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校园的艳事
校园的艳事

在校园住的教师没几个不打麻将的,而刚好陈剑和美人教师林黛都欠好此道。 美人教师和她老公的睡房在校园的西头,老公晚晚上在东头教师睡房这边打麻将, 林黛她有时也会过来看看,见小陈教师在一旁看书,就爱与陈剑教师天涯海角的 聊谈天。陈剑自小有美术天分,还遗传得有副好歌喉,在音乐和美术上还有些造 诣,天然与喜爱音乐美术、舞蹈塑身的美人教师林黛有着许多的共同语言和喜好。 没聊上几回,美人教师就很惊讶,很敬服陈剑了,什么「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 书」,「醍醐灌顶、恍然大悟」这类的话,常从她那张小细巧巧的樱桃小口中吐 将出来,在陈剑听来,就宛如珍珠落玉盘,清脆婉转,动人心弦。从美人教师看 陈剑的目光里,形似模模糊糊流显露了「相见恨晚」、「我好喜爱」几个含糊的 字。
 
  陈剑但是个深藏不露的小色狼,那时分还没成婚,只要个时分时合的女朋友, 一个星期只能与女朋友碰头一次,因为没住宅,还要寻找机会,等父母不在家时 才干嘿咻嘿咻,有时分家里有人,就没机会与女朋友睡在一同,女朋友对此等条 件的小陈教师天然很有定见。现在每逢陈剑与美人教师聊地利,他那雄性荷尔蒙 就会作怪,他常常精虫上脑,想入非非,在柔软的灯光下,他看林黛是那么的美 丽,尤其是一见美人教师那副明眸善睐的神态,他就不由得激烈的想上了这个 「林妹妹」。所以,当美人教师的目光看着他赏识时,陈剑的目光也会不断的欣 赏着美人教师,大胆的偷看着美人教师领口里显露的深深乳沟,赏识着美人教师 那娇媚欲滴的姿态。当美人教师的目光射向他的眼睛,他不是退避,而是大胆的 迎上了去,与美人教师眸目生辉,一个是秋波泛动淫水涟涟,一个是灼灼目光摄 掠佳人,这目光短兵交代,就比谁更色,比谁更有色心和色胆,陈剑的色心色胆 比美人教师大多了,每次都把美人教师看得面红耳赤的低下了头,两个玉兔在怀 里蹦呀蹦的,陈剑好几次都不由得想伸出手去,摸一摸美人教师那对挺拔傲人的 乳峰……
 
  住校教师晚上打麻将,大都是穿软底的拖鞋,只要贾大庆教师和他老婆爱穿 一双硬底的情侣木屐鞋。贾教师从前从前公派到日本留过学,他与美人林黛就是 在日本留学快结束时知道的,当年他们在日本就喜爱穿这样的情侣木屐鞋,现在 还穿,形似他们都很难忘记那段从前有过的甜美。
 
  当教师们打麻将有人接下的时分,贾大庆教师常常要回睡房去一趟,说是回 去吃点药或倒点水什么的。话多的汪教师就会取笑他说:「是不是现在手气欠好, 要回去摸摸美人老婆的『那里』……换换手气?」汪教师的玩笑话,总会逗得在 座的男女教师「嘻嘻哈哈」的笑上一阵 .
 
  贾教师回睡房去干什么陈剑心里最清楚,因为他早现已发现了贾教师回睡房 的隐秘。
 
  陈剑这人喜好比较广泛,美人教师回睡房后,他就会去校园东头和西头睡房 之间那块操场上训练,先是「扎马」,后是打拳,有时还要蹦几下后空翻。他很 有「扎马」的功底,一扎就是半把个小时,动都不动一下,在那不甚亮堂的操场 上,不经意看,谁都还发觉不到操场暗影里有个「扎马」的小伙子。
 
  在「扎马」的时分,陈剑就常看到贾大庆教师拖着木屐鞋「夸哒夸哒」的回 睡房去,才走到门口,睡房门就开了,是美人林黛教师听到木屐鞋的响声就起来 给他开的房门。贾教师进屋后也不开灯,就听见他们小声的说话,接着就传出美 女教师「嗯嗯……啊啊」的嗟叹声。陈剑人年青,弟弟爱激动,那听得这种声响 啊,所以他就常常会悄然的溜到他们窗外去偷听……
 
