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媚儿的淫荡生活
媚儿的淫荡生活
 「啊~~终於把那帮小鬼弄毕业了,这个暑假必定要好好庆祝一下!!」
「拜托,你自己也才刚大学毕业诶……」

「哈,刚刚成年的不是小鬼是什么呀!小媚,放暑假预备去哪里玩?」
「……等人」

一抹淡淡的浅笑绽放在我的唇边。

「吼吼吼,刚刚笑那么甜美,等哪个大帅哥呀?你隐蔽工作也太好了,我都不知道!不幸那帮还给你献殷勤的男教师,他们要是知道我们不染纤尘的小媚有了男朋友,今晚又有多少颗玻璃心要砰砰摔碎呀!!」

看着搭档小玉夸张的表情,我被逗的直发笑:「别闹,是我弟弟啦,亲弟弟!」
「哦卖糕的!!!你竟然……」

  看着她一脸惊慌的表情,我不由得一阵头大。

       

  「你竟然和自己的亲弟弟……果然是亲弟弟不如干弟弟呀,不对,是不如精干的亲弟弟!!」

「死丫头找死啦,一脑子的黄色内容!这么强的愿望找你男朋友发泄去,少来我这扰我悠闲~~」

「要你管,我去玩我的密切二人行,你这个老姑娘就等着每晚孤枕难眠吧~~~~~」

「死丫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哎呀!不跟你闹了,我去见我男友了,拜拜~~~~」

看着小玉慌慌急急的朝外跑去,我无法的摇了摇头。

看了看手表,快到约好的时刻了,我也不由加快了四肢,急速拾掇了起来。
就在我整理结束时,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

「忘了拿东西了……咦,才发现进今日装扮的和平常不同哦,并且,咻咻,还喷了香水,你平常都不喷的!你不会真的要和你弟弟约会吧?天哪!你不会今日就要吃了他吧!!」

听到她的胡话,我的小心脏没来由的紧缩了起来,鼻息也有些紊乱了!「死丫头,瞎说什么呢,人家但是……不染纤尘的呢~~~~」

「呕,是是是,没有男朋友的老女人……」

「张小玉!!!!!」

就在这些笑闹中,我的鼻息恢复了,心境也没有那么激动了。

「糟了,都是你这个死丫头,我要急忙去接他了。」

「小媚,记住戴套哦!!」

「要你管,老娘我还不稀罕套套呢,哼!」

等我匆匆忙忙赶到车站,再匆匆忙忙坐上车,心脏又莫名的剧烈跳动起来。
「好慢呀……」

我无时无刻不看着手表,看着分针渐渐的在表面上爬呀、爬呀、爬呀、爬呀……怎样办怎样办,立刻要见到他了,他喜欢我今日的装扮吗?他喜欢我的香水吗?他……糟糕,感觉心跳越来越快,脑袋都有些发晕了!看着人山人海的人群,我着急的找着那了解的身影。

不是、不是、不是……都不是!究竟在哪里呀?!俄然,一个身影映到我的眼眶,我的心如同被一贯大手俄然攥紧,然后又猛地一下松开了,思念的激动和等待的着急混合着一些莫名心情终究混成了一句话从我的嗓子里猛沖了出来:「小炮炮!」

周围的人们都惊讶的看着我激动的搂着一个人又是揪他又是骂他,他也为难的安慰着我。

「姐,别这样,都看着呢……」

「就是要这样就是要这样……叫你不回我信息叫你不睬我叫你不联络我……」
「都说了账号被盗了嘛,再哭你妆要花啦……」

「我才没哭,都是你,臭弟弟!」

「呃……姐你再抱我紧点吧,软软的,好舒畅~~~~~」

「什么软呀……啊!!!死反常,我掐死你掐死你掐死你……」

玩闹了一阵子后,我搂着我弟弟的手臂,聊着闲天。

「小炮炮,最近过的怎样样呀?」

「姐……这么多人别这么叫我啦,好丢人的……」

「可这是你的姓名呀,我都叫习惯了,再说爸妈起的姓名哪里丢人了?」
「呃……算了,总归公共场合别再这么叫我了。」

「好的!小炮炮~~~~」

「……你必定是成心的。」

看着弟弟那了解的脸庞,感触这那流动在血脉中的脉脉温情,我一瞬间有股想哭的沖动,究竟,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和你血脉相通的人让你去关怀和惦记,怎样想都是上天最好的礼物呀!我悄然擦了擦眼角,抬起头看到了弟弟递过来的纸巾。

