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暴露癖的女友
暴露癖的女友
    发生什么事了?我这是在哪儿?我试图睁开眼睛,但马上被强烈的光线刺得头晕目眩。脑子里好像一团糨糊,根本无法思考……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对了!小倩!我女友呢?暂时睁不开眼,其他的感观却很快恢复。我想说话,却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没错,我的嘴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这感觉……软软的、滑滑的,很熟悉……对于一个拿女友的丝袜脚当家常便饭来吃的男人,我马上反应过来,堵在嘴里的正是丝袜。

  除此之外,还有一丝丝非常熟悉的幽香飘进鼻孔——是小倩特有的体香!不会错的!我嘴里一定是小倩穿过的丝袜。女友的丝袜怎么在我嘴里?最后看到她穿丝袜的样子是……想到这里我心里咯噔一声,王洋的房间里、酒店背后的围栏、漆黑的巷子……一幕幕像动画一样从眼前闪过。我女友还在别人手里,我怎么能失去意识?我反射性的想跳起来,这才发现自己正坐在椅子里,双手背在身后,被手铐似的东西死死锁住,根本无法动弹!

  这时耳朵里传来异响,一开始断断续续,当我意识到时马上变得清晰。我的头脑仿佛炸裂一般,因为那声音不是别的,正是激烈交媾时女人发出的呻吟!不只是女人的声音,还有男人的喘息和叫骂,而且是用英文在骂!用不着思考,我已经意识到情况有多糟!我拼命睁开双眼,第一眼就看到面前白色的墙壁上嵌着一个大屏幕,播放的画面与听到的声音互相印证,正是男女激烈交媾的情景!
  画面里有三个高大的西方男人,两白一黑,他们全都赤身裸体,其中一个白种人戴着一顶绿色棒球帽。三个男人都非常高大,身上肌肉发达,他们正挺着三根巨屌,围着一个白皙的裸体女孩疯狂操干!其中一个黑人半躺在S 形的椅子上,一个白种人站在他对面,两人中间伸出两条修长玉腿凌空摆动,另一个白种人背对着屏幕,大肉棒对着女孩儿小嘴的位置狂插。

  他们三个身材高大,将中间的女孩儿遮住了大半,我只能看到两条摆动的小腿,听到女孩儿的呻吟。我一眼认出两个白种人正是前天晚上非礼小倩的男人,那个戴棒球帽的就是被我酒瓶爆头的男人。糟糕!难道刚才是他们偷袭我?女友怎么会落到他们手里?尽管想不明白其中的缘由,可事实摆在眼前,这三个壮得像公牛的鬼佬正在围奸我的女友小倩!看他们的体格,任何一个都能把小倩干得死去活来,何况是三个一起上!

  小倩已经被王洋、钉子、刀疤和马脸四个男人轮奸过,怎么可能受得了三个巨屌男人野兽似的暴虐?三根巨屌将我女友的小穴、屁眼和小嘴塞得满满的,毫无章法的乱插乱捅,听得出来,女友的呻吟已经不是做爱时的淫叫,也不是被强奸时的哀鸣,除了能听出是女人的声音,根本不像是人类呻吟的范畴,简直就像绝望的雌兽发出的声音!伴随着不断抽搐的双腿,可以肯定小倩正遭受的奸淫不但远远超出她的承受极限,而且可能危及生命!我急得要死,偏偏口不能言、手不能动,拼命挣扎着要去救出女友,却连起身都做不到!

  「呦!这么快就醒了?」

  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接着那人走到我身边,低头得意的看着我。是火哥!没错!就是他!他的样子我绝对不会忘记!难道他们是一伙的?我不顾上那么多,拼命扭动身体,拼命挣扎着向他表达哀求。可这王八蛋不急不缓的,看了看屏幕,又看了看我。

  「怎么样?很精彩吧!可是现场直播。」他看着屏幕说:「想不到,三个洋鬼子这么狠,看样子非把那女孩儿搞死才肯罢休。」

  他的话令我陷入疯狂的绝望之中!我从没见过小倩被干成这个样子,过去暴露凌辱她的底线也是不让她受伤,可今天一切都超出我的控制,我眼睁睁看着最爱的女孩儿被蹂躏得濒临崩溃却无能为力!这时火哥拉出我嘴里的丝袜,我用沙哑得近乎恶鬼的声音哀求道:「火哥,求你放过我女友,她真的不行了!再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求你!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嗯,第一眼就认出我,看来她没撒谎。」火哥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接着说道:「要什么都给?」

