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艳鬼之恋
艳鬼之恋
 第一章似梦非梦

  夜深人静,月色如水。

  叶家别苑还亮着灯,书声朗朗。叶家的公子叶欢,正在此静心修读。叶欢的父亲叶仁是襄阳城里的首富,叶欢本来大可以在城里过着他逍遥自在、舒适安逸的阔少生活,但是很有个性的叶欢并不愿意靠着父亲生活一辈子。

  他准备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年赴京考试,博取功名。

  离别苑不远的普救寺传来钟声,已经是子夜时分。

  叶欢放下书卷,感到有些疲惫,伸直双手,打了个呵欠。

  因为父亲在生意场上和官场上应酬很多,叶府里整天莺歌燕舞、熙来攘往。
  叶欢忍受不了那种十分吵闹的环境,便每月从府里搬到别苑独住一段时间,在这期间他可以安心读书,不受打扰。他喜欢安静,安静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幸福的享受。

  叶欢站起来,遥望窗外。

  万籁俱寂,月影婆娑,偶尔能听见草丛里的虫鸣。真是一个美丽的夜晚,如果楚楚能在身边的话,这个夜晚一定不会寂寞……

  叶欢情不自禁地想着楚楚,想着那个早已和他逾越了男女大妨,有了夫妻之实的姑娘。

  他不禁有些心意荡漾,浮想联翩。

  仿佛楚楚这时的确就在他眼前,他温柔地把她搂在怀里,感受着她的体温,吻着她令人心醉的红唇,轻抚着她酥软的乳房,听着她甜美而轻细的呻吟……
  只是这样轻易地想一想,叶欢立刻就像入了魔一样,脑海里接二连三地浮现出他和楚楚作爱交欢的场面。

  真叫人受不了啊……

  叶欢用力扇了自己一个耳光,才清醒过来。

  他望着墙上挂着的孔子画像,拜了三拜,以示悔过,暗忖道:自己当初住到别苑来,就是为了能有一段时间清心寡欲,用功读书,现在怎么能总是想着那档子事儿,以至半途而返,荒废了学业?

  他整了整鞋衣帽,回到书桌前,坐了下来,拿着书本,继续念着……

  可是,书本上的白纸黑字,不知不觉消失了,浮现出的是楚楚的裸体……
  他急忙合上书本,闭上眼睛……

  可是,脑海中浮现的还是和楚楚作爱的情形……

  这一次更糟的是,连他不听话的小弟弟,也有些蠢蠢欲动。

  奇怪,读了十多年的书,受过十多年的教育,竟然抵挡不往女人的诱惑?
  他内心又自责、又痛苦,长叹了一口气,走出门外。

  「唉,读了很久了,休息一下,也是应该的。「叶欢自己安慰自己。

  这个时候,连别苑里的下人们也都入睡了,中庭空旷旷的,清风徐来,空气分外清新,叶欢禁不住深呼吸了一口。

  今夜,反正书是读不下去了,正好散散步。

  他便信步向门外走去。

  叶家的别苑依山傍水,环境很好。但是叶欢来这里以后苦读诗书,其余地方却从来没去逛过。他沿着小河往上游走,也不知道走出去多远。山道两旁是怪石嶙峋,曲径通幽,古木老藤,形状恐怖,再加上怪鸟鸣啼,更加凄厉……

  叶欢虽然也跟拳脚师傅学过几年功夫,等闲两三个人近不得身,但是倒底是个书生,胆子本来就小,这时不由寒从脚底生……

  「见鬼了,我干嘛要走这么远,到这里来?」

  他为自己找了个借口,转身就要往回走。

  没走出两步,突然听见一阵女人的笑声。

  叶欢就是一阵心跳!

  这种地方,怎么会有女人?

  他的好奇好像让胆子突然间又增大了,顺着声音的来处,他加快了脚步……
  走了一会儿,他发现自己迷路了!

  女人的笑声也消失了,自己左转右转,怎么也找不到出去的路。

  「会不会遇到狐狸精?」

  想到这里,他一阵紧张,左右一望,四周黑影幢憧,彷佛鬼影,令人不寒而栗!

