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上古洪荒,兽欲世界
上古洪荒,兽欲世界
「公主殿下,醒醒。」模含糊糊中的王雨欣,听到有人在呼喊她,不由地睁 开双眼,只见映入眼帘的,是自己偌大豪华的寝宫,而呼喊她的人,正是她的护 卫亚修恩。
 
  「我怎样会在这儿?」「殿下,您之前在淫兽森林,被完全的玩废,是我将 你残缺的身躯带回来的。」「那我现在……」王雨欣掀开被子,只见自己的身躯 已然修正完好。
 
  「封印项链会在您生命机能中止后,主动回归体系包裹,所以您的身体在没 有封印项链约束后,马上便会复原。仅仅,尽管您是不死之身,但也还请不要随 意暴露这种才能。」「哦?这是为什么呢?」王雨欣歪着脑袋问道。
 
  「由于这种不死的才能,不是女神之力,而是魔王之力。」亚修恩严厉道: 「一旦被人发现您有这种才能,那么您就会认定是给国际带来消灭的魔女,是人 人得而诛之的目标。」「不至于吧!就是一个很强的恢复才能罢了。」王雨欣不 解道。
 
  「当年有一个女魔王,与您一样是不死之身,名叫妲克妮丝,曾将国际推向 了消灭的边缘,后来国际在她的漆黑操控下,苟延残喘了数百年,直到她厌恶了 这种操控日子,所以自行封印自己的力气让世人轮奸性虐,从前高高在上的女魔 王转瞬成为了世人的劣等性奴,四肢被切除,没日没夜不断歇的被人轮奸性虐榨 乳,不断地怀孕出产,被人鞭笞唾弃。」「四肢切除什么的,听起来好影响呀。」 
  王雨欣揉捏着自己的胸部,脸色暴显露振奋地潮红。
 
  「咳咳……这不是要点,要点是她有一天厌恶了被轮奸性虐的日子,所以瞬 间恢复了自己的身体,怀着满意的笑脸消失了。」亚修恩肃道:「所以,一旦您 如此强壮的恢复才能被世人知晓,那么,您必然会被认为是那个女魔王的化身, 全国际都将与您为敌。」「那……是不是一切人都对我施行最最严酷的虐奸糟蹋, 将我一次次虐的遍体鳞伤,起死回生?」王雨欣无比振奋地。
 
  「好了,您是萨沙菲尔王国仅有的公主殿下,一旦这种事发作,那么,萨沙 菲尔必然会堕入史无前例的紊乱,而您得身份,也就再也回不去了。」亚修恩肃 道。
 
  「真是的,总之板着个脸,好像谁欠你钱似的。」王雨欣扁了扁嘴,将脑袋 妞向一旁,不去看亚修恩。
 
  「公主殿下,这段时刻,还有个工作得通知您。」亚修恩接着道:「国王陛 下这次去鉴定暴乱,不幸被叛变军捉住了,他们要求三百万金币作为赎金,而且 只能您一个人前往。您现在有两个挑选,救与不救。救:国王会被救回,但您将 会成为叛变军的俘虏,未来的日子遭受不行思议的轮奸性虐,然后被卖给我们的 敌国众多国,他们将会以愈加令人发指的行为来糟蹋您,而且这悉数淫型都是全 面揭露的,您的名声必然会大幅下降,您的威信也必然会大幅下降,您将不再是 人所敬仰的显贵公主,而是世人唾弃的性奴公主。当然,如果您挑选不救,那么, 您将顺畅登基,成为萨沙菲尔的女王,国王将被处死。」「父王大人对我恩重如 山,我有必要去救。」王雨欣卑躬屈膝地说道,仅仅,她下体的小穴,却是不知不 觉春潮众多了。
 
  「已然您决定了,那么我们就要赶快聚集三百万金币了,届时我会私自看好 机遇,将国王救出。」亚修恩肃道。
 
  「我知道了。」王雨欣慵懒地伸了个懒腰,脸上显现出了淫媚的笑脸。 
  一个月后,王雨欣凑齐了三百万金币,然后在王宫宣告,将亲身去救国王, 而悉数内务工作,暂由宰相崔利斯@ 候特掌管。
 
