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花团锦簇性爱开
花团锦簇性爱开
 「想什么呢?」贺婉欣见到张文海之后,突然想稍后再谈正事。

  「你这间办公室向外的两面墙全是玻璃,从外面观察情况再简单不过了。」张文海说道,「窗帘只有晚上才有用,我建议弄一个单独的隔间出来。」

  「不至于吧,我爸在这里工作了十多年,也没说弄个隔间。」

  「现在局势变了,否则你也不会贴出招聘启事。」张文海说道,「我只是粗略看了一眼,就发现有六七个点可以用普通的望远镜观察这里的情况。」

  「你以前真的是特种兵?」

  「当然,所以你设置在桌沿下的微型麦克风我一眼就看见了。」

  「这么说你那些话都是说给我听的?」

  「嗯。」张文海微微点了点头。

  「你就不怕我生出防备之心,以后都拒你于千里之外吗?」

  「显而易见,我已经和你说上话了。」张文海反问道,「即使我不来,或者刚才表现得像一个规规矩矩的面试者,难道你就会对我心生好感不成?」

  「真没见过你这样撩妹的。」贺婉欣缓缓放下咖啡杯,「要是我认为你在骚扰我,那你准备怎么收场?」

  「撩妹和骚扰根本就是一回事。」张文海说道,「排除过分的身体接触,同样一个动作,长得帅的人就叫撩妹,长成我这样的就叫骚扰。」

  「看来我应该再多加一个摄像头。」

  「我的长相和你预先设想的有差距吧。」张文海说道,「我进来的时候你的表情就是这么说的。」

  如果颜值的满分是十分的话,张文海最多也就五到六分,如果不是常年的军旅生活所带来的独特气质,恐怕他给贺婉欣的第一印象要大打折扣。

  「来谈谈工作吧。」贺婉欣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一个文件夹递给张海文,「原先的门卫要辞职了,你去接替他的工作,这是女校的一些规章制度,你提前熟悉一下。」

  「就这样?」张文海接过厚厚的文件夹,「我还以为会是某些更有难度的工作。」

  「不要把门卫的工作想得太简单了,自从广益女校成立以来,门卫几乎每半年就要换一个。」

  「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每个辞职的人都不愿意说原因,也许你交接工作的时候能顺便问一问。」

  「好吧,我现在就过去。」

  「别着急,你不是想追我吗?给你个机会。」贺婉欣从容地坐在椅子上,「你就在这里看资料,我还有些工作没做完,中午咱们一起吃个饭。」

  张文海知道贺婉欣想要利用自己,他也乐意被利用,因为他需要时间来熟悉硕渠市,顺便探探贺婉欣的底,这个女人很不简单,张文海隐约觉得以后的日子不会太好过,但只要能追到贺婉欣,他回国的目的也就达到了,相比之下一点困难根本算不了什么。

  硕渠市郊区的一座别墅内,徐城坐在游泳池边,左手搂着一位全裸的女人,丰满的乳房被肆意捏成各种形状,红色的乳头像樱桃般挺立着,一个金色蝴蝶型乳环从中穿过,随着徐城手的动作仿佛在花丛间翩翩起舞。

  女人的表情不知是痛苦还是享受,她闭着眼躺在徐城怀里,右手正揉捏自己的另一个乳房,左手则紧紧夹在双腿之间,不断地触摸全身最敏感的地方,口中发出若有若无的呻吟声。

  「安静点宝贝儿,我要接个电话。」

  徐城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怀中的女人却将湿哒哒的左手抽了出来,一脸哀怨地望着他。谁知徐城突然眉头紧皱,左手用力将女人推进泳池,随后一脚踢在她后背,让她狠狠地呛了几口水,这才接起电话说道:「疯子,什么事?」
  「徐少,你那边怎么了,半天才接电话?」

  「没事,一个骚货不懂规矩,我教教她。」徐城说道,「你这时候来电话,是广益那边有动静了吗?」

  「今天一个男人进了贺婉欣的办公室,一个小时了还没有离开。」

  「知道他的身份吗?」

  「我这边几个人都没印象,已经派人去查了。」

  「他们在办公室里干什么?」

  「不知道,贺婉欣给了他很多资料,他就边看资料边和贺婉欣聊天,两人好像很熟的样子。」

  「不会吧,贺婉欣的亲戚朋友就那些,怎么突然来了个陌生人?」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所以想问问你的意见。」

