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风骚情人
风骚情人
 什么?这公众场合,你不怕被其他客人或服务生看见么?」我匆促问她,没想到她比我想得更敞开。

  可欣:「怕什么老公?反正被『看看』我是不介怀的,你也说了不介怀嘛,呵呵~ !可况我在卡座里边,你壮硕的身体略微挪下即可挡住外面客人的视野,他们是看不到的。」

  键仔和肥文立刻赞同:「对啊,华哥,可欣妹妹都不介怀,你忧虑啥,并且这卡座是餐厅的角落方位,妹妹又是背对外头的,仅有的视野被你堵住,她只需不站起来,就算脱光了也没事。呵呵~ !」他们色情的嘴脸直接将心中的意淫情节说出口。

  他们想得到美,他人可能看不到,但两个打对面坐,离可欣不足一米的间隔,能看得清清楚楚。

  不过已然是我提出的凶恶点子,就由我来主导好了。

  我:「好,已然老婆你不怕被看,那就在这里换,但要我要你换~ !呵呵~ !」

  我显露淫邪的笑容看着她。

  可欣:「老公好坏~ !要自己的女性当着兄弟面前让你脱内衣裤,嘻嘻~ !
  真是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来吧~ !「

  说完她自己低下头,伏在餐桌上,手遮住自己的脸蛋,只留鼻子以上部分在外,侧着头双眼瞪大看着我,意思恰似通知我她现在完全将自己的身体交由我处理,现在她的造型就如同一块美艳香滑的蛋糕等着我开动,我对这表情毫无抗拒力。

  我看了看肥文和键仔,早已口部半张,脖子伸长,两眼瞪得最大极限死死盯着可欣,必定将我们这边桌子和椅子里边的空间悉数纳入眼球。心想,我们这表演也算今日晚上给对面两位狼友上的甜品部分吧。

  为了不让我们失望,我挪身贴近可欣,伸出左手从背面搂紧了她,手掌贴着她的后背上下打转,轻抚了几下,然后顺着衣服和裙子的空地渐渐地钻了进去。
  「嗯……!」可欣悄悄宣布一声嗟叹,由于嘴巴被自己的手遮挡住,这一声闷响变得更加诱人,宛如少女愉悦的声响。

  但此刻真实愉悦的不止我和可欣,两个狼友当面『偷窥』的瘾头被可欣这一声闷骚的声响调集起来,肥文双手握紧拳头,十指移动,不断搓着手心的汗水,键仔如三好学生上课一样,双手叠着,规矩腰背,两人脸上带着点像曾经一同看三级片的初中生表情。

  我进入可欣后背的左手右挪挪,左搓搓,如同笨拙得找不到内衣的纽扣一样,在她背面打转,而可欣这时也合作我手掌的摩擦,持续宣布幽幽的嗟叹声,给得两位看官听觉视觉两层享用。

  约莫搓了2分钟,我总算将手停留在她后背中心,内衣纽扣的方位,一个纽扣一个纽扣,渐渐揉捏,去除。

  我每解一个纽扣,可欣就宣布一声嗟叹,让肥文和键仔知道我手指的进展,处以他们脑际最大的幻想空间。

  而这时,可欣将眼光投向肥文,正好与肥文四目对接,她苹果肌上如同还呈现少量的嫣红,一副沉醉的痴女神态,全被肥文录入在眼底,然后记录到脑际中。
  纽扣完全解开,由于可欣的身体是趴伏在餐桌上,呈四十五度,衣服又宽松,内衣随即掉了下来,被我左手捉住,渐渐退出她的身体,可欣也随后将身子摆正做好。

  而黑色的蕾丝薄纱内衣,和正本白色的镂空露肩T恤色彩差异显着,肥文和键仔死死盯着透过衣服前胸的镂空雕花部分,将整个移动进程录入眼中,不知他们还能否看到内衣落下后,她身上那两点奥秘的嫣红。

  拿出内衣后,我问可欣:「老婆,你换下的内衣,想送给肥文仍是键仔啊?」
  听到我的问话,肥文和键仔才将注意力从可欣的胸前抽离出来,究竟这是严峻的开奖时刻,能得到带有可欣体香的蕾丝内衣,够自己打一炮了。