  「公主殿下,您贵为公主,未来的女王,解救国王这么风险的工作,仍是让 他人来做吧,您犯不着以身犯险。」崔利斯对王雨欣恭敬地说道。
 
  王雨欣冷笑地看着崔利斯,这个宰相,大腹便便,一脸鄙陋,此时看她的目 光,带着无比的贪婪和淫邪。
 
  「您名下的血燕馆生意还不错吧。」王雨欣不冷不热地问道。
 
  「呃……啊?」崔斯特愣了愣。
 
  「我听闻,你的血燕馆,正在大肆接收各方佣兵,凡是加入血燕馆的人,都 可以免费享用那位名叫妍的副会长的身子,而那个妍,年级不过19岁,天姿绝 色不说,斗气也抵达大剑师等级,她受你所迫甘愿成为男人玩物,但是,你们一 个月前为了招纳十个大剑师等级的佣兵,不吝让这十个人用最残暴的办法糟蹋她 的身体,以此来取悦这些人。而自此以后,妍的武功在这不行思议的糟蹋中被废 去,现在现已成为废人!」王雨欣的目光闪过了一丝厉色。
 
  「哪……哪有的事……我跟血燕馆但是毫无关系,他们竟然敢做如此丧尽天 良的工作,有必要严惩。」崔斯特脑门的冷汗不由流了下来。
 
  「是嘛!你也觉得需求严惩吧!」王雨欣冷笑一声,持续道:「这次叛变势 力的猖狂,连父王大人都被俘虏,工作绝没表面那么简略,宰相大人,在我救人 的这段期间,就费事你多多调查了。」王雨欣收起了狠厉之色,面露一个香甜的 浅笑对崔斯特道。
 
  「是,是,我必定全力而为。」崔斯特战战兢兢地道,根本不敢看王雨欣的 眼睛。第一次,感受到和蔼可亲的公主有如此可怕的气势,崔斯特乃至感觉到, 自己鄙人一秒被完全消灭的画面。
 
  「乖啊!」王雨欣摸了摸崔斯特的光头,转身离开了,在走过亚修恩身边时, 轻声道:「血燕馆,今晚废弃!」「遵命!」亚修恩拱手道。
 
  「呸!公主你个臭婊子,要不了多久,我就会让你声名狼藉,然后让你成为 一个废人,沦为我胯下最低一级的性奴隶。」崔斯特咬牙切齿地说道。
 
  月黑风高,寒风刺骨,一个一身黑甲,身披赤色披风的兵士,来到了血燕馆 门前,逐步拔出了腰间的黑色白——斩魂剑。
 
  「亚修恩大人,想不到您竟然会大驾光临,真是稀客,里边妍副会长正在上 演一出好戏,您来的可真是时分,我来为您领路。」守门的人奉承地对这个黑甲 兵士说道。
 
  「是嘛,领路就无需劳驾了。」亚修恩目光闪过一丝厉色,黑夜下,一道寒 光一闪而过,这几个护卫便倒在了血泊中。
 
  大门被翻开,亚修恩大步走了进来,大厅里,一个容貌绝美的少女,身上满 身精液,下体的蜜穴被一个扩阴器大大地撑开,直径竟抵达了12厘米,鲜红粉 嫩的子宫现已被人扯了出来。
 
  「不要!求求你……不要扯掉我的子宫。」少女脸上写满的惊骇,泪眼婆娑 地乞求着,她的身上浑身伤痕,挺翘的乳房不知去向,她的嘴角不住地咳出鲜血, 显然之前受到了不行思议的糟蹋。
 
  「妍副会长,你就乖乖录用吧,作为血燕馆最终可以运用的价值。」一个男 人正要一把扯断妍的子宫,不想一道寒光,却是抢先一步将他的手切断,随后, 他另一只手苦楚的捂着咽喉,鲜血无可遏止地从他的嗓子中喷出。
 
  「亚修恩,我们向来是非清楚,你为何一来就下这么重得手?」一个五 十多岁的男人质问道。
 
  「如此糟蹋一个不幸的少女,你们下手又何曾不轻。」一道黑色通明结界瞬 间笼罩住了整个血燕馆,亚修恩目露寒光,冷冷道:「私自招募如此庞大数量的 佣兵,其间不乏大剑师等级的高手,这清楚就是聚众谋反,萨沙菲尔王国的危险, 就由我来铲除!」一道道寒光在人群中闪过,一道道血雾就此散开,整个血燕馆, 笼罩在了逝世的暗影之下。
 
  顷刻之后,一个黑影闪现到了妍的面前。
 
  「妍,我奉公主之命,带你回家。」亚修恩将妍的子宫塞进体内,道。 
  「我的妹妹,我的妹妹……」妍紧紧抓着亚修恩的手臂,溃散地哭泣道: 「请救救我的妹妹,我死不要紧。」「你定心,你妹妹的工作我早已打听到,她 现已先你一步被我就回。你定心吧!」亚修恩的话,每一个字都充溢着无比的希 望,妍一把搂住亚修恩,大声地哭泣,好像要把多年来的苦楚悉数宣泄出来。 
  王雨欣站在阳台之上,看着血燕馆火光冲天,她知道,从今日起,血燕馆将 不复存在。
 
