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隐秘花园
隐秘花园
 出院门,在馄饨侯吃了一碗热腾腾的馄饨。吃过早饭,开车回到家里。老公已经上班去了,儿子也由老公带去了单位幼儿园。一个人躺在浴缸里泡了一个多小时热水澡。一个人光溜溜地躺在大浴缸中,心里还是蛮有自豪感的;我一家三口有能力在北京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段自主买下世纪城160平米三室两厅两卫,不仅仅夫妻双方同事投来羡慕嫉妒的目光,而且任何没有官宦富商背景的同龄人都对我不容小视。

  距第一次顶蓓蓓缸去**网站当摄影模特、同时当天临时客串给万老师老哥们儿几个做人体模特已经过去了半年;真没有想到一个不知名的女医生居然会成为人气红模特;当然,我对外网站渠道从来不接受裸模业务,除非是万老师认真筛选的私拍活动。毕竟快速赚钱还房贷固然重要,良家妇女一生清白名誉更重要。人气高是好事儿,但也是一把双刃剑;半年来几乎每一个周末都在摄影现场,十一的七天长假更是每天接单爆满十六七个小时;多亏了老公的宽仁大度体贴,只是这样的惯性大概也只有随着青春的逝去才能刹住车,赚钱是个好主意,什么也抵不住金钱的诱惑。

  洗好热水澡,一个人在家就赤条条躺在了客厅阳光房的大沙发上享受户外射入阳光洗礼的温馨,小区的暖气好极了——仿佛冬日的初夏!

  四点钟准时起床,给老公和儿子准备晚饭。当然,不会忘记给老公打一个电话告诉他早一点回来,顺便告诉老公晚上万老师要来家里做客。老公顿了一下,说那就邀请万老师下班来家里吃饭吧。我答应了,也立即给万老师打电话,表达了老公的邀请,万老师愉快地接受了。为此我有多做了几个菜。

  老公接了孩子,在五点半就到家了。万老师大约六点过一点到的。

  四个人寒暄了一番就上桌吃饭,儿子很快吃完了就去看动画片了,毕竟小孩子不关心大人们的话题。当然不需要我做提醒,万老师就说出了来意:

  「昨天晚上下班,有一个衣冠楚楚的小伙子等在医院门口来找我,一开始我没有认出来,开口就称呼我叫万叔叔,一说才知道是*** 家的公子哥儿,几年不见已经长大了,自己印象里还是个小孩子;原先一直和他老爸交往比较密切,小伙子是个权贵家庭出身的贵公子哥儿,据说人品修养还是不错的,据他说大学毕业以后组织要安排他到**县锻炼当一个副县长。」

  「哦,大概是将来提拔对象吧!呵呵。」

  「正是。他说他从别处打听到慧儿你是我的学生,所以想请我给他引荐引荐。我开始以为他是想追漂亮小姑娘找对象,就直接打哈哈告诉小伙子说你已经名花有主、老公儿子都齐全了,别指望咯;而且年龄也比他大很多——别光看外表一张娃娃脸。结果他笑着否认了,说我误会他了,说明了他是希望雇你当模特儿,也是从**网站知道的,他是希望找一个肢体非常柔软的女模特,因为看到你几张高难度瑜伽照片才入迷的。」

  「这个吗!那就通过网站联系我不就得了?」

  「照啊!就是先找了**网站。一打听,人家明说你不接受人体模特的拍摄,而且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不过向他提供了你的联系方式,让他自己和你联系;他比较腼腆拉不下脸,所以前几天到咱们医院偷偷看了一次你,而且不知道怎么打听出你是我的研究生,就找到我这里了!也问过我你会不会做人体模特,我也告诉他应该不会接受。」

  「我不想接受权贵家庭公子哥儿的雇佣。万老师,算了吧!回了他,别给自己将来沾一身骚;接这样的单怕是会偷鸡不成蚀把米的。」

  「好吧!就这样吧,一会儿打电话就好。」

  这件事似乎就这样无疾而终了。老公也是这个想法,不确定因素太多。老公开玩笑说别是这个小哥们儿想拍谭催(一种密宗印度裸体瑜伽)广告吧。之后我也就淡忘了这件事儿。

  转年的二月份,还在休春节的假期,我和老公自驾车在连云港附近的东海县小松温泉度假。冬天泡在热气腾腾的温泉里无比的惬意。忽然手机响了:

