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用VR头盔奸淫了嫂子马蓉
用VR头盔奸淫了嫂子马蓉
 我叫张扬今天18岁,还在上学,今年暑假我就去哥哥的别墅玩。

哥哥叫张飞,哥哥大我十岁,虽然因为这个名字哥哥在读书时没少被人嘲笑,但工作后却都变了,大家都叫他猛人张飞,张总!

哥哥以前是搞销售,但我也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渠道,最后变成搞金融投资的,有点像是民间集资,但哥哥很会运作,基本没出什么问题,买了好几套别墅和跑车。

不过这些都跟我没什么关系,因为哥哥觉得我还在读书,所以基本上我还是过着普通学生的日子,甚至普通学生都有手机什么的,我啥也没有。

在我把暑假的作业都搞定了之后,我就到哥哥的别墅来打土豪了,哥哥的别墅里各种设备都有,游戏装备超级多,所以我就跑来过个瘾。

不过我会来也是因为我嫂子很温柔体贴,嫂子叫马蓉(懒得想名字,直接这样了!),是和哥哥一起创业的,有钱后很注意保养,现在基本是前凸后翘,很是迷人。

每次哥哥都交待什么东西不能给我玩,等他出去了后,嫂子都会偷偷拿出来让我过把瘾。

三楼卧室,张飞正亲吻着他的妻子,然后电话响了,接了下拍了拍妻子的肩膀:「我去公司开个会!」「这么晚了还开会,人家想要嘛!」马蓉撒娇道。

「你先去设备间玩下吧,公司的事不能拖。」张飞事业心很强,穿好衣服就走下楼了。

「哥!你们要出去啊!」我见哥这么晚了还要出门,便开口问道。

「弟弟呀,你好壮呀,刚董事会来电话,要张总过去开个会,你今天就好好的玩吧。」哥的秘书走了进来,穿着制服穿裙,翘着那丰满的臀部,搭在我肩膀上眼含深意的说道。

「好啊,嘻嘻,谢谢张姐,你可不能向我哥偷偷举报哦。」我俏皮的说道。

「当然不会呀,今晚好好表现,等会去楼上玩一玩啊!」说完她用那细嫩的小手拍了下我的屁股道。

我见哥走后,在大厅拿起了VR头盔玩着沉浸式虚拟现实游戏,我刚戴上的时候真是大吃一惊,因为太真实了。

经过我的百度也对这个设备有了基本的认识。

沉浸式虚拟现实其明显的特点是:利用头盔显示器把用户的视觉、听觉封闭起来,产生虚拟视觉,同时,它利用数据手套把用户的手感通道封闭起来,产生虚拟触动感。系统采用语音识别器让参与者对系统主机下达操作命令,与此同时,头、手、眼均有相应的头部跟踪器、手部跟踪器、眼睛视向跟踪器的追踪,使系统达到尽可能的实时性。临境系统是真实环境替代的理想模型,它具有最新交互手段的虚拟环境。常见的沉浸式系统有:基于头盔式显示器的系统、投影式虚拟现实系统。