  「杨叔说在他回来之前不能轻举妄动,你先盯好了,有什么事随时告诉我。」
  「是,徐少。」

  徐城挂掉电话,抓起旁边的浴巾擦干身体,冲楼上喊道:「我出去一趟,晚上才回来,中午饭不用准备了。」

  张文海费力地看完了贺婉欣提供的所有资料,只觉得自己中文阅读水平突飞猛进,在字母小组,他虽然所有科目都排第一,但有一项不考试的技能却远远落后平均水准,那就是语言能力。字母小组每个队员除了英语,平均都要掌握六七门语言,张文海却只会两门,其中之一还是自己的母语——中文。

  「怎么样,看完了吗?」贺婉欣也完成了手头的工作,「看完了就一起去吃饭吧。」

  「这次不用我爬楼梯下去吧。」

  贺婉欣掩嘴一笑,取出一副太阳镜带上,背起办公桌上的包说道:「走吧,咱们一起。」

  二人直接来到地下停车场,贺婉欣的车就在电梯口旁边。

  「呦,特斯拉。」张文海说道,「我在美国也有一辆。」

  「我还以为美国军人都喜欢悍马。」贺婉欣打开了车门,「要不你来开?」
  「我还没有中国的驾照。」张文海自觉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董事长亲自开车,这机会可不多啊。」

  「我带你去一家我最喜欢的店。」

  半小时后,贺婉欣把车停在路边说道:「到了,就这里。」

  「德克士?」张海文环顾了一圈,似乎只有这一家有东西吃,「我还以为是比较高档的地方。」

  「哎,对于想你这样的工薪族来说,这里已经很贵了好不好。」贺婉欣说道,「我小时候只要考试成绩好,我爸妈就会带我去吃德克士,对我来说这就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米其林餐厅也比不了。」

  「可这就是个快餐啊。」张海文心里这么想,但并没有说出来,他知道贺婉欣其实是在怀念和家人一起吃饭的感觉罢了。

  二人点好食物,找到角落里一张小桌坐下。

  「你怎么不吃?」看见张文海面前的食物一点都没动,贺婉欣还以为他不喜欢吃。

  「能近距离看你吃饭的机会可不多,我要是光顾着吃不就浪费了。」

  「我吃饭的样子有什么好看的。」贺婉欣突然脸红了。

  「当然好看。」张文海说道,「而且我这里正好是最佳欣赏角度。」

  「这是公共场所,在哪儿不能看见?」

  「这话就不对了,一般人即使想看,出于礼貌也不会一直盯着你。」张文海突然一笑,「所以你身后七点钟方向的那个人就显得十分可疑了。」

  「谁?」贺婉欣刚想回头,就被张文海制止了。

  「看,就是那个穿蓝色短袖戴眼镜的人。」张文海打开自己手机的前置摄像头,把屏幕冲着贺婉欣,悄悄往外推了一点,「从咱们离开公司,他就一直跟着,所以这人要么是我的竞争对手,要么是你的潜在威胁。」

  「你怎么发现他的?」

  「跟踪水平太烂,我从倒车镜就发现了,看样子他还以为自己没暴露。」张文海小声说道,「需要我处理一下吗?」

  「别,就装作没发现吧。」贺婉欣说道,「你是我的秘密武器,打草惊蛇可不太好。」

  「好吧,不过从现在开始,你每天上下班必须有我跟着。」

  「没这个必要吧……」

  「不行,这事没得商量。」张文海语气很坚决,「吃完饭你就回公司,给我半天时间查一下他们。」

  「不用查,我知道他们是谁。」贺婉欣说道,「你知道崇山集团吗?」
  「知道,广益的竞争对手。」

  「嗯。以前硕渠市最大的民营企业是崇山集团,后来我爸创立了广益,多年较量之后,现在崇山的规模比广益很多。」贺婉欣说道,「崇山集团似乎和本地黑恶势力有勾结,听说董事长的儿子徐城也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眼镜男估计和他脱不了关系。」