  「喂!万老师吗?」

  「啊!是我,*** 刚才找我,给我拜年来了;他想跟你说几句话,好吗?」
  「好吧!我在连云港。」

  电话那一边传来一个陌生但蛮有磁性的男低音:

  「过年好呀!我是小末。给慧姐和咱姐夫拜年啦!」

  「谢谢啦!新年快乐!」对电话那一端的声音我倒是没有什么可反感的。
  「慧姐,你没有见过我,不过,我可是你的崇拜者哟。上次托万叔叔递话儿有点儿唐突,特别道歉哦。」

  「没有关系,模特和摄影师本来就是商业利益吗,谈不上什么道歉,你情我愿就可以了,其实现在社会上模特多得是,小姑娘一打一打哦,找我这么一个老妈磕碴眼儿的半老娘们儿浪费感情呀!呵呵。」

  「慧姐,你真逗!可不是什么小姑娘都有你那个素质的。我仰慕还来不及呢!先不谈那个事儿了吧!回北京找个时间聚聚咋样?我就住在西城**胡同**号,方便不?到时候万叔叔和咱姐夫一块儿聚聚喝个茶如何?」

  「啥意思?还要请喝茶了?」『喝茶』这个词勾起了我的愤怒。「这事儿还要劳烦警察叔叔了?」

  「别!别!慧姐,不是这个意思。我是真诚邀请,不是那种『喝茶』!」小末电话里听出来我的愤怒,连忙低声解释。

  「好吧!那就谢谢啦!那就回北京再联系。还是看万老师时间方便吧!」冰释了误会也就答应了以后再联系,不过还是留了活话儿。

  回到北京,一上班儿,万老师就来找我了。老头儿显得有一点点儿鬼鬼祟祟。
  「慧儿,不好意思。是人家盛情难却,我只好给你打电话了。那小子似乎是真的喜欢你,是那种崇拜式的喜欢。没有别的意思。」

  「呵呵!崇拜式的喜欢?别是肏屄式喜欢吧?高衙内盯上林娘子?」我恨恨地喻梛了一下万老师。

  「万万不是!我为了咱妞儿这件事,专门对小末做过调查,小末的的确确是个好孩子,才20岁,没有什么劣迹。这个孩子从小就是一个很文静的孩子,原先是看着长大的,只是他爹升官儿了,我才避嫌减少联系的。所谓挂职副县长也就是……,哎,你懂的!」

  看到万老师这样,我也心软了,掏出纸巾帮老师擦去一脑门儿急出来的白毛汗。

  「我回家再跟老公商量商量吧?我信得过您老人家。」

  晚上,我搂着老公躺在自家的大床上,把白天的事儿和老公说了。

  「你看呢?一个官宦家的大男孩儿要拍你老婆的裸照,怎么办呢?据万老师说小末肯出的模特费用远比平时万老师他们的拍摄费用高多了,六个小时两万,当然是一对一拍摄,但仅仅是拍摄,绝对没有附加的非分之想。」

  「我担心的是,一旦局面失控别人帮不上忙。万老师虽然和小末他爹是老朋友,但毕竟只是贫贱之时。一味的拒绝也不好,看下一步吧?」

  按照万老师牵线的约定,接下来的周六晚上小末自己开车来接了万老师之后再来接我和老公。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小末。

  小末身高大约一米八多一点儿,面孔清秀又不乏男子汉气息,看得出平常是有过健身训练的,身材特别挺拔,皮肤白皙。屁股微翘,蛮性感的。

  到了小末家里,也见到了他的爸妈,这对大人物夫妇其实蛮和蔼可亲的,话不算多,只是一个新老朋友的家庭晚餐会,饭菜也是从附近的一家酒楼订好送过来的,并不奢华,没有带给人任何紧张压力。小末是个腼腆的大男孩儿,在他爸妈跟前毕恭毕敬的,也不太多插话,给人温文尔雅、翩翩少年的印象。长者夫妇饭后就说另有安排事宜,就匆匆离去了。