  「啷个嘛,手气欠好,就来摸人家……每次都把人家……弄得痒痒的……」 
  「不单是手气欠好,还总放炮……,快,把内裤脱下来,我在你这儿放炮, 总比在麻将桌上放炮好些……说不准,在你下面放了炮,在麻将桌上就不会放炮 了……他们说,我回来换手气,我就换换手气!」
 
  「嗯~,要摸,就把我摸舒畅嘛……下面水都还没有……别忙进嘛……哎哟 ……你真是……猴急!」
 
  「老婆,就只要一个人接下……快点呗,……一会我回来睡,必定把你摸舒 服……这会儿,就只放炮……噢……」
 
  一阵「悉悉嗦嗦」的脱裤子声响后,接着就是木床「吱嘎吱嘎」的响起来, 不用问,就知道是贾教师的鸡巴插进了美人教师的屄屄里开端了短促的插顶。陈 剑这时分的脑子和双手可没闲着,脑子里飞快的幻想着美人教师林黛被老公的鸡 巴抽插着是怎样的浪荡姿态,他的左手捞着裤子,右手撸着「弟弟」,隔着墙, 冲着美人教师的屋里打飞机。这时分,美人教师的嗟叹愈加的动听,撩得陈剑的 心里那个痒啊,痒的他妈的无法描述。可就在这关键时刻,木床的响声就没有了, 美人教师的嗟叹声也没有了,有的,只能听到贾大庆教师在短促的喘粗气!形似 美人教师林黛很不满足老公的体现呢,她在没好气的敦促着老公说:「……你射 都射了,还压倒……干啥子嘛……还不快点起去……」。
 
  不一会,睡房里就是一阵细微的响动,然后就看到贾教师从屋里出来,关上 门,穿上脱在门外的木屐鞋,「夸哒夸哒」的又回去接着「修长城」去了。 
  偷听的时刻尽管不长,可很影响啊,陈剑的老二一向振奋得直挺挺的,他真 想这会儿闯进睡房去,赶上个贾大庆教师的热被窝,把美人教师猛肏一阵,可那 门关着呢,怎样进去?叫门?美人教师不开门怎样办?陈剑可不敢破门而入,搞 欠好,那就是强奸罪!小不忍则乱大谋,打住!打住!
 
  猛然间,陈剑在美人教师的睡房门口看到了一双女式木屐鞋,呵呵,本来他 们都是把木屐鞋脱在门外的!有了这个发现,陈剑的心里登时就有了一个妙计。 
  第二天晚上,美人教师林黛与陈剑谈天的时分,陈剑就望着美人教师不住的 笑,林黛打了他一下,问他笑啥?陈剑压低了声响,通知美人教师说,她老公回 睡房与她做爱的声响他都听到了。美人教师的脸一红,直说陈剑「无聊」,陈剑 却悄然对美人教师说:「你老公跟你做……就那么点时刻……你满足吗?……也 是啊,你老公每晚上都要做爱一两次,这样的做爱,只要数量,没有质量……」。 
  陈剑看美人教师并没有表明很反感的姿态,所以胆子就更大了,他接着轻声 的说:「我但是几周才一次啊……好姐姐,要不要和我……试一试?」
 
  「不要!」
 
  「试一试嘛……」
 
  「……不要……」
 
  陈剑的脸皮真厚,一连说了几句「试一试」,美人林黛教师先还答复的很坚 决,可后来竟有了些踌躇和犹疑。陈剑所以抓住时机,就对美人教师说,一会美 女教师回了睡房,他就到她的睡房去。美人教师一听吓得直摇头:「你……你的 胆子也太大了……我老公……就在这儿……」,她还红着脸对陈剑说,「……我 回去就把门闩上,你来……我是不会开门的……」。
 
  「好姐姐,一会我来叫门,你就把门开了嘛……就一次,包你满足……会记 得一辈子……」。
 
  「你……甭想入非非呐……我是不会……开门的……」。
 
  「要是……你给我开了呐?」
 
  「我给你开了?……根本不可能的!」
 
  「要是你开了门……可别撵我走啊……」。
 
  「嗯……好吧,要是我……自己开了门……就随你……处置……」。
 
  他们说话声响不大,淹没在打麻将的声响里,天然没引起教师们留意,可陈 剑知道美人教师有些心动了,但又放不下良家少妇那种心里闷骚、表面拘谨的面 子。
 
  但是一连几个晚上,陈剑却都按兵不动,仍然是看书、谈天、打拳和偷听。 谈天的时分,美人教师现在反倒是看着陈剑笑了,形似在讪笑陈剑说得闹热、吃 得淡白,有那个色心、没那个色胆什么的。
 