「谢谢……」

是呀,感动不正是那披在身上的衣服,那深夜熬制的清粥,那方让人擦洗泪水的纸巾,那……「姐,不是给你擦眼睛的,是鼻子啦,你鼻子下面……好大一坨……噫~~~~~」

那个屁的感动啦!!!!!!「你个死弟弟,都是你害的啦!!!!!」
「疼疼疼疼,别掐那里呀,救命呀!!!!!」

正在我们像两只小动物一样拉扯时,周围的一对小情侣却有感而发:「你看那一对,真密切呀。」

听到这话一霎那,我的脸登时通红,急速从他的怀里逃了出来。

「小……炮……炮!」

「嗯?」

「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害我出丑!!」

「我靠,是你自己赖进我怀里,管我屁事啦!!!」

就这样,我带着被我掐的龇牙咧嘴的弟弟一同踏上回家的旅途。

「唉唉唉,你看那里你看那里,那不是我们小时分去玩的当地吗?它还在耶!还有那里那里,你别睡了啦,快看嘛~~~~」

「啊~啊~啊~~~~~~姐,我今日很早起来的,现在不睡什么时分睡呀……」

「回家再睡嘛,你看那些当地,要不是和你一同回家我们会去看吗?这些都是我~~们~~的幼年诶,要睡回家不可以睡吗?」

「呼~~呼~~呼~~」

看着正睡的香甜的弟弟,我的眼瞳骨碌碌的滚动起来,登时,一个恶作剧显现在我的脑海中。

我悄然把头挪向他,撅起我的香唇,然后……「哈~~~~~」

「啊!!姐,你……朝我耳朵里吹起干嘛呀……」

看着他一脸的狼狈相,我癡癡的笑了起来。

「哪个姐姐会朝自己弟弟吹气……你嘴巴都快笑裂了,爽性今后叫你傻春得了。」

「去!我就朝你吹气了怎样样,哈~~~~~哈~~~~」

「别闹了姐……嗯?嘶~~~~~~~」

「啊~~~~~你……你捏我那里干嘛~~~~还捏~~~~~」

我们正在打闹的时分,弟弟一下用手朝我推来,由於我是侧身坐着,他的手直接推到了我的胸部!可能是我朝他吹气时他大脑也短路了,还重重的又捏了一把!我满脸通红的打了他的手一下,整理了一下衣服,弟弟嘴唇张合了一下,正本想说些什么,可终究也讪讪的坐直了身子,我们就这么沈默下来了。

回想着刚刚被弟弟捏到的胸部,我俄然有些嗓子发干,身子也有些热了!嗯~~~~
这该死的气候,真热!「咳咳,姐,你别生气了,那个……你刚刚掐我那么多下,我就掐你一两下,仍是你占我廉价多些哦!」

看着他抓耳挠腮不断解说的姿态,我成心绷紧的脸再也绷不住了,噗哧一下笑了出来!「得了,还我占你的廉价,你……哼!!」

一想到刚刚别他捏住了乳房,那种触电般的感觉,如同半个身子都酥酥麻麻的,我的乳头更是影响的坚固了起来!真是……好厌烦的感觉!我……我但是姐姐呀,怎样能……被他这样……欺压呢!!被他这么一打岔,沈默的气氛登时被打破。

「臭弟弟,一回家就欺压我,我但是你姐诶,哼!」

「知道知道,只准你欺压我,哪有你这么霸道的姐姐……」

「诶,你记不记住那个谁谁谁,就是那个常常欺压你的那个?」

「记住呀,你后来把他严严实实的胖揍了一顿,后来教师还叫妈妈去校园,成果你找你了个大妈冒充……」

「还有那个,那个胖胖的!」

「嗯,那个骂你假小子今后嫁不出去的,你放了一窝白蚁到他桌子里……成果他到校园就吓尿了,真有你的……」

「那当然了!竟然说我嫁不出去,太气人了!」

「那都是小时分嘛,现在怎样可能嫁不出去呢,你看你,要容貌有容貌,要胸……咳咳……身段又好,怎样可能嫁不出去呢?」

「但是……要是真的……」

「不可能的啦,真要嫁不出去,那就找我……」

一瞬间,我们默契的沈默了,时刻也如同凝结了。

「咳咳……我同学啦,真要娶了你,我必定又被欺压……」

看着他半真半假极力想要逗我笑却又怕我生气的姿态,我不由得噗哧一下笑了起来。

登时,弟弟的脸,呆住了。

认识到我笑的过分娇媚,我凶巴巴的佯怒道:「瞎说什么嘛,哼!」

弟弟糗糗的揉了揉鼻子:「是呀,我有你这个姐姐真是孽缘,我可不想后半辈子也被你缠住……」

「哼!我们但是亲姐弟,血脉但是切不断的,岂止下半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我都要缠死你!缠到掐死你!!」

「救命呀,这儿有个疯女人……」

「臭弟弟,有我这个姐姐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要没有我,你早就被他人欺压的没影了!话说,你小时分也真是弱耶,老是哭鼻子,每次都是我帮你打架出面,把我搞的如同小霸王一样。」

「是呀是呀,每次作业都要我帮助……」

「那是训练你,不然哪来你现在这么好的成果?哼!」

「那是你傻,我成果好是靠我自己的极力……」

「呀哈!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竟然敢说你姐姐我傻,我不拾掇拾掇你你还真不把我当你姐了!」

「拜托,别闹了,都看着呢,好丢人~~>_<~~」

就这样,我们打打闹闹的回到了家。

「啊,还真是没什么改变呀……」

「是呀,小城市哪里比得上你那儿……」

「姐?」

「……你要好好读书,将来好在大城市留下来,找个好工作,娶个好媳妇,爸妈就由我来照顾了,尽管我也仅仅个教师,但是我但是在一中哦~~~养爸妈仍是够的。」

看到我俄然严肃仔细的说这些,弟弟也不由仔细了起来。

「嗯,我必定好好读书,争取让你们都去大城市住!」

「呵呵,那最好,亏我没有白疼你!」

「呃……姐你就别来了,以免烦我。」

「……掐你哦!」

渐渐的,我们这对亲姐弟走回了家,看着那一幢幢的房子,我的心也不由得一阵激动!「爸,妈!你们看谁回来了!!」

看着弟弟俄然抽搐的嘴角和一脸便秘的表情,我的脸上显现中奸计得逞的凶恶笑容!哼,叫你刚刚欺压我,摸我胸,说我嫁不出去还只能嫁给你,叫你……
哼!伴跟着母亲激动的泪水,又一声高亮的嗓音直穿云霄:「小炮炮!」
「妈……你怎样和姐……不要这么叫我啦……」