我现在就戴着头盔,拿着手柄在疯狂的打着僵尸,时不时的脚会踢到桌角,这让我有了一些安全感。

「卧槽,又来,尼玛的,最后一梭子弹了,老子跟你们拼了。」「砰砰砰砰……」我声边传来了剧烈的枪声,在子弹打完后,拔起匕首就上去干。

「砰……」我肚子被僵尸打了一拳,缠在肚子上的设备瞬间将这种感觉同步了过来。

「嘶……」让我嘴角抽了一股凉气,不一会儿就被僵尸包围了,角色就挂了。

「妈蛋!疼死我了,玩这游戏真他妈的折磨人。」我把头盔拿了下来。

这几天,等哥哥一出去,我戴起头盔都要玩上一个多小时,没想到今天状态太差,玩个十几分钟就挂了。

「奇怪,嫂子呢!」以前玩一个小时后,摘下头盔,都可以看到嫂子坐在沙发上,并且会用很体贴的给我榨一大杯的果汁,补充一下体力。

「等会去楼上玩一玩啊!」我想到了张姐的话,心中有些奇怪,难道是楼上还有更好玩的东西,心中一有这种念头就压不下去。

「啊……啊……」我隐约中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时远时近。

这种声音挠着我的全身,让我十分的好奇,我像一只猫一样掂着脚,慢慢的往楼上走去。

在三楼的时候,终于从以前一直紧闭的大门缝中传来了更为清晰的声音。

这个哥说是健身房,但从来都不让我进去,也不让我看,门锁还是指纹识别的,我几次想进去都破译不了。

我侧身靠近后,发现门没有锁死,留了一个细缝,也正是这个细缝,让我听到了嫂子发出的幽长的呻吟声。

我慢慢的挪动着脚步,走到了门缝边上,往里看去,直接让我的肉棒挺了起来。

我看到了嫂子马蓉此时赤身裸体的趴在一个小型摩托车的设备上。

高翘的屁股在摩托车的尾部外,屁股后面有一根粗壮的肉棒快速的抽插着,这个摩托车很奇怪,像是几岁儿童坐的,车把也是很低,嫂子的双手此时撑在较低的车把上,仰着头,头上还戴着VR头盔和耳塞,披散着长发,嘴里又是含着一根肉棒,在轻柔的口交着。

「卧槽,什么情况,嫂子竟然给哥哥戴绿帽子,他妈的骚货!」我此时很震惊,没想到嫂子竟然还偷偷的藏了二个男人,由于门缝太小,我只能看到嫂子前后都被插着肉棒,但却看不到具体那二人是什么样子。

我见嫂子带着VR头盔,一咬牙,慢慢的将门缝推得更开了,我整个脸都趴在了门缝上,想看清那两个男人。

我的眼神吃力的从嫂子那丰满的身体上挪开,往她身后的男人看去,只看到一个背影,看起来很健壮,有点像明星的感觉。

但却看不到正脸,我将门缝推得更大了,往站在嫂子面前,正在被嫂子口交的男人看去,这一看吓得我一哆嗦!

「宋仲基!多少美少女的男神欧巴!而且竟然是实体娃娃!!!」「卧槽,什么鬼!竟然是VR色情装备!而且这娃娃也太像了吧,眼睛还会眨眼。」我慢慢的将门推开,「嗖……」的一声就闪身进了房间,瞪大了双眼在嫂子那美妙的赤裸胴裸上贪婪的看着,仿佛用眼神就可以把嫂子给吃了。

马蓉此时和往常一样的在玩着VR设备,蓝牙耳机上传来了男人蛮横的声音。

「骚货!看你后面被干得多爽,跑啊!怎么摩托不开了?一下子就被追上了?

嘿嘿,还没操得那么骚,你是不是骚货!」马蓉抬起头,在VR头盔里看着眼前的男神,没想到今天玩着「赤裸追踪」没多久就被男人给追上了。

这游戏一但被追上,手腿就会自动被扣在了车上,动弹不得。她被堵在了大马路上,后面的男人一下子就窜上来,提起肉棒就往自己的小穴里抽插了起来,前面的男人还不让她从车上来下,直接按住她的头,将那大肉棒插进了她的嘴里。

「咳咳……不要啊!求你放了我吧!」她看着眼前的大肉棒,又要插了进来,哭啼啼的哀求道。

「放开你?你这骚货,好好的吃我的大鸡巴,让我射了再说!」男人说完,伸出手将她的头部按住,肉棒再次插进了她的嘴里快速抽插了起来。

「唔……唔……」房间里传来着肉棒撞击阴道的声音,和口交的「扑哧、扑哧……」声。

我看着嫂子一开始在哀求,没一会就舒服的呻吟着,淫荡的呻吟声听得我都脸红。

我早就脱光了身体,手里抓着坚挺的肉棒快速的撸着,并且观察着这些设备。

我手在这两个欧巴的肉棒上弹了下,确实仿真做得很好,手感没有太大的区别,连阴毛都有。而且这二根假肉棒也很有意思,它们是自动伸缩的,而且频率还掌握在嫂子的摩托车手柄上的开关上。娃娃身上有开关,但我却不敢随便按掉,怕引起嫂子的怀疑,摩托车后面也有「锁手脚」、「解锁」的按钮。