  叶欢一阵颤抖,心中大为后悔,自己有书不读,却跑来这鬼地方。

  「要是遇到狐狸精,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叶欢埋怨着自己。

  他三步并做两步,顾不得辨别方向,只要有路,就跑过去。

  「反正,路是人走的,有路一定通向有人住的地方!鬼又不用走路!」
  叶欢顺着一条长满青草的小径,气喘吁吁地跑着,眼前出现一座雅致的小楼,红砖黄瓦,红色的宫灯,在月光的银辉下显得很美。

  但周围却是再没有其它的房屋了。

  大概也是襄阳城里哪家富豪的别苑吧?这年头很多有钱人在城里过得腻味了,都愿意搬到郊外小住,享受宁静和悠闲。叶欢一个人读书,正嫌闷得很,正想找人作伴,当下走上了台阶。小楼的纱窗,隐隐约约透出一线灯光。

  叶欢举手想拍门,又停住了手。

  「对这家人来说,自己是个陌生人,怎么能没有理由随意造访?」

  「何况夜深了,吵醒人家,多不好意思。」

  叶欢踌躇了一下,偷偷走到窗前,心想,先看一下,屋里住的到底是什么人,应不应该打搅人家。

  他偷偷贴近纱窗,朝里面一看,叶欢顿时呆住了!

  房中,一位貌美的少妇,斜披着长长的头发,正在一个大澡盆中洗澡……
  她坐在澡盆中,酥胸半露,粉腿轻举……

  叶欢目瞪口呆!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内心中,一种道德的良知在责备自己。

  可是,良心虽然在责备,脚却不听指挥,怎么也不肯移动。

  眼睛也不听指挥,双目一起睁得大大的,直盯着屋内,似乎要把那乍现的春光看个够本!

  心也不听指挥,「砰砰」乱跳,又紧张,又好奇,又贪婪,又刺激……
  还有一个地方更不听指挥,不知不觉膨胀了起来,硬梆梆的……

  澡盆中的少妇缓缓洗着头发,洗着漂亮的睑蛋,洗着长长的手臂……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朝叶欢藏身的窗边望了一眼,迷人的美目中秋波流转,竟然有一种销魂夺魄的魅力。

  这一下叶欢看清了那个少妇的容貌,真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

  他这一生之中从来也没有见过这么美的女人。

  她的美丽中又含着妩媚娇艳、风情万种……

  那种成熟的风韵真是秀色可餐,叫人欲罢不能!

  叶欢就好像突然见到稀世的珍宝一样,魂都要飞出来。

  和这个少妇比起来,他青梅竹马的恋人楚楚,实在只能算得一个丑女。
  少妇洗着洗着,忽然双手移到自己的双峰上……

  叶欢全身都麻了!

  她双手握着,轻轻搓洗着乳头……

  叶欢一颗心狂跳,几乎从喉咙中跳出来!

  她抚摸着淑乳,纤纤十指轻轻揉着,口中发出了低低的呻吟……

  「嗯……嗯……呵……哦……啊……」

  她的脸颊浮起红晕,非常妩媚,一双慧眼半开半闭,似乎很陶醉……

  叶欢虽然早已尝试过男女之事的美妙,却依然像少不更事、情窦初开的处男一样,当下觉得全身血液加速流窜,完全不由自主……

  「嗯……啊……」

  少妇的银牙轻轻咬着樱桃红唇,从鼻孔中哼着的呻吟,更加大声……

  叶欢从来没想到,女人的呻吟,竟可以这么动听……

  屋内的少妇,还在继续着她香艳的表演。

  她一只手玩着自己的双峰,正在陶醉之际,忽听有人敲门。「谁?」

  她的声音就像黄莺出谷一样甜美动听,充满了纯女性的娇柔和磁性。

  「姐姐,是我。」门外一个少女的声音回答,「我是婉儿。」

  「等一等。」澡盆内的少妇,站了起来……

  她修长的双腿,白得像雪,光滑得像白玉……

  双腿的顶端,一丛黑黑的小草……

  叶欢双手紧紧抓住墙壁,体内一股激烈的冲动,几乎不能控制……

  少妇光着身子,上前开了门,走入了一位穿着一袭雪裳的少女。

  少女大概十八、九岁的年纪,长得娇柔可爱,圆圆的脸,整齐的刘海,美丽的大眼睛发出纯真的光泽。

  她雪白的衫衣无法掩饰高高隆起的胸部,挺直的上身,更强调胸前的曲线。
  「她就是婉儿了,真是个比实际年龄要成熟得多的女孩子……」叶欢暗忖着。
  「婉儿,你来得正好,我一个人在这里好闷。」少妇含笑说道,话里似乎另有含义。「姐姐,你真馋!」婉儿脸上浮起红晕,回身把房门掩好。