  「不过就是个小混混罢了,和我对付过的那些真正心狠手辣的人相比不值一提。」张文海完全没把徐城放在眼里,「放心吧,有我在,你很安全。」

  「你……杀过人吗?」贺婉欣小心翼翼地问道。

  「杀过很多。」张文海丝毫不隐瞒,「回国前一天我还杀了十七个。」
  「那……杀人是什么感觉?」

  「怎么说呢,一开始感觉很糟,慢慢就习惯了。」

  「习惯?」

  「你是想说我其实是个冷血杀手对吧。」张文海无奈地笑了笑,「我无法否认,但你知道杀手的仁慈吗?」

  「没听说过。」

  「下手要干脆,减轻目标死前的痛苦;不能当着亲友的面杀人;不杀儿童、孕妇和哺乳期妇女。」

  「哼,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如果有人犯下的罪行足以被法庭判处死刑,但警察抓不住他,而且他还会威胁平民的生命安全,那么这个人我该杀吗?」

  「为民除害,当然应该。」

  「如果这个人有很多手下,他们犯的罪不足以判处死刑,但会阻止我杀死这个恶贯满盈的头目,那么这些人我该杀吗?」

  「为虎作伥,死有余辜。」

  「我不是很懂这些成语,但我知道这些手下有可能只是生活所迫,他为了给孩子挣一口吃的,必须去做一些违背自己良心的事,或者根本什么都没做,就被我取走了性命,这又该怎么说呢?」

  「这……」贺婉欣不知怎么回答。

  「我们在评价一个人的时候,经常会不由自主地贴上一个『好人』或者『坏人』的标签,但实际上人是很复杂的。」张文海说道,「你认为我是冷血杀手,他认为我是无名英雄,虽然各有各的道理,但实际上还是一张标签而已。」
  「你今年多大?」

  「三十一岁。」

  「这些话……我爸也对我说过。」贺婉欣说道,「他说如果想要客观地了解一个人,应该如实地记录这个人的行为,而不要试图总结出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怎么聊到这方面来了?」张文海率先打破了沉默的局面,「快吃吧,东西都凉了。」

  徐城驾车离开别墅,以最快的速度赶往永兴酒吧,他没有理会迎上来的服务员,直接上到三楼VIP区,摘下墙上一个隐蔽的电话说道:「我要见李老板,急事。」

  两分钟后,墙壁缓缓打开一道暗门,徐城侧身走了进去。暗门里是一家地下赌场,巡场的保安看见徐城,直接将他引进了另一间屋子。屋子里只有一个中年男人,坐在宽大的老板椅上盯着面前的监视器。

  「徐少怎么有空过来了,要不要我叫两个荷官过来陪你玩玩?」

  「免了,你这的女人都被赌徒玩烂了,我没兴趣。」徐城说道,「我刚接到消息,贺婉欣留了一个男人在办公室里。」

  「怎么,这个骚蹄子耐不住寂寞了?」

  「要是那样就好了!」徐城说道,「我怀疑她想趁着杨叔出国的机会对付我们。」

  「那个男人是谁?」

  「不知道,疯子查了半天也没个眉目,我怀疑这是贺婉欣专门请来的帮手。」
  「她仅仅是个暴发户的女儿,什么背景都没有,上哪儿去请帮手?」

  「是啊,我也觉得奇怪。」徐城说道,「以咱们在硕渠的势力,就算她能请来人,咱们不可能连一点风声都没收到。」

  「还有别的消息吗?」

  「我到这儿之前,贺婉欣和那个男人正一起吃饭,就在她常去的那家德克士。」徐城说道,「我的人正在里面盯着,怕暴露还没联系我。」

  「在一起吃饭……难道是保镖?」李老板神情凝重,「不管怎样,一定要查出这个男人的身份。」

  「要是查不到呢?」

  「查不到就是查到了。」李老板说道,「这说明他的身份肯定不简单,咱们得拿出十二分的认真来对付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