  这个时候,一个小脑袋在门口探了一下。是一条长着一副憨厚模样的秋田犬,秋田犬拐哒拐哒跑到院子里的枣树下,小母狗单腿儿抬起「滋」的一声朝树根处飙出一泡尿,然后屁股抖动抖动,一扭一扭跑回了房间。

  父母离开之后,小末这个时候才长长的嘘了一口气:

  「爸妈平时不住在这里,怕姐姐姐夫心里不踏实,社会上流言比较多,以为我们这类人都是恶少,所以今天一起聚聚,一来万叔叔和爸爸是老朋友,二来也想请姐夫和万叔叔指点一下我的摄影棚是不是合用,我从小就是摄影爱好者。」
  看得出小末是个很真诚的大男孩儿。这件事儿也安排得蛮老成持重的。这是一所经过轻微改造的北京两进老四合院,已经接入了市政供暖系统,进门的影壁依旧如故,内外看起来都是很低调的。小末的摄影棚在后进西厢房,进到里面几乎会怀疑这是专业摄影师的工作室。

  「平时我不怎么喜欢交际,说实在的,我完全不适合从政;喜欢的都是一些花鸟鱼虫摄影和影楼美女摄影,拍得最多的似乎就是家里从小养大的那条可爱的秋田犬。这儿的静物摄影台是使用最多的,不好意思,其实没有拍过几个美女,像姐姐这样高雅的美女很不容易找到,低级粗俗的风尘姑娘又不喜欢拍,于是之前就没有拍过几个;万叔叔从来不肯带我玩儿。原先拍过几个自己的女同学,不怎么放得开;请了一次专业的模特,拍过一整天,从着衣到泳装,再到人体都有涉及,模特倒是很放得开,不过我自己太拘谨了,所以拍得特别不顺。那也是唯一一次拍人体。」

  说起那次不顺利的人体摄影,其实更是小末这个大男孩儿的窘迫。小末讲起自己从小就特别色,喜欢看女孩子的裸体照片,夏天特别爱在街上看姑娘们裸露在外的美丽大腿。不过交过的女朋友都处得不长,他说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心灵有一点点儿扭曲,潜意识里会让自己流露出不让女孩子喜欢的东西。感觉小末还想说些什么,倒是老公主动岔开了他的话题。看得出老公不愿意太多涉入小末的隐私,就把话题转入了摄影方面,结果除了我对摄影器材、技巧没有什么兴趣,三位男士倒聊得甚欢。

  因为已经是晚饭之后,仨人儿在客厅里聊聊天,男人们的话题不约而同地又是摄影器材,从器材聊到技法,又从技法聊到模特,从穿衣模特又聊到裸体模特、再次聊到了小末唯一的一次私密拍摄裸模的经历。小末家教极严,父母对他约束得比较多,所以小时候不怎么在社会上活动,见到女孩子显得拘谨腼腆,从来接触的都是大家闺秀似的名门少女;第一次从**网站约请了一个叫做「小鱼儿」的模特,一下子就被小鱼儿的开放惊呆了。模特进摄影棚连热身都不需要,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剥了个一丝不挂,无需小末提出要求就在镜头前面摆出各式各样的造型,害得小末裤子里面弄成了一锅粥,连照相机都拿不稳了。第一次就拍得很不成功。

  听了小末的这个趣事,害得我笑得前仰后合的,连眼泪都流出来了。连忙问小末,不会还是个雏儿吧?怎么这么没有抑制力。小末羞答答地不好意思细说,半晌才扭扭捏捏道出了自己的秘密:

  「姐,我其实和早先的女朋友做过,就是找不到感觉,学着A片里的样子做爱,偏偏女朋友太淑女、怕羞,这个不许、那个不准,害得一通忙活儿之后,刚刚插进去没进出几下就缴枪了。想用嘴叼着女朋友的奶头儿吸允,又被女朋友痛斥我是属狗的,把她的奶头儿咬疼了,结果本来一心一意爱着的女朋友还吹了。后来一直心里喜欢大姐级别的女孩子,又偏偏喜欢上的都是结了婚的;哎,前些日子在**网站上见到姐的照片,忍不住找了网站,辗转打听到万叔叔那里,坐实了发现好一个女医生又是嫁了人的姐姐。」

