「啊!李奇?!你怎么闯进来的!你想干什么?!!出去!!!不然我就报警了。」程思怡醒来发现对面的单身男人居然就在自己的身旁,还一脸不怀好意的样子让她惊吓不已。

「哈哈!你说我想干什么? 你觉得以你现在的处境你还能报警吗? 」「啊!救……」程思怡刚准备开口大喊,突然一击重拳打在自己的腹部,让自己想喊的声音顿时吞了下去,肚子被重击犹如翻江倒海一样,瞬间天旋地转,眼泪直流。

「小美人,如果你再喊,我不介意再给你来一拳,哦,对了这把水果刀很有可能也会划在你的脸上。」李奇一拳打完后,拿起了茶几上的水果刀威胁到。

「咳咳咳咳,我不喊了,你要钱还是要什么我都给你,求求你放过我吧」程思怡哭喊道。

「真的要什么都给我吗?哈哈哈哈。」李奇上下打量着程思怡的身体,手还不停的抚摸着程思怡的大长腿。

李奇摸的兴起,干脆双手一把拨开程思怡护在胸前的双手,伸到她胸前,拉住T恤,一把用力,「撕啦……」就把T恤撕扯烂了,顿时胸前两团乳峰就弹了出来。

「呀,果然是货真价实的大奶子!」李奇伸手开始把玩起来。

「求求你……放了我吧……求你了!」呜呜呜程思怡立马眼泪直流。

李奇完全不理会程思怡的苦苦哀求,反而更是变本加厉,上下其手,很快把程思怡剥的一干二净,白花花的肉体呈现在李奇面前,两条大长腿顶部的阴毛面积大小合适,李奇一手捏着程思怡的大奶子,一手下探拨开阴唇开始反复揉捏起来。

李奇也脱掉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结实的八块腹肌和胯下接近20cm的大鸡吧,把程思怡一把托平在沙发上,用两条腿强行分开程思怡的两条美腿,腰间一挺,就用自己硕大的龟头顶在了程思怡的小穴口。

程思怡立马感觉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了,开始拼命的扭动自己的身体企图脱离控制,看到李奇巨大的鸡巴更是眼里充满恐惧和惊吓。天啊!这么长的……程思怡脑子一片空白。

李奇看见程思怡的表情,笑道:「亲爱的程老师,是不是没看过这么大的鸡巴,今天让你见识见识,你体验下比你老公的感觉如何?」「不要!求你放过我吧,我可以给你钱……我有老公的,求你了,放过我吧!」程思怡依旧忍不住哀求道。

「哼,我像缺钱的人吗?你放心,你现在求是没用的,安心享受我的大鸡吧吧。包你欲生欲死!」说完李奇用嘴一口含住温思怡奶头,反复舔舐起来。

「唔……不要……不……不要舔了!」

程思怡反复扭动身躯已经不知道是想挣扎脱开,还是被李奇挑逗的开始扭动,阴唇却正好被李奇的龟头顶着反复摩擦,反而令自己一副很淫荡的样子,甚至自己都感觉到下体有点湿润了。

「哈哈,小美人,你看你嘴上不想要,身体却开始发骚了,我已经感觉到你下面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我进去了呢……这皮肤真是极品,这么滑,腰这么细,奶子还这么大。一会干起你来,想必是一大快事。」李奇不停的挑逗着程思怡,让程思怡面色通红,四肢更加的无力起来,程思怡自小出身书香世家,从小也是恋爱到结婚与丈夫也是相敬如宾,即使是床上夫妻两人也是一直保持传统的姿势,熄灯做爱,从没有像现在这么赤裸裸的被言语挑逗,下流至极。可是内心却涌现出禁忌感,不知道为何下面犹如洪水泛滥一般,感觉身体一波一波的淫水在下体涌现。更是害羞无比。

李奇看见时机刚好,虽然程思怡依旧在反抗,但是底部的龟头依旧感觉到一阵阵润滑感,没想到这个人妻一副高雅容颜,在床上却是媚态横生,根本禁不起自己的几步挑逗,当下一挺鸡巴,挤开两片大阴唇,一用力,整根干脆直接没入程思怡的小穴里面。

「啊……」

程思怡感觉整个身体就像被贯穿一样。

「不要……插进来……不……不要插!」

「哈哈,小美人,你到底是要插进来,还是不要插进来呢?」「不要插进来啊……」「不要插也行,不过我现在已经进入去,干也干了你了,怎么能白进来一趟呢,这样吧,你别动,让我干你五分钟,我就拔出去怎么样?」「这怎么行……啊,你快拔出去,我不要啊……」「这也不行是吧?那我就不管了,干到我爽……哼」李奇说完拼命动了两下,每次鸡巴更加的深入。