  可欣一副忸忸怩怩很难为情的表情,偷偷地看来两人一眼,然后悄悄对我耳边说「给键仔吧,我想将内裤留给肥文。」

  由于声响真实太小,并且傍边他们的姓名都呈现,我刻意想让两位狼友听到可欣方才的决议。

  我「老婆,我没听清楚,你内衣想送给谁来着?你大声点对着他们说。」
  可欣扭了我左臂一下,一副『你好野』的『生气』表情,然后将抚媚的眼光投向键仔然后再看看肥文,随即伸手夺过我手中那件刚从她身上摘下来的薄纱蕾丝情味内衣。

  可欣「键哥哥,请你收下我的内衣,好么?由于我想将我的内裤送给文哥哥,他等了我两年,今日太需求我最贴身的物件来安慰自己了。你不介怀吧?」说着的一起,将内衣双手递给键仔。

  正本两个色狼谁都奢求想得到她的内裤,究竟内裤代表女性最阴柔的当地,甚至能够算是女性身体的一部分,并且过了这么长时刻,多少会带有她的骚水,比起只需体香的内衣,内裤才算今晚的头等奖。

  肥文听着可欣对自己的『关怀』还特意藏着大奖给自己,心都融化了,整个人一阵颤抖,差点失神软瘫下去,幸而他肥壮胖的身躯支撑着,才不至于晕倒。
  而相同坐在对面的键仔听到几乎被当头一棒,没想到可欣自动要求将内裤给肥文,是自己魅力不如肥文,仍是可欣好胖子这一口呢?他一时想不明白,但人家妹子连手都伸过来了,自己不可能回绝,否则很没礼貌,甚至会留下讨厌的形象。

  「谢谢~ !可欣妹妹,你的内衣是我今年收到的最好一份礼物,我必定贴身保藏。」键仔接过内衣,将它整件揉在手心,摆到自己鼻子跟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一阵幽香从嗅觉传入脑中,忍不住赞赏几声「嗯……!香……可欣妹妹~ 你好香啊~ !」究竟是可欣的贴身物件,即便比不上内裤,它的作用也很具有很大的幻想空间,光香气就能让人有无限的瞎想。

  可欣:「键哥哥,等将来有时机,妹妹再补偿今日键哥哥你得不到我内裤的丢失,你不必忧虑哦~ !呵呵。」她如同知道键仔的心思一样,还给了键仔一个暧昧的目光,几乎就是神补刀。

  听得键仔如痴如醉,有可欣这句许诺,内裤也不是今日的大奖了,她的许诺才是,而那将会是个奥秘大奖。

  键仔:「必定哦~ !可欣妹妹,必定要记住哦~ !哈哈~ !」欢欣雀跃之情
全流露在键仔脸上。

  肥文看键仔收下内衣才恢复过来:「真的送我内裤么?可欣妹子~ !我诚心被你感动了~ !」他激动得停了几秒:「可欣妹子你对我太好了,今晚妹子的情意必定铭记,以后文哥哥也会对你很好的,会将我最好的东西都给你享用~ !」
  最好的东西?是什么?指头?仍是龟头?仍是……我没想到其他。

  可欣:「那么,文哥哥,你也来拿你的礼物吧~ !」

  一开端,三个人都没听懂她的话,但只见她说完就略微顾起小半个身位,轻轻折腰,双手贴着蛇腰的两旁摸向自己下身,跳过短裙后的下缘,双手手腕向里边挪了一点,然后左右悄悄扭动身躯,当着众人的面,渐渐地将她身上粘着淫水的内裤退了下来,落到了小腿边上。

  这时上下真空的她,又坐了下来,她一连接的动作我在旁边看得一览无余,内裤现在就挂在她的小脚上,没完全脱出,不知她还打什么主见,仅仅不知对面两位能否看到内裤退出裙子的那一瞬间,若他们知道自己错失那精彩的一刻,必定懊悔。

