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一丈青的功夫
一丈青的功夫
 话说梁山泊兵马里三层外三层的将祝家庄围了个水泄不通,连续攻打了三天,不破。又先后派时迁,石秀等侦查高手潜入祝家庄,可是祝家庄道路分叉多,容易迷路,而且都布满了暗器,稍有不慎就落入陷阱了,要不是时迁等人身手不错,就要死在祝家庄内了,宋江苦思没有对策。只能停止攻打。这天,祝家庄旁边扈家庄的扈三娘前来投奔,说自己是祝家庄的熟客,愿意潜入祝家庄做内应,宋江想了想就同意了。

当天晚上,扈三娘拌作村妇,潜入祝家庄,她以前经常来祝家庄玩,早就将道路和机关熟记于心,很快就到了祝家庄的中心地带。她知道祝家庄庄主祝朝奉年龄大了,现在打仗全靠他的三个儿子祝龙,祝虎和祝彪,也就是说只要解决掉这三个人那祝家庄不攻自破了,扈三娘心中已经有了计划。

她先是来到老三祝彪的家中,祝彪只比扈三娘大两岁,扈三娘从小就喜欢和祝彪玩,可以算是青梅竹马了,而且祝彪还暗恋着扈三娘。所以当祝彪看见扈三娘的时候第一个不是想到她是怎么进来的而是惊喜的跑过来,拉住扈三娘的手嘘寒问暖起来。

要是换作平时,扈三娘可不会轻易让男人摸她的手,但转念一想,反正祝彪在她心里已经被列入死亡名单了,她不会和一个将死之人计较什么。看到扈三娘并不反对和自己亲热,祝彪仿佛发现新大陆似的兴奋了,更加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扈三娘看着在那里胡言乱语的祝彪,嘴上浮现出一丝不屑的笑。她看着自己的大腿,再看看这个几乎比自己高出整整一个头来的魁梧大汉,顿时心里有了计较。只见她对着祝彪笑了笑,忽然伸出双臂,搂住了祝彪魁梧强壮的身体。祝彪脑袋轰的一声仿佛要炸开了似的,幸福来的太突然,他甚至来不及准备,全身上下都不受控制了一般,傻傻地被扈三娘牵着鼻子走。扈三娘突然毫无征兆的抬起腿,对着祝彪的裆部就是一记膝撞。

充满魅惑的美腿狠狠顶进了祝彪脆弱的胯下,同时,她又迅速的捂住祝彪的嘴,防止他叫出来。「呜呜呜!」祝彪的脸瞬间涨的通红,他实在没有想到上一秒钟还是天使的扈三娘在下一秒变成了恶魔,早知道扈三娘从小练武,一条长腿端的是凌厉无比,攻击的部位又是男人最致命的地方,被这样一顶,再强壮的人也得倒地不起。祝彪只觉得一股火在焚烧着自己脆弱的神经,剧烈的疼痛实在是难以忍受。

还没等反应过来,祝彪又跌入了痛苦的深渊,因为扈三娘的第二记膝顶也到了,相同的角度,相同的部位,甚至她一手抱着祝彪身体一手捂着他的嘴的动作也没有发生改变,只不过是力量更大了一成,痛楚更加了几分。扈三娘感觉到自己的大腿隔着薄薄的裤子碰到了一滩黏黏的液体,她知道这是精液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强行挤了出来。

她笑了笑,同时大腿更加用力的对着祝彪的下体实施惨绝人寰的打击,连续顶了十几下,扈三娘只听到「噗」的一声闷响,然后她感到自己大腿上的浑圆瞬间瘪了进去,她知道祝彪的睾丸在自己的大腿上爆开了花。祝彪已经承受不住如此疼痛昏迷了过去。

扈三娘轻轻的将祝彪放在地上,脱下他的裤子,下体一片惨不忍睹,白色的液体喷的到处都是,本来应该是浑圆硕大的两个蛋蛋也变得一团糟,连同鸡鸡都缩成蚯蚓似的,左边的蛋蛋明显的凹了进去,成了一个严重的不规则形状。扈三娘很满意自己的成果,但是祝彪却还没有死,只是昏迷过去,所以她的任务还没完成。

只见她用小手包住了祝彪的下体,抓住了阴囊,小手慢慢的捏住了相对完好的那个睾丸,最后的看了祝彪一眼,然后小手猛的收紧,对着这个睾丸狠狠一捏,噗的一声,蛋蛋被小手捏爆,扈三娘还不放心的对着瘪瘪的阴囊肉质一阵使劲掐捏,直到捏成了碎碎的肉泥才停下来,再看祝彪,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扈三娘拍了拍手,整理了一下弄皱的衣服就离开了祝彪的房间。