  这时,亚修恩的身影闪现而来,他的怀中,还抱着妍残缺的身躯。
 
  「我有时在想,我分明喜爱被虐,却为什么怨恨不幸的女孩子被这样残虐。」 
  「由于,公主殿下可以挑选,你可以挑选被虐,也可以挑选不被虐。自己选 择,是享用,逼迫挑选,就是惨痛。」「是啊,能有挑选权的,才是享用,没有 挑选权的,就是惨痛。」王雨欣将手放在妍的身上,汹涌的生命之力连绵不断涌 入妍的体内,登时,她残缺的身躯被修正完好,下体的大洞也从头变得紧窄。 
  「带她去妹妹那里,好好歇息吧!」王雨欣轻声道。
 
  「遵命。」亚修恩一个闪身,消失在了阳台上,连同昏倒中的妍一起。 
  拂晓的太阳缓缓升起,清晨的迷雾也随之散失,寂静的山林透着一份怪异的 凝重,微起的山风带来了一种逝世的阴霾。
 
  王雨欣单独来到叛军城市耶鲁斯塔城,大声道:「我是萨沙菲尔仅有的公主 伊莎贝尔,我按要求带来了百万赎金。」顷刻,城门翻开,一个带着一副眼镜, 穿着正统制服,看上去非常文雅的男人走了出来。
 
  「我是耶鲁斯塔城的领袖菲尔格斯,您的赎金带来了吗?」王雨欣甩出一张 金卡,道:「三百万,都在里边。」「很好,您定心,我们也是一诺千金之人, 这就带您去见您的父王。」菲尔格斯推了推眼镜,文质彬彬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不多时,王雨欣来到了地牢,在这儿,果然看到了国王,只见他四肢被铁链 锁住,全身只穿了一件破旧的短裤,一副憔悴的姿态。
 
  「父王……」王雨欣喊了一声,国王逐步打开眼,看到自己的女儿,不由地 大惊道:「伊莎贝尔,快逃,这是个圈套!」不等王雨欣做出反响,菲尔格斯忽 然大笑道:「现已太迟了,从公主殿下踏入这地牢的一刻起,漆黑法阵,现已启 动了。」王雨欣冷哼了一声,一道神罚之光席卷而出,瞬间将若干战士化作星光, 散失于无形,但是,菲尔格斯以及他身边的四大护卫,却是毫发无伤。
 
  「变这么弱了?」王雨欣心中一惊。
 
  「捉住她!」菲尔格斯指令道,登时,四大护卫一起攻击,王雨欣不住闪躲 斡旋,然后看准机遇,一脚踢在了一个护卫的胸口。
 
  「哈,公主的脚可真香啊!」这名护卫一把捉住王雨欣的脚踝,将她一把扯 了过来。
 
  「啊!」王雨欣惊叫一声,整个人被这么一扯,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真是遗憾啊,如果是往常,你这一脚的威力,满足他死上一百次了,惋惜, 漆黑法阵正在禁闭你的女神之力,你现已无法运用这强壮的力气了。」菲尔格斯 一改之前绅士的容貌,显露了反常般的狂笑。
 