「当妈的叫自己儿子都不可?你这书怎样读的!再说这姓名也是你爸爸起的,那里不好听!」

「是哦是哦,胡~大~炮!多霸气!!」

我也嘻嘻哈哈过来揶揄道。

「呃……败给你们了,算了,家里随便了……」

「哼,都说了我们叫习惯了,今后就这么叫你!」

「媚儿,我把你的房间……还有你弟的都整理出来了,你平常都住在校园,饭菜必定也不可口,我天天给你们做好吃的,啊!」

「妈,你把姐要是喂的太肥她会嫁不出去的,仍是多给我吃点吧。」

「胡……大……炮!!!」

「疼疼疼疼!妈,姐又欺压我!!」

「唉,你们两个,不见的时分欠,见了面又打,真是的~~~~急忙去洗手,饭都做好了。」

又是我们又打打闹闹的去洗手,期间我们还彼此泼水,害的我衣服都湿了!
饭桌上,我们边吃边聊,说着各自的趣事,母亲一脸慈祥的看着我们,父亲也不时的打量着我们,我瞬间被这种家庭的温情包裹住了全身,温暖无比。
「哇~~~~今日吃海鲜呀,小炮炮心爱吃了,今日你多吃点补补身子哦XD」

「嘁,说的我如同很虚一样,我可健壮了!不过今日也要多吃些,把你那份都吃光!妈,为了庆祝我们一家人聚会……我们喝些酒庆祝一下吧~~~~」
「不可!你还小,怎样能喝酒呢?喝酒伤肝的!」

「我都上大学了……」

「我说不可就是不可!」

看了看气恼的妈妈,还有一旁垂头丧气的弟弟,我眼睛滴溜溜一转。

「对对对,你还小呢,喝什么酒。」

我一边给妈妈夹菜,一边用目光暗示弟弟,尽管弟弟不知道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也安静下来了。

晚饭往后,我和弟弟在宅院里一边散步一边消化着胃囊中的虾肉。

「知了~~~~知了~~~~」

暗淡的灯光洒在树叶上,细碎的光线从密密疏疏的缝隙中吐露出来,构成了路面上斑斓的树影。

「真是的,和你在一同就开端疯疯打打,感觉自己也变小了一样……」
「喂喂,我都读大学了,并且姐你一点都不小哦,尤其是……嘿嘿嘿~~~~~」

「是什么?」

「是……就是……横竖就是该大的当地了,不只不小,手感还很不错呢~~~~~」

「你……」

我登时一阵气结!看着弟弟那张坏笑的脸,我俄然认识到这是弟弟的反击,他想经过这种方法让我生气,好报之前的仇!是的,必定是这样的!哼,我偏不让你如愿!「你之前摸了姐姐的胸,你说……姐姐的胸怎样样呀?」

我一脸魅惑的问着弟弟,弟弟被我的姿态搞的云里雾里,支支吾吾的不敢表态。

「是不是觉得姐姐的胸很大很软很有弹性,很想再摸一下呢?」

我故作引诱的接近弟弟,用娇媚的声响逗弄弟弟。

而弟弟也一脸惊讶的看着我,我有些认识到这真实不是姐姐对弟弟应该有的心情和表情,不由泛起一丝娇羞。

但是,是他欺压我在先的嘛!就在我也有些犹豫是否还要持续逗弄他时,我的胸前传来一阵揉捏感!我惊诧的看着弟弟,没想到一贯守规矩的弟弟竟然真的有胆摸我的胸部!「你……要死了啦,连你姐姐的胸都敢摸!!!」

我肝火沖沖的瞪视着他,冤枉的心情瞬间填满了我的整个胸腔!「但是……
是你要我……摸的呀……「

听到弟弟弱弱的说着这句话,我巴巴的张了张嘴,也是哑口无言。

「你……你也不能……」

我一脸杂乱的看着弟弟,从小弟弟就很听我的话,我也没料到今日弟弟竟然这么斗胆。

「还不是你之前……我但是你姐姐呀!一回来就欺压我,你……」

不知道为什么,说着说着我就有了一股想哭的沖动。

厌烦,我但是姐姐呀!怎样能这样对我呢!!「对不住对不住啦姐,我……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俄然有些不由得……之前无意摸到姐姐时的确感觉很舒畅…

…姐姐方才又那个姿态……所以……「

弟弟的一席话一瞬间让我面红耳赤,是呀,我但是姐姐,怎样能引诱自己的弟弟呢?我方才在想什么呀!「好了啦,姐姐方才也不对,正本仅仅像逗弄逗弄你,哪知道……也是姐姐考虑不周,仍是把你当成了小孩,忘了你现已这么大了……其实应该是姐姐抱歉,姐姐对不住你!」

我一股脑的把自己主意说了出来,边说还边向弟弟鞠躬致歉。

「宽恕姐姐好吗?」

「好啦好啦,我宽恕你了,我刚刚也是……真实是手感太好……不对不对!
是姐姐身段太好……所以……「

看到弟弟忐忑不安的解说着,我心里的疙瘩也解开了,之前的冤枉也云消雾散,反而噗哧一下笑了出来。

「好啦傻弟弟,姐姐知道了,我们但是亲姐弟呀,姐姐当然宽恕你咯~~~不过……你今后不能对姐姐那样,我……我但是你姐姐呢!」

「好啦,大~~姐~~头~~」

「哇~~~~你良久没这么叫我了诶~~~~听着太了解了!!!」

听着弟弟说起我曾经的外号,我兴奋的一下了搂住了弟弟。

「是呀,你曾经也真是像个男孩子一样顽劣呢,教师都拿你没办法。」
「那是当然咯,我但是大姐大呢!!」

「喂喂,这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吧!」

我们一同说着小时分的趣事,之前的为难气氛也渐渐不见了,提到好玩的当地我们一同哈哈大笑,回忆着那段不知愁滋味的年少韶光~~「姐,之前你还说还有个男朋友,怎样一贯都没听你提起来呢?」