不过嫂子比较少让肉棒自动抽插,反而像是在锻炼一般,一会练着深喉,一会练着抖臀,看得我十分无奈,嫂子此时的身体前后都被实体娃娃给堵住了,我只能在她身侧干看着。

有得看,没得吃,这种感觉比死都难受,正当我挠头骚耳的时候,情况终于发生了变化。

只见嫂子前面的实体娃娃突然后退了几步,将那大肉棒从嫂子的嘴里拔了出来,嫂子贪婪的大口喘着气。

不知道嫂子VR里面的面画是什么,只见她用那娇嫩的香舌舔了下嘴角,淫荡的呻吟道:「快给我,给我大鸡巴,射进我的嘴里!」然后右手按了下按钮。

只见实体娃娃的手落了下来,双手按住嫂子的头部,身体再次往前,肉棒慢慢的插进了嫂子的嘴里,三浅一深的把嫂子的嘴巴当成阴道一般抽插了起来。

「唔……啊……」嫂子像是知道嘴里的肉棒要爆发了,兴奋的配合着。

「唔……」不一会儿,只见嫂子喉咙滚动了起来,像是在吞咽什么,然后急忙又按了个按钮,前面的实体娃娃一直后退着,直接退到了墙壁,电源熄灭了。

「咳咳……」见肉棒退了出来,嫂子干咳了起来,嘴里还溢出了几滴白色的液体。

「卧槽,这娃娃还会射精,而且这精液也太像了吧,闻起来味道也差不多。」我看得真是叹为观止,不过见娃娃终于退位了,该朕上场了!

我挺着肉棒移到了嫂子的面前,看着美艳如尤物的嫂子在我胯下,甚至大肉棒距离嫂子的嘴唇是那样的近,或许只要一下大肉棒就可以插入嫂子的嘴巴内,我全身都兴奋的颤抖了起来。

「嗯!你的鸡巴真大!精液太好吃了!」

「骚货喜欢吃大鸡巴,我小叔子偷看我的时候,大鸡巴都顶在裤子上了,看得我好像吃他的大鸡巴!」嫂子像是在对话一般,竟然还提到了我!

「对!我是骚货,小扬在玩游戏的时候,我就在面前用黄瓜手淫,最后再榨给他喝!」「好想肉棒操我啊!老公都一年多没碰过我了!操我!用力!啊……」我听到嫂子竟然有这种想法,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不过已经把我引爆了。

我挺了下身,将饥渴的大肉棒插进了嫂子微张的小嘴里,那种温暖的舒服喊直接让我呻吟出声,「好爽!」马蓉此时正在回答着游戏里的「欲望挖掘」环节的问题,突然嘴里又塞进了一个坚硬的肉棒,让她有些措不及防。

不过她也是反应过来了,看来是回答的问题触发了隐藏情节,说想吃小叔子的肉棒,就自动再塞了进来,让她好沉浸进去,这游戏有上百个隐藏互动彩蛋,就是为了让人有新鲜感。

她也索性闭上眼睛,不再看VR里的面画,把嘴里的肉棒当成是小叔子的,贪婪的吞吐了起来。她万万不会想到,此时嘴里的肉棒真的是他老公的亲弟弟的。

我将肉棒插进嫂子的嘴里后,十分的紧张,生怕她发现什么,她按了几下按钮发现没什么反应,然后像是恍然大悟一般,又卖力的舔着我的肉棒。

「喔耶!嫂子没有发现,太棒了,她正在给我口交!」我看着美艳的嫂子此时在我胯下给我温柔的口交着,征服感由然而生,而且那舌头舔得我太爽了。

嫂子的嘴巴实在是太厉害了,看来这口交锻炼得很有效果,吸吮大龟头的技巧也很厉害。巨大的大龟头把嫂子的嘴巴给撑开到极限,不过嫂子却不管这些,一上来就做着深喉运动。

嫂子吸吮住我的大龟头后,可能有了刚才对娃娃的锻炼,非常决绝的含住大龟头就更加进一步的吞噬着我的大肉棒,二十几公分的阴茎被嫂子一寸寸的吞噬着,巨大的肉棒缓慢的进入嫂子的深喉内,温暖紧凑湿润的环境让我大肉棒是相当舒服。