  「啊!不要!」王雨欣的鞋子被一把扯掉,白色的丝袜一瞬间被扯烂,显露 了她那白嫩的脚丫。那护卫见了,竟是张狂地舔抵亲吻,在她脚丫上留下一丝丝 的唾液。
 
  「变……反常,铺开我!」王雨欣羞愤地喊道,身体拼命地挣扎着,然后另 一只脚一脚踢在了那护卫的要害,让他好一阵苦楚。
 
  「妈的,看我不废了你!」那护卫恼羞成怒将她两只脚悉数捉住,然后到提 起来,重重地往地上一摔。
 
  「呜呼……」王雨欣一声痛呼,这一摔把她摔的七荤八素,但是,不等她回 过神来,另一个护卫从后袭来,一把将她的双手给反绑在死后。
 
  那个被他踢了要害的护卫,一步一步向她迫临,眼里全是毫不掩饰的凶恶和 兽欲。
 
  「不……不要过来!」王雨欣惊慌地看着护卫恶毒的目光,奋力挣扎着,无 奈她被漆黑阵法限制了女神之力,即使现在她没有封印项链的捆绑,也无法发挥 本来的力气了。
 
  「砰」!那护卫一拳狠狠地打在王雨欣的肚子上。
 
  「唔……」王雨欣痛呼一声。
 
  「你不是很放肆吗,你不是踹我踹的很过瘾吗!」护卫又是一拳重重打在王 雨欣的肚子上。
 
  「哇……」王雨欣一口胃液吐了出来,但是,没等她缓口气,那护卫又是一 拳,打得她舌头微吐,眼睛翻白,口中更多的胃液喷了出来。
 
  「砰砰砰砰……」护卫醋坛般大的拳头,接连不断地捶打在王雨欣的肚子上, 每一下都狠狠地砸凹进去,砸的王雨欣不住宣布苦楚的惨叫。一个娇柔白嫩的少 女,就这样被一个五大三粗的护卫不住地捶打着肚子,没有一点点的怜香惜玉。 
  不知锤了多少下,王雨欣的挣扎逐步停了下来,本来吐出的胃液,也逐突变 成了赤色的鲜血,跟着护卫的每次捶打而往外喷出,将她胸口的衣襟悉数染红。 
  王雨欣的呼吸现已非常弱小了,无神的双眼半睁着,旧日强壮的公主,现在 展现出这般无助不幸的容貌,却是也有着一种触目惊心的美。
 
  眼看着护卫的拳头又要砸来,王雨欣马上乞求道:「别……别打了……我… …我快不行了……啊!」不等她把话说完,护卫就是一巴掌款待过来,王雨欣的 俏脸马上红了,她楚楚地看着护卫,眼中泛出了晶亮的泪光。
 
  「你……你们不是要钱吗?咳咳……钱现已……给你们了,咳咳……请放了 我们!」王雨欣边咳着血,边无助地说着。
 
  「你还不理解吗,我们要害要的但是显贵的公主殿下你啊。」菲尔格斯淫邪 地笑道:「萨沙菲尔最美丽的公主,又有无比强壮的女神之力,几乎就是女神的 化身。如果,让我们这些普通人将你这显贵的身子任意凌辱,再把这些香艳的场 面记录下来,发给你们萨沙菲尔,你想你的国民大臣看到后,会有怎样的反响呢?」
 
  「你……你鄙俗!无耻!」王雨欣一双美目怒瞪着菲尔格斯。
 
  「感谢您的赞许。」菲尔格斯悄悄鞠躬,以表敬意,然后脱去了自己的裤子, 显露了他那粗大的肉棒。
 
  「啊……你,你要干什么……别……别过来!」王雨欣不安地扭动身体,眼 泪不自觉地在眼眶打转。
 
  「我干什么不是清楚明了了吗!不过你定心,我是个绅士,不会逼迫你的。」 
  菲尔格斯走到王雨欣面前,双手开端在她身上任意游走,然后一把捉住王雨 欣的胸部,开端很有节奏的揉捏了起来。
 
  「唔……嗯……不……不要……」王雨欣无力的嗟叹着,菲尔格斯偌大的手 掌,每一下都适可而止的触碰到她的高点,一股股好像电流般的快感,让王雨欣 不由得想要嗟叹,她本来惨白的脸蛋,逐步显现出了一抹红晕。
 
  遽然,菲尔格斯拿出一把小刀,一把割开王雨欣胸前的衣襟,粉赤色的胸罩 也被一把扯了下来。
 
  「啊……不要……我……我是公主……你……你不能这样对我!」王雨欣急 的眼泪都快流了出来。
 
  「想不到公主看起来这么瘦,这胸部还挺有料的嘛!啧啧……真是一对极品 啊!」菲尔格斯双手在王雨欣的乳房上,时轻时重,时而撩拨乳头,时而轻揉爱 抚,时而大力揉捏,弄的王雨欣快感连连,身体愈发的振奋。
 
  「啊啊……住……停手……不要再弄了……」王雨欣宣布反对的嗟叹,在菲 尔格斯这般把玩下,快感一浪接一浪的传来,她的鼻息逐步沉重,下体传来阵阵 瘙痒,她知道,自己的阴户现已春潮众多了。
 