「哦,你说阿仁呀,我们后来……分开了……不说我了,你呢?」

「呃……我也和小媚分了。」

「我仍是很古怪,你那个女友也姓胡,名也和我一样,讲真,我刚开端听到她的姓名都被你吓到了,并且我也觉得有些怪怪的……如同我和你在谈爱情一样……我还一贯在想要是你把她带回家到时分怎样分别叫我仍是叫她呢?你们分了也是功德……我不是那个意思啦!仅仅……仅仅……总归我期望你过的开心啦!」
「姐,其实你说的也有些道理,我们在一同也并不是特别适宜,并且当时也是由于姓名和她在一同的……咳咳……我是说,我觉得她的姓名很亲近啦,就如同姐姐你仍是和我在一同一样,究竟我从小和你最亲啦!」

看着弟弟的脸庞,我的心登时一软,脸上显现出暖暖的浅笑。

是呀,我和弟弟的豪情但是最好的呢!「弟,容许我,今后……不论我和谁在一同,你和谁在一同,我们的豪情都是最好的,我们今后一贯都要在一同,好吗?」

当我满脸希冀的看着弟弟时,弟弟也怔怔的看着我。

「好呀,我们但是亲姐弟呢!老规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哈哈,谁变谁小狗,到时分学狗叫!」

「好了啦,都这么晚了,我们急忙回去,以免爸妈又要啰嗦了。」

「好呀好呀,我们比谁先到屋吧,我数123哦,预备……3!!」

「死小鬼你站住,你又赖皮!」

「分明是你笨,每次都被我骗到!」

当我们一路小跑嘻嘻哈哈的回到家时,爸爸妈妈都睡去了,我们疯闹一阵后决议洗漱睡觉。

「啊~~~累死了,身上一股臭汗,我先洗!」

「不臭呀,反而还有股淡淡的香味呢,对了姐姐,你今日是不是喷香水了?
难怪今日鼻子有些痒……「

「你不喜欢姐姐喷香水吗?那我今后不喷了!」

听到弟弟的话,我登时严重道。

「也不是啦,仅仅觉得姐你来接我还喷香水,感觉有些怪怪的……」

我楞楞的看着弟弟,俄然噗哧一笑。

「你才怪怪的呢,我接自己良久未见的亲亲弟弟,喷个香水装扮的漂亮点怎样了?我们但是亲姐弟呢!不论你了,我去洗澡了,还有哦,不~~准~~偷~~看~~」

「嘁,谁看你呀,我又不是没有女朋友……尽管分手了……」

享受着清水沖刷着自己身体的快感,我的心脏不由得狠狠跳了几跳。

他会偷看我洗澡吗?如果他偷看我该怎样办呢?我是假装不知道仍是赶他呢?我……一想到两次被他袭胸的触感,我的呼吸都紊乱了,脑袋也晕乎乎的,这种不同於男友爱抚感觉令我像喝了一大碗烈酒一样,脑袋都醉的晕晕乎乎了。
想到男友,我的脸色轻轻一黯。

是了,自从分手今后,我现已良久都没有亲近过了,上次含着他的肉棒到现在都有大半年的时刻了,再加上这段时刻又忙,要知道之前他但是天天要我给他含呢!想到之前的日子,我的心登时热切了起来,呼吸也短促了!都怪他,把人家的身体搞的那么灵敏!还有……那个坏家夥!好想……好想自慰呀,但是……
不可……如果他在偷看……我不能让他看到我这幅姿态,我但是他的亲姐姐呀!

清洁完身体后,我依依不舍的穿上了睡衣,由於方才急急忙忙,导致我选的睡衣有些小号,胸部被绷得有些发紧,行走间更是能看到不受束缚的胸部上窜下跳,想到等会弟弟看到自己的姿态,我没来由的有些嗓子发干。

我……我在想什么呀?拍了拍小脸,我步履轻松的从澡堂走了出来。

「姐,你还没好呀……啊!姐,你……你没穿内裤吗?」

「死小鬼,叫什么叫!我怎样可能不穿内裤,你看!」

我也不知道怎样想的,一瞬间掀开了睡衣下摆,证明自己是穿了内裤的!「咕咚……姐……你放下来啦,毛毛都露出来了……」

「臭小鬼,小心长针眼!」

我满脸红晕的把弟弟踢进了澡堂,然后下楼到一楼。

我们家住的是两层高的小楼,我和弟弟住二楼,爸妈住一楼,知道他们睡了,我也定心的到客厅翻箱倒柜。

哈哈,找到了!看着被爸爸藏起来的酒瓶,我都有些好笑。

妈妈从小很註意不让弟弟受到爸爸坏习惯的影响,每次我们回家都要爸爸把他的酒瓶藏好,我有一次假装出去,悄悄看着爸爸藏酒的当地,便记下了这个方位。

当弟弟从澡堂出来时,我正在对着酒瓶一点一点的喝着酒。

「哇,姐,你偷喝呀!」

「哼!还不是你吵这要喝,帮你偷拿的啦,给!」

「姐……这瓶你喝过啦,要不……重新给我开一瓶?」

「怎样啦,嫌我喝过的脏吗?!」

我凶巴巴的瞪着弟弟,满意的看到弟弟慌忙的摇了摇头然后喝我喝过的酒瓶的糗样。

哈哈,吃我口水吧XD!其实啤酒并没多好喝,我仅仅为了帮弟弟满意他小小的愿望,看着他开心的喝着妈妈不允许他喝的酒,我的心底俄然荡起一丝涟漪!「一个人喝有什么意思,一同喝啦,喝酒喝酒!」