大肉棒被嫂子温暖湿润的深喉包裹着,我看着嫂子的脸蛋开始慢慢的胀红,她又坚持了一会,才开始吐出我的阴茎。

「小扬!你的鸡巴太大了,嫂子都快吞不下了。」马蓉知道实体娃娃的肉棒可以自动加大加粗,也不觉得奇怪,这几次的深喉锻炼很有效果,让她忍住了喉咙里的不适,一种被虐的快感也袭满全身。

「我要吃小叔子的大鸡巴,快给我!把大鸡巴塞进嫂子的嘴里,把精液射进我嘴里,我想吃!」马蓉此时像是真的在吃老公的弟弟,那强壮年轻的小鲜肉一般,也是十分的兴奋。

我一听嫂子的这种要求,屁股一挺,肉棒再次插了进去。

嫂子这次像是豁出去了一般,含住我的大龟头后头就一直往下沉,嘴巴不断的吞进我粗大的阴茎,粗大的阴茎让嫂子口水本能的流出来,而随着嫂子的努力,阴茎在嫂子的红唇下被征服着,在几次后嫂子真的相当厉害的把二十几公分的阴茎给全部吞下去了。

「嫂子,你实在太棒了,大肉棒真舒服」我大声的对着胯下的熟妇说道。

大肉棒好像顶到嫂子的胃里了,嫂子这样的才叫真正的深喉,坚硬的阴茎夹在嫂子的深喉内,那紧凑温暖湿润的环境太爽了,整个阴茎都被嫂子给征服了,甚至嫂子的两片嘴唇都贴到我阴茎的根部,整个大鸡巴都在嫂子的嘴巴内。

「嫂子,你实在太厉害了,我要射了,啊啊,」我知道自己要射出来了,有些粗暴的抓住嫂子的头,当做她的骚穴般狠狠抽插着大声的说道。

嫂子对头部被抓住也没有太大的反应,而是配合着我,张大了小嘴。

我双手抓住嫂子的头,二十八公分的阴茎如抽插骚穴般,大肉棒不断的狠狠撞击着嫂子的嘴唇,随着我大肉棒的抖动,乳白色的精液不断的射入嫂子的嘴巴内,此时整个阴茎都塞满在嫂子的嘴巴内。

随着我的爆发,精液一发发的射入嫂子的喉咙里,我怕嫂子发现肉棒变软了,迅速把阴茎从嫂子嘴巴内拔出来,嫂子开始剧烈的咳嗽,让我看得又是心疼又是征服感爆棚。

「小扬,你真厉害,射得好多啊!」马蓉此时也是十分的满足,再次张开眼镜,回头看着在后面一直干着自己小穴的男人,索性眼睛一闭,男人的影像慢慢的变成了小叔子的样子。

「啊!小扬,快操我!操死嫂子吧!」她已经沉浸在自己的幻像之中,殊不知此时她的小叔子正像一个学生一般,直勾勾的看着她的小穴。

我如一个在沙漠上快渴死的男人看见绿洲般,双手抓住嫂子的大腿大大分开,我趴在嫂子的胯下,仔细的看着嫂子胯下的模样,这个是女人最神秘的地带,也是我朝思暮想的地方,我如一个最好学的学生般,仔细的注视着嫂子的阴户。

嫂子的下体是个标准的极品白虎穴,没有任何的阴毛存在,光滑漂亮诱人,白虎穴可以让男人一眼目睹女人的大阴唇,此时嫂子的大阴唇就清清楚楚的暴露在我眼前。

两片相当肥厚的阴唇紧紧的将实体娃娃的肉棒夹住,鲜红粉嫩的大阴唇随着搅动上下翻动,上面那如菊花的屁眼紧闭着,让人看着浮想联翩。

房间的另一侧是整块的一面大玻璃墙,我从玻璃中看着嫂子那个跪着实在是太骚了。

「咯咯咯……张总,你弟弟在看着你呢!」玻璃墙的另一边,一个妖艳的女人趴在玻璃墙的另一边,翘挺着丰满的臀部,像一只母狗一般,制服短裙被撩到了腰间,内裤被褪到了膝盖处,后面一个男人很兴奋的盯着墙的另一头,使命的挺着下体,房间也是「啪啪」的直响,这赫然是一个双面玻璃墙,如果这一幕让马蓉看到,绝对大吃一惊,因为那男人正是她的丈夫张飞,而那个女的是被她派去给丈夫当秘书随便监视的亲闺蜜刘艳红。