  我狠狠点了点头。火哥身穿黑色休闲西装,上衣敞开,露出里面平整的白色衬衫,语气依然不急不慢:「我查过你们的底,你既不是高官,又不是巨贾,还不是这两者的后代,你拿什么跟我谈条件?」

  我已经急疯了,不假思索的说:「我有一条命!你放过我女友,我给你卖命!她不行了!求你快叫他们停手!」

  「操!你以为拍电影?我要你的命干什么?」

  我一时语塞,急得快要昏厥,偏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火哥笑眯眯的看着我,似乎颇有感触。他走到屏幕旁边,用戏谑的姿势指着那具行将就木的女性裸体说:「你好好看看,这是不是你女友。」

  经他这么一说,我恢复一丝理智,再看屏幕里的女人,没错,皮肤很白皙,可好像还不如小倩,脚丫也没那么可爱,再仔细看,就见插女人小嘴的鬼佬胯间有一缕酒红色长发时隐时现。不是小倩!刚才太着急了,现在仔细看过那的确不是小倩。我仿佛经历了冰火双重地狱,狠狠松了口气,差一点就要开怀大笑!虽然那女人不是小倩,她的身份我也猜出了七八分,可我女友在哪里?火哥又怎么会跟鬼佬在一起?火哥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笑着说:「很多问题是吗?」
  别的都是次要的,我最关心的问题只有一个:「我女友在哪儿?」

  「呵呵,不出所料。」

  火哥来到我身边,用脚在椅子下面一踩,然后推着我转动90度,我眼前出现一张黑色真皮沙发,我那亮晶晶白嫩嫩的女友小倩正在沙发上!她全身赤裸,连高跟鞋都不知所踪,此刻她半躺半坐,斜倚着沙发扶手,眼睛上蒙了厚厚的眼罩,还戴着大耳机,双手背在身后,显然也被禁锢住了,两条细长美腿屈起放在体侧。看到女友安然无恙我暂时放心了,但此刻的处境令我倍感绝望。

  火哥也不说话,转身坐到女友身边,很温柔的搂住她赤裸裸的香肩。女友的娇躯微微颤抖,有了男人的胸膛做依靠,她没想什么就依偎上去。火哥的动作十分自然,好像一切都是自然合理的。我却别扭到极点!那可是我的女友啊!竟然当着我的面,一丝不挂的被另一个男人抱住,那男人右臂搭在她肩头,右手若有似无的摩擦她坚挺白皙的乳房。

  妈的!实在太过分了!但我什么都说不出来!火哥明显是故意的,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抱着我女友好像在抱他自己的老婆似的,显然在向我示威。这时我发现女友的身体还在微微扭动,特别是两条玉腿显得十分不安,当火哥的手指滑过她的嫩乳,女友竟呵气如兰,主动往他怀里缩了缩。我强压怒火问道:「你在给她听什么?」

  火哥耸耸肩:「没什么。跟你一样,听隔壁的直播而已。」

  隔壁直播?那就是三男一女的活春宫了?要知道小倩已经被四个男人轮番奸淫,再加上她体内的催情药,我明白女友为何会这么不自然了。如今火哥出现,他大概就是刀疤和马脸口中的「老板」,是他指使两人绑架我女友的。干!情况越来越糟了!这时火哥的右手顺着女友窈窕的曲线滑到她的腰肢,把我女友抱得更紧了一些,手掌在她腰肢上轻柔抚摸,女友嘴里已经发出「嗯嗯」的喘息。
  「脸色不用那么难看吧。小倩的身子你看过,我也看过,有什么好介意的?」
  干你老母啊!小倩是我女友,我怎么看都无所谓,可你算什么?听他的语气,似乎已经对一切了如指掌,都不避讳当着我的面承认奸淫我女友的事实。

  「呵呵,惊讶吗?其实用不着,只要你不傻,看到眼前这情景,应该猜到大半了吧。」

  是啊!既然菲儿出现在这里,那他肯定什么都知道了。我明白急也没有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问火哥:「这都是你计划好的?」