  我和老公对小末都是深深地表示了同情,问了小末现在有没有处得不错的女朋友,小末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说都是自己不好,性格可能有一些变态,一到浓情深处总喜欢咬女孩子的私密部位,过去处的两个女朋友,一个是咬奶头儿咬跑的,一个是咬阴唇咬跑的。听了这个,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小末疑惑地看着我;老公连忙解围:

  「小末呀,说起来你们俩倒真是天缘地合,你姐呀总嫌我对她太温柔,激情的时候咬得文绉绉的,跟个娘们儿似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心里微微一激灵,抬眼望了小末一下,居然收获的是小末热辣辣的目光。

  最后说好,小末还是先参加参加集体活动,别一开始就想私拍,当然万老师一点点也没有吐口过给我拍过裸照的事情。

  两周之后,我老公和万老师陪小末参加了一场有我当模特的**网站群拍活动,地点在亦庄的室内游泳馆,无非都是一些泳装照而已。我自始至终注意着小末,发现他的拍摄目标也几乎集中在我的身上。

  因为我的缘故,也因为兴趣的投合,老公和小末逐渐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不过,我们也谨遵万老师的嘱咐,关于我做过裸模的事,从来也没有流露出来过。
  「你觉得小末这个人怎么样?」

  「不错的大男孩儿,蛮实在的。而且家庭背景不错,外表、人品修养似乎都不错。」

  「可是,谈女朋友谈一个吹一个。」

  「还是缘分没有到吧?」

  「他总是说他喜欢咬女孩子,觉得是不是自己有一些不太正常?有一些心理扭曲。」

  「嗯?没有觉得呀?至少外表看不出来。」

  「这几天小末情绪很低落,我想请他来家里渡个周末,如何?」

  「好呀?」

  小末欣欣然接受了老公的邀请,带着几件换洗衣物周五晚上就来到了我家里。我家里虽然比不得小末家大业大,倒也不算狭小。孩子周末去爷爷奶奶家住了,我就安排小末在孩子房间小住两日吧,毕竟各自的卫生间比较私密一些。另外的房间没有封闭的卫生间。

  当然聊天当中也敲定了小末希望拍摄我的裸体造型的事儿。

  不知不觉已经晚上十点钟了,我和老公准备回房间休息去,当然真正重要的是我和老公要回房间做自己的周末功课去了。小末晚上暂且就在一墙之隔的孩子房间歇息。

  「老婆,小末好像迷上你了,看出来了吧!」

  「瞎说!人家蛮纯洁的一个大孩子!别编派人家!」

  「言不由衷!……,哈哈!下面都泛滥成这样啦!还敢说嘴,骚老婆!是不是想小末肏你?嘿嘿!」

  老公调侃着我,顺手从后屁股处探到我下面,接着顺势把我扒了个精光。噗嗤一声儿给我一个一插到底。

  「噢!……呀!你肏死我啦!」

  「嘘……!这是替小末肏你!舒服吧!」

  「嗯!哎!……哦!啊!……啊!……,慢点儿!小末要听见的!……哦!呀!」

  抑制不住的兴奋,我叫得格外的响!迷迷糊糊中真的觉得是小末在肏我。
  这么大的动静,肯定小末不会没有察觉的,……,迷迷糊糊中的老公形象在与小末之间来回变化,不知不觉中老公一泻千里地瘫软在我的身上。歇息了片刻,老公慢慢软下来的鸡鸡还插在我的体内,抱着我挪动到浴室里,慢慢冲凉两个灼热的胴体。

  「老婆,小末当初就想拍你的裸照,现在已经敲定了拍照片的事情,你想不想给他拍?」

  「嗯!不过都是朋友了,不大好意思吧?小末还坚持当初说的付费拍摄的决定,如果现在拍摄,是不是有一点儿不自然呢?不大合适吧?」虽然我们需要还去房贷也是急需用钱,但对于小末坚持付模特费用我不置可否,既不想错过大男孩小末拍摄时视奸带来的刺激快乐,又不愿意冒割裂新朋友情谊的风险。