「张总,你说你弟弟会不会插进去呀,哎呀,张夫人已经运动完了,解开了手脚上的环扣了,咯咯,你看你弟弟这个胆小鬼,已经抓起了衣服准备跑路了。」刘艳红想到从小到大的攀比中,这一次终于赢了马蓉,不仅吃了她老公,而且还看到好闺蜜被猥亵着,心中十分的得意,她透过玻璃看到这一幕咯咯大笑,并且屁股向后用力顶着男人的下体,像是在询问一般。

此时我见实体娃娃实然退到了墙边,并且关闭了电源,正是心中一喜,提起肉棒准备接替,然而嫂子手脚上的环扣突然就解开了,她微站了起来,扭动了被绑定很久的手脚,看样子准备去摘头上的VR头盔,吓得我直接抓起衣服准备往门口冲去。

「张总,你倒是想办法呀,你老婆这头盔要是一摘,你弟弟绝对就跑路了,咯咯……」,男人听了这话,更是用力挺了下体,像是在回答「放心」一般,只见男人抓在手上许久的遥控器按了几个按键,又继续挺动了起来。

「咯咯,张总,你老婆这绿帽要给你戴实了,你看你弟弟见你老婆又被扣住手脚,瞬间胆子又大了,你看,啊!插进去了……」「哈,你这骚狐狸,她还是你闺蜜呢,还这么放心的让你当我的秘书,你就出这样的坏主意啊!」「谁叫她什么都比我强,还总是用可怜的眼神看着我,我就要抢走她最心爱的男人!而且『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不正是你们男人最喜欢的嘛!」女人恶狠狠的说道。

张飞此时看着自己的妻子被亲弟弟从后面干着,心里十分的兴奋,他感觉自己有些变态了。

当初他和老婆在创业的时候,被一家渠道商给压住货了,夫妻俩专门跑去解决,又是喝酒,又是陪不是的,他到现在还记得那男人的嘴脸,总是盯着他的老婆胸部看,最后那晚他醉熏熏的自己回到了家,她老婆在他第二天酒醒了才到了家,那天早上事情就都解决了,看着妻子像是运动量过大疲惫的样子,他并没有问,但心里是知道自己被戴了绿帽子!

一想到自己的老婆被那老男人压在下面狂操的恶心画面,他就提不起性欲,碰都不想碰妻子。

他也专心自己的事业,而当男人不用下半身思考的时候,事业都会很顺利。

就这样一年多,他的事业达到了现在的巅峰,找到了那个老男人的老婆,花心思勾引过来,帽子也给他戴回去后,内心的阴影才消除了一下,也重新找回了男人的自信,重振雄风,并且也得到了生意场上的不小资源。

正在他春风得意的时候,他的秘书还是那样千方百计的对他勾引,他也就不再客气了,以前那是对做爱有一种厌恶性,现在想着是在偷情,让他春意盎然。

但妻子被别的男人压在下面的那种想像画面,一直像个魔咒一般笼罩着自己,让他有些失常。

张飞此时用力的拍打着秘书的屁股,两眼直勾勾的看着妻子被自己的亲弟弟用同样的姿势操着,旁边的监听设备传来妻子淫荡的呻吟声,都让他兴奋非常。

「啊!小扬,操我!从后面用力的干我,好大的鸡巴啊!」「张总,你看蓉儿这样手脚都被绑着多没意思呀,再来点刺激的啊!你锁住蓉儿手脚的环扣给她解开嘛!」刘艳红看着闺蜜那舒服劲,她就全身不舒服了,不禁怂恿道。

张飞此时又想到了给自己戴绿帽子的老男人,那天晚上他是怎么折磨妻子的,他也想看一下,他按下了手上的按钮。

马蓉此时感觉后面被强力有的肉棒插着,让她高潮迭起,但按了几次开锁按钮都没有作用的手脚环扣,此时突然的「啪」的一声打开了。

她扭了下手腕,在前后摇动中摘下了VR头盔和耳机,今天的性幻想实在是让她太舒服了,快感排山倒海的袭满全身,让她张开还在紧闭的双睛,扭起头想赞美一下今天的实体娃娃。

「啊~ !小扬,怎么是你!!!」马蓉定睛一看,只此在她后背狂抽插着肉棒的哪是实体娃娃模型,分明就是她的小叔子,张扬!刚才还在幻想着和小扬子交合,此时春梦成真是,却让她有些措不及防。