  少妇光着湿淋淋的玉体,坐在澡盆边的躺椅上,婉儿取了一块大红布巾,轻轻地替她抹着……

  叶欢目不转睛,嘴巴张得大大的,恨不得一口吞下那高耸的肉峰……

  婉儿替姐姐擦净身子后,竟然自己也脱下衣服。

  叶欢吸了一口气,暗忖道:「莫非……莫非……她们要……那个……不成?」
  叶欢当然知道这种女人与女人之间的游戏。

  叶府里有许多正值思春年华的丫鬟,她们寂寞的时候,就会找个没人的角落,在一起互相爱抚慰藉。

  叶欢是无意中发现的。第一次看到两个女人一丝不挂地抱在一起你舔我,我舔你,他觉得既好奇,又兴奋。看的次数多了,叶欢对女人的同性恋表演逐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难道这位高贵典雅的小姐和她美丽纯情的妹妹也会做这种事?

  叶欢感到自己已经硬直许久的肉棒,从龟头的尖端渗出分泌液。

  真受不了……

  婉儿脱去衣衫后,也变成一个裸体的美人儿。

  「啊……太美了……」

  叶欢悄悄在心里称赞着。

  屋里的两个美女,各有各的风韵,叶欢看得心猿意马,不得不偷偷地咽下口水来湿润干燥的喉咙。

  「婉儿,马上就开始吧!」

  少妇像是等不及,坐在躺椅上拉婉儿的手。

  婉儿露出含羞的黑亮眼光,倒进姐姐的怀里,双手抱在胸前,露出美丽的侧脸,闭上眼睛,好像在期待什么似的微微颤抖。

  一点雪白的牙齿,轻轻咬住红唇的样子有说不出的可爱。

  少妇亲吻着婉儿花瓣般可爱的香唇,用舌尖慢慢舔弄时,婉儿好像很难过的微微张开嘴叹息。趁着这个机会少妇把红舌插入,吸吮婉儿的香舌。彼此都发出甜美的叹息,两个美女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想不到这个高贵的小姐也会这样积极而大胆……

  叶欢的性欲越来越高昂。

  少妇撩起婉儿的头发抚摸耳垂,用舌尖舔着粉红色的耳垂,火热的呼吸吹入耳孔。

  「啊……喔……」

  敏感的婉儿似乎对耳垂被爱抚就能产生兴奋。「你好像特别敏感。」

  少妇在婉儿耳边甜蜜地悄悄说,婉儿颤抖一下缩紧脖子,似乎姐姐甜美的细语也是很大的刺激。

  过了一会儿,少妇把目标改到乳房上。

  和纤弱的手脚相比,婉儿特别发达的钟型双乳格外耸立,经过轻轻抚摸时,发出粉红色光泽的乳头开始勃起。

  「真可爱,好想吃掉!」

  少妇美丽的眼睛露出强烈的欲火看着婉儿,婉儿很难为情的用手掩饰胸部。少妇像高级妓女作出妖艳的笑容,把妹妹的乳头含在嘴里。「啊……」

  婉儿发出能使听到的人感到性感的哀怨声音,同时扭动身体。姐姐吻她胸部的事实,使她感到无比兴奋,她似乎心里一直在期盼这样。

  「姐姐,我觉得怪怪的……」

  当少妇用温柔的动作戏弄敏感的乳头,婉儿不知不觉中抓紧躺椅上的软被。
  「婉儿,我也一样,因为你太可爱了……婉儿,你也在我这里同样弄吧。」
  少妇发出甜美的声音,挺起美丽的玉乳压在婉儿身上。

  「啊……姐姐……」

  婉儿把脸靠在谁看了都会喜欢的乳房上。

  「啊……美极了……姐姐……」

  少妇稍许抬起胸部,出现一点空间,婉儿就把凸出的乳房含在嘴里。「啊……我快要疯了!」

  少妇仰起头露出雪白的脖子,妖媚地叹息,美丽的眉毛也弯曲,香唇翘起,手指抚摸婉儿的耳根。

  「啊,实在够劲……」

  看到这样香艳的场面,叶欢的欲望就快要爆炸了,他实在无法忍耐,拉开自己的袍子,掏出勃起到极限的肉棒,用力揉搓,同时紧张地瞪大眼睛看着两个美女淫荡地做爱,生怕错过了任何一个细节。