  火哥并不看我,而是低头看着我女友,右手搂她的纤腰,左手轻抚她红嫩的嘴唇,「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对了,你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吗?」

  我环顾四周,这是一个宽敞的房间,墙壁贴着乳白色的暗纹贴纸,陈设很简单,除了我坐的椅子和对面的长沙发,墙边还有衣柜、桌椅等等,全是古色古香,看起来价格不菲。头顶的吊灯更是奢华,沙发后面还有一张足够五六个人睡的红色大床。不过看得出房间是刚刚装修好的,还闻得到装修材料的味道。

  「这是什么地方?」

  「怎么?刚才你处心积虑想进来,进来了却不认识了?」

  什么?这是那个破车厂的内部?真看不出来,从外面看就像个蛐蛐盒子的建筑物,里面竟如此精致!看四周没有窗户,肯定是地下的部分。

  「呵呵,看出来了吧。这是车厂的地下室,一年前我买了下来,准备改造成……高级娱乐场所。」

  妈的!什么高级娱乐场所!从房间陈设就看得出来,根本就是用来卖春的地方。这时屏幕里传来菲儿高声的淫叫,似乎被干到强烈的高潮,全身不停抽搐,三个鬼佬拔出肉棒,围成一圈欣赏美女高潮的样子,接着拉起菲儿,三人互换位置,继续同时爆操她三个肉穴。

  「这三个家伙,玩得还真精彩。」

  火哥看了一眼屏幕,右手很自然的握住女友一只嫩乳,不轻不重的揉捏起来。
  「嗯哼……」

  女友在火哥怀里发出娇吟。我简直要气疯了!

  「火哥,有话好说,求你先放了我女友。」

  「怎么?不愿意看我摸你女友?不对吧!我听菲儿说了,你也有那个……淫妻?还是叫凌辱女友……总之就是这种爱好。看我摸你女友的奶子,你应该兴奋才对啊。刚才隔着墙你不是也看了半天吗?」

  干!菲儿竟然连这种事都告诉他了!这么说刚才袭击我的就是火哥。我不由得一阵心虚,目光扫向别处,竟然看到那张大床的床脚竟然还躺着个人!我一眼认出那人正是阿劲,不知为何他双手被手铐铐在床脚,脸上都青肿和血迹,看来被人狠狠打过一顿,此刻他好像昏过去似的一动不动。火哥知道我发现了阿劲,一边摸我女友的乳房一边笑着说:「看到了吧,这就是欺骗我的下场。」

  火哥勾住女友的腿弯给她转了个身,让我女友侧身依偎在他怀里,两条白皙长腿搭在他腿上。女友还是无力的枕在他胸前,火哥左手把玩小倩精致的脚趾,右手环住她的香肩,仍然不愿放开那只稚乳。我看到女友身后,瀑布般的黑发下露出嫩藕似得纤细手臂,一副艳红色的皮质手铐将女友的皓腕和半截玉臂紧紧裹住,并禁锢在一起。

  这时菲儿那边变成了三个男人一对一的轮奸,菲儿的嘴空了出来,那亢奋到诡异的呻吟更加清晰。我看到地上的阿劲动了一下,小倩的身子也缩得更紧,头更深的埋入火哥的胸膛。见到这情形,火哥伸手从沙发边的小桌上摸过一个大号针筒,里面有半管淡黄色液体,对着我晃了晃说:「这是给母马配种时用的兴奋剂,我给菲儿打了半支,效果还真明显,她可是主动爬到洋鬼子裤裆底下的。哼哼……不过现在她该后悔了。怎么样?要不要给你女友也来一针?」

  「别!」

  我吓得魂飞魄散。给马用的兴奋剂!亏他想得出来!难怪菲儿好像随时可能崩坏似的,要是打在女友身上,后果不堪设想!火哥笑着放下针筒,也不理我,右手手指轻轻摩擦女友红彤彤的可爱俏脸,女友对这种来历不明的爱抚竟然十分配合,扬起小脸儿与那粗糙的手指互相摩擦,那样子比和我在一起时还要亲密。接着火哥另一只手的又去抚摸女友的大腿外侧。

  此刻女友的身体极其敏感,刚一接触她就反射性的全身一抖,玉腿向旁边躲开。但火哥的手跟着贴了上去,手掌覆盖女友可爱的膝头,然后顺着她线条优美的大腿一直往上摸,摸到腰肢又改为手指摩擦她腰侧的曲线。