「啊……啊……我答应你,让你干五分钟……就五分钟。」「这还差不多!」眼见程思怡上当了,李奇毫不犹豫,调整好姿势,心想:哼哼小美人,让我干五分钟我看你受不受的了。

李奇见程思怡似乎认命一般不再挣扎,双腿也微微张开,立马见机行事,深吸一口气,胯下的大肉棒立刻再暴涨三分,把程思怡涨的一声闷哼,随即李奇开始缓慢抽动起来。

「啊……轻点……唔……喔……哦哦……」

程思怡从头到尾也就经历过一个男人,就是他老公,话说他老公胯下尺寸比普通人还要小一点,并且面对程思怡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经常不到两分钟就缴械投降,程思怡从始至终估计都没有感受过什么是真正的做爱,现在突然经历李奇这样一个洪水猛兽般的男人,做起爱来无论是肉棒的硬度还是插的深度都给程思怡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感受,从李奇动起来的那一刻起,身体仿佛感觉电流一般划过,阴道深处紧紧的包裹住李奇的鸡巴,每一下抽动都给程思怡带来前所未有般的快感。即使是知道自己在被强奸,被羞辱,想要强行按捺住自己的叫床声都无法按住。脑子不禁暗骂自己怎会如此不堪,可还没想完就被一波一波的快感所淹没。

李奇见胯下人妻开始慢慢动情,逐渐开始发起骚来,心中大喜,念道:「小骚货,是不是爽的不行了,你看你的骚逼淫水把我大腿都打湿了,别憋着了,想叫就叫出来吧!」「才……才没有……我是痛的……你……你你无耻,嗯……嗯哼嗯……」李奇见程思怡还在死鸭子嘴硬,不由冷笑下,哼哼,看你能忍到几时,想完加快了鸡巴抽插的速度,并且每一下必到小穴洞口,让自己的大龟头作为前锋从外到内刮在程思怡的阴道壁上,顿时是操的程思怡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身体仿佛抽搐了一般。

「啊……啊……好大……喔……不行了……」

程思怡是再也忍不住,连唯有的一点点开始时被大肉棒撑开的痛苦都在阴道的淫水滋润下消失不见了,娇喘中明显带着欢快愉悦之声,李奇抽查起来,两个人胯下的交合之处开始发出噗呲噗呲的声音,程思怡开始禁不住的配合着李奇的抽查开始身体挺动,每一下插进来的时候还会不由自主的用体内的阴道更加贴合住李奇的肉棒。这种体验对于一个从未体会过真正性爱的人妻来说简直是致命的。

没过多久,程思怡的阴道开始收缩,身体用力紧绷,开始弓了起来,李奇久经沙场,哪能不知道这是程思怡要高潮的现象,可是如果让她如愿,岂不是打乱了接下来的计划,李奇立马开始停下,并突然把肉棒抽了出来。

「啊……不要,快放进去……快放进去,给我……给我!!!!」程思怡在快高潮的那一刻突然消失了所有,感觉像疯了一般,顾不得其他,向李奇求道。

「给你什么啊?五分钟到了哦??」李奇戏谑到。

程思怡要疯了,第一次觉得五分钟怎么这么快,怎么办。心里在想:天啊!

我做了什么,我这是被强奸了,我居然还求着让他把那个东西放进去。不行不行。

可阴道的空虚要把程思怡折磨死了,仿佛几万只蚂蚁在全身上下爬,还不知道哪里扰,身子只能反复的扭动,她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小穴失控的在底下不停的触碰着李奇刚抽出来的鸡巴,以此来减低骚痒,可反而是越磨越痒。

李奇见状,看胯下这骚人妻只是差一个台阶喊出口,反而是不着急,自顾自的说道:「哎呀,反正干都干了,多一下少一下有什么关系呢,不行也就算了,我走了。」「哎,别,别动!」程思怡见李奇要走,居然急了起来,反而更努力的把下体贴的李奇的鸡巴更紧。

程思怡心里想到,反正就这一次,不如爽到底,已经成这样了,只要做完这次以后他不要再纠缠我就好。

「你……你进来吧!」程思怡发出堪比蚊子还小的声音。

「你说什么?我听不到啊!」

「我说进来啊,给我……」程思怡又大点声叫了一句。

「怎么给你啊?这样吗?」李奇迅速的插进去抽插了两下,又拔了出来。

「哦……啊……」程思怡刚想继续叫起来,却发现快感瞬间消失。

「你你你个坏人……不是这样啊……」程思怡明显带着娇嗔的喊道。

「给你也行,你得说快来操我的骚逼!」李奇吊着程思怡的胃口。

「这……这怎么行,太羞耻了,不可能!!」程思怡想都没想拒绝了。

「那好!看谁熬谁!」李奇反而坐的是稳如泰山。

程思怡见状,真是又急又气,身体的骚痒已经逼迫得自己宛如荡妇一般了。

「快来……快……快来干我!」程思怡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也只是憋出一句稍微露骨的话语。