解决了祝彪之后,扈三娘没有惊动任何人,悄悄来到了老大祝龙的房间,她知道祝龙以前打仗身体受过伤,现在还需要侍女每天晚上按摩一小时,她先是找到了侍女,将其打晕后换上了她的衣服,大摇大摆地走进祝龙房间。此时的祝龙正在看书,他看见是侍女进来就继续低头看书了。扈三娘轻车熟路的来到祝龙背后,轻轻的敲打起来,很快祝龙就开始舒服的呻吟出声,眼睛也慢慢的闭上了。

这时候扈三娘敏感的看见祝龙的裤裆里悄悄的竖起了一个小帐篷,扈三娘在心底冷笑一声,马上就死的人了还不老实。

扈三娘小手在祝龙的身上不停地游移着,爽的祝龙几乎要飞天了。撇开了书本身体一边不停的扭动着,一边呼哧呼哧的呻吟着,裤裆里的帐篷越鼓越高了。

祝龙仿佛吃了烈性春药一般剧烈的抖动着,他一把扯下衣服,整个身体跟一只熟透的大虾一般,红的不得了,下体也在挣脱了裤裆的束缚。孙二娘心里惊呼一声,她发现祝龙的下面比祝彪的还要大,那红透的男根几乎都快和自己的手腕一般粗细了。

看到这里,她也有些兴奋起来。扈三娘小手迅速的在祝龙的上半身又走着,抚摸着结实的肌肉,很快她就摸遍了整个上身的每一寸皮肤,小手顺着肚脐眼向下,很快攀上了那巨大滚烫的男根和。「啊~用力,用力,对,就是这里。」祝龙觉得自己的下体几乎要爆炸了,开始口不择言。扈三娘也很配合的小手不停地在鸡鸡上面弄着,好好的让祝龙飞升了一番。

就在祝龙在极度满足的几乎要射出自己储备良久的精华的时候,扈三娘小手顺着鸡鸡根部往下摸,很快手指就碰到了两个圆圆的饱满的肉蛋。扈三娘当然知道那是哪里,她刚刚才虐待了祝彪的哪里呢。祝龙感到一对有些冰凉的柔软小手握住了他的睾丸,然后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传来,刚刚还在天堂的祝龙瞬间掉进了地狱深渊巨大的反差直接让他几乎要吐了出来。

扈三娘可不会管祝龙的痛苦,她一边用小手使命揉捏着两颗浑圆的卵蛋,一边在祝龙的耳边轻声说道:「祝龙,想死吗?要不要我来帮你一把?」祝龙这回终于知道是谁了「扈三娘,我祝家庄和你们扈家庄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你为什么要闯进庄里坏我姓名?」「要怪只能怪你们顽灵不灵,竟然不顺应天时,还要拥护那个狗皇帝。」听了这话,祝龙腾的大怒,不过扈三娘小手在蛋蛋上使命拧了一把,祝龙就惨叫着萎了下去。有气无力的说道:「你,你到底想怎么样?」「当然是要像弄死祝彪一样废掉你,助梁山泊攻破祝家庄。」「什么?老三已经被你,被你。嗷嗷!」扈三娘对着蛋蛋又是一记狠捏,小手几乎将蛋蛋挤扁。巨大的压力使得残留在蛋蛋里的精液全部都挤了出来。等到精液全部挤出,再摸蛋蛋,已经成了两个干瘪的肉球,软软的垂在跨间。

「该是送你上路的时候了。」扈三娘对着祝龙微微一笑,然后扯住黝黑的阴囊,小手在蛋蛋上狠命的又扭又捏。噗的一声,祝龙的蛋蛋被捏爆,他耗尽了之后一分体力倒在地上一动也动不了了。

扈三娘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决了祝彪和祝龙,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到了第二天,她来到演武场。看到了祝虎正在练拳,祝朝奉领着一般人在一旁观看,时不时的发出阵阵喝彩来。这时候,祝朝奉也发现了扈三娘的存在,他并没有怀疑什么因为以前她就经常到庄里来找祝彪。

反而让她上去和祝虎打一下,扈三娘心中暗喜,正愁没机会对祝虎下手呢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但是嘴上还是推脱一番,这才不情不愿的上了台。祝虎看到扈三娘要和他打也没有明显的轻视,他见过扈三娘出手,她的武艺竟然不在祝彪之下,可是这些年来他一直没有间断过练功想必现在的扈三娘也不是自己对手。