  「嗯……」

  女友发出难耐的呻吟,性感纤腰不自觉的扭动起来,去迎合那只色手。
  「你女友的反应真不错。」

  我气得要死,火哥反而更兴奋了。他左手握着女友的小脚丫,很有技巧的按摩她细嫩的足底,按得女友非常舒服,张开小嘴发出轻柔的哼声。火哥右手去抚摸她嫩红的香唇,又分开嘴唇摸到女友洁白的皓齿。女友「不负众望」的张开小嘴,让火哥两根手指轻易钻进她的檀口。火哥的手指在女友口腔里打着转到处乱摸,又玩弄她滑嫩的小香舌。女友可能神智不清,还以为是我在逗她,红嫩的舌尖竟然与男人猥琐的手指嬉戏起来。

  火哥一脸淫笑,与美女大学生调情似的游戏令他非常过瘾。火哥故意用手指模仿肉棒抽插的动作,女友便嘟起小嘴吸吮他的手指;当然火哥刮擦女友洁白的皓齿,女友便轻轻咬住……干!这些都是我和女友调情时的小动作,而且若不是情到深处,肉体和心灵都极其愉悦的时候,女友是不会这样做的。可火哥轻而易举就得到了我必须付出大量爱抚和甜言蜜语才能得到的待遇!我突然感觉凌辱不只是有多少男人上过你的女友和妻子,而是别的男人怎样夺走专属于你一个人的浓情蜜意!

  「火哥,你到底想怎么样?只要你放了我女友,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看到心爱的女孩儿赤身裸体被另一个男人抱在怀里,当着我的面随意把玩,我感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发颤,嫉妒的厌恶之下有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令我惴惴不安。谁知听到我的声音后,火哥好像从什么状态下惊醒了,看着怀里的赤裸美人皱了皱眉,干笑两声说:「呵呵,真是关心则乱啊!这可是做生意的大忌。好了,反正有时间,我就陪你慢慢聊。」

  说着他竟然一把将小倩推开,好像丢掉一件令他害怕的东西似的。可怜的小倩不明不白被人调戏了半天,又突然被丢弃,只发出一声低呼便倒在沙发上,可怜兮兮的躺着喘息。不过火哥并没有完全放开小倩,左手依然有意无意的揉捏抚摸她两只嫩脚,逐个把玩十根蚕宝宝似的可爱脚趾。

  「我的身份你应该知道了,你们的底细我也查过,就不用费力自我介绍了。」
  火哥虽然在跟我说话,眼神却落在女友那双冰清玉洁的嫩脚丫上,右手五根手指有节奏的轻轻敲打女友细长笔直的小腿,左手手指抚摸她的趾窝,滑过细嫩足底揉捏玉润珠圆的粉红足跟,又用大手丈量我女友35码的小巧莲足。我见火哥的眉头越皱越紧,好像忘了说话似的,忍不住插口道:「火哥,既然你知道我们的身份,也应该知道我们和阿劲夫妻不是一类人,这两天的一切都是误会,只求你放过我们……」

  「误会?」

  火哥打断了我,总算抬起头看着我,手上将小倩的脚丫推开一些,但马上又下意识的握着她的足背拉向自己胯间,让我女友的嫩脚丫贴着他早已隆起的裤裆。女友肯定感觉到那坚硬的东西,娇躯又是一颤,双脚竟然紧握起来,主动贴上火哥的肉棒。我看得心头一酸,都怪我平时总会变着花样玩弄小倩的脚丫,好像给她培养出条件反射了。

  看着我说话时,火哥的表情舒缓了一些,他轻咳了一声继续说:「没错,这就是一个误会。可不是所有的误会都那么容易解开。菲儿说你看过昨晚的录像,那么尴尬的事情,我就不再赘述了。」

  妈的!装什么正人君子?嘴上说尴尬,脸上怎么全是得意的神色?我忍住怒火问道:「那你今天抓我们来,是想再对我女友做什么吗?」

  提出这个问题时我提心吊胆的,虽然他的意图再明显不过,但我还是保留一线希望。谁知火哥淡淡一笑,摇摇头说:「呵呵,就像你刚才说的,这也是个误会。这个误会由我而起,我应该向你道歉。」