「啊!嫂子,你怎么解开了!」我正心满意足的用力顶着,都没有发现嫂子的动作,实然看到她大叫一声,并且头盔都摘下来了,像一个做错坏事被抓现行的小孩一般,心下慌乱,但却强行找借口。

「嫂子,是你叫我干你的啊,你刚才说要吃我的鸡巴,又让我从后面操你,我就听你的吩咐了啊!」我像个无赖一般的回答道。

「不是!不是!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你门没锁啊,不是你故意让我进来的吗?」

「乱讲,我门明明锁好的!你……你快下来!」「嫂子,你怎么可以怪我!是你门没锁,我进来后你又说想吃我的大鸡巴,我刚拿出来,就被你给含在了嘴里,是你给我口交的啊!」「还让我射在你嘴里,说我的精液很好吃!」「后面你还让我从后面操你,我想着嫂子的话肯定要听啊,就插进来了啊,你还让我用力啊,就像现在这样,嫂子,这样力道刚好吗?」我没有给她辩解的机会,一个气的把话都说完,并且扶住了嫂子的腰,用力顶着肉棒,每一次肉棒都深深的顶在了嫂子的阴道顶部,让我了阵舒爽。

「咯咯咯……」刘艳红看着马蓉错愕的表情和被小叔子顶得接不出话的画面,笑得花枝招展。

「弟弟平常这么老实,没想到口才这么好!哈哈哈……那门是我们给开的嘛!

张总,你说她们后面会怎么样!」

张飞看着妻子屁股开始抖动了起来,并且咬着牙晃着脑袋,他知道妻子要高潮了,他也兴奋的射意直涌。

「啊!张总,你看,蓉儿要高潮了,啊!弟弟还射进去了,没戴安全套就内射进去了,快!我也要,张总,把你的精液射进我的小穴里面。」张飞隔着玻璃,看着妻子知道了是弟弟在干她,还是攀上了高潮,并且被内射进去,这种屈辱的快感也让他攀上了高峰,在秘书的下体里射进了浓厚的精液。

「张总,你看蓉儿像是上瘾了,弟弟把大鸡巴塞进她嘴里了!你看!她都不怎么反抗了!还伸出舌头舔!」「张总,我也要吃你的大鸡巴。」

「张总!你们不愧是亲兄弟啊!都一样硬起来了!」「他们站起来了,咯咯,弟弟还边亲吻蓉儿边往这边来了,被压在了玻璃上了,这下跟我们背靠背了。」「你看,蓉儿的背上都是香汗啊,刚才是被干得有多爽啊,屁股都被打红了,还滴出精液了。弟弟这龟头也是很大啊,还在玻璃上乱顶呢!」刘艳红看着闺蜜就这样屈服在大鸡巴的淫威下,更是添油加醋的描述着,仿佛是怕闺蜜的老公看不见一般,并且指引着男人的身体动作,让他们俩的动作也同步了起来。

张飞看着到妻子被翻了过来,乳房压在了玻璃上,翘着屁股再次被插了进去,她那脸上没有一丝反抗,好像是很享受的样子,脸色潮红像是满足。

「张总,我也要,用力压我,从后面顶我。」

嫂子就这样被我压在玻璃上,被我从后面干着,并且还可以通过玻璃看到嫂子那满足的表情,嫂子现在没有再反抗了,我像是考了满分被人肯定一般,心里十分的舒爽。

看着那被压变形的巨乳,实在是太可惜了,我拉了下嫂子的腰部,让那双乳脱离了玻璃的挤压,抓在了手里。

我对着两只大奶子狠狠揉捏把玩一会而后,右手已经快速的沿着水蛇腰来到胯下了,随着我在嫂子臀部后用力的撞击,每次插入嫂子的子宫内,嫂子的身体就颤抖着。

「嫂子,我的大鸡巴干得你爽吗?」我低头在嫂子的后背亲了一下,嫂子像是被电到一般,全身又是一颤。

「啊!好爽,顶得我好深啊!」马蓉被干得花枝招展,有些失神的呻吟道。

我双手抓住嫂子的两片巨大肥臀用力揉捏着,双手抓住那臀肉把玩着,摩擦着嫂子柔软的肌肤,甚至忍不住轻轻拍打着她的肥臀,这样的极品的大肥臀真的太棒了,我得好好的玩一玩。