淡黄的酒液经过咽喉灌进了自己的胃里,胃部俄然传来一阵灼烧感。

我平常并不怎样喝酒,酒量压根就没怎样训练,才和弟弟每人喝了两三瓶,我都感觉有些晕乎乎了。

「你们男的都不是好东西,我们校园里那几个老色鬼,老是对我毛手毛脚的,看着他们那副猪哥脸我都厌恶!」

「姐……我看文章里说,女的被男的摸,其实心里也是很性奋的,你有没有被他们摸性奋过呀?」

「哼……他们有的也很会摸的,有时分……会出水啦,我后来和阿仁分开了嘛!男人都是色鬼!!」

「必定是你蛊惑他们的吧……在家里也穿这么透,蛊惑我……外面必定也穿的……招蜂引蝶……」

「嘁,都是大叔诶,要蛊惑也是蛊惑年青帅哥嘛!你个死小鬼,年岁不大,这些却是蛮懂的嘛,哼~~~~」

「我才不是小鬼……我都把媚儿破处了好吗?尽管也有三个月没做了,她可比你嫩哦,嘿嘿嘿……」

「嘁,那也是脱离了处男的小鬼,我和阿仁在的时分,天天帮他用嘴,有时分我嘴巴都酸死了,他还不出来……」

「用嘴……干嘛呀?」

「就是……吃他下面呀……说了你是小鬼,这都不知道,要不要姐姐等一下……教你呀?」

「哈哈,还要你教,我每天还不把媚儿干的哇哇大叫,你那个什么阿仁必定还没我的大,哈哈……」

「死小鬼……还比这比那……你都没发育完全,必定很……小……」

「哼,等下叫你领教下,看是我的大,仍是你那什么阿仁的大,你敢不敢呀?」
「怕你呀,来就来,哼!」

现已喝的晕晕乎乎的我和走路都轻飘飘的弟弟相互搀扶着走进了卧室,我们两个都把自己的身体狠狠的砸进了床里。

这一下的用力让我一瞬间眼冒金星,眼皮也沈沈的。

就在我半睡半醒间,我听到了一阵了解的窸窸窣窣声。

「哼,说好了……叫你……领教一下……我的……」

俄然,一股生疏又了解的,如同大半年都没闻过的滋味传向我的鼻端。
是……是你吗?我费劲的打开双眼,借着月光,看到了一张影影绰绰的了解又生疏的脸。

这是……这是……「媚儿,含我!」

阿……阿仁!听着这了解又生疏的声响,我拼命的想睁大眼睛,可眼皮就像灌了铅一样难以张开。

我下认识的打开了嘴,一股了解的滋味充满了我的口腔!好大!好粗!!好涨!!!我娴熟的含着硕大的龟头,极力的用我的口水浸润着整个龟头,我的小嘴更是天性的收紧着,脸颊都由于过分用力而凹陷下去了!「噗啜……噗啜……
噗啜……「

我不由把这根大肉棒想像成弟弟的阳具,我天性的不断的吞咽着这根无比粗大健壮的肉棒,妄图把自己被压抑了半年之久的性欲释放出来,好稀释内心深处对弟弟莫名的情愫。

「噗啜……噗啜……噗啜……」

我狂野的给阿仁口交着,良久没吃到如此甘旨的我渐渐沈沦进了这场久别的性欲盛宴,比以往都要粗长坚固的肉棒乃至让我产生了些微的不真实感。

这真是阿仁的肉棒?粗很多,长很多,硬很多!!「噗啜……噗啜……噗啜……」

我动情的持续给阿仁进行着口交服侍,但是迷晕中的我无法把所有技巧给展示出来,只能用最严实的口腔包裹给予阿仁纯粹的唇舌体会。

阿仁的双手抱住了我的脑袋,我会意的摇了摇小脑袋,就如同一条和主人心意相通的小母狗一样。

「媚儿,含深点,唔!」

我轻轻弓起背部,强忍着吐逆的沖动,拼命的把粗长很多的大肉棒深深刺进我的嗓子管,一同我极力的轰动着声带,小嘴也用力的吸吮着,让自己的整个口腔乃至嗓子管都构成真空,拼命剥削着肉棒里的浓厚精液。

「嘶~~~~媚儿……好爽!!」

伴跟着阿仁对我脑袋的不断下压,我知道他快要美美的发射了!「射了……
射了!「

一股浆液大力的击打到我的胃部,我能感觉到腥臊的精液不断的往我的胃囊里灌溉着,我自动的承受着他的精液灌溉!好腥!好腥!!好腥!!!我从没吃过这么腥臊的精液!又粘又稠,腥味熏的我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喷了几股后,我妄图让肉棒退出来,但是当龟头刚好到我的小嘴里,又是一大股精液喷发出来,在我的口腔里毫无预兆的发射了!怔了一下我也反响了过来,牵强的吞食着腥臊的精液,但是这股精液太浓太多了,我还没吞几口嘴角就关不住了,浓郁的精浆从我的唇边流出来,垂挂在我的脸上。

我正预备把他的肉棒吐出来时,阿仁俄然一下大力的顶弄,整个龟头再一次往我的嗓子里沖撞,我一瞬间被撞岔了气,剩余的精液一瞬间往我的鼻腔里倒灌,整个肺部都火辣辣的,呼吸道里充满着浓重的腥味,我一瞬间都产生了一股溺毙在精液海洋中的错觉,无比腥臊的精液滋味熏的我下体都湿透透了!阿仁一边往我的嗓子里顶一边喷发着精液,或许是酒精麻木了我的神经,被插的脸红脖子粗的我双眼含泪的承受着阿仁的戏弄和不断的喷发,我一边极力的吞咽着他的精液一边被逼的把精液从我的鼻腔里呛出来,我整个人都由于巨大的射精量爽的直哆嗦!我期望他射的再多,再多,再多!我真是个无耻的女人,竟然对自己的亲弟弟抱有非分之想!阿仁,肏死我,让我承受这性欲的赏罚吧!跟着喷发间隔的延长,阿仁终於射完了!尽管这是我吃过的最腥的精液,但是久别的腥臊味让我性奋的直哆嗦!当缩小的龟头从我的舌面上滑过期,我贪婪的把整颗龟头都叼住了。
半年多没有被精液灌溉的肉体被酒精和情欲支配着,我把自己想像成一条肮脏又淫贱的母狗,以这种作践自己的方法赏罚自己。