  他的态度怎么突然谦恭起来了?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有些情况你可能还不知道,为了表达我道歉的诚意,就再告诉你一些。今天下午,阿劲那个王八蛋找到我,竟然跟我说和老婆吵翻了,就是因为你女友……」

  说到这里他下意识的摸了摸小倩的玉腿,「我觉得不对劲,就故意套他的话。阿劲没长脑子,还以为跟我混熟了,竟然真的跟我诉起苦来。我这才知道,原来他骗了我。你知道阿劲夫妇都是很玩得开的,前天晚上我在酒吧遇到菲儿,我一眼看出她是来找男人的,没几句话我们聊得火热。菲儿承认是有夫之妇,本来我不想碰她,可她骚得要死,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说今晚跟老公约好分开玩。这样的我见过不少,察言观色觉得没有问题,直接在洗手间里把她干了。

  菲儿那个骚货,腰扭得浪死了。然后我们又去他们夫妻的房间里干了一炮,正干到一半,阿劲回来了,看见我把他老婆操得头晕眼花,他真的毫不介意。我邀他一起来,他却说刚在沙滩上捡到个极品,已经玩过了,直接钻进浴室里洗澡,直到我们干完他才出来。我跟他们聊了一会儿,自己回来了,本以为就是一夜激情,谁知第二天阿劲找到我,说昨晚他捡到的那个极品愿意跟我们一起玩,还说了怎么在演唱会的人群里干了那个小骚……哦,抱歉,是小倩。「

  火哥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我本来没想参加,可阿劲说……他的原话是:」那小骚货比我老婆漂亮十倍。『呵呵,我觉得菲儿就算上等货色了,听他这么一说,就想见识一下,没想到他果然没有夸大其词。后面的事嘛,你就知道了。不过摄影机应该只拍到卧室里的情景,后来在浴室里的事你肯定没看到。还是为了表示歉意,我可以简单告诉你。「

  什么意思?给我讲你们怎么玩弄我最爱的女友?这他妈算是「表示歉意」吗?虽然气得要死,可我怎么都张不开嘴拒绝。火哥也没理我有什么反应,继续说道:「其实也没什么,无非就是男女之间那点事。先是两个女孩儿跪着给我们口交,后来也不知怎么的,变成我们三个站着,你女友轮流给我们三人口交。」

  干!我不由自主的想到当时的情景——我女友跪在浴室地上,面前是两根肉棒和一个阴户,我女友竟然要轮流去舔两男一女的生殖器官!火哥看出我表情怪异,又说道:「菲儿那个骚货最不争气,竟然被你女友舔高潮了。别说,你女友舔肉棒的技术那么差,舔起小穴来倒是有点天赋,我都怀疑她是不是真的从没搞过蕾丝。」

  说着火哥的左手明显攥紧了,右手顺着女友的腿线摸到她大腿上。

  「后来也没什么,就是做爱呗。我和阿劲轮流干菲儿和你女友,具体细节相信你也不想知道。反正我保证,绝对没让你女友受委屈。」

  干你娘的!你们轮奸我女友,还说没让她受委屈?火哥的意思无非是把我女友干出好几次高潮。细节还一带而过,他是故意吊我胃口吗?尽管他不说,我也想得出浴室里两男两女挤在同一个淋浴下,互相交换女伴奸淫的情景。

  「不过你女友真的很有蕾丝天赋,跟我们两个做的时候,她只是分开腿挨操,跟菲儿亲热的时候主动得多,不管接吻、爱抚还是互相舔,都做得有模有样。特别是最后,我们把避孕套里的精液挤进她们嘴里,两个美女抱在一起热吻,互相混合嘴里的精液,最后各自咽下去,那情景……呵呵,抱歉,你可能不愿意听,我就说这些吧。」

  不知道火哥是不是故意刺激我,只知道他的话的确起了作用,想到小倩和菲儿两个裸女浑身挂满汗珠和水滴,抱在一起热吻,嘴角流出白浊精液再互相舔掉送进对方嘴里,两条香舌卷着精液互相纠缠的情景,我下半身的欲望早就蠢蠢欲动了。

  「后来我们玩累了,就去酒吧喝酒。你女友不去,是阿劲送她回房的。回去后他有没有再弄你女友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在他回来之前,我是抱着菲儿亲热了半天。」
未完待续。。。。