  大概因为对方是女人,少妇和婉儿好像更放荡了……

  不久后少妇的玉体向下移动,婉儿修长的美腿也配合地分开竖起,少妇把头埋在婉儿的双腿之间。要口交了……

  叶欢几乎有冲进房里看的冲动,但他还是忍住了。

  少妇在婉儿新鲜的肉壁上以不顾一切的态度猛舔。

  这两名美女美得像天仙一样,怎么看也不该作出这种无耻的事情。

  因此,叶欢的兴奋也更强烈。

  再加上少妇的上半身向前弯区抬起臀部的关系,由臀部的嫩肉围绕的耻部完全曝露出来。菊花蕾蠕动时也让四周围的小皱纹颤抖,而且下面的花瓣很像没有用过一样的清纯,但微微绽放,露出湿湿的光泽。

  「婉儿,我已经不行了……」

  少妇用迫切的口吻说着,立刻改变身体的方向,二个人的大腿交叉,使花瓣与花瓣密接。

  「姐姐……」婉儿大概对这样的姿势感到难为情,闭上可爱的眼睛。

  「不要怕,一切听我的……」

  少妇用兴奋的声音说,然后抱起婉儿的腿,下体在下体上摩擦,丰满的肉体像软件动物一样的扭动。

  「啊……」

  婉儿发出充满快感的声音,夹杂着阴毛一起摩擦发出的沙沙声。

  「真难为情……」

  每一次都刺激到敏感的阴核。

  「婉儿,你动吧!」

  婉儿听到姐姐的话,开始扭动屁股。

  「啊……好……」

  少妇忘我地大叫,分不出是谁的蜜汁,流到两个人的大腿上发出光泽,湿淋淋的花唇摩擦时发出淫靡的水声。

  「啊……」

  「喔……」

  「那里好舒服……」

  两个美女都扭动插满珠花玉坠的头,完全露出女人的本性,更贪婪的向高潮的顶点挣扎。

  「真想不到……真想不到……」

  叶欢用一只手摩擦自己的肉棒,几乎快要站立不稳。

  「姐姐,我不行了……」

  婉儿使出了所有的力量拥抱着姐姐,两人的乳房互相贴得紧紧的,而且还发出些许的摩擦声。

  同时,彼此的耻毛也互相在摩擦着,两人似乎都忘记了羞耻,嘴唇紧紧地吸住。

  真是火辣辣啊!

  婉儿与姐姐的双腿交错着,耻毛接触着耻毛,乳房碰触着,乳头摩擦着,嘴唇紧紧的黏住,互相传送着唾液,连吐气声都互相重迭。少妇的头发不断地在摇曳着,这时候的表情神态已经完全不像淑女。

  「婉儿……还要……用力……啊……真好……」

  「姐姐……我要来了……要来了……」

  「婉儿,就让我们一起高潮吧!」

  两个淫荡的美女在极度兴奋的状态下一起泄了身子,然后气喘吁吁地搂抱接吻。

  真是……真是……

  看到她们的样子,叶欢也向墙壁喷射出白浊的精液。

  叶欢知道戏已结束了,长舒了一口气,系好裤子,不敢再久留,便悄悄地退出小楼。

  「好了,荒唐够了!」

  内心,道德的谴责又占了上风。叶欢用力扇了自己一个耳光,惭愧地责备自己:「唉!我怎么这么下流?」

  「我叶欢正人君子,怎么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偷窥行为?」

  「何况,我和楚楚已经定了鸳盟,我做出这种事情,怎么对得起楚楚?」
  他急匆匆地寻找着回别苑的路。

  可是他怎么也找不到!

  联想到来时也曾迷路的情景,他既害怕,又迷惑。

  莫非我进了迷宫不成?

  他越是着急,就越找不到出路。

  他东奔西跑,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一个不留神,竟然掉进了洞里!

  那个洞仿佛是无底深渊,叶欢一直往下坠落,凤声在耳边呼啸。「要摔死了!」
  叶欢大叫一声,突然从梦中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居然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刚才是在做梦吗?那个美艳的少妇,还有那个可爱的少女,还有那小楼……
  叶欢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望了望墙上挂着的孔子画像,又望向窗外。

  静穆的夜空里,似乎又若隐若现地浮现出少妇的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