我将嫂子靠在玻璃上的身体拉了出来,让她的上身失去依靠物,变成像是挺着臀部弯腰捡东西一般的用手撑着地,我双手扶着她的腰一提,让她的屁股更翘了。

她的手掌张开,撑在地上,翘着丰满的臀部,我就在嫂子的臀部上,大肉棒用力的狠狠抽插着她的骚穴,这样的姿势让我大肉棒在紧致的阴道内更加舒服刺激。

随着我从后背抽插嫂子的肥穴,嫂子的身体也抖动着,特别是她胸前的两只大乳球,随着嫂子的抖动前后摇摆着。

「咯咯咯……张总,弟弟太会玩了,这招难度好大,我还是趴着吧,你也在后面干着我!」刘艳红像是要攀比一般,试了一下如此的高难度运作,她的瑜伽没有马蓉练得好,没法把腰弯得那么深,只能像只母狗一样跪在了地毯上,让男人从后面干她。

不过她侧头看向玻璃,发现没几下马蓉也是变成跪在了地上,被边干边推着走,她仿佛是走在了前面,胜利了一般,让她又是得意了一翻。

「张总,我们这是不是就有马蓉出轨的证据了,这要是离婚,能不能让她净身出户!」刘艳红想到这里又是兴奋的问道。

「不行,这样会把我弟弟给搭上的!」张飞虽然有些厌恶妻子之前给他戴过绿帽子,但还是不能坑了自己的弟弟。

「那简单啊,马蓉不是也有弟弟,我们把他接过来,今天的戏再演一遍,我想只要是个男人,没人把持得住。」刘艳红想到让马蓉姐弟乱伦,更是兴奋。

此时的我心满意足的抓住了嫂子的大屁股,深深的射上了浓厚的精液。

随后的几天,只要抓住机会,我就和嫂子展开了肉博大战,直到暑假结束,我有些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在刘艳红的安排下,马蓉的弟弟马越来公司帮忙,并且住进了哥哥的别墅里面。

马蓉向闺蜜提起自己的老公在她面前总是硬不起来,刘艳红当然是安慰一翻,并且假装说张总都从来不对她动手动脚,真有可能是那方面不行。

随后二人就说说笑笑,并玩起了性爱游戏,刘艳红穿起了假阴茎裤子,将马蓉手脚都扣住,从后面插了进去。

「嘻嘻,蓉儿,我的鸡巴大不大!!!」刘艳红看着闺蜜被自己干着,也是十分的得意。

「咯……死样,你有鸡巴吗?」马蓉在闺蜜面前也是说话很直接。

「没有鸡巴那我现在干你小穴的是什么呀!」

「好,你厉害,等换我干你的时候,看你这骚蹄子会不会求饶!」马蓉也不示弱的笑道。

「那你也得先满足我啊!快说!我的鸡巴大不大!」「大,你的鸡巴真大,行了吧!」「不行,你快说我要大鸡巴!」刘艳红引导着说道,女人总是更加的了解女人,她在马蓉的敏感带刺激了一遍,在她快要高潮的时候停了下来。

「不行了!尿好急啊,我先用这VR设备玩一下,我给你定个三分钟自动停止,到时你大喊,我要大鸡巴,我再给你换个大号的裤子哈。」说完刘艳红给马蓉戴上的VR头盔和耳机,并且给实体娃娃定了停止时间,勿勿的走了。