  「这奶子会是什么味道呢?让我尝尝吧!」菲尔格斯一把含住王雨欣的肉头, 不住地舔抵吸吮。
 
  「啊……嗯……」骤但是来的湿黏和热度,让王雨欣整个心弦都被触动了, 灵敏的双乳传来阵阵影响,一股心里深处的欲火马上被撩拨了起来。
 
  「咻~咻~咻~咻~」淫靡的吸吮之声在地牢响起,王雨欣强行忍住嗟叹的 愿望,憋了一瞬间,却是再也不由得,大声嗟叹了起来。
 
  「嘿……公主殿下本来这么淫荡啊!」菲尔格斯淫笑道。
 
  「啊啊……不……不是的……啊啊……」王雨欣噙着泪,无力地辩解着。 
  「是吗?」菲尔格斯一口咬住王雨欣的乳头,痛的王雨欣一声尖叫,不过随 后,菲尔格斯的舌头又再度一阵撩拨舔抵,影响的王雨欣是阵阵嗟叹。
 
  「啊……嗯……好……好舒畅……啊啊……」王雨欣美目流通,楚楚看着在 自己乳房任意吸吮的脑袋,这影响往后的温顺,让她逐步堕入了这美好的味道。 
  吸吮了好一瞬间,菲尔格斯抬起头,却见王雨欣满脸潮红,目光水波荡漾, 小嘴微张,吐气如兰,一副快要高潮的姿态。
 
  「哈,想不到神圣不行侵略的女神,一瞬间变成了欲求不满的荡妇了。」 
  「啊……不是的……你……你胡说……」王雨欣被菲尔格斯的话影响的稍稍 清醒过来,不料那菲尔格斯双手再度袭上自己的乳房,开端时轻时重的爱怜挑弄。 
  「啊……不要……不要啊……唔唔……」王雨欣一张小嘴被菲尔格斯的嘴唇 堵上,舌头任意闯进王雨欣的嘴巴,贪婪的汲取着王雨欣的唾液,而王雨欣,强 烈的快感几乎吞噬了她的沉着,她开端不自觉地用舌头合作了起来,与菲尔格斯 羁绊在一起。
 
  吻了好一瞬间,菲尔格斯分隔唇,看着娇艳欲滴的王雨欣,他轻声道:「公 主殿下,我脱去你的衣裳可以吗?」王雨欣的愿望早已被菲尔格斯高明的技巧给 完全撩拨了出来,她欲乱情迷地赶紧双腿冲突,然后含羞的别过头,轻闭双眼, 悄悄点了允许,菲尔格斯显露一抹邪笑,然后一把脱去王雨欣翻开的衣裳,顺带 一刀割下下面的裙子,将这衣裙内裤一并脱去。
 
  王雨欣一直闭着眼睛,羞愧难当,自己竟然就这么默认了菲尔格斯的行为, 但是,她的心里却是一阵阵的激动,一点也不恶感这样粗犷的行径,反而隐约有 着期待。
 
  看着王雨欣睫毛悄悄的哆嗦着,俏脸越来越红晕,菲尔格斯悄悄分隔王雨欣 的双腿,舌头在她的大腿根部任意滑动,最终来到胯间的缝隙,一口吮住王雨欣 的阴蒂,开端舔抵挑弄了起来。
 
  「啊啊……不要……不要弄那里……啊……」王雨欣只觉下体传来阵阵难以 言喻的快感,顷刻之后,竟是浪叫一声,许多的蜜液从阴道里喷了出来。 
  「啊啊……不要……不要再……摧残我了……啊啊……」王雨欣不住娇喘着, 高潮的快感让她明澈的眼睛变得迷离起来,上面蒙上了一层淫媚的光辉。 
  「公主,要我的鸡巴吗?」菲尔格斯邪笑道。
 
  「要……不……不要……唔唔……」王雨欣拼命坚持自己的沉着,不料菲尔 格斯两根手指一把刺进王雨欣的蜜穴,开端抽弄起来。
 
  「要仍是不要啊?」菲尔格斯问道。
 
  「啊啊啊……好……好舒畅……啊啊啊啊……不要停……我要……我全要… …」王雨欣最终一丝沉着也被这快感吞没,总算完全放下女孩的拘谨,放浪地喊 着。
 
  「我可没逼迫你哟,公主的请求我怎样能不履行呢?」菲尔格斯将他粗大坚 挺的肉棒一下刺进王雨欣的蜜穴,停了一瞬间,然后开端九浅一深的抽插起来。 
  「啊啊啊啊……用力……用力插我……啊啊啊啊……」纯洁女神王雨欣就这 样完全沉沦在了肉欲的快感中,开端忘情地浪叫着,宛如一个淫贱的荡妇一般。 
  四大护卫看的眼睛都直了,只觉他们的领袖抵挡女性真是有一套。
 