都说喝酒之后的言语和主意不能信,可今日才是我这半年来最清醒的一天。
我对他的龟头又是吸又是舔,尿道里的残精不断的被我啃咬出来,我忠诚的履行着阿仁长时刻训练下的性爱程序。

射完之后的阿仁如同没有了支撑,一瞬间就倒了下去,我也在咽下终究一口浓精后昏沈沈的坠入了虚空。

我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感觉自己如同在太空一样,周遭星星点点的亮光点缀着布景,一开端自己如同被吸入了一个漆黑的漩涡里,不断的转呀转呀,过了一瞬间才好了一些,迷迷蒙蒙中,我看到了一个人影,从概括上如同阿仁,当他接近我时我极力的想要昂首辨认,他却不由分说的把我的小脑袋往他的胯部一按!臭阿仁,在梦里都要让我给他口交,哼!我顺从的吃着他的肉棒,可他的龟头真实太大了,我被噎的都不能呼吸了!我极力的吸吮着龟头,在我不经意间抬起小脑袋时,却看见了一张不能再了解的脸庞。

那是……弟弟!这时,巨大的肉棒往我的小嘴里拼命的一顶,我的香舌不断的推拒着,妄图把他巨大的龟头给顶出去,可他的龟头犹如破城锤一样死死的嵌进了我柔嫩的小嘴,我的小舌头不断的围着龟头打转,他的龟头强硬的不愿退出,我无法的被逼持续服侍着,脑袋被固定住的我拼命的用我的舌面妄图推进他硕大的龟头,但是我湿滑的香舌只能无法的一次又一次的在龟头和棒身上滑动着,变成了我自动的持续为弟弟效劳!天哪,我但是他的……亲姐姐呀!我……在给我的亲弟弟……口交!!「噗啜……噗啜……噗啜……」

弟弟不断的让他的肉棒在我柔嫩的小嘴里不断抽插,尽管肉棒还没有多么坚固,抽插的起伏也不是很大,可究竟是我这个亲姐姐在被逼吞吃他的肉棒呀!就在弟弟的肉棒越来越坚固,抽插的起伏也越来越快时,我福临心至的用我的门牙在硕大的龟头上轻咬,然后用我的小嘴用力的朝马眼一吸!我显着感觉到弟弟的大腿在不断颤抖,禁闭住我脑袋的双手也愈加用力,弟弟的喘息也愈加剧烈!要射了,弟弟要射了,弟弟要射到我的小嘴里了,要在我这个亲姐姐的小嘴里射精了!感触着弟弟肉棒的脉动,我在弟弟射精的一刹那急忙把弟弟的肉棒退出我柔嫩的口腔,一股巨大的沖击力爆发在我的舌面上,一大股粘稠、腥臊、火热的精浆喷发在我的舌面上,一股接着一股,更多的精液直接从我的嘴角喷涌而出,构成两条精液的丝线垂挂在我的嘴角边。

合理我松了一口气时,弟弟双手俄然发力,一瞬间把我的小脑袋按到了他的胯间,坚固的硕大肉棒一瞬间贯穿进了我的嗓子!「嗯唔……」

他……他还在射!!一股、又一股、还有一股!「唔……嗯……嗯……」
跟着弟弟一股接着一股的精液强硬的灌进我的嗓子,我的身子也跟着弟弟灌精的频率哆嗦着。

天哪……他……要射到……什么时分呀!「唔嗯……噗啜……呕……唔……」
精浆大力的打在我的嗓子软管上,我辛苦的承受着弟弟浓稠精浆的灌溉,我的眼睛被逼大大的打开着,眼角噙满了泪水,鼻子也无法呼吸了,只感到一股又一股的浓稠浆液灌进我的嗓子,灌进我的胃里!终於,在他射无可射时,弟弟松开了双手,我急忙把他的肉棒退出我的小嘴,不断的干呕着,可他的肉棒侵入我的喉管太长时刻了,他的精浆都被我吞进我的肚子里了。

「咳咳……嗝……」

天哪天哪,我不只被我的亲弟弟逼迫吞吃了他射进来的精浆,还吃到打嗝,我的小脸羞红的都要滴出血了!闻着不断的从我的小嘴里冒出的腥臊精液味,我的身体羞耻的直哆嗦!当我下认识的吞了口口水时,我的五官更是由于厌恶而拧到了一同!好臭,好腥,好浓郁,好厌恶的精液味!我还能感觉到那些黏糊糊的粘稠的精液在我的嗓子里渐渐、渐渐的向下滑落,胃囊里更是有一股火热感,我乃至能感觉到那些精浆还在我的胃里不断的欢腾!「呕……」

我再也不由得了,急忙沖到了洗手间里,不断的干呕着。

但是不论我怎样尝试,都无法把那些现已灌进我胃里的浓稠的精浆给吐出来,我照旧能感觉到那些精液顺着我的嗓子管滑落下去的粘稠痕迹,还有那些残留在鼻腔中的精液的粘稠感,我不断的漱口、洗脸,但是嘴巴周围那些精液残留下的顺滑触感照旧残留着,我觉得自己每呼吸一次,腥臊的精液味就从我的鼻腔里窜出来,火热的精浆照旧炙烤着我的鼻腔,浓郁的性臭在我的肺部不断的循环着。
天哪,他……他究竟灌了我多少精液呀!「呜呜呜呜……」