  但没过三天,陈剑就逮住了机会。
 
  那晚上,贾大庆教师他们打麻将是「四脚硬」,陈剑挨到贾教师平常「夸哒 夸哒」回睡房去的时分,就悄然溜出了睡房去,他溜到美人教师睡房外面,去偷 了那双女式的木屐鞋……
 
  穿?陈剑脚这么大,怎样穿得进去啊?呵呵,别为他着急,他总有办法的。 陈剑他从小爱体操,会双手倒竖走路,他就这么双手穿戴女式木屐鞋,倒竖着向 美人教师的睡房走去。「夸哒夸哒」的才倒竖着走到门口,门就开了,陈剑一闪 身就进了美人教师的睡房。
 
  这会儿,美人教师仍是睡意朦胧,开了门,就回身向木床走去。陈剑闩上门, 就跟着美人教师往床边走,俄然,美人教师问了一句:「啷个嘛,手气又欠好嗦?」 陈剑登时呆住了,他不敢说话,只得硬着头皮,用鼻子「嗯」了一声。
 
  这一声轻嗯,形似就显露了马脚,猛然间,走到木床边的美人教师站住了, 她现已听出了声响不对,可她没有转过身去,因为她现已知道死后的男人是谁。 一回身,就要说话,她说什么呀?不管说什么,都无法粉饰面对面的尴尬。门是 她自己开的,她记得她自己说过「要是自己开了门……就随你处置」的鬼话。更 况且,林黛从心眼里现已喜爱小陈教师了,哎,她这会儿形似骑虎难下、左右为 难。
 
  陈剑在美人教师死后,尽管看不见美人教师的神态,但借着室外的月光,他 模糊看到美人教师的身子在不住的哆嗦。陈剑不愧是小色狼,所以就一不做二不 休,从死后抱住了美人教师。林黛的身子被他搂入怀中,他逐渐的把美人教师越 搂越紧,双手开端悄悄的搓揉美人教师胸前那对富有弹性的酥乳,并俯下头,轻 轻吻咂着美人教师的耳垂和粉嫩的脖颈。他和她谁都没有说话,就这么抱着、抚 摸着、亲咂着,不一会,美人教师生硬的身子就在陈剑的怀里逐渐的变软了,她 的呼吸声越来越重,越来越短促,不一会儿林黛就开端了「嗯嗯」的轻声的嗟叹。 
  听到美人教师开端嗟叹起来,陈剑形似听到了进一步举动的号角,他一边继 续搓揉着美人教师的乳房,一边开端解美人教师睡衣的扣子……不一会儿,美人 教师的睡衣睡裤很快就被陈剑剥了个精光,呵呵,他怀里的美人教师始终没有一 点挣扎和抵挡,相反,当陈剑扯她的内裤时,她还有些自动的合作,把白嫩浑圆 的翘臀悄悄的扭了几扭。
 
  当美人教师被剥脱得一丝不挂之后,陈剑就敏捷的脱起自己的衣物来,怀里 的美人教师仍然一言不发,将身子逐渐的趴在了床沿上。
 
  陈剑脱光身子,挺着鸡巴用手去摸美人教师的屁股,美人教师的屁股就撅了 起来,陈剑心里好高兴,呵呵,没想到美人教师这么默契,这么合作!因为不敢 开灯,陈剑也无法赏识美人教师两腿间夹着的宝物,他只得用手去摸……呀,那 宝物肉鸡鸡的,毛不多,挺柔软,下面的缝缝水嫩水嫩的,手指头滑进去,肉缝 里早已是一片泥泞……陈剑那手指顺着嫩滑,探寻到了溪水里的蜜洞,一个手指 就戳将进去,登时就敏感到那蜜洞四壁的皱褶很多,因为美人教师还没生育过, 那蜜洞儿还很仄小,呵呵,看来美人教师的蜜洞还没侍候过大家伙!陈剑一边摸 弄,一边想着,他那根大鸡巴很自豪的又敏捷暴涨了几分。
 
  在陈剑的摸捣抠弄下,美人教师的嗟叹声逐渐的大起来,她形似为自己的大 声嗟叹感到有些害臊,不知是欠好意思,仍是怕嗟叹声在安静的夜晚传出很远, 她就把头藏进了被子里边,形似个顾头不管屁股的雉鸡。
 