  总算,在抽插了上百次后,菲尔格斯将肉棒定在王雨欣的子宫口,将浓浓的 精液悉数射进了子宫里。
 
  「啊啊啊啊啊啊……要去了……去了……啊啊啊啊……」精液冲刷子宫的快 感让王雨欣再次瞪上了高峰,她眼睛悄悄上翻,舌头伸在外面,口水不自觉的顺 着嘴角流了出来,下体更是抽搐个不断。
 
  「怎样,公主殿下,舒畅吗?你的父王但是一直在看着了。」菲尔格斯淡笑 道。
 
  「啊……不……」王雨欣马上从高潮的余韵中清醒过来,撇过头看向父王那 边,却见父王满眼的无奈和愤恨,仅仅,他的裤子却是支起了一个大大的帐子。 
  「求您……不要看……」王雨欣噙着泪。
 
  「也是,父女情深,这光看怎样行。」菲尔格斯翻开牢笼,一起拿出一个熏 香,让国王好好闻了闻,登时,无法言语的国王大骂道:「你这个禽兽,胆敢这 样对我女儿,我是不会放过你的!」「诶,国王大人别这么说嘛,待会你亲身干 你女儿的时分,这个禽兽之名可更适合你哟。」菲尔格斯显露了一个绅士般的笑 容。
 
  「什么?」国王一惊,这时,他体内一股难以抑制的欲火涌了起来,他的眼 睛布满了血丝,他看着光着身子的王雨欣,逐步朝她走了曩昔。
 
  「父王,你……你要干什么……你还清醒吗?啊……不要……不要过来……」 
  王雨欣拼命地挣扎着,无奈死后的护卫死死将她捉住,她本就衰弱的身子更 是无法动弹。
 
  国王拼命地捂着脑袋,好像回复了一丝清醒,但随后他一声吼怒,一把抢过 王雨欣,将她狠狠往自己的肉棒上一放。
 
  「啊……」地牢里,传来了王雨欣一声凄厉的叫声,国王粗鲁地将肉棒刺进 王雨欣的蜜穴里,这直径7厘米,长度抵达30厘米的肉棒,一瞬间穿过了王雨 欣的子宫口,深深插进了子宫里边。
 
  「哇……国王就是威猛啊!」菲尔格斯饶有兴致的观看着。
 
  「父王……不要……不要啊……」王雨欣留下了耻辱的泪水,被自己父王强 暴什么的,这种背德人伦的影响,让王雨欣羞愤之余,反而涌起了更剧烈的快感。 
  「啊啊啊……父王……你……你好粗犷啊……」王雨欣心中嗟叹着,被人逼 迫着和自己的父王交媾,竟是发生了难以言喻的影响和快感。
 
  「父王……啊啊啊啊……请……请在剧烈些……啊啊啊啊啊啊……」如此强 烈的影响,让王雨欣完全暴露了自己的本性,再也没有往常那种纯洁的感觉。 
  「哈哈哈,本来表面这么纯洁的公主殿下,骨子里是这么的欲求不满啊!」 
  菲尔格斯以及四大护卫放声大笑着,津津乐道的看着这场父女的乱伦盛宴。 
  总算,在检查了两百多下后,国王将肉棒顶住王雨欣的子宫深处,将浓浓的 精液迸发式的发射出来,影响的王雨欣的放声浪叫着。
 
  「啊啊啊啊啊啊……父王……父亲大人……你好凶狠……啊啊啊啊……高潮 了……完全高潮了……」王雨欣翻着白眼,嘴角的口水不住地流着,将胸部打湿 了一大片,绝顶中出的快感,让王雨欣竟是出现了时刻短的昏倒。
 
  「啊啊……好爽……」王雨欣痴淫地嗟叹着,全身不住地抽搐,一副崩坏的 容貌。
 
  「这就不行了?」菲尔格斯蹲下身子看着不住抽搐的王雨欣,道:「这好戏 才刚刚开端,你们四个,把她轮了。」「是!」四大护卫早已按耐不住,一瞬间 扑上去,将堕入半昏倒的王雨欣抬起来就是凶狠的刺进。
 
  阴道,后庭,嘴巴,乳房,这四个当地被四根粗大的肉棒激烈抽插玩弄,让 王雨欣再次爽的浪叫连连,从前的高潮让她淫性完全迸发,她身体不自觉地合作 着,嘴里宣布了痛快的嗟叹。
 
  「啊啊啊啊……好剧烈……不要怜惜我……请再剧烈些……狠狠地插我…… 
  啊啊啊啊啊啊……「王雨欣语无伦次的浪叫着,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叫 些什么,从一开端菲尔格斯的温顺爱怜,到父王的粗犷强奸,再到被四大护卫激 烈的轮奸,王雨欣的肉欲被一次次提高,剧烈的影响让王雨欣完全沉浸在了肉欲 的快感中无法自拔。
 