旁边众人也不了解为什么让这个貌美女子上去送死,就外表来看简直都不是一个级别的。祝虎身高1,身材魁梧高大程度更甚祝龙和祝彪,是祝家庄第一猛男,而对面的扈三娘虽然有着一丈青的绰号可她根本没有一丈高,反而属于娇小型,身高勉强达到了160,不过她不像那些大家闺秀一样瘦弱白皙,她身材很好,丰乳翘臀,虽然个头不高但有着一双长腿,两条腿浑圆结实,看上去就很有力感,尽管她只穿着普通的布衣布裙但无法挡住天使的脸蛋和魔鬼的身材,搞得祝虎在心里直流口水,心痒痒的很。

扈三娘虽然会些功夫,但和祝虎还是有些差距,再加上他皮剽肉肥,扈三娘打在祝虎身上就好像挠痒痒一般,很快扈三娘就被逼的节节后退,要看就要退到墙角了。周围的人也叫的更欢了,就连祝朝奉也激动的呐喊起来,仿佛年轻了20岁似的。

就在祝虎的拳头越来越猛,打算一举击败扈三娘的时候,忽然打到了空气中,「人呢?」观众的惊呼声给出了答案,只见扈三娘看着祝虎一拳朝她面门打来,忽然一矮身体,顺势坐在了地上。这本来并没有什么,但是她坐在地上抬起了右脚,似乎在瞄准着什么。扈三娘娇喝一声,一脚往前上方蹬去,顺着祝虎的两腿中间击中了裆部,祝虎全身心的跟着自己的拳头走,哪里会注意到下盘,等他发现准备躲开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扈三娘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硬底靴,这一脚整个坚硬的鞋底都踢到了裆部。

「啊啊啊啊!」歇斯底里的惨叫让在场所有男士都不自觉的捂着那里,一脸感同身受的样子。扈三娘踢了祝虎的裤裆后并没有立即收回脚,而是继续在裆里踩弄着,挤压着蛋蛋。祝虎的惨叫声越来越大,额头上冷汗都下来了。

终于,扈三娘收回了脚,祝虎的脸上出现了短暂的解脱,随后,更加巨大的痛苦把他拉入了深渊。扈三娘又是一脚踹在祝虎的裤裆上。她十分邪恶的在踹的同时压了脚尖,这就相当于用脚尖踢中了祝虎的蛋蛋。

「嗷!」祝虎惨叫一声,直接被强劲的力道踢飞出去,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倒撞在地板上。扈三娘乘胜追击,她大踏步来到祝虎的两腿中间,顺着裆部踩了下去,隔着薄薄的裤子很快就找到了蛋蛋的位置,扈三娘对着蛋蛋猛地一脚踩了下去。「嗷嗷嗷!」祝虎整个身体都弹了起来,两个眼珠子瞪得老大,痛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扈三娘没有丝毫的怜悯,穿着黑色靴子的小脚仿佛变成了催命符,不停的从各种角度碾踩着两颗脆弱的蛋蛋,整个裆部几乎被巨大的力道压扁。祝虎此时已经叫不出来了。

嘴巴里面渐渐的吐出白沫,浑身上下剧烈的颤抖着。「住手!」祝朝奉这时才来的及大吼一声,不由得他不吼,方才他是彻底被扈三娘的动作搞怕了,他从来没见过手段那么狠毒的女人,但现在再不喊的话那么自己的儿子就要没命了。

这时候祝家庄的人才反应过来,不得不硬着头皮冲上去。这时候扈三娘突然大喝一声「谁敢过来我就踩爆他的卵蛋!」吓得祝家庄的人一个机灵,看着踏在祝虎裆部的靴子,祝家庄人立马安静了下来。扈三娘踩着裆部上面的脚慢慢用力,人们都能很清楚的看到祝虎的裤子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下凹陷着。祝虎已经在剧痛中昏迷了过去。

扈三娘没有理会祝朝奉的愤怒和周围庄客的两岸,小脚依旧在慢慢用力,缓缓的将裤裆踩扁到一个极限,只听噗的一声脆响传来,周围的人都明白祝虎的蛋蛋被踩爆了。祝朝奉怒火攻心,哇的一声突出一口鲜血就栽倒了下去。



扈三娘废掉了祝家三子,祝朝奉昏迷不醒,宋江率领梁山泊兵马兵不血刃的拿下了祝家庄。经此一役,梁山泊的羽翼真正的丰满了起来,很快就成长到了足以威胁北宋王朝的程度。不过梁山泊的头子宋江虽然有能力,但并没有野心,反而十分爱国。他一直都打着归顺朝廷的打算。可是现在的梁山泊兵强马壮,连皇帝见了都怕,又有谁敢轻易的前来招安呢?再加上当今朝廷小人专权,他们可不想要本来已经是掌中之物的皇帝还拥有这么一支可怕的力量,于是他们就百般阻挠,不在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