  「算了!这次就这样吧,也算了却小末的一个愿望。」

  「嗯!」

  第二天是个周六,老公在睡懒觉,我起床比较早。小末已经起床在客厅里坐着了,我和小末打了招呼开始准备早点、煮咖啡。眼光瞥过小末,发现看我的眼光有一丝怪怪的表情,还不时面色绯红,想来是昨晚我的叫床声儿造成了这个。
  弄好了早点。洗漱完毕,三个人在一起商量拍摄的各个细节,也和小末敲定了,只是这一次是原先的约定,收取模特拍摄费用,从此以后就是朋友之间的友情帮忙,再不要付费了。因为小末在网站活动时候已经拍摄过我的泳装照片,所以对我的拍摄已经是有一定了解的了,细节也就都是在具体动作方面的了,老公一边给小末讲解,一边在电脑屏幕上演示过往给我拍摄的照片,既有着衣的、也有裸体的,当然都是老公自己拍摄的。老公和小末两个男人谈得津津有味,小末不时还把目光从照片移动到我的身上,似乎在印证什么,目光的接触叫我感到浑身火辣辣的不自在。

  为了纾缓目光接触给自己身心带来的压力,我决定离得稍微远一点,就到客厅的另一端,铺好瑜伽毯,放着舒缓的保罗莫里哀音乐自顾自地练起了普拉提瑜伽,不再观看小末那里。静下心来倒也没有了刚刚的压力。两个男人做他们自己的规划吧,我可要把身心置身事外啦。

  「老婆!过来,小末请你一起来欣赏欣赏他的作品吧!」

  「嗯!」

  听见老公的招呼,我结束了自己的普拉提,和他们并排坐到电脑屏幕前面,小末的移动硬盘接在了电脑USB接口上。

  「小末,不是姐姐贬低你的拍摄水平,你拍的小鱼儿人体照片真的不怎么样,小鱼儿这个模特我是见过的,也见过别的摄影师发表的裸体芭蕾作品,她的芭蕾功底是一流的,如果不是这个女孩子机遇不好,真的会是芭蕾的好苗子,你拍的照片也就是和你姐夫一个水平,可惜了的模特。我不懂得摄影艺术,不过照片好看不好看总是有个评判的。」

  「姐姐说的是,我太紧张,拍得极其失水准。还是看我的花鸟鱼虫照片吧!」
  一张张的花鸟鱼虫照片在屏幕上不停地闪现着,很好,但没有自己的特色,这也是我给小末的评语,小末很虚心地接受。

  「喔哇!小末你的秋田犬拍得真棒耶!」

  秋田犬生动活泼的影像出现在了屏幕上,这个才是小末的顶级水平。相比我津津有味地享受视觉盛宴,老公倒是没有了方才欣赏小鱼儿人体的那股子热情,男人就是色,我恨恨地白了一眼老公。

  「小末小兄弟!你要是拿出拍秋田犬的这种水平给姐姐拍照片,姐姐真的会觉得自己好有成就感啦!」

  「谢谢姐姐赞扬,姐姐肯配合我拍摄,一定会拍得很精彩的。姐夫!到时候姐姐摆造型的事,还要请你现场指点哦?」

  「小末,我就不去啦,我老婆就交给你啦,当着自己的面儿老婆光屁股给别人拍照也太考验男人心理承受力了,我可不想找刺激受。呵呵。另外,如果我在场的话,阿慧也会表现得放不开的啦!答应你私拍当然是信得过你的啦!小末,既然接受你付费拍摄,你就当雇的一般裸模吧,放开了拍摄,该叫阿慧摆什么造型就别太客气!阿慧比你年龄大,早就算是熟妇了,在你面前不会太拘谨的。」
  私拍就这样最后定下来了,友情归友情,商业交易归商业交易,还是三方签署了一个拍摄协议,彼此做到互利互惠的法律约束。小末花样年少还是蛮猴急的,希望周日就把我带走拍摄,我老公看看我没有反对的意思,一笑也就答应了。
  周六一天,仨人儿说说笑笑过的蛮开心的,讲了许许多多的趣事。快乐朋友也快乐自己。晚饭喝了一大瓶小末带来的波尔多红酒,我和老公都是不胜酒力的人儿,很快就醉醺醺地回屋洗洗涮涮、光溜溜地上床了;老公的手似乎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不停地在我身上揉捏、挖弄。大概是酒精的驱使,老公有点嘴巴不受控制了,舌头也有点儿大,说出口的都是些平时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说的话儿,也算是酒后吐真言吧:

  「阿慧!小末这个孩子不错吧?是我答应了,知道老婆你喜欢大男孩儿才给你这个表现机会的,给一帮老头儿拍不过瘾,还是大孩子好!对吧?」

  「老公!你在说什么呀?如果你心里不乐意我可以不答应的,何必心里有什么不痛快呢?」

  「痛快!痛快!我就喜欢别人色迷迷地欣赏我老婆!好看呀!要叫小末痛痛快快看个畅快!见识见识什么才叫真正的美女!」

  「臭老公!你是不是有绿帽子情节呀?怎么说得那么不堪!老婆光着屁股给人家看得通通透透至于那么兴奋吗?」

  「万老师他们几个老头子色迷迷的样子就够逗乐儿的了,小末这么一个雏儿一定更有趣味!阿慧,你是不是特别想叫他肏了,今天我先好好肏你,把媳妇儿肏熟了、滋润了再交给小末。小末肯定是个雏儿,没有经过女人,我不会看走眼的,他说和女朋友做过都是吹牛皮,看他窥视你的眼神儿就知道是个雏儿。千万把握机会哟,别再不平我第一次没有给你喔!」

  「老公!你说什么呀!这么难听。」

  「老婆,你叫床的声音这么好听,我们让别人也听听你叫吧!」

  「好啊!但是除了你,已经有人听过了啊!」

  「啊,还有谁听过啊?」

  「我们隔壁的啊,对面的啊!小末啦!」

  老公醉话连篇,把个媳妇儿一遍一遍犁翻耕耘,好一通深耕细作,害得我抢天呼地地发情叫床。老公之后就呼呼睡去。完全没了往日的风度翩翩、彬彬有礼样儿。

  老公睡着了,我一个人蹑手蹑脚起床,打开卫生间的照明灯,对着小整理镜把体毛又仔仔细细做了一番剔除,尽量看不出毛茬儿,自从有了裸模的拍摄经验,身体的美观一直放在了首位。

  第二天一清早,小末就带我去了他的家兼影棚,老公去公公婆婆家里陪儿子去了。

  小末开车带着我一会儿就到了他家的四合院。院子里清清静静没有一个人,小末父母是不住在这里的,平时这里也就他一个人居住。一进院子门,秋田犬就汪汪地叫了起来,非常兴奋地摇头摆尾迎接小主人归来。食盆里食物很充足,看得出本来是预备两天的。

  「慧姐,你先休息一会儿,我烧点水给你沏茶,再就是准备一下影棚。」小末安排我坐在正屋的厅里,房间里暖气很充足,加上照射进来的阳光觉得浑身暖洋洋的。

  「小末,现在就开始吗?」

  「不着急!慧姐,先喝杯茶暖和一会儿,外面还是挺冷的,我去准备浴室,等一会儿浴缸盛满水以后慧姐再过来吧?」

  小末事先已经从万老师那里详细了解过专业拍摄人体模特的步骤。首先要让模特身心放松,泡个热水浴也同时把身上衣物的勒痕除去。我喝着热茶在客厅一个人慢慢放松着自己,既然和小末已经是朋友了,再是经过万老师的拍摄经历,我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紧张感了。

  「慧姐,水好了,可以使用了。」

  「哦,我就过来。」

  「慧姐,浴袍在这儿,新买的,没有谁用过。怕慧姐不习惯,我在浴缸里放了不少泡沫,不如慧姐自己的,将就用吧?我就出去等了。」

  「哦!哦!不,……,不,不用出去的,小末,反正一会也要拍的,就算事先熟悉一下模特吧?旁边凳子上坐坐就可以了,正好也说说话儿,……,都是朋友,不用太见外的。」我心里忽然觉得自己真的很淡定,尽量模特这方面的大度。
  浴室很宽敞,浴缸可以容得下一个人舒舒服服地坐在里面。满满的一缸热气腾腾的泡沫,看得出小末蛮上心体贴的。小末表情紧张地坐在一条放衣物的长几上。在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大男孩儿面前,我缓缓地脱去衣物,在只剩下内衣内裤的时候,我还是稍微犹豫了一下,不知不觉脸上觉得火辣辣的,毕竟是在一个大孩子跟前,毕竟不同于万老师他们这些成熟的大老爷们儿,在和小末的一瞬间目光接触中也领略到小末的羞涩。
      请看下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