刘艳红走到楼下,看到马蓉的弟弟一样在玩着VR设备,我走上前用丰满的胸部顶在了马越的背部,将他的头盔摘了下来。

「马越,我得去开个会,晚上不回来了,你姐刚才好像在叫你。」刘艳红挺着胸部在马越的背上游走着,并且在他耳边轻轻的说道。

马越被这一折腾,年轻力壮的小伙肉棒直接立了起来,看着秘书翘着美臀,扭动着细腰走出了房门,他才摇了摇头上楼找姐姐了。

马越挺着坚硬的下体,到了楼上找到了他姐姐,发现她姐姐正趴着,高翘着臀部,屁股上的肥穴正滴着水。

「快点来啊,我要大鸡巴!!!」马蓉见后面没了动静,忙喊了起来。

「我说艳儿,你有玩没玩啊,快点啊!我要大鸡巴啊,快操我!」马越一听原来是姐姐是以为他是秘书,而且秘书已经走了,看着姐姐戴着头盔和耳机,而且手脚都被绑着,他犹豫间又听到了姐姐的说话。

「婆婆妈妈的,快点操我啊!」马越平常也是将姐姐当成了性幻想对像,看着这么香艳的一幕,他也是受不了了,提枪就干。

「果然是大鸡巴啊!快操我,啊……干死我了……」马越很爽的插进了姐姐的小穴里,见没有被发现,没过多久就沉沦在乱伦的海洋中,并且在他姐姐手脚突然被解开后,发现是弟弟在干她,马越也是骑虎难下,直接将错就错,而且成了日常。

几个月后,掌握了若干证据的张飞向法院提出了离婚,只说马蓉婚内出轨,并没有说太多内幕,而马蓉已弟弟乱伦的场景被老公抓个正着,也没法辩解,最后分得了少许的钱财就此离开了这座城市。

张飞心情惬意的坐在总裁办公司,桌子下方刘艳红正卖力的扶着他的肉棒,在嘴里舔着,突然门口闯进了一个满脸疲惫的中年人,看起来已变得很苍老。

「让我进去,今天我非要问个明白,死也要死个明白!」来的人正是当初压他货的供应商,并且还睡了她老婆的老男人!

「张总,我就想问一下,大家都是做生意的,有必要这么赶尽杀绝吗?」中年人愤怒的说道,他的妻子给他带了绿帽子,而且闹得满城皆知,而且还是和他的亲弟弟,并且还把他的公司给整得一团遭。这个时候还被张飞给盯上了,各种商业施压,直接让他破产了。

「『赶尽杀绝』?戴总,有这么严重吗?你当初不也这么做。」张飞敲着桌子,叼着香烟吐了口烟圈,看着这老男人向自己求饶,用上位者的语气说道。

「我当初最后不是放了你吗?我有你这么狠吗?做人留一线啊!留一线啊!」被叫做戴总的人气急败坏的说道。

「你留一线了吗?戴总,你这姓很厉害啊,你最后留我老婆在做什么?给我戴绿帽子吗?」张飞愤怒的拍起了桌子喝道。

「我哪有留你老婆啊!那晚是你喝醉了,你老婆先送你回去,又跑来求我,最后还以死相逼啊!」戴总听到这张飞来乱扣帽子给他,急忙解释道。

「以死相逼,你还操她?!」张飞更是愤怒道。

「我!我早就不能人道了啊!硬都硬不起来啊!」戴总满是委屈的说出了自己身体上的问题。

「那她还第二天才回到家,还累成狗了?!!!谁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张飞听到他不能人道,那肯定用手或者器械猥亵他妻子,更是愤怒的说道。

「她第二天回家没跟你说吗?你老婆拿着刀要割脉啊!而且还真的割了啊,我带她去医院输血,又是陪钱又是忙前忙后的,我真是怕了你们了,都是疯子。」戴总气急败坏的说道。

「妈的!你们都是疯子,你们会招到报应的!!!」戴总气得差点喘不上气,摔门而出。

张飞听到了那一晚的内幕,直接愣神了,只留下香烟还在「嘶嘶」的燃烧着。

「观众朋友门,乡北县今天发生一起跳楼自杀案件,自杀人为27岁的年轻女子,名为马蓉,本台将继续……」。

时间仿佛都静止了,只留下电脑音响中传来孙露唱的《遗憾》:

未必会来未必会走

命运是量身定做

也难免出错

应该想通

谁最后不是两手空空

也不管你有多舍不得

但多么遗憾

不在你身旁陪伴

抱歉我找不到说服自己的答案

而多么遗憾

我们的故事未完

只剩回忆的血在身体流转。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