我双手抱胸,在角落里不断的抽泣着。

不只仅由于自己醉酒之后和自己的亲弟弟口交,更是由于自己在这背德的行为中感触到了久别的性影响!我们……我们但是亲姐弟呀!这样……不就是……
乱伦吗?他还这么年青,还有这么长的路要走,有了这个人生汙点,他今后……

怎样面临自己,怎样面临我,怎样面临他人呢?他人要是知道我们姐弟之间乱伦,会怎样看我们?怎样看我们的爸爸妈妈??这个臭弟弟,就为了一时的肉体欢愉,压根就没想到这些结果!但是……要不是我们喝醉了……可我分明是由于……哼,臭弟弟!这时,我感觉到弟弟站在了我的面前。

「姐……你……没事吧?」

看着弟弟关怀的脸庞,我的心先是一暖,又是一气,终究悉数化作了怒火充满着我的胸膛!要不是为了你,我何必……何必受这些罪!「你……哼!」
合理我想开口经验他时,浓浓的腥臊味登时从我的胃里翻涌而出,穿过湿滑的嗓子管,充满着我的整个鼻腔,精液的滋味瞬间顺着我的呼吸在我的肺部流动!这个臭弟弟,竟然让我喝了这么多精液!!我仇视着他,终究一咬牙一跺脚,回到房间。

饭桌上,爸爸妈妈一脸乖僻的看着我们,昨日还有说有笑,今日我这个姐姐却理都不睬弟弟,说话也古里古怪的。

「媚儿,你今日怎样了?怎样这么对你弟弟说话?」

「哼!就是平常太宠他了,昨日就……哼!!」

「咻咻,媚儿,你上火了吗?嘴里好大股火气,闻着腥腥的,是不是昨日海鲜吃多了?」

腥……腥腥的!血液瞬间涌上我的头,脖颈之间一瞬间通红通红的,活像昨日的那只蒸虾!满脸羞红的我急忙收声,垂头吃着早饭。

哼,臭弟弟!「咳咳……咳咳!!」

「小炮炮,你怎样了?这么大个人了吃饭怎样呛着了?」

母亲关怀道看着弟弟呛得一脸通红,可嘴角却怎样也藏不住的坏笑姿态,我气的一佛升天二佛出世!!都是这个臭弟弟,害我出糗!我渐渐的把小手伸到弟弟的腰间,食指和拇指掐住一块软肉,然后一用力!「啊!!!啊~~~~五环,你比四环多多多多~~~~~一环~~~~~」

「你又怎样了?吃个饭都不安生!」

母亲不解道「咳,那个……今早的粥太好喝了,不由得就唱了起来,呵呵…
…「

看着弟弟一头的盗汗,我满肚子的怨气也消了一小半。

哼,叫你昨日深喉我,叫你昨日插我嗓子,叫你昨日灌我吃那么多精液,仍是那么浓那么腥那么臭的精液,叫你让我喝精液喝的打嗝!我一边开心的掐着弟弟,一边开心的看着他满脸肉痛却不敢张扬的姿态,美美的喝着粥。

这个粥好浓呀,颜色也糯糯白白的,喝着也有股海鲜的腥味!「妈,今日这个粥……是海鲜粥?」

「是呀,你才喝出来吗?这个粥但是花了我好长时刻研究出来的,我……」
看着妈妈上下闭合的双唇,我的脑袋不由一蒙,小脸也是一白。

天哪天哪天哪!!!!难怪喝起来腥腥的,这浓郁又带着腥味的滚热浆汁,这顺着嗓子一贯滚下去的滑腻感觉,和昨日的精液不是如出一辙吗?我又想起了昨夜被灌精的感觉,那种粘稠感,那种浓郁的腥臊,那种令人窒息的粗长!「唔……」

我的胃囊不由得一阵翻腾,嘴里的海鲜粥登时变成了昨夜的精浆!「我……
我吃饱了……「

「诶~~~~这个孩子,怎样吃一半就跑了?」

我急速进入洗手间,张狂的漱口刷牙,试图沖洗走嘴里的精液味。

但是我知道,再怎样洗,那种浓稠的热度,浓稠的滑腻触感,浓稠的腥臊滋味,都被深深、深深的烙进了我的灵魂深处,提醒着我被自己亲弟弟强行灌精的现实。

臭弟弟,给我灌这么多,哼!一整个上午,我都没有给弟弟好脸色,每次看到弟弟欲言又止的姿态,说不伤心也是假的。

但是,谁叫他给人家灌了那么多又浓又腥的精液喝的呀!!尽管这是醉酒之后发作的,但是每次想到那弟弟精液的热度,想到那股特有的腥味,我的身体都会直哆嗦!我但是他的亲姐姐诶!!正午,我帮母亲预备午饭,弟弟一个人闷在那里玩手机。

其实过了一上午,我的气也差不多消了,可我也不愿意贴过去,他昨夜但是抵着我的嗓子灌了我一嘴巴和撑到我吃不下的精液诶,我才是受害者,一想到他给我强灌那么多精液,我的身体……都不由得颤栗!!当我回到屋子里,弟弟现已不见了踪影,或许去洗手间了吧。