  对面两个色狼整个身贴在餐桌边际,将头最大极限往可欣的方向挨近,贪婪地想看那内裤的下落,但他们没失去理智,屁股还没抽离座位,仅仅不自觉地被可欣这一行为触动着。

  之后可欣伸出食点拨这自己的嘴角,双唇作出咬手指的撩拨动作,然后用撩拨的目光直接投向肥文,接着做出一项惊人的行为。

  她屁股前挪到椅子边际上,上身后仰靠在椅子背,给双脚扩展,将双脚尖点在正坐她对面肥文的膝盖上。

  可欣「文哥哥,你的内裤,你自己来拿。」声响风流入骨。

  现在总算知道她的目的,她将内裤退到小腿,然后将双腿伸到对面的肥文腿上,等带肥文伸手下去探索内裤。

  肥文听到后二话没说,伸出舌头舔着嘴唇,立行将前胸贴上了餐桌,后背成弯状,双手不知何时已经伸到桌布底下,开端收取归于自己今晚上的大奖,脸上狂喜并显露淫笑。

  肥文的手先是触碰到可欣的小腿,嫩滑无暇的皮肤,处以他双手极大的快感和舒服,一脸沉醉的姿态。他当然不会容易放过这对玉腿,学着我方才脱可欣内衣那样,在可欣两条玉滑的小腿上一寸一寸渐渐来回探索。圆鼓鼓的手指肉,每一节都弄得可欣瘙瘙麻麻的,直接闭上眼睛在享用,酥麻感不断从小腿,从脚跟上传到可欣的脑部,影响着她。

  这时可欣上身要比坐直的时分低一些,而对面的肥文视点过来,在前方餐桌的边际上只显露她裸露的双肩,穿衣部分刚好被餐桌遮挡,而可欣双脚尖刚点到肥文膝盖时,给人一种美人整个人裸体躺在自己身前一样的幻觉,加上自己抚摸着可欣的一双小腿给她脱内裤,那场景给肥文无限的影响和意淫。

  可欣合作肥文的探索,宣布方才那种少女兴奋时的嗟叹,双目和肥文暧昧地对望着,双方都如同进入忘我的幻想空间中,没过一瞬间,她额头上轻轻渗出汗水,我看到她双手正放在她的裙子底下的双腿之间,上面用桌布遮挡着,但时不时桌布还晃了几下。

  她在干嘛?现在她下身真空,小脚还被肥文捉住抽水,自己不会分秒必争去掠取这一丝一毫的快感吧。

  约莫过了两三分钟,可欣感觉甜头给足肥文了:「文哥哥,你找到我的内裤没,就在脚腕边上,你怎越来越往上找呢?」

  肥文也是个知机之人,知道见好就收:「哦,我还以为在你大腿内侧呢,惋惜我手不行长,够不到上面去,本来在脚腕啊?」

  两个人都会做戏,一个装傻一个装无知,但都为了和对方打合作完结这次真实的奖励。

  肥文恋恋不舍地将双手后缩,总算摸到内裤的带子,然后左右一点一点,顺着脚跟和高跟鞋拉了出来。

  拿到手上一摸,公然捡到宝物~ !仍是件SSS级别的神器『女神凌可欣原味情味内裤——骚水附魔』

  不错,拿在手上,感到内裤上湿湿的,黏黏的,阅历了方才这些『小情味』心中一阵狂喜,肥文心想可欣内心骨子里就是个骚货,吃掉她是早晚的事。
  见肥文得手,可欣才摆正身姿,又恢复本来那个贪玩的姿态:「肥文哥哥真笨,找这么就都没找到呢,若方才没叫住你,你会持续往上找么?」

  肥文得意满志,这时看得键仔羡慕妒忌,没等肥文说话就接过来:「肥文要是知道你内裤还在上面,就算你穿着十条,他也会拔下来。」

  肥文:「可欣妹子让我拿,我就伸进去拿,只需妹子没喊停,我必定不会自己停。」

  可欣:「呵呵呵呵~ !如果你发现我底子没穿,你又会怎样?」

  肥文又受影响,今日的影响一次比一次高:「哟~ !这……嘻嘻,那我必定会伸手持续『探索』直到你不存在的内裤呈现为止,中心绝不歇息。」意思指不管你有没有,我绝不会糟蹋时机。