「哎哟,不对吧,某人说错了哦,不过有点改进,可以稍微奖励下!」李奇又用鸡巴猛的操了两下程思怡再次拔了出来。

程思怡彻底不行了只能强忍羞意小声说道:「快操我的骚逼!」「什么?我听不到啊??」「你这坏蛋……快来操我的骚逼!!!快来操我的骚逼!!!快来操我的骚逼!!!」程思怡仿佛生怕李奇还听不清,大声重复了三次,只求李奇快点继续,给自己高潮。

李奇见到程思怡既如此着急,也卜再留力,鸡巴也是早已经饥渴难耐,开始如打桩机一般的操起了程思怡。

比刚才还要猛力迅速的被干,使得程思怡又开始满足的呻吟着,重获充实的感觉犹如吸毒一般,令他舒服到骨子里,灵魂仿佛都升了天一般,再加上刚才被李奇强迫说的话让程思怡羞耻万分,又有种莫名其妙的快感,那雄伟的肉棒反复的刮着自己的小穴,让小穴一阵阵的颤抖,一股股的淫水流了出来。

李奇为了后面收服这个极品人妻,那是拿出来十八般武艺,时而九浅一深干的人妻娇啼不已,时而全进全出让人妻爽叫连连,真是把这胯下的人妻操的是几次昏厥翻了白眼,又从昏厥操醒。

「啊……不行了,爽!!哦……哦……舒服……喔!」「哪里舒服,说出来!」「下面……下面舒服……」李奇一巴掌拍在人妻的屁股上说:「什么下面,说骚逼!!」「是是是……啊……骚逼……我的骚逼好爽……操的我的骚逼好爽……」程思怡惶恐李奇再次刁难他,赶紧把仅仅刚学会的几个粗语说了出来。

李奇足足抽插了两个小时,直到把胯下的人妻操的是只剩下呻吟声后,精关一开,一阵阵精液全都送给了刚经历数次高潮的人妻。

程思怡那修长的双腿早已经满腿狼藉不堪,却也一动不动,高潮的余韵依旧冲击着脑子,想到这样求着被人强奸了两个小时,眼中顿时流出了清澈的儿眼泪,如那雨后娇花一般满脸泪痕,看着李奇心疼万分。

可是心疼归心疼,李奇还是硬下心来,从角落里那出了一台正在摄像的摄像机,还顺道给程思怡现在衣冠不整,大腿张开精液直流的样子拍了一个特写。

程思怡看到这一幕顿时跳了起来

「你!你干什么!!!」程思怡伸手想强过李奇手中的摄像机。

「哈哈,小美人,给你留下点证据啊,你看,这里面多精彩啊,你的叫声可真骚真大,这又大又白的奶子晃的我眼睛都花了。」李奇拿着摄像机说道。

「呜呜呜……你到底想怎样才能放过我……呜呜呜。」程思怡见抢不回摄像机,干脆坐地痛哭。

「也没什么,我只是太喜欢你的身体了,我想以后都能随时随地干你!」「不可能!我有老公的,我有完整的家庭,李奇,求你了,放过我吧,我不会报警的!!」程思怡抱着李奇的双腿苦苦哀求着。

「哼,刚才的你的骚样你自己没看到吗,可不是我强迫你的,你大可以报警,这样的话我想你老公和所有人都会看到你刚才做爱的那个欠干的样子!」「不!不要!求你别这样!」「这样吧!我知道你老公出差至少是一个星期,这个周末,你只要让我想干就干,我周一就把摄影机还给你,你看怎样?」李奇假装退一步的说!

「不!我不要!」程思怡痛哭流涕。

「哼!你自己考虑吧!我给你一晚上时间思考,明天早上我来敲门,记得不准穿内裤,明天只要不开门或者没达到要求,你就等着在网上看到你自己拍的A片吧」李奇说完穿上衣服关门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程思怡瘫软在地上足足半个小时后,看见自己满身狼藉,身上到处都是干掉的液体,生性爱干净的她也暂时顾不得什么,冲进浴室,放了整整一缸热水不停的冲洗着自己的身体,仿佛想要把之前的痕迹全部清洗掉,恨不得自己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一般。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