  「啊啊啊啊……又……又中出了……精液……许多精液……啊啊啊啊……高 潮了……又高潮了……」王雨欣现已不知道是第几次泄了身,此时的她,全身都 是精液,脸上满是振奋的潮红,半闭的媚眼充溢了淫媚之色。
 
  总算,在四大护卫再也射不出一滴精液后,王雨欣现已高潮的昏了曩昔,蜜 穴和后庭一张一合,里边不住地流出精液,小嘴更是往外流淌着精液和口水,看 上去非常淫靡,翻白的双眼无不显现她阅历了许多高潮后的崩坏,往昔纯洁纯洁 的公主,此时完全沦为了一个淫娃荡妇。
 
              第九章奴隶公主
 
  「唔……呼……」模含糊糊中,王雨欣打开了双眼,发现自己躺在草垛上, 身上不着片缕,不过那浑身的精液,倒好像被人擦洗洁净了。
 
  「醒了吗?公主。」菲尔格斯蹲下身子,笑着说道。
 
  「你……你究竟想怎样?」王雨欣瞪着菲尔格斯,耻辱的眼泪在眼眶打转, 看上去楚楚不幸。
 
  「我就喜爱你这样无助,不幸,又羞愤的姿态,看的我仍不住就想好好优待 你。」菲尔格斯淫邪地笑道。
 
  「这反常,又不知在想什么办法优待我了,轮奸性虐,仍是针对女性的酷刑? 
  想想都好振奋了。「王雨欣的心里完全一副痴淫期待的容貌。但表面上,她 照旧是一脸的羞愤。
 
  「反常!」「哟,你这么夸我我会不好意思的。」菲尔普斯将左手放在王雨 欣的胸部,亲亲揉捏着,然后右手拿出一个奴隶项链,道:「把这个带上。」 
  「不要!」王雨欣转过脸气道。
 
  「我是无所谓了,如果,你不想你的父王就这么死掉的话。」菲尔普斯摊开 手,做出一副无奈的姿态。
 
  「父王!」王雨欣心头一跳,随即气氛地看着菲尔格斯,怒道:「你!你卑 鄙,无耻,轻贱!」菲尔格斯津津乐道的听着公主的叫骂,等她骂累了,才不紧 不慢的道:「往常仍是要多多学习啊,否则连谩骂都是来来去去那几个词汇,很 无趣的。」「你!」王雨欣气的快抓狂了。
 
  「好了,乖乖带上吧,我的奴隶公主。」菲尔格斯浅笑地看着羞愤的王雨欣, 道:「否则,你的父王我可就不客气了。」说罢,目光示意护卫启动机关,登时, 国王的铁链传来剧烈的电流。
 