  陈剑的手指在美人教师的屄屄里不住的插送,那屄屄里的淫水越积越多,这 时分的陈剑现已是浑身的欲火,他还忧虑着美人教师的老公会俄然回来,也就不 敢久久的游玩美人教师的屄屄,所以就用手操着火烫的鸡巴,向美人教师的蜜洞 里冲去……
 
  所以就用手操着火烫的鸡巴,向美人教师的蜜洞里冲去
 
  「啊」!跟着龟头的刺进,美人教师轻叫了一声,紧接着就是一枪究竟,插 到了幽径的屄芯,当龟头抵着子宫颈肉球时,美人教师又发出了一声闷哼! 
  陈剑的鸡巴一插进美人教师的屄屄里,陈剑就轻舒猿臂,狠扭熊腰,蛇矛逞 威,敏捷发起了对蜜洞的进犯,他的鸡巴大、敏捷快、抵得重、插得深,处处都 显现出了他的年青,他确实与美人教师的老公不一样,林黛那「咿咿呀呀」的娇 媚嗟叹,就是最好的证明,她与老公做爱时嗟叹声仅仅「嗯嗯」,可这会儿陈剑 插得她还有倒抽凉气的「丝丝」声!两人尽管一向没说话,可都心知肚明,这会 互相都需求什么,只见美人教师一边嗟叹着,一边把白嫩浑圆的屁股翘得高高的, 而且还不断的画着圆圈筛动……
 
  呀,这真是个久别了的骁勇异常的插屄男呐,自从老公得了糖尿病,美人老 师的性生活就有了很大的危机,她的屄屄良久都么有这么超爽的被肏过了。这会 儿,插在她屄屄里鸡巴不光粗大颀长,还又硬又烫,大肉棒进出时,不光把屄口 的嫩肉时而外翻,时而内陷,很有充实感,单就大龟头刮着阴道皱褶来回的运动, 就使美人教师的屄屄酥痒无比。插屄男的双手也没闲着,一只手从死后伸到美人 教师胸前捏弄着她的乳房和奶头,一只手伸到美人教师的阴户下,拨弄着她那已 经硬立的嫩葱蓓蕾,美人教师怎样经得陈剑的「三管齐下」啊,才被深插猛抵了 十来分钟,就「啊……嗯……嗯……啊!……」的娇媚嗟叹着泻出了阴精。 
  陈剑知道美人教师现已高潮了。所以他加快了抽插敏捷……合理他预备扒出 鸡巴,把一腔欲火射到美人教师的圆臀上时,美人教师反手按住了他健壮的屁股: 「别……别出去,就……在里边,我是……安全期……」。
 
  内射?呵呵,哪个男人不喜爱内射美人?陈剑一听,高兴得浑身一个激灵, 他的精关立马失守,十来股滚烫的精液,全射进了美人教师的屄屄里。
 
  「怎样样?……与你老公……不一样吧?」陈剑射完精,鸡巴还硬着,仍然 深深插在美人林黛教师的下体里。
 
  「嗯,……你……好棒……」林黛喘息着,从心里发出了称誉声。
 
        [attach]1763337[/attach]
 
  「啊,对了,你啥时知道……是我的?」陈剑趴伏在美人教师的屁股上,用 手扶着美人教师润滑细腻的后背问。
 
  「是你……『嗯』的那声……」
 
  「难怪你……浑身哆嗦了呢……舒畅吗?」
 
  「哎呀……别问了……好羞人!」林黛用手捂住了脸颊,形似害羞的很。 
  「没舒畅,我们再来一次……」陈剑的鸡巴又在林黛的屄屄里蠕动起来了。 
  「哎呀,求你呐……你快走吧……我老公这会儿……随时都会回来的!」林 黛回头娇嗔的看了陈剑一眼,做出了一副「回颦一『恨』百媚生」的媚态。 
  陈剑尽管心有不舍,但也怕被贾大庆教师俄然回来堵在了睡房里,到那时被 捉奸在床,可就爆出了「为人师表、深夜偷欢」的大新闻。临出门,他对美人老 师说:「今后仍是这样,听到木屐鞋响声,你就开门咯……」,直到美人教师点 头立誓的答应之后,陈剑才消失在操场深处的黑暗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