看不到弟弟,我俄然间又觉得有些丢失。

这个臭弟弟,就不能给我这个姐姐一个说法吗?逼着我喝了那么多精液,就不能向我道个歉吗?我狠狠的想着,眼睛落到了桌子上,看到了一个屏幕还亮着的手机。

毫无疑问,这是弟弟的手机。

记住阿仁对我说过,想了解一个人就要从他的手机开端,我是他的姐姐,於情於理都应该关怀他呀。

嗯,我但是基於对弟弟的关怀才看他的手机的,肯定不是窃视哟~~~我给了自己一个官样文章的理由,大大方方的拿起了手机。

这个是……看小说吗?《喂亲姐姐吃精液》看着这个赤裸的标题,我一瞬间如同又回到了昨日晚上,被我的臭弟弟死死的抵着嗓子,不断的吞咽着他腥臊浓稠的精液!!天哪,我的身体又不由得开端颤栗了!这个坏蛋,他是成心的吗?
摆在那么显眼的方位,向我示威吗?不可,不能让他每天想这些杂乱无章的工作!我下定了决计,待会必定要和弟弟好好谈谈!待到弟弟从洗手间出来,看着弟弟的脸庞,我俄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弟弟,陪姐姐出去走走吧。」

「嗯,好」

我和弟弟走在这条了解的小路上,久久都没有话说。

该说什么呢?斥责他昨夜不应强行给我灌精?仍是不应看那种色情书本?俄然的,我感觉自己堵得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如同分明有种情愫想要发泄,可又生生得压榨它不能出来。

「唉……」

我无言的叹了口气。

「那个……姐,你今日怎样这么……多愁善感呀?」

「还不都是你,哼!」

弟弟一窒,更不敢多言了。

看到他这个姿态,我感觉更气了!哼,昨日灌人家吃精液那么爽,今日就不吭声了,真是……哼!「你……我就搞不懂了,你也是正在读书期间,怎样就不看些好书呢?净看些杂乱无章的下贱东西,是不是昨日没给我灌够还想接着灌呀?」
看着弟弟惊诧莫名的表情,我也古怪自己怎样会说出这种话。

「臭小子,今后不要看那种东西,什么乱伦呀之类的,我但是你亲姐姐,不要对我有非分之想,灌人家那么多脏东西也不抱歉,真是……哼!」

「那个……对不住啦,我昨日也是晕乎乎的,但是……还不是你早上自己来含我,我才又射了一次……」

「那就是我的错咯?我通知你,你今后禁绝看这些和乱伦有关的色情书,更禁绝想和乱伦有关的事,理解没?」

看着弟弟偏着的头,我也觉得自己说的有些重了。

「你……唉……你还有光明的出路,这那么能把时刻糟蹋在这些东西上呢?
我们家就你有长进,一个男孩子,应该为自己的将来着想,你理解姐姐的苦心吗?方才姐姐也激动了,仅仅……你要用功读书,提前留在大城市,知道吗?「

「知道了,姐,我……我会好好念书的。」

「嗯,那我就定心啦,我们还等着你接我们去大城市住呢!好了,也该回家啦。」

於是,我拉着弟弟的手往家中走去。

晚上,我和弟弟的关系如同回复如初了,妈妈如同看怪物一样的看我们,弟弟俄然冒出一句「我们是亲姐弟嘛,不有句话叫,床头打架床尾和吗?」

「咳咳!咳咳!」

看着爸爸由于大笑而岔气,妈妈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我的脸也一片艳红「目不识丁,吃你饭啦!」

吃过晚饭后,我感觉今日如同有些心绪不宁,老是有股烦躁感。

我在烦躁什么呢,我但是在自己家里,难道会有人对我有什么不轨妄图?想到这儿,脑海中俄然闪现出一个了解的身影。

天呐,我……我在想什么?我要沖个凉镇定一下,沖走这些杂乱无章的主意。
「哗……哗……」

冰凉的流水从上而下的抚摸过我柔嫩的肌肤,沖走了一天的疲倦和脑海中那些张狂的主意,尽管淋浴如同驱逐走了内心深处最难以启齿的巴望,但夏日的气温如同让小腹处的火热感更甚了。

回想起昨日的那些,我的小心脏俄然直颤,那种粗大,那种坚固,那种火热……我感觉自己内心深处的某种巴望如同被激发了,可沉着通知我自己应该去按捺它。

好热……好想……自慰……终於,我的两根手指哆嗦的摸向自己下面的快感源泉,我的指节不断的屈伸,顽强的朝着更深却又不那么深的当地发掘,我知道自己现在的行为真实与自己平常的工作和操守不配,可我真的操控不住我自己呀!「啊……嗯……嗯啊……」

为了防止自己的声响向外走漏,我趁着自己脑袋还略微有一丝清明时,把之前脱去的内裤塞进自己的小嘴,淡淡的腥骚味混合着少许的鹹味,如同给我心中的欲念又加了一把火,愈加强烈的炙烤着我的神经!看着面前的镜子,里边的自己双眼半瞇,脸颊酡红一片,艳红的嘴唇中心是一抹濡湿的引诱黑色,我感觉现在的自己比那些片子里的工作女郎愈加诱人。

如果这个时分任何一个男人进来,都会操纵不住自己吧。

「嗯……嗯唔……」

我的娇喘和嗟叹被拼命的限制在自己的嗓子里,我放肆的释放着自己的愿望,毫无顾忌的对用自己的手指对自己的密处进行着抽插。

到了……要到了……我要去了……我要飞了!!!「嗯~~~~~~」
我寂然的靠在了严寒的瓷砖墙面上,任由自己渐渐的向地面坐下。

背上的触感如同减少了少许的炙热,可我仍然沈浸在这种绝顶的舒爽氛围中。
模糊间,神游天外的我如同如同听到窗外有窸窸窣窣的声响。

不论了,管他有人仍是没人,我才不想脱离这种感官的盛宴呢。

如果真的有人……如果是他……「咕唧~~~~」

我的下体猛然一抖,一股淫水喷了出来。

我的口水不断的流着,不断湿润着口中的布料,终究从我的口中坠落了出来。

  我的双腿不断的绞动着,如同,自己的心房也在伴跟着下体而颤抖。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