  「啊,别……求你,我戴。」王雨欣听着国王的惨叫,急的眼泪的出来了, 她一把抢过菲尔格斯的项链,耻辱地将它带上。
 
  「早这样不就行了。」菲尔格斯站动身,走到那儿的椅子上,脱下自己的裤 子,将自己粗大的肉棒露了出来。
 
  「爬过来,给我口。」菲尔格斯指令道。
 
  「是……」王雨欣羞愤地趴下身子,一点点爬曩昔,耻辱的眼泪不自觉的从 脸颊划过,她爬到菲尔格斯胯下,翻开小嘴,将肉棒含入了口中。
 
  「唔……唔……」王雨欣卖力的吸吮套弄,这耻辱的感觉让她的小穴一张一 合,里边浸透出了一丝丝淫液。
 
  总算,套弄好一会的王雨欣,马上感觉菲尔格斯的肉棒一阵抽搐,一大股的 精液在她口中迸发开来。
 
  「不许吐出来,给我吞下去。」菲尔格斯指令道。
 
  「唔嗯……」王雨欣流着泪,将口中的精液悉数吞咽下去,然后主动将菲尔 格斯的肉棒舔抵洁净。
 
  「很好,这样才对,你很有做奴隶的潜质。」菲尔格斯摸了摸王雨欣的脑袋。 
  「接下来,好好伺候一下你的父王吧!」菲尔格斯笑道。
 
  「什……什么?」王雨欣羞愤地看着菲尔格斯,气的话都说不住来。
 
  「你……你……你!」「如果你不想父王就这样死掉的话……你可以回绝。」 
  菲尔格斯戏虐道,说着,将国王的牢笼翻开。
 
  「去吧!你可要主动点啊。」「你……呜呜呜……」王雨欣瞪了菲尔格斯一 眼,遽然嘴巴一扁,无助地哭了起来。
 
  「哟哟哟,从前一个大招干掉五万众多国精锐,实力堪比半神的伊莎贝尔公 主,怎样哭成这样,让人看的着实心疼啊。」菲尔格斯吻去王雨欣脸上的眼泪, 一副怜惜的姿态。
 
  「哼……你这反常,少在这假惺惺。」王雨欣转过头,无奈地朝国王那爬了 曩昔。
 
  「父王,对不住。」王雨欣抽泣着,两只白嫩的玉手悄悄扒下父王的裤子, 那坚固粗大的肉棒一瞬间弹了出来。
 
  「父王,您的肉棒好精力了。」王雨欣有些痴淫地说道,然后翻开小嘴,一 口含了下去。
 
  「伊莎贝尔,别这样,让他们电死我!」国王老泪纵横,仅仅下面传来的阵 阵无比舒适的快感,让国王仍不住闭上眼睛享用了起来。
 
  「国王大人,你就别装了,昨日你干你女儿的时分,不是挺起劲的吗。」菲 尔格斯戏虐道。
 
  「你……」国王眼睛好像要喷出火来。
 
  「父王,为了我们能活下去,请……请你不要怜惜我……」王雨欣舔抵着父 王的肉棒,然后站动身,将自己的阴户对准肉棒,逐步坐了下去。
 
  「呃……伊莎贝尔……」国王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两片香唇堵住了嘴巴。 
  「嗯……嗯……父……父王……您好凶狠……」王雨欣自己上上下下的崎岖 着,一对奶子上下晃动,脸上满是振奋的潮红。
 
  「嗯……啊……啊……」王雨欣柔美的嗟叹着,鼻息呼出痛快的空气,下体 的淫水不住地跟着抽插而翻涌出来,宣布扑哧扑哧的淫靡声响。
 
  国王很快不由得,嗟叹的射了出来,射的王雨欣一阵浪叫,随后一把瘫软的 倒在国王的怀中,身子兀自抽搐着。
 
  「啊……呼……父王……我爱你……」王雨欣娇喘着嗟叹着,父王看着自己 身上的赤裸娇躯,眼中一片冗杂。王雨欣遽然抬起头,一口吻住父王的嘴,舌头 任意地搅动着。
 
  「对不住,父王,这才是真实的我,表面纯洁纯洁,内中淫荡好色又反常的 女孩,父王,您能宽恕这样的我吗?」王雨欣心里这样述说着。
 
  「好了,公主,你可以过来了。」菲尔普斯冷笑道。
 
  「是,主人。」王雨欣爬下身子,逐步朝菲尔普斯爬了过来,却被菲尔普斯 一脚踹倒。
 
  「想不到你竟是这样的淫荡,跟自己的父亲乱伦还能这么振奋。」菲尔普斯 拿出一个鞭子,道:「你们几个,把她吊起来。」四个护卫粗鲁地将王雨欣双手 吊起,菲尔格斯拿来一根鞭子,狠狠地鞭打着王雨欣。
 
  「啊……好……好痛……别……别打……呜呜呜……」王雨欣娇弱的身子宛 如风中孤叶一般无助,一阵阵鞭子传来的苦楚让王雨欣眼泪滚滚而下,口水也不 自觉地流了出来。
 
  仅仅,打了这么多鞭子,王雨欣身上却并没有什么鞭痕,身子仍是这么光亮 如初,发现这一现象的菲尔格斯,不由地显露了残暴的笑脸。
 
  「公主殿下,看来就算禁闭了你的女神之力,但身体仍是在女神之力的加持 下反常强悍。」菲尔格斯拿出一根铁棍,然后残暴的对着王雨欣的肚子就是狠狠 地一下。
 
  「啊!」王雨欣一声惨叫。
 
  「几乎毫发无损。」菲尔格斯张狂地用铁棍捶打着王雨欣的肚子,每一次都 深深堕入肚子中,将之顶入一个大大的洼陷。地牢里不住传来王雨欣凄厉的叫喊, 大口大口的胃液从王雨欣的口中吐了出来,下体也喷出了许多的淫水,鄙人面汇 聚成了一滩水泽。
 
  「想不到公主殿下被这样虐打还能有快感,真是十足的受虐狂。」菲尔格斯 发疯似得的击打着,逐步的,王雨欣的挣扎弱了下来,口中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 下体也流出许多的鲜血。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