  两人的对话越来约深化和下贱,看来再说几句直接打炮了。

  键仔看了这一幕,和自己之前只用手接过内衣相比,自己太low太没存在感,所以还想接着空气,向可欣讨取更多的甜头。

  键仔:「肥文也得到内裤了,可欣是不是该换上你文哥哥买的新内衣裤啊?
  好让我们品鉴品鉴。「

  可欣:「啊,对了,呵呵,还有新内衣裤呢?但在这里换不方便,我要到洗手间去换。」

  键仔:「方才脱也是在这里脱,干嘛穿就非得在卫生间呢?」

  可欣:「呵呵,由于我要脱了衣服,只穿情味内衣,试试全体作用。」
  键仔:「哦,那在这里穿上,再到卫生间里边看也行啊?这样我们也能饱下眼福,妹妹还怕我们么?」键仔怕鸭子飞了,死活也想抓点油水。

  可欣摆出一副考虑的姿态,然后眯眼微笑着说:「呵呵,通知你们,谁要是想看我穿上整套情味内衣的作用,就来女卫生间最终一格,我在那里换好了等你,还能够让你给我摄影纪念哦~ !有胆就跟着来喔~ !我在里边等你。」
  她说完,没等其他人答复,给了我一个狡猾的眼色暗示我让她出去。

  我当然立刻合作,让出空位,可欣一阵笑声,动身离去,临走还对肥文和键仔说:「时机就这么一次,别让我等太久哦。」

  跟着扭着蛇腰,挺着翘臀,迈出她白溜溜的修长长腿,就往卫生间方向走去,她身影后背的超短裙下面,若有若无的黑色三角区跟着她走动的幅度差点露出,极度勾引着两个色狼的神经。

  去女卫生间厕所格里换衣服,还邀约进入后能够摄影,谁知道还会在厕格里会发作什么事,谁都不会这么单纯只想到摄影摄影或品鉴内衣作用。但究竟要进入餐厅的女卫生间,这胆量不是每个人都有,仅仅看谁更有决计。

  肥文和键仔现在心里做着严峻的奋斗,一方面是能够犁庭扫穴,若能顺畅摸进去,那就好玩了,两人彼此挤在厕格里,将会发作的工作任何男人都会胡思乱想。而另一方面,今日餐厅里几乎满座,来回厕所的男女不少,就算守在女厕门口也不必定能把握到时机。

  键仔如同畏缩了,笑着摇头对我说:「可欣太诱人了,她平常也这样和华哥你玩么?」

  我:「她的鬼点子比我还多,否则我也不会被套得死死的,今日你们能领会我的感触了吧。」

  肥文没注意我和键仔的对话直接将心中所想向我们提出:「哎呀,华哥,键仔你们说我去仍是不去好呢?还有,要是我去了,华哥,你不介怀么?」他如同没抛弃,还在挣扎,瞻前顾后,忧虑这仅仅可欣逗他们玩,现在问我想确定是否当真。

  我:「我和她都说了不介怀你们看看,就必定做到,让你们去,你们就必定能够去,仅仅你敢不敢,决计够不行的问题,还有,她心变得比气候还快,错失了不知要等多久喔。」

  肥文:「唉,但是今日人这么多,就怕一进去就被那些大妈打出来,还落得个偷入女厕所的色狼罪名,若被报警抓了咋办。」

  键仔:「你不是为了见妹子短寿三十年都义无反顾么?时机在面前,你怎又徜徉不定,打起退堂鼓咯?」

  肥文:「到底是去仍是不去呢?」他这话是问自己的,双眼焦急地望向了厕所方向。

  但是,就在肥文心大心细的时分,我手机俄然宣布了微信信号。

  翻开一看,哟西~ !!好你个凌可欣~ !!

  一条微信发来我的手机,我看过后会心肠笑了笑,直接将手机举起伸到肥文和键仔面前。

  文字是『厕所没人哦,叫他们来吧~ 』

  下面是一张她穿上开档情味内裤的臀部自拍图,只需圆翘的屁股部分,开档分叉的内裤贴着她臀部中心的深沟一直深化到下面凸起的三角区,但由于像素和灯火的原因图片里被奥秘的暗影遮挡着。

  若现在进去就立即能拨开暗影,看到开档部分的精彩内容,并且可欣都『通水』了,是去仍是不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